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沐清,端木元,青陽,沒有如從前那般,身穿青袍,而是換作普通青衣。

這會看起來,才夠主次分明,讓人一看,一行四人為:一位小少爺,攜帶一名侍女,及兩名護衛。

這才真正有了江北少爺的派頭,身邊跟著九級戰將級別的侍女和護衛。

反正一路上閑著也是閑著,於是馭山從草原秘境中將珠兒、柳兒、沫兒,給挪移到外界,讓途中氛圍有趣些,不那麼無聊,同時也讓三名小少女開開眼界,長長見識。

三名少女現身時,不再是藝女的標準裝扮,一身白裙。

而是換作一襲白衣,白衣面料材質跟馭山身上穿著的一樣,屬於少爺小姐專用的那種。

三名少女一見到白衣少年,又準備欠身施禮。

但卻沒能彎下腰,也沒能低下頭。

眼前呈現白衣少年陽光一笑,耳邊傳來白衣少年的聲音,「三位妹妹應該怎麼叫我來著?不會是忘記了吧!」

三名少女連忙張口,「哥哥。」

「嗯。」馭山點點頭問道:「願不願意跟在哥哥身邊,一路上遊山玩水看風景?」

三名少女紅撲撲的臉蛋上露出笑容,十分清純,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散發出興奮,激動,歡喜,自豪。

珠兒和柳兒、沫兒覺得,自己好幸運呀!要是草原秘境中的其他女孩知道,珠兒和柳兒、巧兒可以陪在哥哥身邊,一個個的,肯定會羨慕嫉妒恨。

隨後一行七人啟程,沿著大道往北走。

此地距離紫王宮紫城,還有三十多萬里。

按照今已是九階級別的摩天炎獸的飛行速度,兩天之內可到達。

按照九級戰將的趕路速度,四天之內可到達。

按照一級戰將的趕路速度,以日行三萬里來算,需十多天。

按照諸如珠兒、柳兒、沫兒,這種聖域普通人的趕路速度,那得要一個多月時間。

所以在聖域,聖域的普通人——九州界所謂的靈境仙人,只能在小地方呆著,想走遠一點很難,且不說路途威脅,光是路途遙遠,就讓他們吃不消。

按普通人日行萬里的速度,從聖族江南去一趟妖族江南,來回得花兩年時間,去一趟巫族江南,來回得花四年時間,就算在聖族江南範圍,從九星山脈的搖光峰,去一趟與搖光峰距離最近的開陽峰,來回也得二十天。

沐清,青陽,端木元,三人不解,公子帶著三個小少女同行,難道是,並不急著趕路去紫王宮紫城?

公子心裡想什麼,常人沒法揣測到。

直到三名小少女出來后的第三十天。

當一尊通體赤紅的四翅巨獸衝出雲海,從天而降。

看到巨獸的背上趴著一個青衣小少女。

雖然沐清和青陽一時半會兒還雲里霧裡。

但端木元已然明白。

那名青衣小少女,不正是老端家的小姑娘,欣兒嗎?

端木元欣喜若狂,騰空而起,去到摩天炎獸背上,將青衣小少女抱了下來。

青衣小少女一離開獸背,摩天炎獸瞬間消失。

明白了,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公子一路上慢慢悠悠,其實是利用這段時間,讓摩天炎獸往返一趟聖域江南的游龍殿龍角峰,將端木欣兒給接過來。

三十天往返六百萬里,以摩天炎獸,九階飛行兇獸的級別來說,可以做到。

不過令人疑惑的是,公子怎麼做到的,避開三位九級戰將的感知,將摩天炎獸給投放出去?

難道公子具有將摩天炎獸挪移到三十里之外現身的能力?

端木元,沐清,青陽,三人疑惑不解,想問,但沒急著開口,

端木元為端木欣兒介紹奪纏公子。

端木欣兒一臉羞澀,學著成年人的語氣說了一句,「久仰公子大名。」

馭山打趣道:「欣兒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聽誰說的?」

端木欣兒的臉龐更紅了,低聲回道:「欣兒聽大哥端木雷說的,大哥說,公子見到欣兒時,會喜歡欣兒的。」

說到這裡端木欣兒停頓了一下,然後用更低的聲音問道,「公子見到欣兒,喜歡欣兒嗎?」

「欣兒清純可愛,公子自然喜歡。」馭山笑著回道。

接著馭山說道:「不過,如果欣兒叫我哥哥,那哥哥就更喜歡欣兒了。」

欣兒聽完張口叫道:「哥哥。」

馭山含笑點頭回應。

珠兒和柳兒、沫兒走到欣兒身邊,嘻嘻笑,沒說話,伸出手,手牽手,然後一起往前走,故意跟身後的人拉開些距離,好說悄悄話。

四名小少女,都是及笄年華的同齡人,手牽手成一排,讓這條空曠的南北大道,多了一抹活潑的青春氣息。

隨著漸漸接近紫王宮紫城,大道上開始熱鬧起來。

妖族江南跟聖族江南不太一樣,人居之地總共只有兩個,其一為紫殿所在地,南山山脈三十六峰——三十六個山頂城鎮;其二為紫王宮所在地,紫山山脈之上,一座山頂大城池,佔地面積方圓不下萬里的紫城。

除此之外,妖族江南的其它地方,都是深山老林,荒郊野嶺,以部落族群棲居的妖獸領地。

另外還有不太一樣的地方,妖族江南的人居之城,城鎮城池無一不是坐落于山頂,那些由妖獸化形的人,潛意識之中始終更傾向於待在山上。

據之前從紫金猿等人神魂記憶中所提取的信息顯示。

紫山北面有一條發源於紫山山脈的大河,稱之紫河。紫河自南向北流,流入青龍江。紫河河寬水深,可航行大型樓船,便於紫王宮往外運輸浪鳥族女子和奴獸。

紫山的入山大道上,獸車來來往往,行人亦有不少。

妖族江南南部妖獸化形的人,會離開族群部落,去南山三十六峰城鎮定居。妖族江南中部、北部妖獸化形的人,則入紫山紫城定居。

大道上那些上山下山的人,要麼是些離開族群部落來紫城的,要麼為已經在紫城定居偶爾回去一趟族群部落的。

步行上下山的,多為平民。乘坐獸車的,無一不是有錢有勢的大家族中人。

馭山一行八人沒有獸車,一路上與平民為伍。

某一刻馭山想起遒叴說的一件事,關於霸風和貂潺。

遒叴說,離開草蘆峰駐地,進入黑森林沒多久,他和藍若,霸風和貂潺,隗隇和羋霞,馭土和蔡曦,就分開了。

遒叴和藍若往東走,去聖族之地。 https://tw.95zongcai.com/zc/11131/ 霸風和貂潺往北走,去妖族之地。馭土和蔡曦往西北走,去巫族之地。隗隇和羋霞往西走,去魔族之地。

此乃崖老事先安排好的。

崖老給了霸風和貂潺一些「化形丹」,這種「化形丹」跟促使妖獸化作人形的那種化形丹不一樣,而是反過來,讓人化作獸形,以讓霸風和貂潺在進入妖族之地后,必要時刻,可以化為獸形「本體」,假冒妖族出身。

馭山好奇,霸風和貂潺服下「化形丹」之後,會幻化成什麼妖獸?

遒叴說,霸風會化作一頭猿獸,貂潺會化作一頭狐獸。

此刻馭山在想,不知能不能在紫城遇見霸風和貂潺?不知他倆現在過得怎麼樣?

馭山難免有些擔心霸風和貂潺,隗隇和羋霞,馭土和蔡曦的安危。

但一想是崖老安排的,想必崖老應該會給到一些保命手段,否則以他們一級戰將的實力,進入妖族之地,巫族之地,魔族之地,豈不生存幾率極小。

霸風和貂潺,隗隇和羋霞,馭土和蔡曦,進入妖族之地,巫族之地,魔族之地,跟遒叴和藍若進入聖族之地,風險程度大不一樣,相比之下,妖族、巫族、魔族之地,遠比聖族之地要野蠻。

暗自想了一陣,馭山心中無比期待,希望能在紫城跟霸風和貂潺相遇。

隨著往高處走,紫城輪廓漸漸清晰。

方圓萬里的超級大城池,馭山還是第一次看到。

坐落在山頂的方圓萬里大城池,更令人無法想象,會是怎樣一種存在。

首先得有一座不小於方圓萬里的龐大山峰。

紫山正是此等存在。

且不去說紫山的分支山脈及其餘山峰,光是位於中央的那座主峰,那種壯觀程度,簡直如同聳入雲霄的另一片天地,直叫人嘆為觀止。 紫城中心,地勢最高,矗立著一座大型宮殿。

此宮殿名為紫王宮。

一個月前紫王宮派出三十輛獸車,出南城門,駛向南山。

但不到十天,三十輛獸車便返回。按照六階奴獸拉車奔跑速度,從紫山去一趟南山,單程需要七天,來回需要半個月,可見乃是半途折回。

三十輛獸車返回駛入紫王宮。當天,紫王宮飛出一隊紫鷹,於紫河上空往北飛去。當天,紫城東南西北四個城門口,新增一批由九級戰將帶隊的值守者。

城門口設有崗哨盤查身份,這一點老早在馭山預料之中。

珠兒,柳兒,沫兒,端木欣兒,四名尚未達到一級戰將的小少女,正好用來做掩飾。

至於沐清,青陽,端木元,和馭山自己,馭山從紅兮那裡要來一門壓制靈力氣息的秘術,四名九級戰將,變成了三名六級戰將和一名一級戰將。

以馭山二十一歲之齡的年紀,一級戰將實力正好合適,不卑不亢,既不落後於南域一些大家族中的同齡少爺小姐,也不顯得十分出眾。

只是馭山覺得,紅兮真的越來越像靈兮女帝了,可謂要啥有啥,各種秘術都有。

例如,男女相輔修鍊的修魂術,加持魂力之術,提取神魂記憶信息之術,挪移空間靈器中的人或獸或物品投放到三十里之外的秘術,等等。

這讓馭山不禁生疑。

難道起初為一道朱雀靈念的小紅,在進化為魂體改名叫紅兮之後,覺醒了某種高深的傳承記憶?

又或是起初為一道魂體、尚未重獲肉身的靈兮女帝,閑著沒事幹,灌輸了一堆高深術法給到,那會還只是一隻小紅鳥靈念體形態的紅兮?

馭山忍不住問紅兮。

紅兮撒嬌,嬉笑,說是靈兮女帝曾傳輸了一些信息給到她,以前沒法解讀,直到成就靈嬰境級別的魂體,她才得以從那些信息中領悟出幾門秘術。

這說法倒也說得過去。

不過馭山仍很疑惑,莫非靈兮女帝從一開始就料到,小紅會一直跟隨,一直相伴?

倘若朱雀靈念小紅留在九州界南嶽,不跟隨來聖域呢?豈不讓靈兮女帝白費一番功夫?

後來馭山猜測,當靈兮女帝傳授給小紅鳥修魂之術時,一切基本上就形成軌道。

小紅鳥接觸那門修魂術,漸漸滋生自我意識,隨著由靈念體往魂體進化,她的自我意識越來越成型,最後完全轉變成一個獨立體,而非起初那般,只是朱雀所分出的一縷靈念。

小紅鳥在南嶽重回馭山紫府那會,她已不甘心自己一副小紅鳥的樣子,從而幻化為靈兮女帝模樣的紅衣少女。

此後紅衣少女小紅,便再沒有離開過馭山,就此一直以馭山為宿體,一路成長,進化,由靈念體進化為魂體,從靈體境魂體成長到靈嬰境魂體,王級級別的存在。

紅兮的進化軌道,源於那門修魂之術。

從而馭山認為,這一切並非靈兮女帝無心之舉,更像是有意安排。

馭山也就僅僅想到這一步,沒能意識到,紅兮根本就是,靈兮女帝借朱雀靈念體小紅為胎體,逐步造就出來的,一道靈兮女帝分魂。

倘若馭山意識到這一點,便不會疑惑於心,那八個鼎,為何會脫離原主,自動沒入馭山的丹田氣海之中,認馭山為主。

亦不會疑惑於心,馭魂術到底怎麼來的。

混入紫城之後,馭山一行八人,沿著南北大道,徑直往城中心紫王宮走去。

大道路面寬達百丈,可看作雙向十車道,按行速分流。最裡邊三道,為獸車車道,行速達日行三萬里以上,之所以設有三道,為了方便超車;獸車車道往外一道,為快速飛掠行走的人行道,行速達日行萬里以上;最外邊一道,為慢行道,行人,獸車,散步似的慢慢悠悠。

馭山一行人行走在慢行道上,慢慢悠悠。

按這個速度,如果從頭到尾不轉到快行道的話,由南城門走到紫王宮,四千里路程,估么著得不休不眠走二十天。

相比九州界城市社會,聖域有諸多不同的地方。

其一,到了點不去吃飯,很平常,因為聖域中人皆靈體,吸納天地間無處不在的靈氣就可以飽肚子。反倒是一到飯點便往酒樓去的人,很不平常,因為如果不是錢袋子充足的有錢人,根本消費不起。

其二,到了晚上不睡,繼續趕路,或繼續開門營業,很平常,因為聖域中人皆靈體,白天晚上都一樣,晚上不點燈也看得清。反倒是一到晚上便往客棧去的人,很不平常,同樣的道理,既費錢又浪費時間的事,那都只有有錢人才會做才可做。

所以天黑之後,路上依然人來人往,路邊依然有人做小買賣。

獨愛玻璃鞋 一路上四個小少女的嘴巴就沒停過,說,笑,吃。

沒事的,反正哥哥不缺靈晶,想買什麼,隨便買。

四個小少女分為兩左兩右,圍著哥哥轉,嘰嘰喳喳,讓馭山應接不暇,回話不贏。

見到公子一路上手忙腳亂的,身後的三人樂了,端木元時而哈哈大笑,沐清抿嘴默默而笑,青陽時不時搖頭笑著。

青陽一路上都在琢磨,公子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還別說,這會看公子,真就只是四個小少女的哥哥,跟親哥哥似的。

公子的雙眼中,清澈無比,哪怕被小少女挽著胳膊,鑽到懷裡,亦毫無一絲邪念,就算小少女們偶爾沒太注意,但公子總是會有意無意的避開與小少女們敏感部位的接觸,顯得十分紳士。

一路上看著公子的背影,青陽不禁回憶起,自己十多歲的時候,那段青蔥少年時光。

沐清也有同感,越來越覺得,公子本質上似乎並非那種好色之人,反倒更像是一個純潔無瑕的小少年,小弟弟。

端木元整個人高興得很,認為,定然是公子很喜歡欣兒,很疼愛欣兒,從而才會釋放出真摯童心。

馭山自己心中有種感覺,感覺回到了五年前,剛進入雲夢武院那段時光,有漪兒、夭兒,相伴。

那會尚還沒有跟夭兒確立戀愛關係,心裡頭也尚還沒有起這個念頭,當漪兒,如親妹妹般看待,而夭兒,乃是一個熱心學姐。

收購聖族江南四殿所有藝女院,成立江南學院,將藝女的身份轉變為學員,解放她們的思想,引導她們自幼被灌輸的奴婢意識,徹底改變她們的命運,不讓她們淪為侍妾、青樓女子。並將之中天賦尚佳的一批人,納入護腕空間草原秘境,交由鳳媚去培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