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楚風十分的好奇,什麼樣子的小吃竟然會那麼的好吃,而且價格還十分的公道,畢竟,楚風在這個地方吃東西發現,一般的話,還是學校裏面的食物最公道,而且,味道也還不錯,外面的東西,只要是感覺還可以的價格就十分的昂貴呢。

“是那個老闆娘的家鄉小吃,我也是第一次吃的時候,沒有想到那個東西竟然還能夠做的那麼的好吃啊,心情忽然之間也因爲有美食的緣故而變得非常非常的好呢!”吳瑞瑞看着楚風說道。

“恩,真是越來越期待了啊。”

楚風和吳瑞瑞就這麼走着,不一會兒就到了吳瑞瑞說的那家小店了,只是這個地方也行真的是十分好吃的緣故,竟然有那麼多的人在等着,還有可以說完全就沒有空桌。

“哇,看來這個地方是真的很不錯啊,竟然都沒有空桌呢。”楚風看見這個以後見人這樣的多,這個地方肯定是好吃的。

“不對啊,今天的人好少啊,平時的時候,不但是沒有空着的地方,而且啊,這裏還會有很多的人等着呢!”吳瑞瑞一副怎麼會是這樣少人的表情說道。

“不會吧,小丫頭有沒有你說的這樣的誇張啊,竟然說的好像是這個地方就是一個超級好的地方一樣,而且,你應該也看見了,這個地方周圍的小吃這麼的多,而且,一般這個點的話也不是吃飯的點,所以,人少點的話,我覺得應該纔是正常的吧?”

很顯然楚風覺得吳瑞瑞有點誇大其詞的意思,所以,不是很相信的樣子,但是,楚風看着吳瑞瑞那麼認真的表情的時候,又覺得也許這個地方真的是十分的好吃的啊,不然的話也不會是吸引了這麼多的人,雖然不如剛剛她說的那麼的誇張,但是,楚風已經開始期待了。

楚風和吳瑞瑞進去以後,發現這個地方十分的小不說還很簡陋,而且裏面竟然只有一個服務生,似乎因爲過於忙碌的緣故,那個服務生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水給溼透了,頭髮也粘在自己的腦袋上,樣子很是狼狽,可即使如此,依舊是在盡忠職守的讓大家點着餐。

“這個地方看來不是很大啊,而且,怎麼就只有一個服務生啊?”楚風有些以後的問道,畢竟,這個地方雖然沒有吳瑞瑞說的那麼誇張的人多,但是現在看的話人也是不少的啊,怎麼只有這樣少的服務人員呢?

“唔,我記得這裏的老闆娘應該是快要生了吧,我也已經很長的時間沒有來這個地方了呢,對了,還有一點就是,這個服務生應該也是新來的話,我都沒有見過呢,我們這裏也要點東西。”

吳瑞瑞和楚風說完以後,便對着那個女服務生招手,但是人家就是好像完全沒有看見一樣,吳瑞瑞見人家不理她以爲是自己的聲音太小了,所以人家沒有聽見,便又叫了一聲。

“這裏也點東西!”

“催什麼催啊,知道了,你就不能等等啊!”

很顯然因爲吳瑞瑞的第二遍話語,讓人家服務生髮火了。

“唔,這個餐廳的服務生好厲害啊。”楚風還是第一次見到服務生和客人發火的,畢竟一般的話,做生意肯定都是和氣生財不是嗎?

一般的話,就是顧客故意找事的話,像是老闆什麼的也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但是,這家小店的服務生未免有點太個性了。

“忍了。”吳瑞瑞本想要說什麼的,但是覺得畢竟楚風在自己的身邊,自己還是忍了吧,總是要給人家一個自己比較柔順一點的印象不是?想到了這裏,吳瑞瑞便不再說什麼了。

但是,有的時候,你可以忍了這個事情不一定人家也會把這個事情給忍了,而你想要讓事情就這樣的過去好了,但是,人家未必是這樣想的,導致事情也變得越發的不好處理起來了。

等了非常長的時間,吳瑞瑞他們就是連飯竟然都沒有墊上,不要說說一直告訴自己要忍忍的吳瑞瑞了,就是楚風也鬱悶了,他還是第一次到了一家這樣做生意的店面啊。

“我覺得,咱們還是走吧,你看人家那麼的忙碌,肯定是把咱們給忘記了,這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夠上東西啊。”

楚風真的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好了,那個女生的表情也是十分的不好,很顯然因爲顧客很多,心情變得十分的煩躁的樣子,楚風覺得要是再在這個地方待下去的話,肯定是不好的,畢竟,吳瑞瑞的表情也越發的不好起來。

他們是來這個地方吃飯的,但是,不是來這個地方受氣的,要是這樣的話,再和這裏的這個小服務生因爲點事情吵架的話,楚風覺得還是十分不值得的。 這個小店本就是吳瑞瑞帶着楚風過來的,而且,她也和楚風說了自己其實是和這個地方的老闆娘十分的熟悉的,而且,彼此都十分的喜歡對方,但是楚風看着現在的樣子,人家就是一個小服務生根本就沒有把吳瑞瑞放進自己的眼睛裏面,而且很明顯的是,人家根本就不想要鳥他們的樣子。

“我覺得咱們還是換一個地方吃飯吧,你說呢瑞瑞?”楚風看着吳瑞瑞很是鬱悶的樣子,覺得還是趕緊帶着他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吧,不然的話,一會兒要是發生了衝突,就算是“贏了”想必心中也不會痛快的不是?

“不要,我們已經等了那麼長的時間了,怎麼能夠說走就走呢?真是的,楚風沒事的,你再等下我叫來那個服務生點東西就好。”吳瑞瑞和楚風說完以後,便對着那個還在招待別人的服務生說道:

“等下,馬上就過來。”

明顯這個服務生也是看出來系自己剛剛的服務態度很是不好,現在態度和剛完全就是差別是十分大的,所以,吳瑞瑞是決定要原諒這個剛剛竟然還對着自己厲害的人了,想想其實剛剛人家很忙碌,所以發發脾氣也是沒有什麼的,雖然對着顧客發脾氣總是不好的說。

但是,吳瑞瑞是一個十分好脾氣的人,所以,覺得這點事情還是不會放在自己的心上的,而那個女服務生說完以後就把菜單給拿了過來給了楚風他們看,楚風見了這個上面的東西就問道:“我沒有來這個地方吃過東西,你說這個上面的什麼最好吃?”

“呵呵,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是超級好吃的呢!”

吳瑞瑞一下子就指出了很多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然後看着那個服務生說道,“全部都是要兩份,謝謝。”

“就要這些是嗎?”那個服務生並沒有看着吳瑞瑞而是看着楚風說道,吳瑞瑞則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而是笑着說道:“恩恩。”

“恩,目前也就先要這些吃的吧,你先上吧,要是一會兒不夠的話,我們會再點的謝謝。”楚風對着這個女生很是斯文的笑着說道,而那個女生也不自覺的竟然臉紅了,這個時候吳瑞瑞才反應過來,人家原來根本就不是和自己說話的……

等到那個服務生走了以後,吳瑞瑞看着楚風說道:“哎呀,我就說你是一個帥哥吧,你還說什麼蘿蔔鹹菜各有所愛的,現在看看人家小姑娘啊,明顯就是看上你了不是?”

吳瑞瑞很是鬱悶的說道,顯然的一件事情就是,現在吳瑞瑞十分的不爽,因爲人家那個服務生看自己也是十分的不爽的,她真是奇怪了,像是老闆娘那樣的豪爽人怎麼會請一個這樣讓人看見就火大的服務生呢?

真是的,以前的時候,老闆娘這裏的兩個服務生都去了什麼帝反給了?那兩個女孩子性子一個豪爽一個溫和,都和吳瑞瑞關係極好的,但是,現在竟然不見蹤影了着實讓她覺得十分的奇怪啊。

“呵呵。”楚風聽了吳瑞瑞的話,感覺就好像是一個小孩子因爲自己的玩具讓人家給搶走了所以不是很開心的樣子,但是,楚風其實也不是很喜歡剛剛那個女服務生的眼神,感覺好像是那種“不正經”的女人才會有的眼神,讓楚風覺得十分的不舒服。

“以前的時候,這個地方有兩個服務生的她們和我的關係都還是很不錯的,這個地方,其實要是說起來的話,我就是和他們的老闆不是很熟悉呢。”吳瑞瑞想了想說道。

“恩,那這個女生應該是纔剛剛找的吧。”楚風回答道。

“誰知道呢,因爲前一陣子我忙社團的事情,所以,有一段時間沒有過來了呢。看樣子老闆娘應該是會自己的老家了吧,我聽她說想要回去讓自己的母親照顧自己來着,畢竟,這裏生孩子什麼的都是一大筆錢,她現在是小生意,現在還是欠了人家很多的錢,所以,不想要因爲這個事情而使得自己好不容易奮鬥的事業全都花在自己的生育上。”

吳瑞瑞想了想說道。

“呵呵,那個老闆娘還真的是一個十分會過日子的人呢。”楚風笑着說道。

“是的,當初的時候,老闆娘是一個人從自己的家鄉過來的,這個店完全就是她自己白手起家呢,聽說頭開始的時候欠了很多的錢,慢慢的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一點點的還清的。”

對於這裏的老闆娘,吳瑞瑞還有一點就是十分的崇拜的,她覺得她就是一個女強人的代表了,一直以來,吳瑞瑞都是覺得女生其實完全是不必男人差的,她也想要像是老闆娘一樣成爲一個自食其力的女強人,擁有自己的事業!

當然了,出了眼光不怎麼樣以外,吳瑞瑞覺得老闆娘幾乎就是一個完美的現代女性。

楚風就這麼和吳瑞瑞聊着天,很長時間,那個女服務生纔給楚風上了東西,直接就放在了楚風的面前,很顯然人家是給楚風的。

楚風剛剛看着吳瑞瑞的表情就知道,她應該是十分的喜歡這裏的老闆娘的,不然的話,也不會說的人家那麼的好,其實人在說另一個人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的帶上自己的主觀印象的,就是覺得人家好的話,也會不自覺的說的好到了一定的份子上的。

“呵呵,那要是一個女人的話,就真的是一個不簡單的人了,一個人在這個地方打拼確實是一件十分難得的事情呢。”楚風想了想說道。

“是啊,所以,我才那麼的崇拜這裏的老闆娘,當然了單單只是崇拜的話,我也不能總過來的,這裏的食物也確實做得很好吃呢。”吳瑞瑞笑着說道。

“恩,確實是很好吃。”楚風吃了一口食物以後很是驚喜的看着吳瑞瑞,這裏的飯其實並沒有吳瑞瑞說的那麼的誇張,味道也只是一般而已,但是,因爲是吳瑞瑞極力推薦的,而且現在她已經心情很不好了,楚風覺得自己哄哄她還是很必要的。

“那是當然了,你也不看看是誰帶着你過來的,對了我的飯怎麼還沒有上來啊,她不是說我的飯應該也在坐着了嗎?”吳瑞瑞和楚風說完以後就看向了那個女服務生,而後問道:“請問下,我的飯是不是快要好了呢?剛剛的時候我就問過了,你說我的在做呢。”

“不是已經和你說着在做了嗎?那你還爲什麼啊真是的!等一會兒就不行嗎?沒有看見我已經很忙了嗎?”那個服務生十分的不耐煩,說話的口氣也難聽的要命,吳瑞瑞臉色也因爲那個女生的話說的越發的難看了。

楚風也不知道這個飯店的服務生是怎麼回事明顯就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樣子,而且還十分的看不起吳瑞瑞的樣子,他真的是不明白這是爲什麼你?畢竟,看着兩個人也不是認識的樣子,難道第一眼就看不起人家?總是要有點原因的不是嗎?

“你!”

“好了,好了,那就再等一會兒吧。”

楚風也不想要因爲這點事情就看着吳瑞瑞這個小丫頭和人家吵架,趕忙說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氣,這麼點事情,不用和人家吵架,你忘記我說的了嗎?則俺們是來吃飯的,不是和人家吵架的,而且你也看見了現在不是一個,也可以說就只有這一個服務生嗎?所以,她忙起來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是不是?”

“恩。”雖然,吳瑞瑞並不是真的覺得現在除非是說的都是正確的,但問題是,畢竟,是自己喜歡的人說的話,吳瑞瑞覺得還是要聽的,所以,便點了點自己的頭。

“不要不開心啊,今天你請我吃飯要是就你都不開心的話,我就更加鬱悶了,本身我可就頂着讓人家美女請吃飯的風險啊,現在就是你也不高興了,我不是要更加的鬱悶嗎?好了,好了,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笑笑好不好?”

楚風忽然之間發現自己竟還有着很是不錯的哄女孩子的本事呢,看着吳瑞瑞竟然因爲自己的話,慢慢的露出了笑容,心中覺得很是高興。

“呵呵不生氣了吧?”

楚風看着吳瑞瑞問道。

“誰說的,我當然是還生氣的,只是看你面子不願意和這樣的小人一般見識而已,看看她的德行,真是的,就是老闆娘苦心經營的這個店面肯定是讓這個女人給砸定了的。”

吳瑞瑞雖然決定還是不喝這個女人一般見識了,但是終歸自己的心中還是下不去那口氣,所以也就是在自己的嘴巴上佔了點便宜。

楚風當然也是知道現在吳瑞瑞心中還是十分的不服氣的,畢竟,大家來到這個地方吃飯消費,不是來這個地方受氣的,雖然只是來過這個地方一回,但是,楚風覺得自己腰肢可以選擇的話,再也不想要到這樣的一家店了,完全就是很扯淡的一家點啊!

但是,看着那個服務生的樣子,楚風還真的是懷疑她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經給吳瑞瑞把飯給坐上了,楚風覺得吧,還真的是有待考慮呢。

想到了這個地方,楚風便是說道:“瑞瑞,不然這樣吧,咱們換一個地方吃東西,我請你怎麼樣啊?”

“不,我今天就是要在這個地方吃,再說了,你的東西都已經上來了,總是不能給人家退的,你就吃你的吧,不用管我的,我沒有事情的。”

吳瑞瑞雖然是這樣說,但是,楚風畢竟是一個大男生的,他自己吃着,讓人家女生看着,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舒服的,但是,現在人家那個服務生不給你上東西,楚風還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看來這兩個人算是就這樣頂上了,但是楚風覺得就是那個客人再怎麼不對,你是做生意的,一個服務生都不應該這樣的硬氣的吧。

而且,很明顯的是,服務生完全就是在找事情啊,而顧客纔是受氣的那個人……這頓飯吃的楚風,想要不胃疼看來都難了。 楚風看着吳瑞瑞的樣子,知道這個小丫頭也是來了倔脾氣了,就是非要等着自己的那一份餐點,而那個服務生自從給楚風上了食物以後,似乎就把吳瑞瑞給忘記的一乾二淨一樣,完全不再理會。

楚風看着似乎變得不悅的吳瑞瑞說道:“小丫頭,咱們是來吃飯的,不是受氣的,你說對不對?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是個小母夜叉,好可怕啊~”

楚風故意說得很是誇張,讓吳瑞瑞板着的臉色頓時破宮:“喂喂,人家被欺負,你都不安慰人家,現在還說人家是母夜叉,真的是氣死人家了啊!”

“呵呵,和你鬧着玩的,怎麼現在不生氣了吧?還有啊,這個東西不然還是你先吃吧,讓我表現一下自己的紳士風度,怎麼樣啊?”

楚風說着就把自己面前的東報西推給了吳瑞瑞,但是吳瑞瑞又推了回去說道:“剛剛那個女生不是說了嗎?我的馬上就好,讓我等一會兒的嗎?你先吃吧,我等一會兒就好的,那麼長的時間都已經等了,還頂不住這一會兒子功夫啊?”

吳瑞瑞笑着說道,因爲楚風的幽默,吳瑞瑞還真的是不生氣了,只是心中依舊不是十分的痛快而已,想着剛剛那個服務生的態度真的是十分的惡劣啊,這裏的老闆娘生意能夠這樣的好,不光是因爲這裏的東西是十分的好吃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老闆娘的人很好,很招人喜歡,大家在這裏吃飯,也是圖個高興。

但是,要是服務生弄成一個這樣的話,吳瑞瑞覺得就是這裏的東西再怎麼好吃也沒有人願意過來了,畢竟,大家是來花錢吃飯的,不是花錢買氣生的不是?

想着剛剛那個女生對自己的態度明顯就是看自己不順眼啊……

就這樣楚風吃飛非常的慢,很顯然是想要等吳瑞瑞的,而因爲時間慢慢的流失也到了差不多應該吃飯的點了,店中的人也越發的多了,剛剛那一撥人也都吃完走了,楚風就是吃的再怎麼慢,飯也是慢慢的下去的,所以,就是等到楚風的飯都已經吃完了,吳瑞瑞的還沒有上來。

而現在高峯都已經過去了,吳瑞瑞那個心情簡直就已經鬱悶到了極點了,她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倒黴催的,怎麼就碰見了這樣一個極品的人呢?

“同學,請問我的飯什麼時候能上來啊,你看我朋友的都已經吃完了啊!”吳瑞瑞看着那個女服務生很是不高興的說道,因爲楚風還在對面,所以,吳瑞瑞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了,其實,現在她已經快要到了爆發的邊緣了,很顯然,人家那個女服務生就是忽悠她的,說的什麼已經坐上了,馬上就來什麼的其實都是屁話,完全就是騙人的!

“你這個人還真是有意思啊,催什麼催啊一直,你是敢死啊?”

那個服務生說話更是難聽,竟然連髒話都說上了。

“你說誰?”吳瑞瑞冷冷的看着那個女服務生說道。

“我說的你!”那個服務生也着急了,把自己手中的東西,往桌子上一拍,看樣子簡直就是要比吳瑞瑞厲害上很多。

“你找事是吧?”吳瑞瑞覺得自己要是再不說話的話,人家就是真的要在自己的頭上拉屎了啊!想想剛剛這個傢伙就那樣的說自己,自己就是因爲楚風的緣故一直都忍了下來,但是,現在很明顯,然家都已經指名道姓了,她要是還不說什麼的話,就太慫了吧?

“就是你們這些窮學生,也不點點貴的東西,什麼便宜點社麼讓老孃累的來回跑!”那個服務生一掐腰就好像是一個母夜叉一樣的對着吳瑞瑞同學吼了起來,楚風看着那個服務生的樣子,頓時就驚呆了,他是第一次看見這樣極品的服務人員呢。

“你們這裏的服務也太差勁了吧……”

“楚風你不要說話,讓我自己處理。”楚風雖然也是想要幫助吳瑞瑞的,但是,因爲自己畢竟是一個男生,不好說話的,但是,楚風卻不是很顧忌這個事情,便出言想要看看這家店到底是怎麼回事,吳瑞瑞雖然爲人單純,但是,她心中也明白很多的事情要是男生查手的話,地男生的影響不好,所以,楚風剛剛說話,她就趕緊組織,想要自己解決。

畢竟是吳瑞瑞帶着楚風過來的,但是沒有想到會遇見這樣的事情,要是楚風幫忙的話,吳瑞瑞覺得自己就真的沒臉見人了都。

輸人不輸陣,更何況這件事情本身吳瑞瑞就覺得自己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過錯呢,所以,她很是理直氣壯的說道:“我們已經來了那麼長的時間了,你到了現在都沒有給我上來,你是什麼意思啊?”

“什麼意思,你這個人真是有意思啊,你沒有看見我十分的忙碌嗎?上來還是不上來是我的問題嗎?”

“不是你的問題還能是我的問題?”

楚風看着吳瑞日和這個服務人員的話語,真的也是越發的無奈了,這是什麼事情啊,兩個人就這樣吵着,而那個服務生明顯還是一個十分厚臉皮的傢伙,竟然還把白的給說成了黑色的,就在楚風覺得自己還是幫着吳瑞瑞好好說說的時候,就看見老闆出來了。

“吵什麼吵啊!你是吃飯的好不好啊,真是的,不想吃就滾蛋!”

“你怎麼說話呢,我一直是這裏的老顧客啊,我都認識老闆娘的,總來吃飯給你也帶了不少的人,怎麼這樣說話!”

“我怎麼說話了,這個店是我的,我想開就開,不想開就不開!”

楚風看着這個老闆的樣子,再看看吳瑞瑞生氣的面孔,覺得這個飯吃的也真是鬱悶不已,要是自己再不說話的話,就真的不是一個男人了,他看着那個老闆冷冷的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做生意竟然像是你們這樣做的,人家都是以和爲貴,你們是欺負人啊?什麼叫做窮學生?我們別說不窮就真的是窮了,吃飯的時候,你們不是也沒有給我們任何的折扣嗎?”

“就是,你這樣的店,我以後再也不回來了,我還會讓我的朋友都不要來,告訴你,你這不是玩意!”吳瑞瑞說完就要走,而那個極品的服務生則是給楚風要錢,楚風畢竟是吃了人家的東西的,便給了,只是以後他肯定也是不會願意過來的。

“楚風你不要給他們錢,讓他們和我要!”吳瑞瑞沒有看見楚風給錢,邊和楚風說道。

“……,不好意思,我已經把這個錢給人家了,但是沒有關係,以後我也不會到這個地方吃飯了,不要生氣啊。”

“哎,算了,給了就給了吧,真是太生氣了!”吳瑞瑞現在想想剛剛的事情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太倒黴了,本身說是請人家吃飯的,但是到了最後自己是一點東西也沒有遲到不說,還生了一肚子的氣!

簡直就是要氣死她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