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楊禕帶着魚人大隊,首要目的同樣是為了牽制半人馬隊伍。如果半人馬主力調頭來攻擊魚人,他會馬上讓魚人跑入水中。

一個兩百多人的戰鬥魚人在不斷靠近,半人馬隊伍不得不在圍攻獸人隊伍的時候提防。

果然,半人馬首領石臂發現魚人隊伍上岸,他馬上下令分出一隊半人馬來防止魚人從後背突擊。

魚人兩邊的來回牽制半人馬,只有空中的利箭和長矛偶爾交織,基本沒有傷亡。

對比另一邊,獸人和半人馬的戰鬥激烈的多,也殘酷的多。

半人馬和獸人一個個倒下,女獸人瑟拉格和牛頭人貝恩開始帶領着獸人隊伍開始往牛頭人村方向突圍。

獸人隊伍突圍的路徑上留下屍體堆,鮮血匯聚之處,地面的厚土被雙方踩踏成血色泥灘。

戰鬥進行的很快,科卡爾半人馬的石臂首領也知道十字路口的援軍很快就會到來,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所以一開始就讓半人馬不計傷亡地以直接衝鋒的方式發起一次次的攻勢。

女獸人瑟拉格和牛頭人貝恩的實力超乎了半人馬石臂的想像,這個半人馬首領原本以為必將勢如破竹的半人馬集體衝鋒被兩人帶領的獸人硬生生擋住,並且發現兩人正帶着獸人隊伍殺出一條血路。

石臂從馬背上拿出一個科多獸角號角,他吹起號角,改變了戰術。

石臂的科多獸角號角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半人馬聽到號角聲后停止了無畏的衝鋒,他們紛紛在平地上調轉馬蹄,重新組織編隊。

石臂在貧瘠之地上帶領着半人馬隊伍馳騁多年,他的作戰風格不像半人馬維羅戈那樣狂熱。

石臂很清楚自己此行的目的是是什麼,這次他們是為了在死水綠洲的圍牆未建好之前破壞村子的建設,並且搶奪物資。

因為這次行動並不是要正面對決,所以這一次石臂並沒有帶甜水綠洲的半人馬主力隊伍出來。

眼前意外遇到的可惡的獸人隊伍,改變了半人馬主力攻打山峰上的牛頭人村的計劃。

石臂本來就是帶着半人馬來破壞和殺戮的,他並不在意改變計劃,能夠殺掉獸人隊伍報仇雪恨是最痛快不過。如果不行,那就用長弓的射程消耗獸人,盡量保存半人馬勇士的有生力量。

所以,石臂首領吹響了科多獸角號角,讓半人馬和獸人隊伍拉開距離,用弓箭來遠程攻擊。這樣既能消耗獸人,又不用擔心部落援軍趕到的時候被獸人隊伍的反擊拖住,讓半人馬隊伍腹背受敵。

科卡爾半人馬的這種利用弓箭遠程攻擊,並配合奔跑速度牽扯敵人的作戰方式非常讓人頭疼,特別是在遼闊的平原上。

對付半人馬的這種戰術,要麼有堅固的防禦工事堅守,要麼有騎兵部隊能夠追上半人馬。

獸人隊伍沒有坐騎,貝恩只有一個科多獸也無補於事,所以面對半人馬拉開距離使用弓箭攻擊,他們只能緊緊靠在一起收縮防守,一邊前進一邊讓獸人獵人用弓箭進行反擊。

楊禕遠遠的關注著獸人和半人馬的戰鬥,看起來半人馬並沒有打算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消滅獸人隊伍。

「只要貝恩沒有生命危險就可以,獸人最好都死光了最好。」

楊禕只關心牛頭人貝恩的安危,他向遠處正在建設的死水牛頭人村眺望,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山峰上的牛頭人並沒有第一時間衝下來接應貝恩和獸人隊伍。

「奇怪了,那個被貝恩帶來,名叫瑪卡巴·扁蹄的黑牛躲哪裏去了?」

楊禕心想,貝恩和獸人們已經接近了山峰腳下,這個時候如果牛頭人能組織一個隊伍沖山上衝下來,能夠很大程度幫助貝恩他們。

楊禕正奇怪於牛頭人村那邊沒有接應貝恩他們,沒多久他就發現牛頭人村裏真有牛頭人沖了下來,可是人數卻只有寥寥兩個牛頭人而已。

楊禕用他強效的鷹眼術看過去,發現是牛頭人傑瑞克·高山和穆爾·雷角,這兩個牛頭人昨晚和楊禕一樣通宵達旦,他們為了凈化死水綠洲的湖泊熬夜到天亮才會去休息。

「只有兩個牛頭人,這兩個牛頭人再厲害也不頂用啊。」楊禕不看好。

傑瑞克·高山和穆爾·雷角果然如楊禕猜測的那樣無法單憑二人之力力挽狂瀾,半人馬數量太多,他們無法突破半人馬密集弓箭覆蓋區域,更不要說和貝恩和獸人他們匯合。

看到沖山上衝下來的兩個牛頭人被弓箭逼迫的無法前進,半人馬首領石臂在遠處雙手抱臂,他運用自己豐富的作戰經驗,控制着了整個場面。

「哈哈,科卡爾半人馬的勇士們!盡情地搶吧!燒吧!殺吧!」

石臂肆意大笑,他現在只要留意分派出去的半人馬斥候的信號,只等部落的援軍一出現,他就馬上組織半人馬帶着戰利品離開死水綠洲。

不久,十字路口方向的半人馬斥候吹響號角,斥候發現有隊伍接近戰場。

石臂放下抱臂的雙手,他托著下巴思索了一下。

按照石臂的戰前的預計,十字路口的部落援軍確實會來,但是速度不會這麼快。

而且半人馬斥候的號角聲沉穩而緩慢,不顯急促,看來來的人數並不多。

鑒於這種情況,石臂並沒有馬上讓半人馬停止進攻,而是朝十字路口方向觀望了一番。

十字路口的方向,草原上慢慢出現一群人,人數不多,大概兩百人。

不同於部落獸人士兵的整齊制式裝備,這些來人穿戴的裝備五花八門,手上的兵器也是各種各樣。甚至有人拿着木棍當武器,舉著木板當盾牌。

「不是部落的援軍,一群外來人類。」

石臂帶着半人馬隊伍在貧瘠之地到處掠奪,見過不少外來人類,他很快就分辨了出來。(未完待續。) 司晴罕見的沖他露出一個笑容:「可這樣很充實,比起在王府那些華而不實的生活,實在多了。」

「我第一次感覺真正的活着。」

聞言,秦云為之觸動。

打消了勸說的念頭。

轉移話題道:「對了,上次你流鼻血,還在流嗎?」

司晴的俏臉一愣,而後滾燙,變得幾分尷尬。

他怎麼還記着這事,故意的吧!

「額……陛下,沒,沒了。」

「我就送到這裏吧,再送出去不合規矩了,恭送陛下,萬福金安。」她彎腰行了一禮。

快速的像是在下逐客令。

秦雲一愣,咋了?剛才不還聊的挺不錯的嗎?

但人家都這麼說了,不走顯得幾分另有所圖。

「好吧,朕走了。」

他擺擺手,快步離開。

「呼……!」

司晴望着他離開,長吐一口濁氣,彷彿是卸下了千斤巨擔。

玉手摸了摸臉頰,有些滾燙。

「他應該不知道鼻血是什麼吧?」

「其實,陛下跟傳言也不盡相同,還是挺君子的,知道分寸,也未故意輕薄我分毫。」

她自言自語的聲音剛落,轉身回樓。

不遠處,又響起秦雲的聲音。

「記得補補,鼻血流多了,身子虧。」

她苗條玉腿一軟,險些摔在地上。

臉上滾燙,美眸中儘是難為情!

羞憤的暗自嘀咕,我每月都流,豈不是每月都要補,也不見身子虧了?

陛下為何老是揪著這事不放,他是不是懂了,故意裝不懂,調戲於我?

懷着滿腔疑惑和羞憤,她回到樓里,將自己全身縮進被褥,輾轉難眠。

……

翌日。

拂曉的第一抹霞光浮現,秦雲就起床了。

為了抓住刺客,獲取罪證,他幾乎激動的一夜未眠。

早早在錦衣衛的保護下,喬裝打扮,偷偷出了皇宮。

「呱呱呱……」

樹林里,不知名的蟲鳴發出,顯得生機勃勃。

但因為開春不久,林間瀰漫着一股若有若無的悶熱,讓人異常燥熱。

秦雲親自帶領的人馬,全部停靠在後方。

馬車裏。

童薇的聲音響起:「皇帝哥哥,你怎麼流這麼多虛汗?」

秦雲無語道:「什麼叫虛汗,這麼悶熱的林子,你覺得正常人能不流汗?」

「切,不要狡辯,我怎麼不流?」

「你這是縱慾過度,身體不行,虛了!」

聽着傲嬌的聲音,秦雲有種掐死這丫頭的衝動,若非看她武功好,肯定不帶她來。

她那張櫻桃小嘴,張口就必定是虎狼之詞,偶爾還會羞辱人不帶髒字。

看秦雲閉目養神,童薇一下子沒了勁,逆天的身材往他身上靠,天使蘿莉的容顏浮現一抹壞笑。

「皇帝哥哥~」

「是不是我說中了你的軟肋,你自卑了,生氣了?」

聞言,秦雲后牙槽咬緊,還是沒有理會。

倒是馬車外的一眾錦衣衛,正在努力的憋笑。

強如豐老,也都忍俊不禁,被童薇的語氣給逗笑。

「哎呀,皇帝哥哥,你看看我!」

「難道我今天穿的不夠涼快嗎?」童薇撒嬌,搖晃他的手臂,無論聲音還是容顏,都表達了什麼叫做極致的蘿莉。

任何一個男人看了,都想要大耳光子,抽她圓滾翹臀。

秦雲嘴角一抽:「能不能讓朕安靜一會?」

「不能!」

童薇揚起雪白脖頸,格外傲嬌,哼道:「跟皇後娘娘她們在一起的時候,就讓人家聲音大點。」

「跟我在一起,就讓我閉嘴,你是看不起我嗎?」

秦雲睜開眼,看了一眼碎花宮裙都包裹不住傲人身段的童薇,一本正經道:「對,朕就看不起你。」

童薇俏臉一滯,而後漲紅,整個人由天使童顏,轉化為小惡魔。

就在她要發泄的時候。

突然,幾聲特殊的鳥叫響起!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