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林雪被他逗樂了。

(本章完) “但他怕我嫌棄他啊。我真後悔。可現在一切都晚了。晚了!”文靜無限悵惘無限傷感的說道。

“別難過了,往前看吧,人不能總往後看。他不能和你在一起要我看那也是他的損失。也許你們的緣分盡了,該走就走吧!”林雪安慰道。

文靜怎麼都不能從失戀的陰影裏走出來。

人也消瘦了一圈。

幾天後,林雪看到她的時候就是人比黃花了。

咖啡廳裏。

放着輕柔的音樂。

“文靜,最近怎麼樣?這個工作還準備幹到什麼時候啊?”林雪用小勺攪着咖啡。剛剛放進去一些糖。

“我也不知道,能再多掙點兒錢就掙些唄!開學之前再說吧!”文靜喝了一小口說道。

此時她的心情跟眼前這杯咖啡一樣苦。

“也行,你學費準備好了嗎?好好唸吧!你的路還很長!”林雪意味深長的說道。

“走一步說一步唄。想那麼遠幹什麼啊?”文靜眼睛望着窗外。

“你說的也對,趟着石頭過河,誰不是啊?未來誰都無法預料的!”林雪跟了一句。

“林雪,我問你,人這一輩子是不是非得經歷一些這樣那樣的故事才能成長嗎?”文靜忽然回頭問道。

“那當然了,要不人生不就是一張白紙了嗎?索然無味了。”林雪一副過來人的口氣說道。

“你也經歷過這樣的故事嗎?”文靜繼續打探道。

“我沒有經歷過你那樣的事情,但我的故事可能換了另一種形式。每個人都是在這樣那樣的故事裏慢慢長大成熟起來的。我和陳青的那些破事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傷心難過,甚至有時候都不想活了。但時間會改變一切的。時間會慢慢將往事碾碎,磨平,最後沉澱在你我心裏某個角落。那前你我不會再傷心,難過,但又會有新的故事發生,還會讓你我的心傷痛,然後再碾碎,磨平,再沉澱,這樣循環往復,人生就變得豐富多采了。只有這樣當你我暮年垂老之時,纔會有無數的回憶。纔會慨嘆我們的人生。”林雪輕輕的抿了一小口說道。

“你相信時間會改變一切嗎?過去我不相信。我認爲愛一個人是一輩子的事兒。你對陳青的愛改變過嗎?”文靜又問道。

“沒改變過,但那也只是暫時的。運動是絕對的,靜止是相對的。只是靜止的時間有些區別。人們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維持這種靜止。但運動是不可避免的。我對我們的婚姻也抱有懷疑。”林雪也變地傷感起來。

“爲什麼?你們不一直很好嗎?”文靜感到十分詫異。

“我也不知怎麼的了,走一步說一步吧!這不是你說的嗎?人要向前看,有句話怎麼說的,人要是不向前看,他就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必要了。有些人註定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而已。相信我,好好活下去。”林雪鼓勵她道。

“是啊。人生就是這麼個過程。 闊少的不乖前妻 生命不息,戰鬥不已嘛!我真的懂了!謝謝你,喝!”文靜端起杯子喝了下去。

新房子裝修完,馬馳和趙君平開始張羅起婚禮。

晚上,兩個人躺在牀上。

“馬馳,你覺得咱們回家辦呢,還是在這

兒辦呢?”趙君平側過臉問道。

“你的想法是什麼?你先說說!”馬馳反問道。

“我個人認爲還是去你老家辦好,陳青林雪他們回老家辦得也不錯啊!你說呢?”趙君平繼續說道。

“那就聽你的,回老家辦!哪天我給家裏打個電話,跟我家裏再商量商量。看看他們老的什麼想法。你也跟家裏說說!”馬馳興奮的說道。

“行行行,你就看我的吧!辦完婚禮然後咱們再回麗城好好安排一桌,把咱們那些同學朋友同事都叫來,樂和樂和也就那麼回事兒了,你說呢?”趙君平也很滿意的說道。

“你說的太對了,我也是這樣想的。我這幾天一直想跟你說一個事兒。一直沒騰出工夫。”馬馳神祕的說道。

“什麼事兒?說吧!”趙君平好奇的問道。

“我覺得你咱們一直給別人打工也不是長久之計,結完婚咱就買一個商鋪自己當老闆得了,你說呢?”馬馳說道。

“那得多少錢啊,咱手頭也沒有那麼多啊?”趙君平不無擔心的問道。

“跟親戚朋友借些,再加上咱倆這些年攢的,我覺得差不離。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這幾天我正琢磨有什麼好項目呢?你也留心一下!”馬馳說道。

“萬一賠了怎麼辦啊?”趙君平還是不放心的說道。

“做買賣這玩意就是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不妨一試。真要是賠了大不了從頭再來。我就不信這個勁兒!”馬馳下着巨大的決心說道。

陳青也只能忍氣吞聲了。

他必須抓住把柄,才肯善罷甘休。

有一件事兒林雪怎麼都不會知道。

陳青一個人在家裏呆着的時候,他總把老婆的qq掛着。

一來二去,還真發現了問題。

憑他多年在網絡裏摸爬滾打的經驗來看。

結論只有一個。

林雪確實網戀了。

他於是胡思亂想起來。

他決定靜觀其變,謀定而後動。

那天,林雪上班去了。

牀上手機響起。

陳青從衛生間裏趕緊跑了出來。

他以爲是公司有什麼事兒呢,或是客戶來的電話呢?

他一看,那不是林雪的手機嗎?

這個女人竟然把手機落在家裏了。

手機屏幕還在不停閃爍着。

他撲到牀上打開手機看了看那個號碼。

這是誰的電話號碼呢?

會不會是那個善良的大灰狼打過來的。

“喂,你好!哪位?”陳青問道。

對方一下子掛斷了電話。

“喂喂喂,你說話啊?你是誰呀?怎麼不說話啊?”陳青喊了半天,他知道電話被掛斷了。

他真想撥過去問個明白。

但他知道如果是那個人是不能再接他的電話的。

陳青忍不住往壞的方面想。

越想越來氣。

不一會兒,自己的手機響了。

“老婆,你手機怎麼落家了啊?要不要我給你送去!”陳青一聽林雪的口氣就知道什麼事兒。

“是啊,我還以爲在路上弄

丟了呢?不用不用。有電話進來嗎?”林雪匆忙問道。

“沒有沒有。要不我這就給你送去得了!”陳青殷勤的說道。

“真的不用。沒有電話就好。你把我手機放好吧!沒別的事兒我先掛了啊!”林雪呱嗒撂下電話。

陳青怎麼都沒想到,還有更嚴重的事情等着他呢!

那天,他下班回來意外的發現了一個祕密。

林雪正在衛生間裏大聲嘔吐呢!

他趕緊奔進去。

“怎麼了,吃什麼不舒服了嗎?”陳青關心的問道。

“不知怎麼的就想吐。沒事兒過會兒就好了。你一邊呆着去吧!”林雪往外推着老公。

“哇”一聲她又吐開了。

陳青上前拍了拍老婆的後背。

“用不用上醫院看看,別是有什麼毛病吧!”他建議着。

“你怎麼不盼着我好呢?我能有什麼毛病啊!吃什麼沒吃合適唄!”林雪貓着腰痛苦的說道。

一個星期很快過去了。

陳青很納悶,老婆是不是懷孕了?不能,他們的安全措施是完備的,絕對無懈可擊。那是什麼原因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也許是因爲走的太過匆忙。林雪的包裏飄落下一張紙片,而着急趕往單位的她竟然沒有看到。陳青也是剛打外地出差回來。睡到自然醒。他在牀上實在躺不住了。爬起來趿拉着拖鞋想琢磨點兒吃的。那張紙片不偏不倚就落在了他的拖鞋上了。陳青彎下腰撿起。妊娠反應陽性。老婆真的懷孕了。陳青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自己的老婆懷孕了還瞞着他。這裏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祕密。

晚上。林雪從單位趕回來。招呼沒打就直奔臥室而去。她在牀上牀下來回翻找着。陳青突然冒出一句。

“他給你來電話了!”話音剛落。

“你說什麼?”林雪吃驚的問道。

“你慌什麼?我說文靜給你打電話了!她已經去學校報到。讓你放心!”陳青一邊說着話一邊偷偷觀察着老婆。

“啊,啊,是她呀!她沒問我的情況嗎?”林雪心平靜了下來。

“問着,我告訴她你現在很好。你進屋找什麼呢剛纔?”陳青投石問路。

“沒找什麼呀!我看看我的嘴是不是起個泡,老不得勁!”林雪咕噥咕噥小嘴說道。

一個月後。寒冬將至。整個麗城變得蕭索起來。奧運會也隆重閉幕了。5.12汶川特大地震沒有催垮英勇無畏的中國人民。一份美好的愛情卻被彼此的背叛徹底催垮。

馬馳和趙君平的婚禮剛剛結束。陳青和林雪的離婚手續也辦完了。後來馬馳才從陳青的口中瞭解到此事。

林雪認識了一個網友。還有了她和那個網友的孩子。人就是這麼回事兒。自己總希望有很多紅顏知己。但決不允許自己的愛人有,哪怕只是可憐的一個。再或者他永遠都矇在鼓裏。眼不見爲淨。

麗城最大的商場裏。一家新的商鋪隆重開業了。馬馳毅然辭去公司副總經理的職務。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陳青又重新回到了起點。他還要這樣繼續奮鬥下去。直到停止呼吸的那一刻。

(本章完) 其實林雪是想挽回這段感情的。但陳青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這簡直是受到了奇恥大辱。這叫他的男人的面子和尊嚴往哪裏放呢?這個時候的好朋友派上了用場。馬馳對這件事情有自己的想法和觀點,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更何況這只是一個衝動犯下的錯。可以這麼說對於陳青這個人 他還是十分了解的。但每次林雪都會原諒他,爲什麼他就不能放下這些呢?所以馬馳的意見就是和爲貴。正所謂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就是這個道理。畢竟這多年的感情是相當不容易的,還是在一家小飯店裏,還是兩個人。這次比上次強了很多,他們點了兩個菜。一葷一素。看着陳青的一臉不悅的表情馬馳心裏就覺得十分好笑。至於麼,以前陳青是多麼灑脫的人啊,怎麼現在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怎麼不說話,我叫你來就是看我熱鬧的麼?”陳青沒好氣的說道。一仰脖子又幹了一杯酒。這個時候他的臉頰已經泛起了紅暈。

“你看你這話說的,我這不是等着你先起個頭麼?”馬馳十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瞬間就止住了。因爲這個時候陳青正目不轉睛的望着自己。看來這回他真的有些生氣了。

“少廢話,趕緊的陪哥們說話,往開了聊。這件事你怎麼看,別掖着藏着,實話實說。跟我少來那一套虛情假意的。”陳青說着又要自斟自飲起來。這個時候馬馳一下子就用手攔住了他。

“你先等等,照你這樣喝下去一會準醉,到時候我可懶得送你回去。喝酒是次要的,主要是交流。話不說不透。懂麼?你先聽我說幾句。好不好?”馬馳小心的勸說道。陳青先是很不高興,但想了想還是忍了下去。畢竟也要讓他說話啊。

“好好,你說,我洗耳恭聽。我倒要看看你能說出什麼話來。”陳青揚起眉梢說道。

“這樣啊,你先聽我慢慢跟你說,但你必須先向我保證一下,必須等我把話說完,你再做評論,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啊?”馬馳趕緊說道。陳青點了點頭。

“就是不讓我插話唄,這個我懂。快點開始吧。你結婚,我離婚,這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陳青無奈的說道。

“你也別那麼說,凡事都是有個來龍去脈的。我個人的想法和觀點很簡單直接。那就是雙方各自退一步,不是有那麼一句老話麼,叫退一步海闊天空。我相信這只是林雪的一時衝動,絕不是她的想法,所以她肯定覺得這個孩子是一個意外,去做一下手術,不就太平無事了麼?而你那就當她開個小差,想開一點就沒事了。不過我可要警告你,你做這樣的事情可不止一次兩次了,只不過你小子很幸運,沒有露出任何馬腳和破綻而已。本來就是兩個人相互遷就相互包容,否則還談什麼婚姻啊。你說呢?這俗話說的好,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呢?何況人呢,每個人都是凡人,既然是凡人哪能沒有犯錯誤的時候呢?知錯能改依然還是好同志。”馬馳一口氣說完感覺如釋重負。

“你說的十分輕巧,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倒是站着說話不腰疼。你沒攤上這個事你當然不知

道我現在的處境。”陳青乾脆不領情的說道。

“這話我從來不會跟別人說,你不知道我家的哪位也有不堪的往事。趙君平在認識我之前不是女孩了,這個我都能接受,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很傳統。”馬馳有些難以啓齒的說道,對於這些陳青毫不知情。但此時的他還是有另一番說辭。

“這是當今的大趨勢,都什麼年代了。談這個有點俗氣。”陳青不屑的說道。

“關鍵的不是這個,這個我能講究,你知道還有更嚴重的問題。”馬刺真不知道應該說不說這個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的祕密。

“還有什麼?”陳青追問道。

“趙君平就是因爲這樣的經歷傷害了身體,不能懷孕。這些年我們一直未這個事苦惱。也是見了一次網友。當時還在讀大學。後來我才知道的。當初她不想傷害到我,所以就直言拒絕了我。直到我們再次相遇她才親口告訴了我。這些我都能接受,那是因爲我太愛她了,簡直到了忘記自己的程度。在愛的面前什麼都不重要了。”馬馳娓娓道來。聽的陳青目瞪口呆。這一切他從來都不知道。馬馳也從來沒有跟他透露半句。

“原來是這樣啊,那現在呢?”陳青關心的問道。

“現在當然是好了,這也是蒼天不負有心人吧。但是我已經想過了,就算趙君平永遠都不恢復的話,我也會一直和她在一起的。這纔是真正的愛情呢?這個要比你現在的事情嚴重多了。你說你怎麼就過不了這個坎呢?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過去就拉倒。你拿出一點男人的胸懷。畢竟你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了,可以說歷經風雨,多不容易啊。你好好想想。千萬別因爲這樣的一件小事徹底的毀了它。這就是我的觀點。你好好的琢磨一下。”馬馳認真嚴肅的說道。此時的馬馳更像一個人生導師。

陳青略微想了想,馬馳說的不無道理,可是他怎麼都不敢面對這個女人了。

“你說的何嘗不是,可我就是過不去這道坎。”陳青顯得有些爲難的說道。

“你將心比心,人家林雪原諒你多少回了,當然你犯的錯誤比她這個輕一些。但是你和前女朋友之間的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對得起她麼?你自己摸着良心說說。還有你和形色各異的什麼網友別以爲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眼睛雪亮着呢。我只是不想過多的干預你的個人生活。也可以說照顧你的顏面。你說林雪多寬容多大度。你就這一次都無法接受了。於情於理你說的過去麼?再說了人無完人,玉還有微瑕呢,更何況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呢?我想知道現在林雪那邊什麼意思,說說。”馬馳這樣問道。

“她能怎麼樣啊,當然是請求我的原諒,想跟我重歸於好。”陳青痛快的答道。

“她說那個孩子怎麼處理了麼?”馬馳繼續問道,這纔是他最關心的問題,當然了也是整件事情的關鍵地方。

wωw ⊙тTk дn ⊙co

“她一開始也很糾結,畢竟是一條生命,雖然這個生命很意外。後來她也想明白了,願意去醫院做這個手術了。並且當着我的面承諾了以後絕不會發生了。這就是一次意外

。”陳青說道。似乎林雪的話語依稀清楚的聽見。

“這不就好了麼?正好藉着這個臺階下去啊。就當這次是一個小小的風波又如何。我相信經歷這次的事情你們的感情會越來越結實牢固。人生哪能沒有風雨呢。最重要的是經過風雨的洗禮依然頑強的存活着。雨過天晴才能看見美麗的彩虹。當然了林雪的那邊的工作我會叫我家的那位去做。這個你就交給我把,你們都要好好冷靜一下。衝動是魔鬼。人都有一個慢慢成熟的過程,現如今我們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了,你覺得還會有年輕時候的愣勁頭了麼?反正我是沒有了。我爸媽都不止一次的誇過我,說我總算長大了。這事就這麼辦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吧。”馬馳終於看到了一絲希望。這個時侯他多麼想幫助這個朋友一下啊。

陳青的臉色有了很明顯的變化。似乎多了更多的暖意。

當時林雪和陳青的離婚完全是一種衝動,有一天爭吵了起來,要不怎麼說該着呢。話趕話就說到離婚這個事情上了。當時兩個人都在氣頭上。沒有一句軟乎話。

“離婚,你以爲我不敢麼,既然說到就要做到。越快越好,你說哪天有時間。咱們就去民政局。誰不去誰孫子!”陳青惡狠狠的說道。這個時候的林雪也絲毫沒有示弱。

“我就喜歡痛快的人,今個這個婚咱們是離定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不就是一個手續麼?你安排一個時間我一定奉陪到底。”林雪回了一句。這不就是針尖對賣萌了麼?

很多的離婚都是這樣草率的決定了,其實他們忘記了婚姻是一個大問題。遠不是這麼簡單就能解決的。

他們忘記了在他們的身後還有兩個家族,兩個朋友圈。想當初結婚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而且這種融合的過程還在繼續着。還沒到一轉眼的工夫就走到了離婚的這一步。說實在的兩方的關係還沒有反應過來呢。當然了整個離婚過程是非常短暫的。而且他們都沒有第一時間告訴家人和朋友。馬馳只是聽陳青說起的。整個時候所有的人都毫不知情。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