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此刻,天堂島外的強者紛紛起身,只見天堂島上空緩緩浮現出許多的黑色通道。

要出來了!

頓時,萬族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虛空之上的通道之中。

「諸位,林天成我仙族必殺,誰敢阻擋,我仙族殺誰!」

「我魔族和林天成不死不休,此人誰敢袒護,我魔族必然滅之!」

隨著仙魔兩族的發言,其餘的萬族也不再吭聲,林天成不知道怎麼得罪了這兩族,此時竟然要當著萬族的面發下誓言必殺之。

「等裡面人都進入了一層,時間一到,差不多就可以傳送出來了!」「不知道我族還有哪些人還活著?」「哼……反正這一次人族活下了不少,到時候看看他們怎麼解釋!」「呵,人族……當然能活不少,林天成進去了,他能殺人族?這傢伙,倒是膽大,也是狠毒,這一次必然要叫他血債血償,還有人族……助紂為虐,罪加一等!」

遠處,林天成一臉無奈,什麼事情都算在我頭上?

南皇殺的人好不好,和我有什麼關係,等你們的人出來告訴你們,殺他們的人是上古南皇,不知道你們還有幾個能有勇氣去復仇的!

而人族那邊,一位位強者此時都有些緊張。他們這群人,都是強者,但是人族的所有強者拉出來,此時也不夠在場的萬族殺的,特別是排名靠前的幾位強者,此時更是緊張的不行。

雖然有魂皇,修羅神將掠陣,但是怎麼看,這一次人族都是凶多吉少,不僅僅是進去的那些人,就連他們自己的安危,好像都很難說了。

「可不要誤傷我族強者,我族可沒沒招惹誰!」龍族那邊,有人低沉道,「有什麼事情,還是等人都傳送出來了再說,我族還有人在其中!」「我族也是!」「仙族,你們要殺,等人分開了再說,可別傷害了我們的人!」

一時間,各族都連聲警告仙魔兩族,你們有恩怨你們處理,但是不要傷了我們的人,不然我們也要反抗。

見狀,在場的仙魔兩族的強者紛紛沉默不語,點了點頭,「那便依你們!」

在場的可不止一些小族,吼族,淵族,這些古族也加入了聲討之中,要是處理不當,那到時候林天成能不能殺死不知道,他們自己也夠受的。

就在眾人緊張萬分的時候,天堂道的上空突然出現了一股強大的空間波動傳盪而來!「要出來了!」「看看還有多少人活著?」一群強者都在看著虛空之上,漸漸的有人影呈現,有人已經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

「是我族的天驕……太好了,我就知道他氣運不凡,定然能化險為夷!」有人驚喜的道。

「看,是神族的人!」

「神族這次也有不少人活著啊……」

「不要急,盯緊人族,找找看林天成的身影!」

此刻,神魔仙三族無數強者凌空而立,一個個氣息爆發,守住了四方,眼神凌厲無比。

「都不要亂動,一個個排隊出來,我們要找的是林天成,其他人不用害怕!」

「都來市電,別引起亂子,別怪我們到時候刀劍無眼!」

林天成見狀,心中無奈,我做什麼了,你們這麼針對我?

此刻,那些人族強者,一個個臉色凝重,人族活的是真多,現在倒是真的麻煩了。這些傢伙,想把林天成找出來只是個借口,實際上就是想將這些人族囚禁起來,等萬族走光了,好圍殺,以免誤傷。

在場的人族強者幾人,都是緊張無比。此時,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一切還要等魂皇作出決定!

…… 陰婚排場及其宏偉,四方陰邪皆會前來赴宴,主辦方也會抓來活物供其血食。

有者,更會抓來活人獻祭,告慰天地。

而他這個大活人還不需要去抓,直接就給送到了半路?

方瓊心如死灰,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以他現在的修為,對付一兩隻小鬼倒還行,要對付整支迎親隊伍,根本不可能,要想不留漏網之魚通風報信,那就更更更不可能了。

眼看迎親隊伍直溜溜就飄了過來,方瓊嚇得連忙躲在一邊,還不忘雙手抱拳道賀。

「你是什麼人,在這兒幹什麼?」

本來迎親隊伍為了趕時間,都已經飄了過去。可他這一開口,不禁讓她們多看了一眼,還在想這生人懂事嘛。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哎呀媽呀,這生人怎長得這麼猥、瑣,還一臉壞相,該不會是來大鬧婚禮的吧!」

頓時,媒婆就拿出了凶冷的姿態,冷喝了起來,迎親隊伍也全都直溜溜的將腦袋轉了過來。

「我……」

方瓊不過會點小術法,陰陽師都算不上,被這麼多鬼怪盯著,一時間如墜冰窖,他感覺他都快要被凍成冰塊。

哪裡還說的出話來。

「他是我們請來的婚禮主持人!」

而就在個時候,一道滿賦磁性的聲音從花轎後面響起,就像平地驚雷,突然響起。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迎親隊伍眾多鬼怪一跳,迅速的扭過了腦袋,齊刷刷的看向了秦誠,古怪的臉頰上染滿了詭色。

「這後面的生人什麼時候出現的,我們怎麼一點也沒有察覺?」

媒婆也是一愣,迅速走向花轎,拉開帘子,嘀嘀咕咕一番,才轉身拍著胸脯,大大的鬆了口氣。

「你竟是姑爺請來的婚禮主持人,那就跟上吧!」

接著,她瞟了一眼還在嘔吐的蘇紅娘,開口道:「今日,雪兒姑娘大婚,別吐了,趕緊去幫忙!」

「雪兒姑娘大婚?

七寸林那個生殺予奪不過家常便飯的雪兒姑娘?」

聽聞是雪兒姑娘,蘇紅娘彷彿聽到了忌諱,嚇得渾身直抖,乖乖的站在了迎親隊伍旁。

哪怕此刻,她感應到了秦誠就在後方不遠處,但她卻不敢回頭看一眼,生怕引來不滿,葬送了鬼命。

方瓊也在這刻從恍惚中清醒了過來,不禁朝秦誠投去了一個感謝的目光。

目光觸及,方瓊傻愣住了。

「這不是破壞他好事的那誰嗎?」

嗩吶聲再次響起,方瓊來不及多想,灰溜溜跟著迎親隊伍走向了七寸林。

這一路上,方瓊累的大口喘息,渾身冷汗就沒有停過,一顆心七上八下,腦海里亂成了一鍋粥:「那小子到底什麼人,腦袋被驢踢了,還是被鬼迷了心竅,竟然來參加、陰婚?

陰婚的婚禮主持該怎麼個主持呀!」

不管了,見機行事,保命要緊。」

方瓊偷偷的瞟了一眼緊跟在後的秦誠,總覺得秦誠似乎並沒有被驢踢,又沒有被鬼迷心竅,非常的古怪,完全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

不過現在他唯一能確定,秦誠替他化解了一場危機,他必然不知道自己就是種鬼人。

又不過,如果不是秦誠破壞他好事,他壓根就不會來請鬼,也就不會遇到陰婚,因此,方瓊不僅對秦誠沒有半分感謝,反而有了另一番打算。

藉此機會除掉秦誠。

很快,眾人便到了目的地。

「現在有請我們姑爺請來的婚禮主持人!」

拿著喇叭花的男子目光看向了方瓊,朝他做了一個勾手讓他快上來的動作。

「姑爺請來的婚禮主持人?」

「七寸林的婚禮不都是由老屍主持嗎?

什麼時候改變規則了,讓陽人來主持婚禮了?

我還以為他是被抓來獻祭的呢?

竟然是婚禮主持人!

你以為是獻祭,我還以為是抓來供我們血食的呢?」

一瞬間,台下炸開了鍋,齊刷刷的盯緊了方瓊,有的捏著拳頭替老屍打抱不平,有的卻在不停的舔著嘴角。

「該怎麼主持?」

比起之前十幾雙詭異的眼神,這幾百雙邪魅而詭異的眼神更是恐怖。

方瓊瑟瑟發抖,強行提起一股精神,硬著頭皮,一步一腿軟的走了上去。

男子看著走上台的方瓊,接著又開口道:「現在,又請大家以最最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最最最受歡迎的老屍上台與姑爺請來的主持人共同主持婚禮。」

「嗷嗷嗷,桀桀桀……」

台下爆發了歡快的嘶吼聲,這才是他們的真正主持人,掌聲更比之前洪亮數倍。

遠處的一座小山也在這刻轟隆一聲炸開,走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道讓人匆匆一撇,噩夢縈繞一生的身影。

從年份上看,應該是三百年老屍。

渾身白毛,綠瞳獠牙,臉上沒長毛,卻是一張如開水浸泡過的陳年老母豬皮,還長滿了膿包,噁心而恐怖。

老屍跳上婚禮台,筆直的站在正中間,嘴裡時而噴薄寒氣,旁邊的方瓊悄咪咪往另一方向挪了點。

拍的一聲,老屍一把將方瓊提到了他身邊,給他縮成一團的身子就是一巴掌,讓他站直身子,要有個婚禮主持樣。

拿著喇叭花的男子陰惻惻嬉笑道:「陽間的婚禮主持太慫包了,要不是雪兒姑娘同意,非把他大卸八塊供給來客享用。」

接著,便將喇叭花遞給了老屍,退下了台來。

老屍拿著喇叭花,嘴裡一陣咕嚕咕嚕,也不知道說啥,而台下全都沸騰了起來,紛紛轉向了另一個方向,露出了無比振奮的笑臉。 【叮咚,宿主可以建議他要一些稀奇古怪種子呀!這樣既不會讓帝王的猜測,也能為人民服務!】——徐書娟腦子裏的系統提議道。

「是喔,雖然我介里有很多種子,可是沒有出處呀!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李二派人送過來,然後再把空間里的種子夾雜在其中,這樣才不會被人花現」——徐書娟恍然大悟道。於是就開口:

「明浩,你可以跟李二要種子呀!我記得現在已經有棉花了,可是卻沒人花現它的價值,還被人當成觀賞植物來欣賞;還有其他的水稻種呀!」——徐書娟道。

「。。。書娟呀!你說的這個建議可以,他不是已經把太行山給我當封地了嗎?所以我想他接下來肯定會賞賜婢女的;如果我提前跟他要種子,不要婢女,或許他會同意的」——秦明浩理智地道。

「辣你現在要過去說嗎?」——徐書娟問道。

「當然。事不宜遲,要是等杜如晦寫好信就有些晚了」——秦明浩邊說邊走出營帳。

「呃?明浩,你等會兒,我突然想到,你塑造的介個愛種子不愛美人的形象最好只讓李二一人知道即可,這樣顯得你比較高大上」——就在秦明浩想抬腳往杜如晦的營帳走去時,徐書娟突然道。

「。。。你說得有道理!用寫信的形式確實比較正式」——秦明浩聽了之後,也想到用寫信的方式會比較好。於是他坐回矮桌子上,用炭條來寫信。沒錯,就是炭條,後世叫鉛筆,現在叫鉛槧。有一個精通古代雜學的紅顏知己有多好,秦明浩不會告訴你們,辣就是一個萬事通呀!

穿越奪舍到唐代之後,要說最不習慣的就是書寫了。後世大家都用圓珠筆或者是平板來記錄了。現在一個穿越,重回古代,要他用毛筆來記錄?不如直接殺了他搞不好還有回去的可能。結果他的系統小妹妹跟他說,早在古代就已經有人用炭條來書寫了。好像是一本叫《西京雜記》裏記載的,起初只是為了畫畫用,後來慢慢發展到出行時放在手邊做筆記用,簡陋是簡陋了些,貴在方便。

於是乎,秦明浩就乾脆製作了十幾條炭條放在身上,現在他就拿出炭條來書寫了。

不過介個書信也有講究的,通篇下來得用文言文體裁。秦明浩也是練了五個月才算勉強適應文言文載體。

「嘗聞……」——洋洋洒洒地寫了滿滿一大頁,就是一個中心:要種子不要婢女。反正讀他介封信就能感受出他對他的師妹?!用情頗深,末了還用一句文縐縐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寫完之後再密封,然後就走出營帳去找杜如晦。

「杜大人,您睡了嗎?」——秦明浩走近杜如晦的營帳問道。

「未曾入睡,滄海先生請進」——杜如晦說話文縐縐的。

「杜大人,在下有一封信想請杜大人轉交給陛下」——秦明浩走進杜如晦的營帳后就邊說邊把辣封信遞給他。

「好的,在下一定轉達」——杜如晦畢恭畢敬地接過介封信。

「如此多謝了!」——秦明浩說完就告辭了。難道他一點都不擔心他的信會被杜如晦拆開來看嗎?其實他也挺擔心的。只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看就看吧,不過他賭杜如晦不會偷看。

果然被他猜中了,杜如晦接過信后,連同他的信一起交給李二的密探,讓他連夜帶去長安。

把信託杜如晦帶去長安后,秦明浩就不管了。由於他說他只有一把望遠鏡,因此現在也不好再拿出另一把望遠鏡。只好讓徐書娟做他的眼睛,他站在城樓處,讓徐書娟可以看向遠處。

「遠處有一小分隊十人的突厥人駐守在林子裏,他們在虎視眈眈地盯着這座城樓;他們一個個人高馬大的,真是一個突厥人頂兩個中原人呀!我們要是真的近身肉戰的,勝算幾乎等於零。除非運用戰術,不然真的取勝不了」——徐書娟看了一會兒后道。

「。。。我知道了」——秦明浩聽了之後,心中有了打算。

就在秦明浩站在城樓觀察時,兩封加密的信被密探加急地送往長安。。。三天後,長安城,戌時(19~21點)

長安城的凈街鼓已經敲滿三下。各個坊市緊閉了大門,隨着街道上的燈火相繼熄滅,喧鬧了一天的長安城終於陷入沉寂。

此時太極宮仍有燈火,內侍,宮女悄無聲息的站在長長地門廊下值班。這時,一溜燈火從遠處走近太極宮。太極宮宮門前的黃衣內侍在看到燈籠的顏色后,臉上立馬浮起笑意,憋在胸中的濁氣頃刻間消散無蹤,趨前兩步俯身下拜:「恭迎皇後娘娘。」

被十幾位宮女戀情簇在中間的宮裝麗人輕擺袍袖,內侍起身側立。

「陛下還未就寢嗎?」——辣位宮裝麗人問道。

「回娘娘話,陛下自接到兩份急報之後就一直在殿內,尚未就寢」——內侍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揮退眾人後,宮裝麗人長孫無垢獨自進入大殿,見皇帝李二尤在踱步,剛要說話,卻聽李二說話了:「觀音婢,你相信介世上真有獨守一人的人嗎?」

皇后長孫無垢掩嘴輕笑:「二郎今晚是腫麽啦?腫麽會突然想起說這話捏?」

李二回過頭看着他的皇后:「觀音婢,你以為朕在做夢嗎?剛才克明八百里加急上奏,說仙人弟子秦明浩寄幾研發了一種新型的甲刃煅燒秘術,還給高明他們十二人鍛造了一套仙兵鎧甲和武器。甚還為他們十二人量力訂做了獨屬他們的兵器。知節、敬德、進達、叔寶、懋功、藥師,他們的大兒全都是重武器,高明、青雀、恪兒、沖兒、杜荷和遺愛則是短兵器,這就說明滄海先生早已規則好他們十二人將來的道路。」說完就把手中的給皇后。迷茫的皇後接過奏章仔細閱讀。片刻就已看完,將奏章放在案几上,喃喃地道:

「如果真按萊國成公(杜如晦)說的,辣就真的是高明他們的造化了!」

李二陛下扶皇后坐下,敲著案幾一字一句的說:「克明向來不會無的放矢,他說有就一定有,所以我讓輔機(長孫無忌)趕緊去收拾行囊,明天寅時(3~5點)就出發。」

「陛下,您剛才還說什麼獨守一人跟這個有關係嗎?」——長孫無垢問道。

「滄海先生托克明給我遞一封信說,他可以把這種新型的甲刃煅燒秘術給我們,還說他一人獨守慣了,也不願意有其他女子的氣息在他和他師妹共同生活的地方存在。所以如果朕要賞賜,他要用婢女換種子」——李二說着說着都覺得不可思議,有不要美女的藍仁嗎?他很懷疑。

「陛下,像滄海先森這般仙人弟子應該不會打誑語;既然滄海先生說不要婢女,辣就應該是真的不要」——長孫無垢道,可是語氣中腫麽有些羨慕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