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江寂塵對著一方虛空,隔空輕輕伸手虛握。

接著,虛空一顫,一個青年如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提了出來。

這個青年,一身華貴的衣服,面容英俊。

平時,必是一個瀟洒無雙的公子哥,但現在,卻是一臉驚恐,不斷地掙扎。

豪門禁妻 但是,無論他如掙扎,都是徒勞。

江州軼事 此人,正是皇族太子,江寂塵剛剛共享了一名皇宮守衛的靈魂記憶,知道皇族太子的樣貌。

皇族太子擁有六品後期境的修為,如此年紀,有些修為,本是驚世天才。

但是,在江寂塵的眼中,卻只如一隻螻蟻一般,可以隨他拿捏,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你、你是何人?為何要與我皇族為敵!」

皇族太子驚恐大叫道。

其實,皇族太子除了驚恐,心中也感無窮的震撼。

因為,現在在低等界,已經是十大仙族的天下,而他們皇族也依附在十大仙族之下,所以,根本沒有人敢得罪他們。

但是,眼前這個青年,毫無徵兆的出現,直接就摧毀他的皇宮,更是將他擒下。

這不僅是與他皇族為敵,更是與十大仙族為敵了。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我是誰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想從你身上了解一些事。」

皇族太子驚恐地道:「你、你要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立刻放了我。」

然而,江寂塵搖搖頭道:「不必了,我自己來讀取就好。」

噗!

然後,江寂塵聲音一落,便當著修仙者和皇族高手之命,直接以無形之手,將皇族太子生生捏爆。

隨之,讓煉魂幡卷出,吞噬他的靈魂,共享其靈魂記憶。

很快,一段段信息,湧入江寂塵的腦海之中。

一共享到皇族太子的記憶,江寂塵的臉色已經變得萬分的難看起來。

「該死的,看來,這傢伙,真是死不足惜啊。」

江寂塵輕輕自語道。

因為,他從皇族太子的記憶中看到,皇族太子不知屠殺了多少這顆仙星的本土修仙者,而且,單是他本人,幾乎每天姦殺一個女子,手段殘忍之極。

事實上,遠不止皇族太子如此,他的諸多手下也如此。

他們把這顆生命仙星上的修仙者,當成是奴隸,隨意殺戮,肆意的玩弄。

所以,江寂塵才覺得這些人,當真該死!

除此之外,江寂塵還了解到了一則驚人的消息,讓他臉色驚變起來。

「十大仙族一代老祖,於是三個月前陸續覺醒歸來,曾有十大仙族一代老祖,單獨想把萬盟仙星攻下,但受到萬盟仙星的一名超級古仙強者抵抗,數次無功而返,他們很不甘心,但也無何奈何。」

「但終於在一天前,十名十大仙族一代老祖終於全部覺醒,他們十人聯手,帶領大軍,殺到了萬盟仙星去。」

得到這些消息,江寂塵已經大驚失色。

十大仙族一代老祖竟然覺醒歸來了,而且,十人聯手,殺到了萬盟仙星。

單超級丹藥傀儡一人,休想是十名十大仙族一代老祖的對手,所以,他們危險了。

「若我姑姑、楊雪瑤她們有事,十大仙族,我要你們全部陪葬。」

江寂塵心中怒意滔天,然後,目光冷視全場,瞬間鎖定了所有的皇族高手。

「你們,統統都去死吧。」

「妖刀,全部殺了。」

江寂塵最後,直接下令給血色妖刀道。

而他,則不做任何停留,直接向萬盟仙星飛去。

至於血色妖刀,殺完人後,自然就會跟上了。

此時,這一顆生命仙星上的本土修仙者,都用無比敬畏的目光看著江寂塵。

甚至,已經有人跪下拜謝!

江寂塵卻在心中緩緩地道:「我有何資格接受你們的拜謝,身為星雲的主人,卻無法護住你們。」

江寂塵心中有些悲涼,雖然他早已看透了,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同情、憐憫都會顯得可笑之極。

一陣悲涼的感嘆之後,江寂塵接著咬牙自語道:「我雖然無法護你們,但是,我可以為你們死去的親人報仇。」

「十大仙族,還有相關的人,你們等著下地獄吧。」

這一刻,江寂塵真正的動怒了,心中殺意滔天。

但是,他並沒有因為仇恨,喪失了理智,依舊無比的冷靜。

這個時候,他必須冷靜,不能衝動。

他現在,甚至把太古仙道步法,融入行字訣,繼續無極限的提升速度,沖向萬盟仙星。

愛你,在被愛之前 以他現在的速度,只怕需要不了多久,他便可以到達萬盟仙星了。

「姑姑,你們一定要堅持住。」

江寂塵心中祈禱道。

而就在江寂塵萬分的煎熬中,萬盟仙星終於出現在了眼前。

但是,入眼處的是什麼?

是一顆殘破不堪的仙星。

曾經,萬盟仙星,何等的繁華,仙靈之氣,濃郁無邊,但現在,卻是如一顆仙靈枯竭之星,累累的屍體,鋪在仙星之上。

巨大的星雲仙城,已經化成了廢墟,浮陸也四分五裂。

江寂塵遠遠看去,便已知道,整顆萬盟仙星的人,只怕都已經被屠殺光了,一個不留。

此時,萬盟仙星上空,怨魂飄蕩,一片悲涼。

煉魂幡擁有讀取怨魂記憶的手段,此時,通過煉魂幡,江寂塵可以看到一段段信息湧入腦海之中。

他看到,萬盟仙星上,那些投降的人,那些無辜的婦孺老幼,一個個被屠殺,倒在血泊中。

十大仙族的人,竟然連投降無辜的人都不放過,把整個萬盟仙星都屠滅了,這是真正的屠星。

如此手段,令人髮指!

江寂塵看了,都感到雙眼發紅,心中悲怒無法形容。

因為,他看到,一名才五六歲的小女孩,被十大仙族的人,一根長槍直接挑殺,而此人,還哈哈大笑,顯得萬分得意。

這些人,當真是連畜生都不如。

「真是,統統都該死啊!」

江寂塵咬牙切齒地道。 有那麼一瞬間,季知意已經準備要給他來一個過肩摔了,但轉念又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她又默默收回了已經握成拳的手。

冷靜,冷靜,季知意,你一定要冷靜。

他要是被摔傷了,你和九九今天就回不去了。

季知意冷著臉退後了幾步,冷然出聲,「那現在顧總可以送我回去了嗎?」

看著自己一下子就空落落的指尖,顧南楓眼睛黯淡下來,抿了抿唇。

他忽然有些後悔這樣對她,自己剛才好像有些操之過急了,以至於她現在還這麼排斥自己。

史上最後一隻龍 真是失策。

「嗯,你先去整理一下吧,我等下送你和九九回去。」顧南楓看了一眼她有些凌亂的頭髮和衣服,沒有再逗弄她。

小兔子要是被逼急了,那可是會咬人的。

現在的季知意看起來可不就是一隻瀕臨發火邊緣的炸毛兔子嗎?

季知意看了一眼顧南楓,沒有說話,也沒有點頭,直接一言不發地離開了客廳,在一樓隨便找了間客房就走了進去。

看見她這麼不客氣的推開客房,顧南楓扶額,有些無奈地笑了。

看來自己是真的氣到她了。

他現在得好好想想,要怎麼哄好她……

在客房的衛生間里打理好自己后,季知意又面無表情地回到了客廳。

顧南楓抱起沙發上的九九,看著站在眼前的季知意,「好了,走吧。」說完,就抬起腳步往外走。

見他沒有再自作主張地湊上來,季知意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下,跟在他的後面,邁步走出了別墅大門。

沒多久,一輛布加迪從豪華的別墅區駛出,一路向北而行。

上車后,兩個人都沒有出聲,直到開到了市區,顧南楓才忍不住打破了車裡的寂靜。

「這個周末有什麼安排?」顧南楓原本注視著道路狀況的眼眸,在等紅燈的時候終於得空,微微朝副駕駛座的方向偏了一下,然後直直落在了她的身上。

「不知道。」季知意現在已經不想應付他了,直接乾脆地用「不知道」來敷衍了事。

「那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顧南楓眼裡帶著希翼的微光。

季知意下意識地皺了皺眉。

見她皺眉,顧南楓又說,「我們把九九也帶上,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我需要考慮一下。」

「好,我不急,現在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我等你回復。」看見她的態度開始軟化,顧南楓終於可以放下心開車了。

至於她要不要同不同意……

那個不重要,不管願不願意,他都會讓她同意的。

————

季知意心情複雜地回到家中,把九九放進貓窩裡后就去衛生間洗了個澡,剛洗完澡出來,季媽媽就來電話了。

前陣子因為季知意對相親事件的認錯態度良好,再加上要忙案子,所以「善解人意」的季媽媽暫時沒有和她追究相親的事。

但,該來的總是逃不過的。

電話很快就被季知意接通,季媽媽的聲音馬上就從電話那頭傳來,喜怒不辯,「知意嗎?」

「媽……」季知意弱弱地叫了一聲。

「嗯,今晚不用加班了吧?」季媽媽的語氣很平靜,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

季知意一聽,馬上就意識到今晚真的要被算賬了,於是臉一下子就垮了下來。

「嗯,上周要辦一個案子,比較棘手,所以有些忙。不過現在已經完案了,所以不怎麼忙,但……」季知意本來還再想說點什麼的,結果剛準備開口,就被季媽媽打斷了。

「好,那既然現在空閑下來了,就跟我說說你的那個男朋友的事吧。」季媽媽直接開門見山,問起了顧南楓。

「嗯?」

男朋友?

顧南楓?

啊,她忘了這事了!

季知意還沒來得及開口解釋,季媽媽就她的話給堵死在喉嚨里。

「老實交代,那人是從哪兒找來替你演戲的,花了多少錢?說吧,我不生氣。」季媽媽從接電話到現在,一直都很淡定,根本不相信女兒有男朋友。

她一定是不想相親,才找人來演戲騙相親對象的。

季知意一陣頭疼,但還要好聲好氣地應付道:「媽你誤會了,他不是我請來演戲的。」

「不是?那他真是你男朋友?那你們什麼時候冒出個孩子了?我怎麼不知道我已經有外孫了?」季媽媽不淡定了。

「我和他只是朋友,那天相親碰巧只是遇上了,至於孩子,那只是一隻貓而已,叫九九。」

「真的只是朋友?」語氣里滿滿的不相信。

「嗯!」季知意搗蒜般不斷點頭。

「呵!你看我信嗎?」季媽媽譏笑出聲,擺明了不相信她的說辭。

季知意頭更大了,「真的,媽我跟你說,我們真的只是朋友,那天他碰巧遇見我在那相親,一眼就看出我相親那個人不靠譜。他只是想讓我認清那個人,所以才有了後面的事兒……」

季媽媽:「呵呵……你的意思是說你媽我眼光不好咯?」

敏銳地洞察到了自己母親大人語氣里的危險氣息,季知意連忙示好,「沒有沒有,我媽媽眼光獨到,火眼金睛,肯定是那些人看你心地善良,才故意騙了你的。」

「哼,就知道拍馬屁。」

一聽到自己老媽這般傲嬌的語氣,季知意就知道自己成功躲過一劫了,悄悄鬆了一口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