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東方冰兒羞的根本就不敢睜開眼睛,對著秦浩天嬌羞萬般的說道:「浩天哥哥,冰兒不來了,你老是欺負人家。」

秦浩天看著東方冰兒幽怨的樣子,知道剛才被自己折騰的夠嗆了。秦浩天訕訕的笑了一笑,自己還是憐香惜玉點的好。

第二天白天,秦浩天修鍊了一天。這一天的閉關,藍可欣、東方冰兒、夢依然、柳清瑤幾女都不敢輕易的前來打擾他。只是在秦浩天所在的屋子之外,為秦浩天護法著。

這一天,秦浩天的收穫還是很大的。已將玄者期九段的境界穩住了。並達到了一個巔峰。現在的秦浩天已能正式的想玄師期的境界發起衝鋒了。只是在此之前,秦浩天還有些事情要做。

「吱!」的一聲。秦浩天打開了房門。發現,藍可欣,夢依然、東方冰兒、柳清瑤幾女正站在門外看著他。

秦浩天看著幾女微微的一笑,道:「呵呵,早啊?」

藍可欣,柳清瑤、夢依然、東方冰兒幾女,注視著秦浩天,目光都有些的異樣。~

秦浩天笑了笑,對著幾女聳了聳肩的說道:「呵呵,怎麼這麼的看著我?難道我的臉上有花么?」

有一家農莊 柳清瑤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笑著道:「浩天,我覺得你好像有些的不同。但是清瑤又說不出來是哪裡變了!」

秦浩天自然知道自己是如何回事。但他只是淡然的一笑,也沒多解釋什麼。

「臭小子,你整天修鍊,都沒時間陪我們玩!你說你要晾我們到什麼時候。如果惹姑奶奶我怒了,我去找別的男人……」和柳清瑤不同,藍可欣卻是有些按捺不住了。

「額……藍大小姐,我抽著時間,就陪你出去玩還不行么,難道昨天我們玩的還不夠,晚上可以繼續……」秦浩天一語雙關的對著藍可欣說。

藍可欣也不是菜鳥了,自然聽的懂秦浩天這話。看著秦浩天那猥瑣中的笑容。即使是藍可欣,也不緊的臉色一紅。對著秦浩天罵道:「流氓……」說著,藍可欣拉起了東方冰兒和柳清瑤的手說道:「清瑤、冰兒,我們自己玩去,不要理這登徒子……」

秦浩天有些鬱悶了,訕訕的對著藍可欣道:「不是吧,大小姐,昨天是誰說還要……我還要的、怎麼現在就說我流氓了,不待這麼過河拆橋的。」

藍可欣見秦浩天在這麼大庭廣眾之下,說這麼肉麻的話。頓時有些的鬱悶了。跺了跺腳,藍可欣拉起了柳清瑤和東方冰兒的說道:「冰兒,清瑤,我們走。」

柳清瑤和東方冰兒兩女聽著秦浩天那很是明顯的話,臉色也紅撲撲的。顯然也是想到了昨天晚上和秦浩天三飛的瘋狂。

秦浩天看著三女離開的身影,想到昨天三女在自己的胯下臣服的樣子。心裡也不免的很是得意。

悠然,秦浩天才想起了,身邊還有一個女孩的存在。望著夢依然那低著頭,有些沉默的樣子。秦浩天訕訕的對著她說道:「依然,我和她們就是這樣,基本上什麼話都說的。」

「嗯……」夢依然點了點頭,還是有些的沉默。

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有些的尷尬,秦浩天發現自己有些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事實上,秦浩天覺得,自己和夢依然相處的感覺,和當初有些不同了。

秦浩天覺得,自己是喜歡夢依然的。畢竟像她如此優秀的女孩,絕對是玄武大陸上,任何男人心目中的女神。秦浩天說不喜歡她,絕對是有些矯情。但是他覺得自己和夢依然在一起的時候,卻是有些放不開,沒有和藍可欣,東方冰兒,柳清瑤在一起時候那麼的自然。秦浩天也曾經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到過這個問題。最後秦浩天也找到了答案。

他覺得自己也許是沒有把握。在把夢依然想的太好了以後。他反而沒有把握夢依然會不會喜歡自己。雖然秦浩天在穿越到了玄武大陸后,在取得一系列的成就后,他的自信心其實已達到了空前。但是秦浩天也不覺得任何女孩就一定要喜歡上自己。秦浩天還沒有自信到這個程度。

「哎……」秦浩天想了很多,神情中忽然有些落寞。

「怎麼了?」夢依然抬起頭,那雙深邃迷人的大眼睛,凝視著秦浩天。似乎不知道,秦浩天這聲嘆息的由來。

秦浩天微微的頜首,望著眼前的夢依然,有些感慨道:「浩天發現自己和依然的距離有些拉遠了。」

這一下,夢依然更是有些訝異了。望著秦浩天道:「依然,就在浩天的面前,何謂距離拉遠了?」秦浩天搖了搖頭,對著夢依然說道:「浩天所指的並非是這,而是覺得,浩天和依然的心拉遠了。」

夢依然微微的對著秦浩天笑道:「浩天也開始喜歡說笑話了,可是依然覺得,這一點都不好笑。」說著,夢依然對著秦浩天嘆了口氣說道:「其實依然覺得,自己和浩天的距離才拉的遠了。這讓依然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夠努力!」

「依然何出此言?」秦浩天聽著夢依然的話有些奇怪。

「當初依然初見浩天之時,浩天的實力仍不及我,但是如此,依然對浩天依然是要望塵莫及了。尤其是今天,依然覺得自己和浩天的距離是越拉越大。」夢依然有些苦惱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自然知道夢依然在苦惱什麼。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安慰夢依然。秦浩天有如今的成就,固然和他自己的努力有很大的關係。但仍然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秦浩天擁有寶塔。在擁有寶塔,秦浩天的修鍊自然是上了快車道了。可謂是事半功倍。當然,這些秦浩天是不會和夢依然說的太清楚的。

見秦浩天不說話,夢依然對著他淡淡的說道:「浩天,如果你沒什麼事,依然先走了。」

秦浩天沉默了半晌,對著夢依然說道:「依然,你知道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么?」

夢依然仔細的思忖了一番,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說道:「依然並不知道。」

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著夢依然說道:「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秦浩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發現眼前的夢依然的嬌軀微微的一抖。這一發覺,讓秦浩天覺的心裡微微的一喜。心中暗道:自己似乎有戲?

夢依然沉默了半晌,拂了拂額前的劉海,對著秦浩天說道:「浩天,依然有些累了……」

說著,夢依然看也沒看秦浩天,轉身而去。

秦浩天有些的無奈。 豪門寵愛:紀少的替身嬌妻 他發現自己真的有些看不透眼前的女孩。他覺得,夢依然應該也是喜歡自己的。能讓夢依然隨著藍可欣、柳清瑤幾女不遠千里的來找自己。難道她真的對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但是現在夢依然為什麼……

秦浩天的心裡有些的糾結。當然,對夢依然他是不會放棄的。他雖然不是見異思遷的人,但是對自己有感覺的女孩,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更何況,夢依然也是自己的任務之一。如何讓她徹底的愛上自己。這是對秦浩天情商的一個考驗。

秦浩天來到了孫府,雖然知道孫府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對孫夢晴和孫思語兩個丫頭,還是親眼見見比較安心。雖然秦浩天心裡對孫夢晴和孫思語兩個mm沒有太多的想法。至少暫時是這樣。但是不得不說,這兩個丫頭,還是在秦浩天的心裡有很大的印象。

進入孫府,秦浩天輕車熟路的來到了孫思語和孫夢晴兩女的屋外。

「多情總為無情傷……這是你對我的一個暗示么?」一道輕柔幽怨的聲音,從房間內傳來。

「姐姐,你別再想他了,這幾天,你茶飯不思,人都瘦成啥樣了。再這麼下去,就不漂亮了。」孫思語的聲音有些無奈的說。

秦浩天聽到這聲音是孫夢晴和孫思語兩女的。在聽到兩女的聲音,秦浩天在知道她們沒事,自己也就放心了。

就待秦浩天要轉身離開的時候,一道顫抖的聲音從房間內傳來。

「是你來了么?」這聲音充滿著無盡的期盼。

秦浩天愣了一下,站定了腳步。

看,全文字,//-w.w.w..c.o.m,^-^無彈!閱讀^_^ 曖昧慶功酒】

陳青雲本來對拍戲是無愛的,只不過身邊多了水晶,拍戲也就變得有趣多了。因為是男女主角,對手戲自然很強勁。打打殺殺的,陳青雲是最在行的。所以,打戲對他來說,實在是太輕鬆了。

他想挑戰高難度的感情戲,可惜未能如願。至於吻戲,那就更加遙不可及了。

一天的試煉下來,陳青雲對演戲理解程度大大的提高。可以說,原本就善於偽裝的他現在絕對不次於專業演員。

一天的工作結束后,眾人再次坐到了會議室內。安野安排了一下近期的工作,確定大家都沒有異議后,就要準備正式開機了。

對於陳青雲來說,這是一個特別的開始。

為了給他良好的表現鼓勵一下,三人回到家的時候,翟靈薇特別準備了一桌子豐盛的晚宴。

水晶還拿出了一瓶純正的紅星二鍋頭。

「聽說你喜歡喝這個,逛街的時候無意間碰到了,就買回來一些。今天晚上我們就喝這個吧」水晶說道。

陳青雲一把搶過酒,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笑道:「真不錯,居然還有這種好東西。想當年,我們喝這酒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多好菜。一盤花生米就是一頓大餐了。」

白酒花生米,很多人經歷過的一件事情。而對陳青雲來說,這就是兄弟間的感情。每次喝酒,他都會想起某些人某些事。

「今天是為了你全新人生的開始做慶祝,所以今天一定要開懷暢飲,不醉不歸。」水晶把每個人的杯子都倒滿,舉了起來。「敞開肚皮喝吧,還有很多,今天讓你喝個夠。」

帶了點江湖味道的水晶似乎很有味道,陳青雲笑著端起酒杯,二錢一杯,一口喝了進去。干辣入喉,卻很陳釀,這酒絕對是好東西。

「我和靈薇姐兩個酒量不行,就不跟你一口一口乾了。否則,沒有等你喝好,我們就已經喝多了。今天說什麼,也要堅持到最後。」水晶再次端起酒杯。「來,再喝一個。」

今天的水晶很熱情,也很奔放。頻頻敬酒,頻頻倒酒,導致酒桌上的氣氛一直很好。

「你們兩個不要一直喝酒,也要吃菜啊做這些菜,我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工夫啊」翟靈薇笑著說道。

「靈薇姐,今天是他第一天的工作。這是一件喜事,你應該也敬酒。」水晶說道。

「那好吧我也敬一杯好了。」翟靈薇端起了酒杯,淺淺的喝了一小口,而陳青雲一口乾了。

菜還沒有吃幾口,陳青雲半瓶酒已經喝進去了。而兩女只不過一人喝了一小杯而已。

「來,我再敬你一個。」水晶再次端起了酒杯。

陳青雲今天也很高興,看得出來水晶的確是因為他參演《太極》而高興。心中暗自搖頭,看來自己這個老公當得太失敗了。只是工作了一下,就讓對方如此興奮。難道說,每個女人都有望夫成龍的情結?

就這樣,水晶敬一杯,翟靈薇敬一杯。不一會,一瓶酒就全部喝光了。然後,水晶又拿出了一瓶二鍋頭。

在陳青云為主攻,兩個女人助興的情況下,第二瓶消滅的速度要比第一瓶還要快。接著第三瓶,第四瓶。

在喝完第四瓶之後,兩女的臉蛋全部紅撲撲的。兩個女人其實喝得並不多,但也身子有些晃,可神智還清醒。反觀陳青雲作為主力,他至少喝了四瓶二鍋頭中的三瓶。

儘管還能挺得住,不過也是暈暈乎乎了。可是好久沒有這麼放縱過來,躺到沙發上那一刻,感覺到異常的輕鬆。

「青雲,如果困了的話,就到樓上去睡吧客廳有些涼,不要感冒了。」翟靈薇說道。

陳青雲擺擺手,說道:「沒有關係,我只是躺下休息一會。如果困了,我就會上樓了。靈薇姐,不用擔心。」

這時,水晶從樓上走了下來,手中拿著一條毯子,給陳青雲蓋上后坐到了對面,托著雙腮看眯著眼睛的陳青雲。

「有啥好看的。老公喝多了,也不知道給弄杯濃茶解解酒?」陳青雲雖然是閉著眼睛,但是可以感受到觀察的目光。

水晶撅了一下嘴,不滿的站起身,還是很老實的去泡茶了。

很快,一杯熱氣騰騰的茶水放到了陳青雲的身邊。

陳青雲也沒有去動茶杯,腦袋微微抬起,用手拍了拍頭前空出的位置,說道:「過來坐下。」

水晶不知道對方什麼意思,也沒有反對。心中一個勁的在給自己暗示,這傢伙是喝多了。不要跟他一般見識,再忍一會,只要再一會就好,目的就可以達到了。

水晶一坐下,那傢伙的腦袋就枕到了大腿上,還刻意的用腦袋磨蹭了兩下,嘴中還不忘讚歎道:「人肉枕頭就是舒服。」

水晶苦笑道:「按照你的慣性思維,這個時候如果我再能給你按摩一下腦袋,是不是應該就更加好了?」

陳青雲立刻點頭道:「真是孺子可教。不過,我腦袋又不疼,不用按摩。只是不想喝茶了,想吃點水果。」

「啥?」水晶語調升高,有沒有搞錯啊剛剛泡的茶連看都沒看一眼,這就不準備喝了,又改成吃水果。這傢伙上輩子肯定是地主,否則怎麼會如此的指示人呢?

就在這時,翟靈薇端著切好的水果從廚房裡面走了出來。

將水果放到了茶几上,笑著說道:「大少爺,水果來了。」

陳青雲沒有反應,兩人這才發現,十秒鐘之前還說話的陳青雲已經睡著了,居然還伴隨著輕輕的鼾聲。

「啊,這就睡著了啊我還沒有問話呢。」水晶苦著臉說道。

翟靈薇笑著搖搖頭,說道:「就算酒後吐真言,但也得適量啊他喝了三瓶多白酒,你就別指望套出什麼話了。在他兩瓶的時候,你就該聽我的勸停下來。」

「哎,那現在怎麼辦?」水晶望了一眼還枕在她大腿上睡覺的陳青雲,問道。

「還能怎麼辦,把他弄回房間。如果在客廳睡一晚,非得感冒不可。」翟靈薇說道。

水晶試著抬了一下陳青雲的腦袋,居然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抬起來。

向日葵花園之樹果之戀 「他太沉了,我們哪裡抬得動啊」水晶說道。

「應該沒問題的。總得試試才行。」翟靈薇說道。「要不……你背他上去吧」

「啊靈薇姐,你說……我……背他上去。你剛剛沒看到他一個腦袋都讓我費好大力氣。他要是直接壓在我身上,不得把我壓死啊」水晶吃驚的看著翟靈薇,對方怎麼會提出這麼個建議?

翟靈薇笑著搖搖頭,說道:「你就是你的理解錯誤了。你抱不動並不代表背不動,受力點不一樣,耗費的力氣也是不同的。還有我在旁邊協助你,背他上去,絕對沒有問題的。要不,我來背也行。」

這種事情,水晶雖然沒有信心,但也不好過分麻煩翟靈薇啊只得咬咬牙硬著頭皮上了,心中都是悔恨的淚水,早知道這樣,就該讓他少喝點。現在可好,不但沒有借著酒勁從對方口中套取出任何有用的信息,自己還得當免費的搬運工。

這個人吶……就是不能有太多的壞心眼,否則老天都看不過去的。

然而,當陳青雲真正壓在水晶身上時,水晶並沒有感覺到十分沉重。至少是在她可以承受的範圍內。

「感覺怎麼樣?」翟靈薇扶在水晶的身後,詢問道。

「還行,真的沒有想象中那麼重。」水晶往前邁了一步,說道。

趴在水晶身上的陳青雲眼睛偷偷眯開了一條縫隙,觀察了一下水晶的狀態,這才再次閉實眼睛。

就算抬和背的差距大,但也沒有大到水晶可以背動完全沒有任何知覺的陳青雲。之所以可以保持現在這個狀態。完全是因為兩個女人並沒有注意腳下,陳青雲的雙腿放在地面上,雖說是被拖動,但是他也借著力了。

為水晶減去了大半的分量,水晶自然也就可以背動陳青雲了。儘管如此,當把陳青雲背進房間,水晶的額頭上還是流出了汗水。

來到床邊,陳青雲放鬆,全部的重量一下都壓到了水晶身上。

水晶哪裡能夠承受得住,一下被壓倒在床上。

人肉床墊,而且是水晶牌的。陳青雲內心中一盪,別提多美了,

水晶內心中一陣叫苦,趕忙向翟靈薇求救。

翟靈薇搬了兩下陳青雲,沒有搬動,一陣頭大。

「水晶,我搬不動啊」翟靈薇苦笑道。

「啊難道讓他壓著我,一直到睡醒。靈薇姐,求求你,趕緊想辦法把他從我身上弄起來。哦,對了。他醒了,不是自然就從我身上爬起來了。我想到一個好辦法。靈薇姐,你去衛生間拿盆水出來。」水晶雀躍道。心中不由得想起來逼供的一些方式,電視裡面經常出現把犯人弄昏了,然後就用水把犯人澆醒嗎?現在用來對付陳青雲似乎挺不錯的。

陳青雲心中一陣苦笑,都說最毒婦人心,這話可真是一點不假。哪怕是擁有美麗外表的水晶,內心中邪惡的想法也是一堆一堆的。

不行,必須得想個對策了。 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上面,這種感覺是很特殊的。剛開始水晶並沒有太多的感覺,可是隨著陳青雲伏在她肩頭的腦袋不斷的呼出熱氣襲擊她耳朵的時候,內心中立刻亂如麻了。

痒痒的,身子還有些發軟發熱。

陳青雲這個時候自然不會還那樣重重的壓在水晶身上,真的擔心壓壞了對方,所以伏在床上的雙手藉助了一些力量。聞著讓人迷醉的體香,陳青雲還真是有些陶醉。不過,這個時候他可沒心思體會,因為接下來要發生最催悲的事情了。

陳青雲的體重到底有多沉,翟靈薇其實最清楚,因為她已經不只是一次被陳青雲壓在身下了。

水晶目前的情況有些不同,承受的重量要更加大一些,擔心水晶承受不住。翟靈薇也不敢耽擱,還真的按水晶說的跑到衛生間裡面端著一盆水出來。不過並沒有按照水晶的要求用涼水,改成了一盆溫水。

「倒吧靈薇姐。」水晶紅著小臉,說道。

「你有點準備,我可真要倒了。」翟靈薇舉起了水盆。

「恩,倒吧」水晶做好了準備。這個姿勢實在是太尷尬了,搞得她現在全身無力,臉惹得好像要熟了一樣。

翟靈薇還真是沒有含糊,一下將盆里的水對準兩人倒了出去。就在這個時候,陳青雲卻突然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正好躲過了水的攻擊。

嘩啦……一盆水一點都不浪費的澆在了水晶的身上。而陳青雲只是身上濺到了一點點而已。

「嚇死我了,做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夢。」 媽咪大作戰 陳青雲驚魂未定的拍拍胸口。突然好像發現了新奇大陸,瞪大了眼睛,問道:「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誰也想不到陳青雲會突然坐了起來,原本很明朗的結果卻變成了現在這樣。喝醉酒的陳青雲毫髮無傷,水晶反倒成了落湯雞。

「這不是我的房間嗎?我記得在客廳的,怎麼跑到房間裡面了。我說,你們兩個都多大了,怎麼還玩水呢?玩就玩吧怎麼還玩到我的床上來了。現在床潮成了這個樣子,你們讓我晚上怎麼睡?」陳青雲一陣抱怨,似乎受到了多大的天理不容事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