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沒問題,沒問題,我不算你們房錢,被這種事情壞了心情換屋子很正常,來,小三,你去給這位姑娘另外安排一間房。”老闆娘笑着滿口答應。

我點了一下頭,便頭也不回的走了,因爲,待在這裏,壞心情,對於有人多的地方,我向來不是很喜歡,何況這樣的圍觀,我怎麼都有種讓人看猴子般的感覺。

還是不喜歡跟別人接近,夜,你知道麼,只有你,纔會讓我表現出不同的一面,其他人,我還是覺得冷淡,因爲,沒有興趣,我也不想有興趣。

就在衆人都一一散去的時候,在另外一邊,有兩人男子,正在談論着“澤宇,你說,這女子是不是世間少有的奇女子,連我,都意外她的淡定。”一聲好聽的男聲出現,而聲音的主人也是一枚美男子。

“怎麼會是她。”那不是那日在湖邊遇到的女子麼?幾乎是呢喃,除了自己別人沒有人能聽的清楚。南宮澤宇在心裏想着。

“你說什麼?”另外一個男子,沒有聽清楚南宮澤宇的話,反問道。“看你這眼神,跟她認識啊?”

ωωω.ttКan.co

“一面之緣罷了。”是啊,的確只是一面之緣,但是不知道,爲何,有時候卻總是想起,沒想到,這次真的又遇見了。

俊雅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微笑,雖然很淡,但是卻很讓人感覺舒適。 清晨……

“小姐,該起牀了,今天還得繼續趕路,需要早點起來。”知道我最喜歡的便是睡覺,每天沒有人來叫我,我是絕對不會起牀的,幻宣的聲音在門外傳來,輕輕的叩門聲音也伴在一起。

迷迷糊糊的轉醒,心裏有些無奈,唉,這愛睡覺的毛病還真是改不了,又不是孕婦,睡那麼多幹嘛,算了,睡就睡。

“進來,我也準備起來了。”出聲喚來幻宣,讓她伺候我起牀。

“小姐,昨天的那兩個人已經被送入官府了。”在伺候我穿衣的時候,幻妍的聲音也從門口傳了進來。

頓時,幻宣正在爲我穿衣的動作也停了下來,跟幻妍一起準備看我的表示。

我聽到這句話後,心裏暗暗一笑,呵呵,她們真是太敏感了,這種事情前世我雖然討厭,但是遇到的也不少,怎麼也不會多麼去在意。讀看看小說網請記住我)看來昨天我的突然反應嚇到她們了。

或者說是,跟夜在一起的那斷時間,我的冰冷的一面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以至於她們看見我突然的變會原來的模樣,有些吃驚。

“好了,以後這樣的事情不用再來跟我稟告,對了,昨天的那一幕,夜派來跟着我的暗衛應該已經傳回去消息了。”只是不知道,夜會有什麼反應。我心裏默嘆道。

應該是很生氣,以我對夜的瞭解,他馬上動身來把我給帶回去都是有可能的。

很顯然……預料很準,另外一個場景。

“主子,這是從小姐那邊的暗衛傳來的消息。”房間門突然的被打開,沒有稟告,直接的進入。

正在桌子上埋首工作的慕凌夜聽到開門聲,並沒有任何的動作,彷彿這是家常便飯了。但是,一聽見小姐這兩個字的時候,慕凌夜的頭便馬上擡了起來,那叫一個速度啊。

“快拿來。”沒有等暗衛走近,慕凌夜便手一揮,只見那封信便飛到了慕凌夜的手中,頓時慕凌夜便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而那送消息的暗衛則在心中暗暗感嘆——主子的武功果然還是那樣的深不可測。

只見慕凌夜的臉色轉了又轉,變了又變,最後,更是鐵青。“砰!”一聲巨響,上好的紅木桌子邊被砸的粉碎,桌上的那些在外人眼裏都是絕對的重要機密文件,現在好像是不值一文的垃圾,隨意的掉在了廢墟里。

看見慕凌夜這樣的表現,一直站在一旁的暗瑾用眼神示意那暗衛下去,才慢慢的開口道“主子,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是冷小姐出了什麼事情?”能讓主子那麼憤怒的人,除了小姐,怕是沒有第二個人了。

“派人去把那風流二邪君給我帶回來。”語氣裏透露着一絲陰霾,還有着濃濃的危險。

聽到慕凌夜說了這句話,暗瑾更是感覺疑惑,那不是江湖上很有些名氣的採花賊麼?主子讓人把他們抓回來幹什麼?

恩?採花賊?難道…暗瑾又有些不確定的看了看慕凌夜,確定了主子的臉色只有越來越鐵青的趨勢,難道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樣?那兩人不要命的對小姐下了手。

暗暗打了一個寒蟬,暗瑾覺得自己現在頭皮都有些發麻發緊了,耳邊響起主子手中關節咯咯作響的聲音,立馬答道“屬下這就去辦。”說完,便急急的退下了。

敢動我的凝兒,就有要承擔其後果的決心,我管你是誰,只要敢挑戰我的底線,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凝兒,你這才離開我多久,就給我了這麼份消息,還真是讓我放心啊,要不是現在被那該死的皇帝給拖住,看我不把你給馬上抓在我的身邊。慕凌夜心裏暗自想着,另外隱隱裏最強烈的認知便是:一定要趕快解決身邊的事情。凝兒,我想你了,你呢。 鏡頭轉換……

“小姐,繼續趕路麼?”擡頭看向窗外,天色已然大亮了。

“恩。”早點到,也好,我做事情從來都喜歡先把正事做完才休息,話音剛落,便轉身準備踏出房間。

“掌櫃,退房。”幻妍的一聲叫喊,便把那老闆娘喚了過來,只見那老闆娘依舊是一身紅衣,絲毫沒有爲昨天發生的事情而受到影響。

這樣的人,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般來說,有些勢力在暗中不可能不培養些勢力,這些酒茶館便是最好的選擇。

看這樣子,如果我判斷的不錯,這女子應該是暗樁了。

“小姐這才一天就走了,也對,小姐看樣子也不是那種會長久在這城中待着的人,對了,我…我家主人想見小姐一面,不知道…”欲言又止的看着我,生怕錯過了我的一絲絲反應。(請記住讀看看小說網的網址

果真,我看的還這是沒有錯,這麼快,我就被人給注意上了,也罷,以我的武功倒也不怕誰加害於我,就隨她去見見。

“好。”單單只是說了一句話,便沒有再應聲了,而那人似乎沒有想到我會這麼幹脆的便答應,愣了一愣,但是立刻又緩過了神來。

“請小姐這邊來。”看到我答應了,她臉上有着難掩的喜色,隨即便爲我領路。

“小姐……”幻宣欲要開口,但是卻被我的手勢制止住了,我知道,她們是想勸阻我。

“你們就在這裏等着,我去去就來,不用這麼緊張。”說完,便轉身跟着那女子離開了。

……

“公子。冷小姐已經到了。”聽到那女子的話,我的腳步頓了一下,她是怎麼知道我的姓的,我記得,這裏並沒有發現我認識到人啊。

是有些不對勁,還是小心謹慎點好。

“冷小姐,我們又見面了。”一聲溫潤如玉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邊,這聲音,好像在哪裏聽過,擡頭一看,還是有些驚訝,是他。

“南宮澤宇。”語氣裏有着的是肯定,我說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呢。

“正是在下,上次跟冷姑娘在洵河一別,也是有些時日沒有見面了,昨天也是碰巧看見了冷姑娘,真是有緣啊。”南宮澤宇的話語間有着絕對的客氣,很是溫和的一個人。

“是很有緣,沒想到,這酒是你們南宮家的產業。” 獨家佔有:老公大人不好惹 難得的說的多了點,但是語氣裏還是改不了的冷淡和特意疏遠。

對於除了夜以外的男人,我從來就不會別人有過多的接觸,就算是跟這南宮澤宇有過一面之緣,也只能算是較爲友好而已。

看見我的冷淡,南宮澤宇並沒有太過在意,依然保持着溫柔的笑容,出聲道“看冷姑娘這樣子像是要出遠門,不知道是要去哪裏。”似是覺得突然這麼問我有點越劇,所以眼神看起來有點不太有把握。

聽到他的問話,我沒有太在意,想了一想,告訴他也沒有什麼“聽說武林大會快開始了,我準備去看看。”我淡淡的開口。

聽到我的回答,南宮澤宇顯然是驚了一下,沒有想到我這麼一個女子居然也會對這種江湖事情有興趣。

“你想去武林大會?”語氣裏有着濃濃的疑惑,甚至絕對有些不可思議。

“怎麼,你認爲我不行?”語氣裏有着不滿,爲了他看不起我而不滿。

“沒有,只是絕對有些奇怪,澤宇絕對沒有看輕冷姑娘的意思。”看見我的臉色不是很好,南宮澤宇馬上開口解釋。 聽到他的解釋,我的臉色稍稍好了一點,對於古代的重男輕女的想法,我還是很厭惡的,女子可不一定就比你們男人差。

“你要問的我已經回答了,這見面也見了,我想我該出發趕路了。”說着,便準備推門而出,沒有等南宮澤宇的回答。

“等一下。”看我真的是要出門了,南宮澤宇出聲喚住我,我的腳步停了一停,轉頭回望過去,等着他的下文。

“其實這次我出來,也是受家族的命令去江南參加武林大會,如果,如果冷姑娘願意,可否跟在下一路前往。” 愛已成殤:冷麪閻羅的殘妻 說完,眼睛裏滿是期待。

一路?這個詞在我的腦子裏閃了一下,但是卻讓我猶豫不定了,一起的話,是可以避免一些麻煩,比如如果又有人來鬧事,讓南宮澤宇那一方出面就可以了,我也不是那種喜歡出風頭的人。但是……。

但是,如果讓夜知道,我跟別的男子一路,可能會抓狂,這該是如何是好。

許是看出了我似乎有些爲難,南宮澤宇也沒有勉強我,“要是冷小姐實在是有自己的難處,便罷了,澤宇只是看見冷小姐勢單力薄,可能在前往途中遇到些麻煩罷了。”話說得還是很客氣,眼神裏的溫柔不變,似乎並不爲我剛剛的態度而有半分的生氣。

思索了半天,最終,我做出了決定。“好,我跟你們一路。”反正江南也不是多遠的地方,大概幾天便到了,就這些時日,等回去以後再哄哄夜。

聽到我這麼回答,南宮澤宇的眼睛明顯一亮,隨即展開了一抹儒雅的笑容,很是讓人迷醉,雖然比不少夜,但是也足以令許多女人爲之傾倒了。

只是,可惜,我不是那許多女人中的其中之一。

“我馬上去叫人收拾收拾,即可出發。”許是看出了我比較在意趕路的速度,他趕忙開口。

我只是輕輕點了一點頭,便轉身下了,幻宣幻妍該是着急了。

……

“小姐,你可算是下來了。沒有發生什麼事。”說完,便前後左右的開始打量着我,生怕我受了什麼傷。

“我沒事,只是有人想跟我們一起去江南罷了。”我輕輕的開口,但是這句話卻在幻宣幻妍的心裏勾起了一絲波瀾。

“跟我們一起?什麼人啊,小姐,萬一有人想要加害我們怎麼辦,這在外面可不能隨便相信人啊。”幻妍一臉焦急的看着我。

我瞧了幻妍一眼,心裏卻有些好笑“我說,你們就這麼看不起你們小姐我看人的本事啊。我看過的人,可是有出過差錯的?”我反問道。

“這…沒有。”幻妍沒有想到我這麼簡單的就把她的提問給還了回來,臉上有些尷尬。

“好了,幻妍,我相信小姐的決定。”幻宣看見我這麼說,也沒有再勸阻,相較於幻妍,幻宣確實要更沉穩些。“不過,小姐,那跟我們一路的人究竟是誰啊?”聽到幻宣的這句話,在一旁的幻妍也使勁的點了點頭。

幻宣總算是問到正點上了,我理了理衣袖“你們還記得那次我們去洵河麼?在洵河碰到了南宮家族的少主。”

“小姐是說…南宮澤宇?”幻宣幻妍不虧也都是聰明的女子,一點就通。

“恩。”我點了一點,這下,她們該是知道這人是誰了。

“這南宮家族跟我落鳳閣向來沒有往來,這次他們想要跟我們一路,是何用心呢?”幻宣開口道。

看到她們擔憂的語氣裏透着疑惑,我搖了搖頭,看來長久的閣內訓練,讓她們的爲人都嚴謹了不少啊。 “不管他們有何用心,你們只要記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句話就好了。”我朝她們瞧了一眼,又一次給她們說了這句話。

“我們知道了。”幻宣幻妍點了點頭,終於沒有再多說什麼話。

“出來吧。”我朝暗處輕叫了一聲,幻宣幻妍都疑惑的往我喊話的方向望去,只見陰影的地方,出現了一個黑夜人,那是——暗衛。

“果然還是瞞不住小姐。”那人朝我一拱手,並沒有顯出被發現後慌張的神色。

“今天的事情,不要傳消息回去給夜。”只有先攔住再說了,要不然以夜的脾氣,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他的怒火我雖然不怕,但是萬一傷及無辜我也不想麻煩。

“這…”許是聽到我的命令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卻因爲我的身份不敢反駁。

“屬下是主子安排來保護小姐的,小姐的一舉一動我都應該向主上稟告。”頓了一頓,做了一陣激烈的掙扎,還是準備出聲回答。

“嗯?”一不滿的語氣一轉,氣氛明顯變得僵硬了起來。“你的意思是說,夜是讓你來監視我的?”要真是這樣,我該是用我自己的辦法處理了,也用不着這麼客氣。

“屬下不敢。”聽出了我的不悅,那人立馬跪下,生怕我的怒火繼續漫延。

“我們小姐現在是你的主子,我們小姐的話,你跟着照做就是了,那麼羅嗦幹嘛。”幻妍最是沒有耐心,看到這個局面,便開口出聲了。

眼看着那暗衛額頭上似乎急得都快掉下汗了,我也不想過多的爲難人,便又開口道“幻妍說的不錯,現在我是你的主子,你儘管聽我的吩咐就好了,夜那裏,等我回去以後自然會向他解釋的。”說完,我便沒有再看向他,我想,他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

果然,聽到我這麼一說,他似乎是鬆了一口氣,緩緩的站了起來。“謝謝小姐。”然後看我沒有更多的吩咐,便又閃回暗處了。

……

“小姐,你怎麼知道那裏有人。”這算的也太準了吧。幻宣不由疑惑的開口問道。

“氣味。”我從小就對各種藥材毒物加以實驗,嗅覺自然是便的異常靈敏,再說了,有暗衛在我身邊,這是隻要稍微一動腦子便能知曉的,並不能算作什麼大智慧。

聽我的這兩個詞一出,幻宣幻妍看我的神色更是恭敬,她們的小姐真是…真是不一般。

“好了,上車。”眼角看到南宮澤宇那一方的人已經出了酒樓的大門,沒有打算在跟他們磨嘰一番,便直接上了車。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幻宣幻妍愣了一下,便也看見了她們,也各自回到了自己該呆的地方。

“冷小姐。我們啓程了。”南宮澤宇那溫潤的話語從車外傳來,動作也確實是快。

“嗯。”輕輕的一應聲,便沒有了下文,而他也很知趣的上了馬。

一行人就這麼上路了,我並沒有不安的感覺,只要是做了該做的事情,周圍出現什麼人,並不是我所關心的。

……

就這樣…半個月的路程就這麼開始了,黑晝白天的交換,映照着一天天的過去,也說明了我離有夜的地方越來越遠。

但是,只要想起他的時候,感受着脖子上那一抹冰涼,心裏便不覺得有那麼難受了,彷彿他就在我的身邊。

我答應你,這次回去後,就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這句話,永遠也不會食言。

有你的地方纔是我感覺最安全的地方…

“小姐,馬上就要到江南了,南宮少主說會安排我們的住處的。”幻宣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我卻沒有出聲,因爲,這半個月來,吃住方面都是南宮澤宇在安排,我也並沒有多管。不過,既然現在已經到了江南了,是該好好準備一番了。我暗自想着。

------題外話------

今天若若大封推了,想了想還是決定加更。

好吧,我來幫笑笑拉拉票。

《敗家小娘子》古言甜蜜寵文

女主宣言:咱不是富裕的千金小姐,卻比千金小姐還要富裕

閻墨是天龍國最有錢的男人,掌管着天龍國的經濟命脈,稱爲:錢皇

但此人神祕非常,行事冷酷無情,辦事雷厲風行,皇帝也要給錢皇三份薄面世人相傳寧可得罪皇帝,也不能得罪錢皇……

一日:錢皇外出帶回一個活潑調皮外加敗金,再加小腐的逃婚女

誰知她竟是亦正亦邪毒醫的小徒弟,善於用毒……

傳聞:錢皇見到她的那一眼開始,從此便移不開眼……傳聞:一百萬兩,她彈指間灰飛殘渣不剩~注意!這是黃金,讓人髮指啊有木有!

傳聞:錢皇對她寵到無法無天,除了她去和別的男人約會。要什麼給什麼,她說什麼便是什麼 車緩緩的停下,我也聽到了周圍的喧鬧聲,果然是大城市,比我這一路來的地方中繁華了真是不少。蒲+公+英/中+文/網

我慢慢的伸出了手,讓幻宣扶我下車。

剛感受到了清新的空氣,擡頭一望,是一座看起來很有俠氣的府邸。門的正前方,端端正正的掛着一面牌匾“盟主府”看來這便是武林盟主所居住的地方了。

“冷姑娘,請。”就在這時,南宮澤宇出現在了我的旁邊,嘴角上還是掛着他那一抹招牌式的,還是那麼溫潤如玉的風格。

我沒有太大的反應,也還只是稍微一點頭,便踏進了這盟主府中。蒲+公+英/中+文/網

……

“宇哥哥,你來啦,可倩好想你。”剛一入府中,迎面便跑來一個身穿粉色衣服的姑娘,應該也只有十五六歲。

突然,我想起,在這個世界裏,我現在的年齡也只有十五六歲,不由的好笑的搖了搖頭。看見她的這個模樣,讓我想起了一個詞——無頭蒼蠅。

眼看着就要被她撞上了,我稍稍變動身法,往旁邊一轉,但是這樣一讓,那女子便直接的闖進了南宮澤宇的懷裏。

但是這樣她非但沒有尷尬,臉上還一臉的幸福。我徹底無語了。

“倩兒,別這樣,還有人呢,男女授受不親,快放開。蒲+公+英/中+文/網”說着,也一臉無奈的望着像一隻無尾熊一樣掛在自己身上的人。

復仇千金:老公禽有獨鍾 “哦。”聽見了有些拒絕的聲音,那名叫可倩的女子倒是自覺的下來了,但是臉上卻顯着不情願。

“冷姑娘,這是林盟主的千金,林可倩。”稍微掩飾了一下臉上的尷尬,便看見了我一臉疑惑的看着他,不由的想用這個介紹來緩解一下氣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