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段愁詞又是呲呲笑笑之間.看著那副棺材.走上前來.扛棺而走. 段愁詞將莫無聞打入棺中.想要抬棺而走.此舉視觀戰台上英豪如無物.之囂張讓的台下江湖人士也是一陣心驚.

趙恆輕見得段愁詞在自己面前就將莫無聞擊殺.而且不言不語就欲想走.冷哼一聲.其餘高手都未出聲.他先站起來說道「且慢.閣下如此便走了是不是不合禮法.莫閣主是我趙家的客人.閣下痛下殺手.讓我趙家面子放在何處.」

段愁詞扛棺轉過身來.直視趙恆輕口中冷聲說道「你也想入館.」.此言一出.嘩然大起.莫無聞來洪州是只身前來.他被殺也無人敢言語.但是如今段愁詞在趙家的地盤上對趙家大長老.不.對趙家家主如此無禮.這豈不是自尋死路.況且這趙恆輕本來性子就不是良善之輩.

趙恆輕聽得段愁詞此言語.怒氣上涌.自己是趙家家主.江湖**龍頭老大.小小豎子竟敢如此出言不遜.趙恆輕戟指怒張.指著段愁詞喝聲道「豎子豈敢無禮於我.」

眾人原本以為段愁詞會在這裡給趙恆輕一個交代可未曾想到.段愁詞冷哼一聲.轉身即走.

眾人只能暗道.段愁詞太過囂張.不知天高地厚.

趙恆輕強壓下怒氣.口中喝聲說道「放下棺木.」.段愁詞頭也不回.只是回了一句「你急著想入棺.」

趙恆輕怒目圓睜.腳一踏.身形暴起.左手成爪直接抓向段愁詞.

段愁詞繼續往前走.等的趙恆輕近身之時.身形一轉.棺木直接撞向趙恆輕.趙恆輕左手一擋.右手成拳打向段愁詞.段愁詞也是右手握拳迎了上去.

兩拳相遇.真氣激蕩衝撞.趙恆輕飛退而去.落在自己位置上.而段愁詞也是向後倒飛.雙腳連踏.最終在擂台邊緣停住腳步.

段愁詞一身武藝便是當年攪得整個江湖風雲四起的前任計都劍主孫不歸所傳.如今更是能夠引入計都殺氣、煞氣入體.武藝更為精進.也是初入第三境的高手.但是底蘊卻是不容小覷.身兼劍閣和孫不歸的秘訣.

趙恆輕心中一驚.想不到這段愁詞居然可以硬接自己一拳.趙恆輕雙手負后.口中冷聲喝道「今有劍閣叛徒段愁詞欺師滅祖.視天下英豪於無物.我趙恆輕不自量力替劍閣清理門戶.」

話音剛落.四周躍起人影.就連觀戰台上的高手也有人躍起.躍到台上將段愁詞團團圍住.口中喝道「我等前來助一臂之力.」

而血滴子眼睛一眯.輕輕一笑.笑意詭異.徐長卿見得血滴子模樣則是身子一側.斬向劍隨時拔劍出鞘.

紫檀妖僧看著段愁詞.眉頭一皺.身形欲動.不動明王和密宗大法王則是死死盯著這個步步生蓮的兩禪寺的高僧.

一時間觀戰台上.千種形態.萬副模樣.億份心思.

段愁詞冷笑一聲.放下棺木.計都劍在手.一時間豪氣頓生.殺氣衝天.獨人面對江湖眾多高手面不改色.此戰下來.不管是成是敗.皆是江湖一大傳說.

武林大會變數皆起.趙恆輕也不知為何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第一日便是如此局面.

趙恆輕越想越惱.心中無名火起.手一揮喝道「殺.」.趙家高手率先殺了上去.

這時觀戰台上也是暗流而起.

但是就在趙恆輕喊殺之時.只聽的天邊傳來一聲輕問「我的人豈是你能殺的.」.語氣平淡.但是話語剛落之間.聲音憑空化作利劍.如驟雨急下.殺向段愁詞的趙家高手.趙家高手只能硬抗而退.利劍扎在石台之上.「砰」的一聲碎裂而開.

觀戰台上高手紛紛起身.以千里傳音化作利劍.此等修為足以列為當世高手中高手.更主要的那人說段愁詞是他的人.

抬頭一看.只見的一白衣白髮男子白衣飄飄.白髮飄揚.身邊一白衣女子相依.兩人踏劍氣而來.身形宛如仙人仙子.眾人驚呼劍仙.

身後則是一緋紅色女子.以及一名衣物亮麗.懷抱一白色長劍的少女.

白衣白髮男子踏劍氣而臨石台之上.段愁詞抱拳跪拜說道「見過少爺.」.白衣白髮男子看著段愁詞輕笑一聲「如今大仇得報.心可安.」.段愁詞道「心安.」

蕭輕塵聽得段愁詞說道興安.哈哈大笑.看向觀戰台.趙恆輕先是被蕭輕塵和聞人清淺之舉所攝一時間愣了神.

趙恆輕沉聲喝問道「敢問閣下是誰.來此有何目的.」.蕭輕塵聽得趙恆輕如此言語.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我是誰你不必知道.來這裡的目的.我說殺你.信不信..」

趙恆輕問道蕭輕塵如此言語.心中又驚又怒.而這時候徐長卿.紫檀妖僧.劍藏鋒.王維等人站起身來拱手說道「在下(貧僧)徐長卿.劍藏鋒.王維見過蕭世子.」

眾人嘩然.世子.世子.不少人已然猜到蕭輕塵來歷.

趙恆輕聽得王維等人稱呼蕭輕塵為世子.便知道是北涼世子蕭輕塵.神色變幻之間.向前走上一步.對著蕭輕塵彎腰拱手.語氣不甚恭敬的說道「趙家家主趙恆輕見過世子.」

蕭輕塵見得趙恆輕模樣笑道「你不是在質問我嘛.你是趙家家主.那趙無極.趙叔叔呢.」

趙恆輕面色抽搐一下.沉聲說道「上任家主遭遇歹人刺殺.身受重傷而亡.」

蕭輕塵哦了一聲.隨即一揮手說道「抬上來.」

台下江湖人士不明所以.只見的一側觀戰的江湖人士.瞬間裂開縫隙.縫隙之中數人扛著一副椅子.椅子之上則是一男子.面色枯黃.但是身軀看上去顯得雄壯.

抬上來之人.趙恆輕一看.面色慘白.怎麼如此.地牢不是有影子高手駐紮守衛嘛.他.怎麼重見天日.怎麼會.

觀戰台上也是一陣滔天喧嘩.蕭輕塵指著抬上之人說道「趙無極在這裡.」.趙無極雖然手腳筋被挑無法動彈.但是虎威猶在.坐在趙無圖等人所扛椅子上.環顧全場.趙家高手紛紛跪拜磕頭不起.

頓時這裡所有人驚呼而起.看向趙恆輕.

趙恆輕手腳顫抖.面色雪白.

趙無極卻是開口.宛如獅子低沉「還不跪下.」 趙無極沉聲喝道「還不跪下.」此聲一出.觀戰台上無數英豪看著趙恆輕也大抵知道發生何事了.怕是這個趙恆輕暗下殺手廢了趙無極.自己謊稱趙無極以及身死.然後登上趙家家族之位.

趙恆輕眼睛盯著趙無極.片刻之後.頹然「咚」的一聲.跪在觀戰台之上.趙無極冷哼一聲.剛想開口說話.便見得趙恆輕居然身形一動殺向自己.趙無極是又怒有笑.

身旁王霸蘆率先衝出.手中鬼刀斬向趙恆輕.趙恆輕喝罵道「趙無極之狗走開.」.左手一拍.拍在王霸蘆的刀身之聲.王霸蘆虎口劇痛.忍痛一腳踢向趙恆輕頭顱.趙恆輕向前一步.一拳打在王霸蘆胸腹.王霸蘆哇的一口鮮血吐出.身形倒飛而去.要知道趙恆輕外號拳仙.曾經要被江湖百曉生安在邪魔榜之上的高手.

趙恆輕一息之間敗敵王霸蘆.蕭輕塵眉頭一皺.想要出手攔下趙恆輕.而這時候.人群之中衝出一人.殺向蕭輕塵.蕭輕塵眉頭一皺.冷哼一聲.雙腳一滑.帶著聞人清淺退後十數步.蕭輕塵見得衝上來之人怎不相識.便是之前追殺自己而來的獸拳.

蕭輕塵落在觀戰台之上.不動明王眼眸一聲.雙掌合十.真氣激蕩開來.卍字大手印破空向蕭輕塵.蕭輕塵突聞身後勁氣凌厲.劍指一揮.劍氣磅礴而下.身形拔高.劍氣斬破卍字大手印.而獸拳躍身衝殺而來.蕭輕塵右手一招仙人撫大頂.真氣涌動之家沖向獸拳.獸拳被蕭輕塵以及仙人撫打頂.打落地面.原本是鷹老三、鑽地鼠、獸拳三人合力才將蕭輕塵打傷.如今蕭輕塵已入第三境.獸拳又只是一人.自然不敵蕭輕塵.

蕭輕塵美人在懷.獨戰兩人.凌空之中.白髮飄揚.仙氣昂然.

而地面之上.趙恆輕一掌打飛王霸蘆.離著趙無極之近.伸手可摘趙無極頭顱.恰然之間.一擊亮光閃過宛如彗星掃尾.直衝而來.帶著風馳電掣之聲.憑空帶起狼聲吟嘯.

趙恆輕面色一變.雙腳一踏.止住身形.雙手握緊.真氣灌注之間迎向那道亮光.「砰.」聲響傳起.巨石剝裂而開.趙無圖護住趙無極身形急退.段愁詞趕上.真氣運轉之間帶著趙無圖和趙無極退後.

趙恆輕雙拳收起.見得地面之上一隻鐵箭剝落而開.鐵箭之上.天狼二字依稀可見.趙恆輕抬頭一看.人群之後.一灰衣少年.手持人高鐵弓.背囊九隻鐵箭.作拉弓射箭狀.趙恆輕口中喝聲道「趙天棄.」

觀戰台下的江湖人士見得情勢不妙.紛紛往後急退而去.退到自認為安全的區域.又轉身看著這一場亂局.

趙天棄冷哼一聲.沖背後又抽出三指鐵箭.三箭連珠.打在天狼弓之上.跪在地上的趙家眾高手心思流轉之間.不少人站起身來.撲向了趙無極.還有的人則是攔住撲向趙無極的趙家高手.

「呀喝.」隨著.一陣子怪聲.九名黑袍籠身的高手.衝殺而來.其中六名衝殺向煙顏和阿幼朵.三名衝殺向趙天棄.

凌空之中蕭輕塵見得局勢一亂.影子高手也是出手.又見得不動明王殺向自己不敢延誤.右手遙遙一招.塵劍嗆啷一聲.出鞘而來.劍氣朗朗清清.劍鳴浩浩蕩蕩.蕭輕塵一劍在手.左手抱聞人清淺身形一動.再度拔高而起.手中塵劍往下一揮.劍氣橫然而出.站在擂台之上.暫時一阻那六名影子高手.轉頭對的煙顏和阿幼朵喝道「先下手為強.阿幼朵蠱術輔佐.煙顏主攻.萬望小心.」.煙顏和阿幼朵同時點頭.

煙顏拔出纏繞在腰間的細劍.阿幼朵雙手血紅一片.口中勺子一吹.兩大大蛇裂地而起.

而觀戰台之上更是有不少江湖高手居然出手殺向了蕭輕塵.

不動明王一出手.卍字大手印大殺向蕭輕塵.紫檀妖僧怒聲一起.腳步一踏便是蓮花展開.智拳印打向不動明王.

密宗大法王見得紫檀出手.也是攤開一肩.漏在外面.衝殺向紫檀妖僧.而無德和尚手持金剛降魔杵.一擊鐵鎖橫江.攔住衝殺向紫檀的不動明王.雙腳點地.連環踢踢向密宗大法王.而紫檀則是躍身一起.雙手捏訣.打向不動明王.

四人亂戰一團.

王維盯著千雪之中三人.斷青峰.藍杳茫.北窗業俊.也是隨時準備出手.而徐長卿卻是看向了老神自在的血滴子.

空中蕭輕塵一人獨對六名高手.蕭輕塵手中塵劍一手負在身後.清風維揚.白衣飄飄.聞人清淺則是蒙著面紗.看著六人.輕笑清脆.笑聲居然魅人心魄.

突然之間正關注天空之中使劍的蕭輕塵的藍杳茫站起身來.拔劍殺向空中.而這時候北窗業俊也動了.手中所持一柄禮劍.沖向空中.

王維.暗呼一聲「不好」.從懷中掏出論語古卷衝殺向空中.

而柳無恆看的蕭輕塵持劍方式.站了起來.背後殘刀斷劍作響.而正道浩氣榜榜主同步非也是站起來.笑問道「柳兄欲何為.」

柳無恆一眨眼.低眉笑道「自然是殺人.」.同步非笑問道「殺何人?」.柳無恆背後殘刀斷劍噌噌之聲.已然出鞘一寸.柳無恆笑說道」殺該殺之人.」.同步非又問道「誰是該殺之人.」

「嗆」的一聲.殘刀斷劍出鞘衝殺向同步非.而柳無恆緊跟其後.同步非雙腳一踏.身形躍起.向後急退.殘刀斷劍速度不減.離著同步非只有三尺之遠.劍氣.刀氣吐納之間卻是破不開同步非的真氣.

柳無恆腳步一踏.雙手握住刀劍.身子兀的一個旋轉.一刀一劍旋轉斬向同步非.刀氣吟嘯.劍氣衝天.殘刀斷劍在柳無恆之聲.聲勢巨盛十倍.

同步非不敢託大.左手一柄長劍在手.

柳無恆今日在洪州之外再次交手.

而三名影子高手撲殺向趙天棄之時.趙恆輕向後.對著觀戰台上喝道「動手.」.又是十數名高手抽身而起撲殺向四周.

段愁詞護住趙無極.手中計都劍之下.已亡兩人.南茂車也是力抗一名影子高手.

蕭輕塵往下一看.完全亂戰而起.左手緊了緊聞人清淺.聞人清淺左手也是抽出琅琊劍. 風蕭蕭.雨斜斜.山色不新.街如洗.

城外俊山.晴空萬里.城內斜風細雨.霎時間城內灰濛一片.水氣、霧氣、殺氣交織一片.

趙府之中.兩人悄然而立.四周空無一人.斜風細雨打來.兩人不為之所動.任憑風寒、雨濕加身.

趙無極原本被關押在地牢之中.暗中有影子高手.如今趙無極卻是在片刻之中就被蕭輕塵等人給救了出去.無非就是趙府之中這二人之助.兩人遙隔一座湖面.兩目相對之間.只見的是朦朦朧朧一陣.

白秋影手中握得是春秋劍.白少雙手空無一人.一人錦衣.一人布衣.白少眼中帶笑.語氣之中帶著細細戲謔「太子.想不到你居然會助蕭輕塵一臂之力.」.白秋影冷哼一聲說道「我幫的只是那幾名影子.就憑他們還是攔不住蕭輕塵和你的.救不救出趙無極只是一刻.兩刻的時間.」

白少輕笑一聲說道「父皇.在洪州安排了這麼大的一個棋子.卻是被你給破了.父皇知道了.你說他會氣急敗壞嗎.你的太子之位.嗞嗞.」

白秋影看著湖面漣漪說道「你以為你去北涼做的事父皇就不知道.父皇做事向來謹慎.明知你心懷不軌.卻是偏偏派的你去北涼.那你覺得你以後的皇子之位還能不能存下去.」

白少伸了個懶腰.漫不經心的說道「最起碼我現在還是皇子.你現在也還是太子.沒有登基稱皇.誰也說不清.」

白秋影緩緩說道「那就看看吧.」

說完.漫不經心的語氣.瀰漫其中的霧氣.沖霄而起的殺氣.倏然劍.白秋影手中春秋劍劍鋒一轉.一道劍氣破空而去.斬破瀰漫其中的霧氣.劃出水面漣漪四起.

白少口中說道「我兩這一戰.倒是看看誰更強.「.天魔種胎一催發.勁氣吹拂之中.錦衣獵獵響.白少簡單樸實一拳直直打出.拳影迎殺向白秋影.

拳影和劍氣在湖面相遇.就這樣平平實實.不起波瀾消散.白秋影一閉眼.一睜眼之間.手中春秋劍嗆然橫然而起.劍氣縈繞周身.手中春秋劍猛然一劃.湖面頓時炸裂開來.劍氣因應而生.鋪天蓋地衝殺向白少.

白少一拳打猛虎.拳拳虎虎生威.拳勢變動之中.劍氣破開無數.然則白秋影春秋劍氣.秋死春生.春生秋死.反覆循環.劍氣不見消散之意.卻見萌發之勢.白少冷哼一聲.拳法剛猛無比.出拳之間只見的殘影不散.

白少一腳踏地.身形躍起.那些劍氣隨之衝天而起.白少右拳成掌.隨即再度成拳.一拳轟下.「砰「然之間.春秋劍氣被白少一拳轟碎.

白秋影這時候也是踏湖面而來.每踏一步.便是劍氣頓時.湖面漣漪回蕩四周.隱隱約約聽得潮汐之聲.

白秋影每踏一步.劍氣便是化作流光撲殺向白少.白少真氣催動.身形站在天地之間宛如不動山嶽.任憑白秋影風吹雨打.劍氣割裂.我自一拳轟碎.

白秋影腳步連踏.湖面潮汐之聲漸起.只見的白秋影立在白少只有三丈.手中春秋劍猛然變招.一劍斬下.

這一斬.驚起水波無數.湖面炸起水龍衝天.水龍一分為九.龍身交織之間衝殺向白少.而白秋影更是站在龍頭之上.

白秋影這猛然一斬.只見的劍氣凝聚成型.劍罡吐納三丈有餘.

白少.雙腳分開.膝蓋一震.馬步一紮.雙手交錯而上.「砰.」白秋影的這一劍直接展斬在白少雙臂之間.真氣鼓動.白少天魔種胎儼然化為天魔眾像.吐納白秋影的劍氣.

白秋影這時馭水龍而至.九條水龍合成一龍.龍聲盈盈之中.水龍衝殺白少的胸膛之處.

白少雙拳一手.收於腹下.怒目圓睜.雙拳打出.拳勢之大.可聽破空之聲.

「轟.」.水龍和白少相交於身前一丈.白少真氣催發天魔猙獰.水龍之勢未減.「嗆啷」一聲劍吟傳來.白少抬頭一看只見的白秋影身形衝天而現.劍尖直指自己的天靈蓋.

白少眉頭一皺.前是水龍凶勢.上是春秋劍尖.

白秋影一劍而下.劍氣萌發.化作流光無數.射向白少.白起左腳微抬起猛然一踏.真氣灌輸之間.地面只見的一個腳印浮現.白少.雙臂起勁.青筋暴起.由拳變爪.抓住龍頭.將水龍甩起.撞向白秋影.

而春秋劍氣已經臨身.白少護體真氣湧出.灰黑之氣縈繞.一絲一絲之間迎向白秋影的春秋劍氣.但是春秋劍氣萌發之後.循環反覆.不見破碎.讓的白少只能源源不斷的催發自己的真氣.

白秋影見得白少抓起水龍撞向自己手中春秋劍往左一劃.水龍之身頓時破開一道口子.白秋影身形一動之間融入水龍.

倏然之間.水龍變化.一柄碩大水劍突顯.水劍之中見得白起源手持春秋劍.白少心中一驚.只見的自己雙手所抓之間是水劍劍身.劍身出劍氣凌厲.無數的劍氣排山倒海一般沖湧向自己.

白少雙腳在空中猛然一踏.身形往後急退.而水劍緊追而上.

太清仙緣傳 白少.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身形捉摸不清.但是水劍劍氣排山倒海.所到之處化為粘粉.劍氣萌發之處.新劍氣.舊劍氣交相替回.

白少雙腳在空中一踏.借力而上.身形躍起.水劍隨即改勢也是沖宵而上.白少身形拔高可見的趙府之外.深吸一口氣.雙拳在胸口之處一錯.右拳以轟破山河之力.打向水劍.

但是只聽的「噗」的一聲.白少一拳打下.並沒將水劍打散.而是整個身子沖入了水龍之中.水龍之中滿是劍氣.白少右拳一繞.轟碎衝殺而來的劍氣.這一拳仍然是力破山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