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殷漓收回目光,又重新閉上眼睛,雖然已經沒有了困意,但也不想睜開眼睛去看那個男人。

夜魅修手裡拿著白瓷魚缸來到廂房,走到水盆前,伸手擰開水龍頭,將蒙著灰塵的魚缸,里裡外外仔細清洗了一下,很快,潔白的魚缸便露出了光潔如鏡的瓷釉,純潔的白與墨繪的荷花相得益彰高雅的搭配,勝過了所有色彩斑斕的艷麗。

將洗凈的白瓷釉魚缸中接了多半缸水,隨後,夜魅修從口袋中掏出一袋賣魚老闆贈送的一袋魚樂寶,按照上面說明,取出一粒放入了水裡。抱著走回了小丫頭的卧室。

將白瓷釉手繪墨蓮的魚缸放在圓桌上,接下來,夜魅修伸手將放在一旁裝著金黃色錦鯉的水袋撕開,把錦鯉放了魚缸中,然後,將氧泵插入水中,通上了電源。

站在桌前,夜魅修兩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墨染的眸子靜靜地注視著魚缸中那條金黃色的小錦鯉,擺動著小身子,在雪白的圓形魚缸中,自由自在,歡快地穿梭與盆底手繪的那株墨蓮間,嬉戲玩耍……

注視了很久,直到聽見身後傳出細微甚小的聲音,他這才收回視線,幾不可聞地嘆息了一聲,掩去眸光中那抹淡淡的情緒,轉身朝著睡在炕上的小丫頭走了過去。 來到牀前,夜魅修在鋪著地板革狀的塑料床品上坐下,漆黑的眸子朝著小丫頭不停在微微顫動的睫毛看了一眼,知道這個小東西已經醒了,正在裝睡,但並沒有馬上拆穿她,脫下腳上的皮鞋,抬腿上了炕。

燒了整整一天的火炕,炕頭的位置,熱的讓夜魅修感到屁股剛一坐在上面,便渾身開始往外冒汗。

連忙站起身,走到炕尾,找了個棉墊子,隔在屁股下面,這才感覺好了很多。

轉過頭,目光朝著躺在炕上,身上還蓋著被子的小丫頭看了一眼,心中不由地產生一絲狐疑。

小東西這樣,不嫌熱嗎?

手隨心動,夜魅修立刻將大手伸出進小丫頭的被子里,想要一探究竟。

「我只是看看你出汗了沒有」

感覺到小丫頭極其明顯的抗拒,他語氣平淡地出聲解釋了一句,隨後,大手便百折不撓地探進了小丫頭的睡衣里。

果然,小東西的身上汗津津,連睡衣都是潮濕的。

夜魅修心頭頓時感到了極為不悅,收回大手,他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撥通了墨言的電話。

在聽到電話里傳來墨言的聲音后,他立刻質問了一句:「言,房間里這麼熱,她渾身是汗,還蓋著被子?不會虛脫嗎?」

雖然請了金牌月嫂,但是,對房間溫度的控制,還是按照墨言的要求來做的。

電話另一端,墨言剛吃完晚飯,回到房間,就接到了夜魅修這沒頭沒尾地質問,頓時感到有些消化不良,伸手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睛,稍稍琢磨了一下他里的內容,隨後,便猜到他跑小姑娘那去了。

「她現在出的汗都是虛汗,不是熱的。等過幾天,身體補上來,就不會這樣出汗了……」

虛弱導致的?

撂下電話,夜魅修輕蹙著眉,暗自重複了一句,隨後,將手機放在牀上,在牀上站了起來。

他的個子原本就很高,在牀上這一站起來,頭都差點頂到低矮的房頂。

稍稍彎著些腰,他邁步又走到牀頭,伸手將小嘰上扣著飯菜上的鍋蓋掀開,看到下面扣著一小盆水煮蛋外加兩碟青菜,隨後,他又把旁邊兩個湯煲的蓋打開,見其中一個湯煲中裝著小米粥,另外一個湯煲中裝著的還是雞湯。

中午不是才喝了雞湯嗎?怎麼晚上又是雞湯?

夜魅修眉頭輕蹙,對月嫂給殷漓準備的晚飯很不滿意,心中暗自琢磨著,明天得把閔睿喊過來問問,他找的這個「金牌月嫂」是貨真價實的,還是冒牌的。

雖然不滿意,但是,今晚,只能將就了。

知道小米粥肯定是給他準備的,那個雞湯和白水煮蛋,應該都是小丫頭的晚餐。

原本剛才是想要就近,坐在下喂小丫頭吃飯,可是,他的兩隻腳丫子就在炕頭站了一會兒,便感到腳心燙的發疼。

無奈,他只好彎下腰,將整個小嘰都端到了火炕的另一側,在距離小丫頭比較近,稍稍涼快一點的地方,將小嘰放了下來。

懶得將湯煲里的湯往外盛,他乾脆人字型岔開兩條大長腿,坐在殷漓的身側,將湯煲端到了小丫頭旁邊,然後,拿著小勺舀出一些放在嘴邊嘗了嘗溫度。

冷熱倒是正好,就是一點咸鹽味兒都沒有,淡刮刮的。

夜魅修緊蹙著眉頭,腦子裡回憶著上午,自己喂小丫頭喝雞湯時的感覺,難道上午給小丫頭吃下的也是這樣不放咸鹽的?可當時他怎麼沒感覺到呢?

頂著一腦門子的疑問,夜魅修用小勺又盛出了一些雞湯,小心翼翼地遞到了小丫頭嘴邊,聲音雖然沒有上午時,那麼兇巴巴的,但是,真談不上有多溫柔地說了句:「張嘴」

殷漓知道自己裝睡,已經被這個男人發現了,稍稍遲疑的一下,她依舊閉著眼睛,張開了嘴。

看到她乖乖張開嘴,夜魅修臉上露出了滿意地神色。將雞湯喂進了她的嘴裡后,他伸手拿起一個白水煮蛋,將皮子磕開,剝下。隨後,遞到了殷漓的嘴邊,出言提醒了一句:「小點兒口,當心噎著。」

看到小丫頭始終對他不理不睬,夜魅修也不以為意。

雞蛋喂下后,他給小丫頭又喂下了一些雞湯,接著又重複著前面的動作,剝雞蛋、餵雞蛋、餵雞湯……

一個雞蛋、兩個雞蛋、三個雞蛋……

很快,滿滿一小盆雞蛋,被吃地剩下了半盆。

殷漓的肚子已經被雞蛋和雞湯撐得鼓鼓的,這時,耳邊卻又傳來了男人嗑雞蛋的聲音。

「篤篤篤」

兩種選擇,要麼撐死,要麼說話

儘管不想跟這個男人說話,但是殷漓還是沒有選擇被撐死。

在男人將剝好的雞蛋放在她嘴邊,她左躲右閃,最後被捏住了下巴后,她還是開口說了一句:「不吃了」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成功聽到小丫頭開口說話了,夜魅修便將剝好的雞蛋送進了自己的嘴裡。

吃完飯,夜魅修將碗筷收拾到小嘰上,隨後,從牀上下,拿著手機,披上大衣,端著小嘰走出了房間。

將小嘰放在廂房的檯面上,他一邊在房間里慢慢溜達著,一邊用手機撥通墨言的電話。

老宅

與主卧相鄰的房間里,墨言正在給沐雨做今晚最後的檢查。

忽然,聽到口袋裡傳來手機震動的聲響,他停下手裡的動作,微笑著對沐雨說了句:「不好意思」

躺在大牀上,臉色已經比以前好了許多的沐雨,淡淡朝他笑著搖了搖頭。

墨言並沒有出去接聽電話,只是將手機拿出來看了一眼,隨後,便將手機掛斷,放回了口袋中。

私人定制大魔王 電話是夜魅修打來的,墨言知道他此刻在小姑娘那,如果自己接聽電話,很容易讓沐雨猜到對方是誰,所以,他很機智地選擇了掛斷老闆。

果然,在他將手機放回到口袋中,抬起頭,看到沐雨正滿臉期待地注視著他,墨言伸手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一邊彎下腰繼續給沐雨做檢查,一邊煞有其事地說道:「現在這些推銷醫療儀器的是真煩人,都告訴他們暫時不要了,他們還沒完沒了的一遍一遍打電話」

「你告訴人家暫時不要,人家自然就要跟緊些,是你給了人家活話」聽到沐雨有氣無力地順著自己話語中的漏洞說完,墨言暗暗扯了下嘴角,隨後,站直身體,跟沐雨說了今晚的結束語。

「恢復的很好,早點休息吧」

說完,拿起藥箱轉身走到房門邊,伸手,幫沐雨將房間的大燈關上了。

走回自己的房間,墨言伸手鎖好門,將手裡拎著的藥箱放在桌子上,然後,從口袋中掏出手機一邊給夜魅修回撥著著電話,一邊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修,剛才不好意思……」

沒用墨言把解釋的話說完,夜魅修便開口打斷了她:「檢查的怎麼樣?」

「恢復的很好,氣色也比昨天好了許多。」

墨言原本想要說沐雨的氣色比小丫頭要好,不過,話到嘴邊,他又感到不妥,便立刻又咽了回去。

聽到沐雨恢復的很好,夜魅修便對墨言說道:「晚上,你盯著點兒,有事給我打電話」

墨言伸手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滿臉疑惑地看著已經被掛斷的電話,心中簡直有些難以置信。

修這是準備晚上住在小姑娘那?

有沒有搞錯?

在那個熱的像蒸籠一樣的房間?還有那個硬的跟轉頭一樣的牀?

想到那個牀的構造,墨言連忙自我糾正:

好吧,那本來就是磚頭壘的牀牀

因為殷漓昨天受了寒涼,為了不落下病根。今天凌晨,墨言在跟著夜魅修一起去小跨院安頓小丫頭的時候,特意叮囑留在小院里的保鏢,讓他們在燒小鍋爐的時候,溫度一定要卡在他設定的溫度上,而且要全天保持恆溫。

為的就是把殷漓體內的寒涼從身體里逼出來,這樣將來,才不會落下病根。

殷漓身體虛,那樣的溫度,很適合她,但夜魅修可是身強體健的,住在那樣「超溫暖」的房間里……

想到這裡,墨言沒再往下接著想,只是臉上露出了一絲壞笑。

撂下電話,夜魅修從廂房裡走出來,在院子里來回溜達著散了會兒步,稍稍涼快了一會兒,然後,走到院門口,伸手將院門帶上,落了鎖。

殷漓躺在牀上,閉著眼睛,聽到夜魅修穿上鞋子走出房間,隨後,她便一直豎立著小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在聽到大門傳來關門聲和落鎖的聲音后,她這才鬆了口氣,睜開了眼睛。

想要小解的感覺,已經憋忍了半天了,現在夜魅修終於走了,她連忙用小手支撐著身體,緩緩側過身,從自己里側的一個小箱子中,將小解盆拿了出來,手肘支撐著身體,她取下盆蓋,然後,將身體放平,把盆子放在了身下。

這是林姐放在那裡的,告訴她如果,她不在房間里,她要是想要小解,就在那裡解決,完事,她會去倒掉。

殷漓知道不能再把傷口弄壞了,想要儘快離開這裡,就必須要讓身體儘快恢復好,所以,也就聽從了林姐的安排。 夜魅修將院門落鎖后,轉身走回廂房,拿出一個臉盤,接了些開水燙了燙消了下毒,隨後,在盆中接了大半盆微微有些燙手的溫水,拿著毛巾走出廂房,來到卧室門口,伸手推開了房門。

「哎呦」

剛一推開房門,便聽到房間里傳來小丫頭一聲痛呼,夜魅修急忙衝進房間,看到躺在炕上的小丫頭,被子已經被掀到了一側,小丫頭的兩隻小手,一隻捂在肚子上,令一隻提溜著自己的褲子,而那個盛滿尿液的盆子扣翻在了她的腿邊。

夜魅修端著水盆站在房門口,呆愣了足足有十秒中,這才猛然醒過味來,急忙大步走到牀前,將手中的水盆放在牀上,隨後,大手托住小丫頭的身體,開口正要責備她,可是,當目光看到小丫頭疼得蹙緊著眉頭時,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又讓他咽了下去。隨後,他出聲安慰道:「堅持一下,我馬上打電話,讓墨言過來。」

「不用」

剛才,她原以為夜魅修已經離開了,沒想到,房門口突然傳來了他的腳步聲,殷漓心中一急,連忙整理自己,一不小心扯痛了傷口,結果,連便盆也被她碰翻了。

夜魅修觀察了一下小丫頭臉上的表情,見她眉頭已經漸漸舒緩,猜想著,應該只是扯動了傷口,並沒有崩開。

於是,也就沒再堅持。

將小丫頭身體放在枕頭上,他立刻伸出大手去撕扯小丫頭的睡褲。

見小丫頭手死死拉著褲腰不放手,夜魅修漆黑的眸子瞪著她,氣惱地問道:「你是打算帶著一身尿騷味睡一宿嗎?」

「我自己來」

「好,你自己脫,我坐這看著」

看到小東西像頭倔驢似得,別著臉,堅持著,夜魅修所幸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邊,老神在在地注視著她。

見過無賴,殷漓真沒見過像夜魅修這樣的無賴,簡直都可以說是厚顏無恥。

兩人就這樣僵持著誰也不動,稍稍過了一會兒,夜魅修趁著小丫頭不注意,一把扯下了她的褲子。同時另一隻大手沒忘了立刻按住了小丫頭的身體,防止她一激動再扯痛了身體。

殷漓氣憤的,血直往腦門子沖,然而,夜魅修並沒有去理會她那張快要滴出血來的臉色,而是,專註的將她睡褲脫下來,嫌惡地用一個手指挑著扔到了地上,隨後,將尿盆扶正。

端過臉盤,將毛巾浸濕后,稍稍擰乾,先將殷漓有些浮腫的小臉擦洗乾淨,隨後是脖子、小手,最後,將毛巾又洗搓了一下,然後,擰乾,給小傢伙洗了洗小屁股和大腿。

擦洗好后,他站起身,走到一旁的炕柜上,重新取出一床新被褥,鋪在了大牀的床尾位置,彎下腰,伸出雙手將小丫頭托起來放在了乾淨的被褥上,隨後,拉開被子給她蓋在了身上。

接下來,開始著手打掃戰場。

將已經弄髒的褥子,直接當了抹布,用腳踩著,將地板革狀的牀面上的液體全部都吸在了褥子上,隨後,又找了塊布,同樣用腳踩著,將那裡又擦拭了一遍。

打掃完畢后,他用鼻子聞了聞房間里的空氣,見聖水的味兒還挺重,他只好下牀穿上鞋子,一手拎著褥子乾淨的地方,另一隻手,用兩隻手指頭捏著殷漓的睡褲和那個最後擦抹牀的布子走出了房間。

將東西扔在了廂房的地上,夜魅修深深吸了口氣,抬起自己的雙手聞了聞,隨後,嫌惡地甩了甩手,氣惱地罵了一句:「靠,味道還挺重」

想到房間里,還有個給小丫頭洗過上下兩個屁股的臉盆和毛巾要拿出來,他沒有洗手,轉身走出廂房又回到了卧室。

房間里,大牀上,已經被清理乾淨的殷漓,躺在乾爽整潔的被褥上,瞪著黑亮的眼睛,撅著嘴在跟自己嘔著悶氣。

心中不住地責備自己,怎麼就那麼笨手笨腳的,結果,又弄出這麼一樁事來,給那個男人找到了下手的機會。

這時,聽到房門傳來開門的聲音,她立刻閉上了眼睛,裝出一副已經睡著的樣子。

夜魅修推開房門走進房間,來到大牀前,沒好氣地朝著躺在牀上,看到他進來后,才閉上眼睛裝睡的小東西,比劃了一下自己的拳頭。

隨後,在去端洗臉盆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那個被他忽視掉的尿盆。

一種悲催的感覺,發自心底油然而生。

此時此刻,他真後悔,自己做出晚上留宿下來的決定。

站在那,瞪視著尿盆運了半天的氣。

最後,他還是無法跟一個尿盆,相安無事得共同住一宿。

認命了。

他伸手扯過厚厚一沓面巾紙,將那個尿盆拎在了手裡。 霍先生,我們戀愛吧 接著,伸出另一隻手將那盆給小丫頭洗了臉,又洗了屁股的熱水和毛巾端起,頂在腰間,一副受氣小媳婦的模樣走出了房間。

用香皂使勁兒洗了好幾遍的手,在終於感覺到自己的手上沒有那濃濃的氣味后,他這才關上廂房的燈,走出去,回到了房間。

翌日,已經得知boss留宿在了小跨院,閔睿一大早開著勞斯萊斯幻影來到小角門。

今天,是公司節后開工的第一天。

按照慣例是要舉行團拜活動。

以往這個時候,夜魅修不是在M國陪著母親,就是在曼哈頓總部。

自然是不用大老遠趕到國內,來參加一個下屬公司節后開工第一天的團拜活動。

不過,今年,從初二夜魅修回到海城后,便頻頻在公司露面,負責安排公司團拜工作的部門長,早已經聽到了風聲,已經打了幾次電話給閔睿,拐外抹角的向他詢問,boss今年是否參加公司的團拜活動。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由於之前,看到夜魅修始終在忙著沐雨手術的事,閔睿便沒有跟他提及此事。

昨天,在陪著他買完魚缸去公司后,閔睿才把部門長的意思轉述給了他。

原以為夜魅修會找理由推辭,畢竟之前,他一直都沒有參加過,現在參不參加根本就無關緊要,而且,沐雨手術也才剛做完,閔睿揣測著,他興許會選擇留在老宅多陪伴幾天。

可是,出乎意料,昨天聽他轉述完部門長的意思,夜魅修竟然滿口答應了。

昨天,閔睿把這個信息轉達給了部門長,部門長激動地連說話都結巴了,急忙召集手下,把原有的團拜活動進行精加工,力求完美。

晚上,閔睿和boss離開公司的時候,看到部門長帶著手下還在忙著。

閔睿坐在車裡正在沉思,忽然,看到身上還穿著昨天黑色高領休閑毛衣和休閑褲的夜魅修,肩膀上披著黑色羊絨大衣從小角門走了出來。

沒等他下車去開門,夜魅修已經大步來到車前,伸手打開車門,彎腰坐上了車。

惡魔前夫,請放手 閔睿連忙側轉身子,出聲詢問道:「boss,還回老宅嗎?」

「去公司」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