•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李靜都感慨起來:「總感覺古人比我們現代人還要聰明,古代很多東西現代人根本做不了,是人類退化還是什麼原因?」

鄭教授聽李靜說的不對,開始教育起來:「你說的不全對,古人智慧並不比我們現代人聰明多少。他們確實做了不少奇迹的事情,但是利用了多少無辜人的心血。所以說這是不能比的,現在都講民生。」

李靜就像做錯事的小孩,躲在一邊乖巧不說話。鄭教授也就無奈搖搖頭,當然不捨得嚴厲批評這裡唯一的女學生。於是不再繼續批評,而是點到為止,繼續跟著隊伍走。

蟲王這時那甘願寂寞起來,也跟大家參與這個話題:「這件事怎麼說,古人身上有些也值得我們學習,我們身上也有些需要古人學習。當然古人是沒機會學習,只有我們這個年代才能有機會學習別人的有點,改掉不好的缺點。」

蟲王說的這些,大家覺得非常認可,古人確實有很多我們做不到的。雖然我們目前做不到,但是可以去學習,總有一天會學到。

大家都快走到出口,我回頭看了看白衣少年,他已經向我們走過來。不過速度非常慢,邊走邊向四周張望,似乎想要找到什麼東西。雖然想知道他要找的東西是什麼,但是我知道如果去問他,他也不會告訴我。

隊長繼續對著大家說:「現在這裡還不清楚,大家一定打起精神來,誰也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所以大家都有小心點,注意自己安全。」

我們異口同聲回答隊長:「是!」

雖然聲音不大,主要怕聲音喊大了,會影響到還活著血屍。雖然沒看到倖存的血屍,但是也保不齊會出現活的。我們所做一切,都要以最壞的打算。

中午到了出口,看到還是一道空間門,老鱉在後面問著隊長:「這個門你有沒有進去過?」

隊長搖搖頭,表示他並沒有進去,但是他走到這裡停了下來。看來是要需要等白衣少年再決定下一步,隊長一個人也不敢輕易決定。主要他不了解空間門的奧妙,擔心進去回不來。

白衣少年走過來,靠近空間門邊,對著我們說:「這裡應該是八卦陣,八個空間代表八個方位,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切換一個空間。這就是八卦陣,每個空間代表一個卦象,這個空間應該是個生門。」

老鱉聽白衣少年說著,被勾起興趣來,也跟著說起來:「沒錯沒錯,這八個空間確實像八卦,其實這裡是一個大圓盤。它在不停地轉,每隔一個小時就會切換一個卦象,代表生生不息。」

白衣少年點頭:「沒錯,這裡一直在轉,就像八卦一樣不停轉動。你們還記得我們剛進來的時候,有兩條路,我們走上這條其實是死路。前面遇到種種危險都是阻止生人進來的,每道關都足以讓人面臨死亡。」

老鱉頭腦轉動很快,對白衣少年說:「小哥你的意思是,另外一條路就是生路?那他們也能通往墓室嗎?」

白衣少年點了點頭又搖搖頭:「你說對一半,那條路確實是生路,但是沒有他的鑰匙誰也進不去的。所以他們就算出了迷宮,到了一道門也進不去。不過真的進來了,他們也會在這裡碰頭。」

這讓大夥不敢相信,兩條路都可以通往這裡。 高冷陰夫好霸道 早知道那條路是生路,直接一起去生路就好了。不過白衣少年指著我,我還特意躲避了一下,擔心雪鷹會注意到我。現在我都帶著帽子和口罩,墓里的溫度很低,加衣服戴帽子帶口罩都覺得正常。所以大家並沒有詢問,只是我特意這樣做,只是為了躲避雪鷹的目光。

白衣少年雖然一時半會不解,但是他明白我的難處,並沒有追究。而且一笑帶過,我知道他心裡肯定不舒服,但是我沒有辦法。我想他應該會理解,等事情過去了再跟他解釋。

老鱉聽了白衣少年幾番話,立馬明白了,於是說:「那早知道我們走生路就好了,不會遇到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實在太恐怖了。」

小蛇王也在後頭懊悔不已:「就是啊,我們為了躲避他們,吃了不少苦頭。太坑了,都不給我們路標。」

小蛇王這話說出來,惹著幾個人笑了起來。偶爾有人喜歡搞笑也不錯,至少可以放鬆大腦神經。不然這幾天神經一直緊繃的,也不好。

白衣少年搖搖頭:「也不可能那麼簡單,死路雖然危險,但是絕對進墓室時間快。走生路我估計能不能靠帶著幾天伙食,能不能走到這裡都是問題。雖然生路沒危險,我想阻止你到這裡肯定很容易。」

這句話說的也對,畢竟總有公平的地方,不太可能因為一條生路就讓你輕鬆進去?古人可不會傻得,好不容易建一個墓,就讓別人大大方方走進來。這是不現實的一件事,所以不可能有途徑。

小明在這時說出話:「你們說這幾個空間像車輪一樣不停的轉,那動力是怎麼來的?」

這個問題卻把大家難住了,誰也不明白這八個空間,是被什麼力量轉起來。而且一轉就是上千年,直到現在都沒停。這要說出去,恐怕被罵成傻子都覺得正常。不會有人會相信這個,一旦說這個,別人就說你迷信。

但是這就是事實,已經擺在眼神,不能不相信。雖然在這裡感受不到一點動靜,但是種種證據確實證明,這八個空間就像輪迴不停轉動。

外面兩條路生死,也就是陰陽,八卦里兩道力量根本。但是八卦又分成八個方向,八個卦象,每種卦象都代表一種意義。也就是說每種卦象都有它的能力,不可小視。

白衣少年走到小明面前說道:「古代的時候,有神存在過,所以是神的力量可以讓這道輪迴不停轉動。」

豪門小老婆 這句話讓大家聽起來覺得不可思議,白衣少年都找出神的理由來,大家都不敢相信。當然我是相信的,雖然是傳說,但是神確實存在。魔族我都見過,真龍我也見過,還會懷疑會不會有神?師傅冥天告訴我的故事,我都一直還記得呢。

小明卻不認可,對白衣少年說:「神那都是古人迷信瞎編的,難道你也迷信嗎?」

白衣少年繼續堅持自己的立場:「神是確實存在,只不過他們都離開了,不再找人類的麻煩。」

蘭陵相思賦 小明卻是異常生氣,對白衣少年略帶憤怒的語氣:「你怎麼證明世界上有神存在過,你有本事證明出來啊?」

白衣少年繼續淡定的語氣:「我沒有本事證明,但是神確實存在,不過早就離開這個星球。」

鄭教授見小明狀態不對,氣氛變著火熱起來,開始勸導:「小明,小哥也是猜測而已,別當真。聽老師一句勸,咱們是讀書人,要理智看待每個問題。」 大家都覺得很奇怪,怎麼一個挺安靜的小明突然發脾氣。原因到底是什麼,鄭教授也沒跟大家解釋。遇到這種情況,大家也不好說什麼,白衣少年吃了鱉但是並沒有生氣模樣。似乎剛才爭執,並不能讓他生氣。

李靜在小明身邊不停安慰,看小明的樣子似乎受過什麼刺激,才會發很大的脾氣。但是也不能怪白衣少年,至少白衣少年並沒做錯什麼。

白衣少年對著我們說:「我先跟隊長進去探視,看下安不安全。」

說完不等我們表態,就率先進去了。隊長也不敢含糊,跟著白衣少年走進去。我們只能默默等候,回頭看到雪鷹似乎可以自己站了起來,小明恢復正常了。

時間過了十幾分鐘,白衣少年和隊長還沒有回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進去這麼久還沒消息。大家開始紛紛擔心了起來,畢竟主要時間過得有點久。

老鱉著急說了一句:「不是說只是看看有沒有危險嗎,怎麼過了這麼久還沒消息,是不是出了事了?」

蟲王反駁了一句:「別瞎說,你這個烏鴉嘴,咋就喜歡說別人出事?」

老鱉:「什麼,我怎麼烏鴉嘴了?關心一下不行嗎,你這個老頭管的真寬。」

鄭教授無奈搖搖頭,對他們兩個老頭說:「好了,我們要相信小哥和隊長,一定會沒事的。可能遇到什麼問題,需要解決吧。 快穿炮灰的反轉人生 如果實在不放心,我們可以再派兩個人進去看一下。」

大家紛紛點個頭,畢竟在這裡等候太痛苦了。要不是不確定裡面安全,大夥都想直接進去等候也行,在這裡等候真的等的太難受。

老鱉指著我對大家說:「那好,我帶上這位小哥進去看一看,馬上就回來。」

鄭教授點頭答應:「行吧,那你們注意安全,一定要記得馬上回來。」

老鱉二話不說,抓著我的肩膀進去,我都納悶為什麼老鱉要叫上我呢。不過他讓我進去,我還挺樂意的,只不過沒想到老鱉要帶我進去。

我和老鱉進了空間門,卻發現進了一個圓形的空間,半徑估計有三十來米。這裡還足夠大了,中間還有一個巨柱,雕刻一條從龍頭朝上尾巴朝下。這一看非常壯觀,空間門的裡面居然是圓形的。

當然也發現到白衣少年和小哥在找什麼,看四周除了這扇門外,其實還有其他七扇門。目前還不清楚其他七扇門通向哪裡,也不清楚白衣少年和隊友在找什麼。

老鱉對著兩個人大喊:「怎麼也不跟我們報個平安,都讓大夥擔心死了。這裡沒危險吧,沒危險我讓大夥進來了。」

白衣少年抬起頭看著我們兩個人,隊長聽到了但並沒有回復,看來把話語權交給白衣少年。白衣少年思考了一會,才對我們說。

「行吧,那你去把大家叫進來吧,但是讓大家不要亂動。這個空間有沒有危險暫時還不清楚,其他七扇門是通向其他七個空間,不能進去。」

老鱉點頭說聲:「好嘞!」

一個人又進了空間門,去找大家,都把我晾在這裡。我也很無語,但是不需要我跑一趟也好,我向白衣少年那裡走過去。打算諮詢他們在找什麼,順便幫幫忙。

白衣少年對我說了一句話:「這支隊伍有問題,你小心點。我除了信任你和隊長,其他人不敢相信。」

說完就不在說話,繼續埋頭尋找著什麼。這句話讓我聽的不太懂,但是我知道這是說給我聽的。他不敢跟我說太多,怕其他人進來被聽見。

沒多久,其他人陸續進了這個空間,當然第一次看到這裡大多人非常驚訝。我也沒有回復白衣少年,我知道他的意思。其實這個隊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和打算,團結都是嘴裡說說而已,但是我真的可以相信白衣少年嗎?

我內心很迷惘,不確定能不能信任白衣少年。他身上的謎有很多,我對他太不了解了。他到底是什麼人,什麼時候才會告訴我他的身份呢?

鄭教授一個人走到我們身邊,對白衣少年小聲道歉:「抱歉啊小哥,其實小明啊,小時候發生過一些事兒。其實他不是因為你才生氣,只是聽到神才失去理智。」

白衣少年打住鄭教授的話,對他說:「沒關係,我沒放在心上。每個人心裡都有過不去的垮,我能夠理解!」

鄭教授微笑了起來,打心裡佩服白衣少年,內心是非常寬敞的。不過鄭教授並沒有這麼算了,還是為小明洗白。畢竟是小明的錯,不得不好好道個歉。

鄭教授面帶微笑的說:「呵呵,那我先代小明謝謝你了,小哥。不過小明的事情,我必須跟你解釋一下,不然我們心裡過意不去。」

白衣少年知道攔不住,只好點頭願意接受,不然鄭教授不放過白衣少年。我倒挺好奇白衣少年小時候發生了什麼事,能受這麼大的刺激。不過也好奇為什麼白衣少年就沒有好奇心,對什麼都不好奇。

鄭教授得到白衣少年批准,開始說了起來:「小明小時候,他的父母都有病在身。他的父親就被車撞斷一條腿,他的母親身上生了一種病,身體非常虛弱。所以小明小時候非常貧窮,好在小明學習非常刻苦,每次都拿到第一名。不過小明還天天拜神像央求神治好他父母的病,能夠像一個正常人一樣。可惜老天不開眼,山上泥石流沖毀了他的家,他的父母也被活埋了。連個屍體都找不到,所以小明就在那時候開始恨神,聽別人說起神就會異常煩躁。」

原來小明還有這麼苦不堪言的小時候,確實比我可憐多了。以為相信神央求神,神就會幫助他,可神並沒有。這讓他內心感到灰暗,把責任推給神的身上。 白衣少年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他本來就沒有生氣,還需要他說什麼。鄭教授明白白衣少年確實沒放在心上,才滿意站了起來,走到小明的身邊。

我心裡一下就覺得感到安慰一下,身邊也有人跟我一樣失去了父母。這感覺讓我心裡好受多了,就像不是我這個人承擔這個痛苦,而是兩個人。不過怎麼樣,自己也說別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要走下去,那麼我也一樣繼續走下去。

白衣少年對著我和隊長說:「這裡非常奇怪,除了八個空間門,通向每個空間之外。這裡沒有其他出口,找了很久都沒發現。」

隊長第一次下墓,自然不懂這些,所以他不敢亂評價。看著我,似乎在等我回答。我趕緊搖搖頭,剛進來那能知道什麼。

老鱉走了過來,對小哥說:「怎麼了小哥,還沒找到出口嗎?」

白衣少年搖搖頭,看來沒找到出口確實讓白衣少年失落了起來。老鱉也愁眉苦臉,小哥都找不到機關,何況他自己呢。

不過老鱉鼓勵了一下:「沒關係小哥,我們一起找,人多總會找得到。」

白衣少年只是簡單的點頭,作為回應,就不再多說什麼。繼續埋頭苦幹,尋找蛛絲馬跡。當然我也不敢閑著,卻在四周看著。四周牆壁也是普通的石牆,自然沒什麼好看的,倒是中間的石柱讓我非常好奇。

這中間的石柱是用來做什麼的,只是支撐上面的棟樑嗎?我看未必,石柱上還有雕刻一條龍,我想沒那麼簡單。一定有它出現的道理,我就盯著這條龍看著。

龍尾雕刻非常完美,線條顯出非常流暢。龍身和龍爪顯出它的*,倒是龍頭。你盯著它,就像它也在*盯著你一樣,完全像一條活龍。這雕刻技術真的太強了,古代雕刻工還真了不起,能雕刻出一條真龍活現的感覺。

不過我總感覺龍頭少了些什麼,就仔細盯著龍頭看。每次走動幾步,看著它眼睛,都會發現眼睛不停盯著我看。要不是確定是雕刻出來的,不然我還真以為是一條活龍。就在這時我發現他嘴邊,似乎有一個凹槽,好像就是我的龍鳳佩圖形。

看了這麼久終於被我看出破綻,機關一定是那個,需要我的龍鳳佩插上去。也許會打開一個出口,我們就可以出這個空間。於是我靠近白衣少年,輕輕拍打他的肩膀。

他回頭看向我,非常疑惑不解。我把龍鳳佩給他,指著石柱上面龍頭方向,龍嘴邊的凹槽。白衣少年很快發現機關了,對我笑了起來。

拿著我的龍鳳佩,居然在地上蹦的老高爬到柱子上,兩手抓著柱子往上爬。白衣少年這樣的舉動,當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知道白衣少年要做什麼。

不過很快就知道了,白衣少年爬到龍頭的位置,把龍鳳佩插進凹槽。整個空間似乎顫抖了一下,柱子左邊一塊地出現空洞成了落穴,用燈照著發現下面一片岩漿。這讓大夥嚇得心驚膽跳,這不可能是出口吧?

不過柱子右邊,也出現一個空洞,不過是有階梯。看樣子這個應該就是出口,白衣少年拿回龍鳳佩,從高處跳了下來。

小蛇王在後頭髮瘋了一樣大喊:「外圈的八個空間門都不見了,成了八個通道,血屍會不會衝過來?」

白衣少年著急大喊:「快進通道,血屍要過來了。」

這次大家真的慌了神,沒想到打開通道后,也把血屍也放了進來。大家陸陸續續著急向通道裡面跑,怕再不跑就會被血屍追上來。

白衣少年等其他人都進了下面的階梯,才最後跟上來。手中拿出幾道黃符,對通道口一扔,形成一道火牆。看來白衣少年利用這火牆來隔離一段時間,為大家爭取時間。這時我們聽到那空間不斷怒吼聲,那就是一群血屍的聲音吧,太過嚇人了!

好在大家反應快,順利跑進階梯里。不過這階梯一直之斜往下,就像一條筆直通道一樣通往下面。似乎還很長,用燈照不到底下,可見這個通道通往下面非常深。

不過只要不再遇要危險,就算再長點的路也覺得無所謂了。可是真的會沒有危險嗎,誰也不敢保證。

小蛇王說了一句:「這裡還真冷啊,應該不會有危險了吧。」

確實,小蛇王不說,大家還忘了。這裡的溫度確實很低,可能達到零下。於是隊長讓大家停了下來,給自己添加衣服保暖,再不加衣服可能會被凍死。

老鱉回答小蛇王:「馬上就有鬼王來咬你屁股,沒有危險。」

這句玩笑話讓不少人笑了起來,我也不經意笑了笑。不過蟲王也笑了,但是還是批評老鱉:「我說你能不能別烏鴉嘴,要是鬼王真的出現咋辦?」

老鱉:「用你的發明去把他幹掉了唄,還用想。」

這次又惹了大家笑點,老鱉還真喜歡開玩笑。不過玩笑歸玩笑,這裡太冷,還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

李靜說了一句:「該不會這個通道就可以通向墓室了吧!」

這句話讓大家開始嚮往了起來,終於歷經千辛萬苦,馬上就能到墓室了。之前遇到的危險也值了,花了這麼多天時間也不在乎了,只要能見人王的真相比什麼都強。

鄭教授開始興奮了起來,對大家說:「我們終於成功了,沒想到啊,真的沒想到!我們就靠十幾個人,毫髮無損到了墓室,這簡直是奇迹。」

是啊!毫髮無損走到這裡,確實可以說是奇迹了,我都不敢相信。之前遇到的危險大家都很清楚,光靠幾個人,是不可能過得去。只有我們團結在一起,心在一起,才過每道難關。

大家都笑了,這一切花的代價都值得。不僅值得,我們還做到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也算是了不起。鄭教授都高興哭了起來,他沒想到一個沒任何身手的老頭,還能活著走過來。 這個時候,大家都非常異常興奮,走路都快了一些。當然想早點見識人王的墓室是什麼樣子,裡面會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最重要人王的屍體還在不在。這是大家非常期待見到的東西,發現馬上就能看到,心情不知道有多麼的好。

不過這個通道太很長,走了很長時間都還沒到底。小蛇王在後面開始抱怨了起來:「怎麼還沒到,都有了二十分鐘了。」

隊長無奈搖搖頭,用燈照著下方,回答後面的小蛇王:「快了,就幾分鐘就到了。」

我們都用燈照著前面,似乎找到地面,不知道是不是地底。不過想到馬上就到了,大家興奮大叫了起來。隊長還是無奈搖搖頭,不過並沒有放縱。

隊長對後面的人說:「好了,這是墓里,不要大叫。還不知道前面會不會有危險,所以要小心點。」

大家見隊長這麼掃興,當然不甘心,好不容易有了好心情。不過大家都明白隊長的意思,所以才沒有責怪隊長。好在上面的血屍並沒有追上來,不然那一群誰能攔得住,差點我們會被一群血屍攻擊。還好白衣少年會道術,用火牆封住了洞口。

不過我挺好奇另外一個洞,洞下面是岩漿,那用處是什麼?只是一個陷阱嗎,但是看起來並不像。如果是陷阱,總會擴大面積,讓人掉下去才對。這個陷阱明明不是針對我們,而且還是很偏的地方。

這個洞肯定有他的原因,只是目前還不知道而已,我想以後總該會明白其中的道理。馬上就能進墓室,我內心是非常激動的,因為裡面有我需要的東西。

但是我還是壓制內心的激動,繼續淡定跟著部隊走,現在我不會產生掉隊的想法。經歷了這麼多,我知道一個人不可能度過難關。所以我決定還是跟著隊伍進墓室,我相信屬於我的東西始終是我的。

這不是我自信,是我手上的龍鳳佩裡面的人告訴我的,他說給我那一定就是我的。就算別人想搶,也搶不了。想想他給我的任務馬上就能完成,多麼艱難的任務,終於給他完成了。

我雖然很開心,擔心我在想出了墓之後,接下來做什麼?

難道回去找蛟龍,讓它派出任務給我做嗎。這不可能,我總不能一直依賴別人,什麼事還是靠自己。不過除了找蛟龍,那我還能找誰呢?

我看了看周圍的人,想到小明說過,這個墓有一張地圖指著下一個地點。那我是否跟著去呢,下一個墓跟這個墓有關聯,而這個墓跟我有聯繫。那也可能等於說,下一個墓可能跟我有關係。

總之現在覺得想的太多,還是走一步算一步。畢竟很多事情不是我能左右,未來該是怎麼樣就怎麼樣,生活還是要繼續。

我們走到了地底,發現這裡並不是終點,而且平行的通道。不過這個通道前面不遠處,有一個近十米高的府門,顯得威武雄壯。

老鱉激動不已,轉身對我們說:「看這大架勢,我估計門裡面就是人王的墓室。走了這麼多天,才到這裡,簡直不可思議啊!」

鄭教授此時此刻何止不激動了,都快說不出話了。其他人當然非常興奮,經歷了這麼多苦難終於到了這裡。現在覺得,之前所受的苦難,都是值得!

小蛇王在後頭也是激動喊著:「真的嗎,那太好了!」

現在雪鷹身體恢復差不多,走路還是沒問題,當然不需要小蛇王背了。不然讓小蛇王還背著雪鷹跑階梯,那真的會累死人。

蟲王也是不敢相信看著前面的巨門,過了這麼多天,終於到達夢寐以求的地方。誰能不激動,蟲王興奮說了起來:「真的不敢相信,我們終於到了。」

富二代也是異常興奮,他進墓也就是見識見識,到了墓室肯定高興:「是啊,真的不敢相信。光看這個門,就知道多麼威嚴壯觀。人王在歷史上,也是非常了不起的王。能見到他的屍體,那真的可以吹一輩子。」

老鱉大笑的說:「哈哈!何止一輩子,幾輩子都能吹。人王的墓流傳這麼多年,第一次現身,恐怕我們是第一次見證人王的人。歷史也會記載這一刻,記住我們每個人的名字。」

蟲王調戲了老鱉起來:「是啊,終於可以給你洗白,以後你不是盜墓賊了。」

老鱉趕緊打住:「停停停,我可早就金盆洗手,現在進墓沒拿一樣東西。我怎麼算是盜墓賊了,我也是進來研究研究。」

隊長實在聽不下大家的感嘆,主要還不知道這裡是否有危險,阻止大家繼續說話:「好了,別說那麼多了,目前還不知道那道門有沒有危險。搞不好有什麼機關,其他稀奇古怪的生物被你們吵醒了那就完了!」

小蛇王在後面埋怨了起來:「不至於吧,好不容易高興一回,還不能讓大家盡興。要不是沒帶酒,早就喝酒慶祝了?」

這讓大家語塞,不知道怎麼評價小蛇王好,還想再墓里喝酒慶祝。現在還是在墓里工作呢,怎麼能喝起酒。不過好在都沒有帶酒進來,不然小蛇王可能成了酒鬼。

白衣少年這時候對我們說:「你們先在這裡等候,我去前面看下有沒有危險。」

大家不太願意在這裡等候,當然希望早點打開這個門進去。不過大家還是明智的,這道門誰也不清楚到底有沒有危險,還是聽白衣少年的話乖乖等了下來。白衣少年確定那道門附近沒有危險,自然會叫大家過來的。

小蛇王在這時候居然在背包里掏出瓜子出來,沒想到都這麼久還有瓜子,讓人驚喜又無話可說。大家都去找小蛇王要點瓜子磕,很難想象下一批進墓的時候,見到瓜子殼會怎麼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