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法術打擊剛結束,已經三面合圍的直升機瞬間加速。沒給船上武裝份子太多反應的時間,掛載在機架上的大口徑機槍,已經開始快速的旋轉起來。

『噠噠噠』的機槍轟鳴聲響起,無數子彈高速飛射到商船上。先前躲過水箭攻擊的一些武裝份子,很快看到他們的武器平台跟駕駛艙,被機槍子彈打的一片狼籍。

「快,快通知大人,我們需要支援!我們被偷襲了,我們需要支援!」

躲在船艙中的商船指揮官,面對如此凌厲的突襲,根本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在直升機瘋狂掃射之時,六艘武裝快艇快速接近商船。來到商船下方,立刻拋射登船索。

看到登船索已經固定,快艇上的突擊隊長立刻道:「快速登船!其餘人,負責警戒掩護!」

得到命令的突擊隊員,將突擊步槍往身後一甩,迅速攀索而上。伴隨這些突擊隊員迅速登船,負責空中火力掩護的直升機,也開始篩選值得打擊的目標。

從空中飄落至武裝商船的徐海寶,並未參與接下來的戰鬥。對徐海寶而言,接下來還有硬仗要打。有可能的話,他還需要保持充沛的精神跟真氣。

解決殘敵的戰鬥,有手下這些精銳的突擊隊員,徐海寶覺得應該足夠。況且這些突擊隊員,也需要一些實戰磨礪跟檢驗他們的戰鬥力,並且通過實戰不斷提升戰鬥力。

聽著船艙不斷響起的槍聲跟爆炸聲,徐海寶依舊一臉平靜待在甲板上。三架直升機,也已經停止射擊,開始補充先前消耗的彈藥,為接下來的連續作戰做準備! 相比來勢洶洶的襲擊者,雖然知曉了船隊的確切位置,卻不清楚船隊上船員們的戰鬥力。面對突如其來的反突襲,準備包抄合圍的武裝商船,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以徐海寶做為第一梯隊,遠距離實施覆蓋式法術打擊,清理曝露在商船上的武裝份子。換裝完畢的直升機,做為空中打擊第二梯隊,催毀商船上的有生力量。

再以突擊隊為第三梯隊,直接登船實施最後的清剿。一環扣一環的突襲,令武裝商船上的武裝份子,根本沒有任何還手能力,只能被動的負隅頑抗。

遠在巨型貨輪上的幕後指揮官,收到武裝商船發來的求援信號,也很意外的道:「什麼?你是說那幫傢伙,率先對我們的武裝商船發起了突襲?」

「是的,大人!根據他們提供的情況,那隻天朝打撈船隊非常不簡單。他們竟然攜帶了四架直升機,還是能夠迅速武裝起來變成空中打擊力量的直升機。

除此之外,前番催毀我們行動隊的那名高手,也動用了群體式的法術打擊。我們的人,根本沒還手之力。商船上的武器,往往都沒機會動手便被催毀了。」

聽著手下的彙報,這名中年男人冷酷的笑了笑道:「有意思!看來我們的行動,已經被他們發現了。對我們的武裝商船展開突襲,看來是打算逃脫包圍圈。

給我們的潛艇發布命令,讓他們加快速度追趕。其它的武裝商船,儘快匯聚起來,聯手對抗他們的反擊。等潛艇跟我們一到,他們必死無疑,一定不能讓他們逃了!」

「是,大人!」

雖然徐海寶的反突襲,令組織此次圍捕的幕後指揮官有些意外。可他依舊相信,接下來這場海上衝突,必然以他們的勝利而告終,徐海寶跟其船隊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

看著陸續從船艙走出來的突擊隊,徐海寶也適時道:「虎鯊,情況怎麼樣?」

「船上的武裝份子,全數被擊斃。突擊隊,一名重傷,兩名重傷!這船上,有兩個高手,進入船艙的時候吃了點虧。不過,那兩個傢伙都被幹掉了。」

「把三名傷員送過來,重傷的立刻送回補給船進行治療,輕傷員的話,我替他們治療一下。如果傷勢不太嚴重,相信他們很快就能康復!」

「是!」

等到三名受傷的隊員被扶到甲板上,徐海寶招來無根之水,替三人清洗傷口。受重傷的隊員,徐海寶直接利用法術,取出打進傷口的彈片跟子彈,算是緊急治療。

做完這些之後,徐海寶招來甘露,開始施展療傷的法術。令突擊隊員驚喜的是,兩名輕傷員流血的傷口,很快便開始癒合,甚至傷口處快速生出新肉。

唯獨重傷員的情況比較嚴重,徐海寶的治癒術依舊無法立刻將其治好。只是經過徐海寶和施法之後,重傷員的情況也明顯改善了許多。

起身之時,徐海寶也笑著道:「你的傷口我已經處理好了!回到補給船上,再好好休養幾天,應該不會落下什麼病根。養傷期間,記得多補充些營養液。」

「是,謝謝!」

「好好養傷,別想太多,過個十天半個月,你又能活蹦亂跳。等下我讓直升機送你回去!」

說著話的徐海寶,直接招來一架直升機,將重傷員轉運到直升機上。在直升機返回前,登機的徐海寶也適時道:「等下你們回船后,準備吊裝深水炸彈!」

一聽這話,直升機上的作戰隊員很意外的道:「箭魚,我們不參與後續的作戰行動?」

「不是!你們有更重要的任務,有一艘潛艇正跟在我們船隊身後。為了船隊安全,你們必須將它炸沉。等下我的軍艦鳥會引導,你們跟著他就行!」

「是,保證完成任務!」

不能參與接下來的連續突擊任務,多少讓他們覺得有些遺憾。可單獨負責炸潛艇,他們又覺得很高興。做為海航直升機的飛行員,炸潛艇也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伴隨直升機迅速飛離現場,一隻體型巨大的軍艦島,也在直升機上空飛翔。看到這隻軍艦鳥,很多隊員都知道,這裡徐海寶養的寵物。

唯一令隊員意外跟驚奇的,則是軍艦鳥似乎通人性。很多時候,只要徐海寶一記口哨,那怕飛的再遠再高,軍艦鳥也會迅速回來,待在徐海寶的身邊。

當直升機飛抵補給船,已經得到通知的醫護人員,迅速將重傷員轉移到治療室檢查。經過徐海寶的緊急治療,重傷員的情況已經比受傷前好了許多。

船上的醫護人員,只需做好觀察,有情況及時彙報給醫生即可。面對這個受傷的隊員,很多醫護人員都覺得很高興,他們待在船上終於有事可做了。

換成平時的話,他們都覺得隨船行動,更多都是看熱鬧。現在終於有用武之地,他們自然都想盡心儘力表現,確保送到醫務室的傷員,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顧。

回到一號打撈船的直升機,很快看到待命的船員,已經替他們準備了幾枚深水炸彈。根據蛇王反饋的信息,徐海寶通過耳麥,也遠距離遙控指揮飛行員實施投彈轟炸。

等到深水炸彈被安全吊裝,停在打撈船上的軍艦鳥再次展翅飛翔。跟在軍艦鳥身後,吊裝深水炸彈的直升機,很快來到距離船隊身後的一片大海之上。

看到軍艦鳥突然降落,在直升機下方的海面來回盤旋飛行,飛行員很快道:「準備投彈!」

原本加速追趕船隊的潛艇,看到出現在上方的直升機,潛艇上的武裝份子也很驚慌的道:「該死!這是反潛機嗎?他們發現我們了嗎?」

「快!立刻下降!立刻下降!」

雖然打撈船裝載的直升機,跟軍用的反潛機有所不同。可看到直升機就在自己頭頂盤旋,潛艇上的指揮官很快意識到大事不妙,立刻指示船員開始下降深度。

在這個時候,已經做好投彈準備的飛行員耳機中,很快聽到徐海寶的聲音道:「潛艇在一百五十米水域,可以實施投彈!爭取將其一舉擊沉!」

「是,保證完成任務!一號彈準備,水深一百五十,放!」

伴隨第一枚深水炸彈垂直落進下方的海水之中,看著深水炸彈不斷顯露的深度。當顯示器抵達一百五十米左右時,負責操控炸彈的隊員立刻道:「啟爆!」

『轟』的一聲巨響,進入水底一百五十米左右的深水炸彈瞬間被搖控引爆。巨大的爆炸威力,甚至激起了幾米高的水花。而海中的潛艇,更是被炸的劇烈搖晃。

待在潛艇上的武裝份子,一臉驚恐的道:「該死的!是深水炸彈!他們不是商船嗎?怎麼連深水炸彈都有?該死的,我們要完蛋了!」

「左側出現管涌!快,立刻將其修好!」

隨著第一枚深水炸彈被引爆,受到衝擊的潛艇很快出現管涌的情況。如果不及時堵住,潛艇便有墜落海底的危險。一旦超過潛艇的極限深度,潛艇便有可能被擠爆。

就在潛艇上的武裝份子開始處理潛艇上的險情,飛行員又道:「二號彈準備,水深一百六十,放!」

雖然不知道徐海寶是如何在遠處知曉海底的情況,可飛行員還是很堅決的執行命令。待炸彈進入一百六十米水域,隊員立刻將其引爆。

相比前一枚炸彈,在潛艇的上空被引爆,潛艇受到的波及並不大。這枚深水炸彈,卻直接在潛艇上方爆炸。巨大的爆炸聲響起,潛艇瞬間被炸出了一個洞。

看著不斷湧進潛艇的海水,被爆炸衝擊到的武裝份子,連應急處置的機會都沒有。整艘潛艇極速墜落,朝著下方的海底快速的沉下去。

通過蛇王的視野,徐海寶也看到潛艇被催毀的情況,立刻道:「海鷹三號,乾的漂亮!潛艇被炸沉了,你們可以返航。卸掉炸彈后,你們在船隊待命!」

「是,箭魚!潛艇真的炸沉了?」

「放心!我說的話一定不會錯!第二枚深水炸彈,將潛艇炸出一個大洞,潛艇上的武裝份子死定了。返回船隊后,你們待命,提防有其它潛艇偷襲船隊!」

「是!」

成功完成任務的直升機,開始返航與船隊匯合。依舊待在海底的蛇王,卻警惕注視著快速下沉的潛艇。一旦有人從潛艇上出來,蛇王都會迅速上前補刀。

在徐海寶看來,既然這些傢伙是敵人,那就用不著客氣。唯有將他們全殲,才能震懾住敢打船隊主意的人。 總裁的別樣情人 對於敵人,徐海寶也是毫不留情的!

直到潛艇徹底沉入將近五六百米的海底,徐海寶相信不會再有倖存者,才命令蛇王跟船隊匯合,繼續待在船隊附近的海底,警戒有可能從海底發起的攻擊。

而此刻正在追趕船隊的巨型貨輪上,收到潛艇發來的求救信號,甚至跟潛艇的信號很快中斷。待在貨輪指揮室的一眾成員,都覺得空氣瞬間凝重了起來。

最重要的是,此刻正在匯合的武裝商船,也再次受到徐海寶突擊隊的突襲。繼續這樣下去的話,等他們跟徐海寶船隊接戰後,只怕他們已經沒有後備力量可用了! 解決掉威脅最大的水下潛艇,親自陪同突擊隊發起反突襲的徐海寶,也顯得長鬆一口氣。對徐海寶而言,船隊安全至關重要,他無法坐視船隊船隻出現被擊沉的情況。

當蛇王繼續充當海下警戒哨之時,引導直升機實施水上投彈轟炸的軍艦鳥,卻在徐海寶的指示下,在高空監控著加速追趕船隊的巨型貨輪。

那怕對方的巨型貨輪也經過一定程度的改裝,可相比船隊三艘全速航行的船,速度上還是要慢上不少。雙方追趕期間,徐海寶卻帶領突擊隊突襲合圍的武裝商船。

面對徐海寶跟直升機及突擊隊的三重打擊,即便武裝商船有所防備,依舊很難逃脫徐海寶的追殺。只要被徐海寶鎖定,等待他們的命運便是被徹底剿殺。

原本按趙極的意思,是將這些武裝商船炸沉,可徐海寶想了想還是道:「沒必要!這片海域發生如此大的動靜,相信周邊一些國家已經收到了情況。

如果把這些武裝商船炸沉的話,你有考慮過這些船沉進海中有可能造成的污染嗎?只要把船上的武裝份子解決掉,船的話就留在這,讓它自生自滅就好。

根據早前我所打聽到的消息,星研會這個組織極其神秘,各國特事機構都在搜集他們的情報。這次他們興師動眾圍剿我們船隊,勢必會引來多國特事機構的關注。

這些船扔在這裡,即是對各國特事機構的震懾,也是給他們一個深入調查星研會的機會。至少我相信,星研會不解決好這些麻煩,他們不敢再隨意露面的。」

做為親近海洋的修士,徐海寶很重視海洋污染問題。在徐海寶看來,捨棄這些攻下的武裝商船,多少還是覺得有些可惜。可問題是,這些武裝商船他們不可能拉回國內去。

將其炸沉的話,商船上攜帶的油料發生泄露,便有可能造成致命的環境污染。相比之下,直接將其丟棄在大海上,相信周邊各國也會對這些無主商船感興趣的。

綜合考慮之後,徐海寶覺得放棄這些死屍眾多的商船,對船隊而言最為有利。甚至為了避免麻煩,突擊隊在清理檢查之後,將船上的通信及監控設備全部拆除銷毀。

這樣一來,就算將來有人拿武裝商船說事,也找不到任何證據。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算有國家跟組織找船隊的麻煩,也要有證據才行啊!

看著已經完全集結靠在一起的三艘武裝商船,跟在直升機身後的突擊隊快艇,很快看到前方出現的密集炮火。三艘武裝商船,似乎意識到不能讓徐海寶等人靠近。

面對這種情況,徐海寶很快道:「虎鯊,快艇暫停行動,直升機分隊也暫停,不要靠的太近。等我先解決掉他們的炮手,你們隨後跟進。注意避讓炮火!」

「是!箭魚,你也小心一點!」

果斷停止前進,甚至快艇還往後方撤離,儘可能遠離艦炮的打擊範圍。乘座直升機的徐海寶,也直接跳入大海之中,從水下接近前方實施遠程打擊的船隊。

待在三艘商船上的武裝份子,看著六艘突擊快艇分散開來,很快命令炮手調整炮口繼續進行炮擊。至於兩架直升機,也開始在武裝商船附近來回盤旋吸引火力。

等徐海寶抵達武裝商船之下,從海中瞬間竄入高空之時,沒任何的廢話,一招群體覆蓋的『暴雨術』隨即落下。很多待在船艙外的武裝份子,根本來不及躲避。

就在這些武裝份子,看到突然出現在頭頂的徐海寶,滿臉驚駭的道:「他怎麼出現的?快,開槍,立刻開槍,幹掉他!不要讓他動手!」

那怕有武裝份子反應過來,立刻命令船上的武裝份子開槍射殺空中的徐海寶。當船上的武裝份子開始抬槍射擊之時,一波波犀利的水箭也開始從天而降。

『撲撲撲』不斷響起的穿透力,意識著從空中落下的水箭,正在收割船上武裝份子的性命。這種群體式的法術打擊,令船上的武裝份子瞬間崩潰。

不斷響起的慘叫聲,伴隨一些武裝份子開始竄進船艙之中,藉此躲避水箭的射殺。待在遠處海面的趙極,也看到密集的艦炮終於不再響起。

知道徐海寶的打擊已經奏效,趙極立刻道:「各小隊,突擊!準備登船!」

伴隨趙極的命令下達,兩架直升機隨即加速飛往三艘武裝船上空,開始實施第二輪打擊。至於徐海寶的話,兩輪群體法術覆蓋之下,甲板區已經看不到什麼活人了。

剩下活著的,大多都躲在船艙之內。那怕依舊有人朝空中的徐海寶不斷開槍,卻依舊無法打穿徐海寶的法力防護罩,只能眼睜睜看著直升機出現在商船側面。

找好射擊的目標,先前被阻擋在遠處的直升機飛行員也發狠的道:「給我狠狠的打!」

按下機槍發射按鈕,懸挂在直升機下的機炮開始旋轉,一枚枚機炮彈開始撕裂船上薄弱的甲板。很多躲在後面的武裝份子,只能再次抱頭鼠竄。

「快,躲到艦艙下面去!該死的,我們的支援呢?為什麼沒人來救我們?」

根據先前他們接到的命令,此次原本應該是他們合圍一支從事遠洋沉船打撈的船隊。可現在看來,這那裡是什麼商船的護衛隊,完全是特種版的海上突擊隊嘛!

在兩架直升機以三艘武裝商船為中心,開始進行循環式掃蕩,傾泄他們攜帶的彈藥之時。後續趕來的突擊快艇,也已經成功抵達商船下方。

依舊是老套路,開始登船實施清剿。剩下那些船進船艙的武裝份子,似乎也知道末日即將到來,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斃,依舊在船艙負隅頑抗。

考慮到這次需要清剿的商船有三艘,六艘突擊快艇分成三個突擊隊,兩個突擊小隊負責清剿一艘武裝商船。至於徐海寶的話,依舊負責全程督戰。

挑選出來的六支突擊小隊,其中有一支由暗組組長『信天翁』李建業擔任小隊長,帶領麾下的突擊隊員,跟安保組配合作戰。

當清理到船艙底部之時,看著被從裡面反鎖的艙門,李建業有些頭疼的道:「該死的,這幫傢伙還真是屬烏龜的!把炸藥拿過來,暴力破門,其它人做好準備!」

擔任突擊小隊爆破手的暗組隊員,很快從身上掏出塑膠炸彈,將其安裝在艙門上下部。安裝完畢,爆破手也適時道:「隱藏!三、二、一,啟爆!」

按下手中的搖控器,兩枚粘在艙門上的塑料炸彈,很快便爆炸開來。當艙門被炸塌之時,隱蔽在一旁的突擊隊員隨即開火射擊。

就在李建業打算衝進去時,卻突然看到躲在艙門中的武裝份子中,有一人全身捆綁炸藥衝出來吼道:「跟我一起下地獄吧!」

「開槍!幹掉他!」

伴隨突擊隊員瘋狂開槍射擊之時,待在李建業身後的貓頭鷹,卻很敏銳的發現,這個自殺式的武裝份子,身上穿了重型防彈衣,突擊步槍對其傷害很小。

最致命的,還是這名武裝份子已經按下了啟爆的按鈕。就在這關鍵時刻,面對迎面衝來的武裝份子,貓頭鷹將手中的突擊步槍一甩,徑直朝這名自殺式武裝份子沖了上去。

「信天翁,兄弟們,對不住,我先走一步了!」

吼出這話的貓頭鷹,在這名體型高大武裝份子滿臉震驚的眼神中,徑直朝他沖了過去。摟住武裝份子的腰實施反衝鋒,直接將其頂到被炸開的船艙內。

整個過程來的太快,等李建業反應過來吼道:「貓頭鷹,不要啊!」

聲音未落,被炸開的船艙內再次發出巨大的爆炸聲。 惡魔校草吻上癮 聽到這聲爆炸,已經滿腔怒火的李建業再次一馬當先的道:「沖,幹掉那些該死的傢伙!」

等他們衝進船艙時,看到裡面只有幾個受重傷的武裝份子,依舊沒客氣抬槍便殺。在暗組隊員將這些受傷的武裝份子打成篩子之時,李建業卻找到了貓頭鷹。

很可惜的是,此刻的貓頭鷹腹部炸出一個大洞,腦袋也炸掉了大半。這個樣子,無疑告訴所有人,貓頭鷹已經犧牲,甚至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

抱著軀體已經不完整的貓頭鷹,癱坐在地上的李建業難掩悲傷的道:「貓頭鷹,你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要這樣做啊!你這個傻子!」

其餘看到這一幕的暗組隊員,非常清楚先前的情況很危險。如果不是貓頭鷹抱著這名武裝份子反衝鋒,待在船艙通道中的他們,勢必會被捆綁的炸藥碎片給擊中。

可以說,貓頭鷹選擇這樣做之前,根本就沒想要活下來。那怕他們也穿了防彈衣,可正面跟捆綁的炸藥接觸,又豈有不死之理呢?

負責督戰的徐海寶,很快看到暗組這邊發生的事,覺得心中怒火飆升之餘,也大聲道:「全體隊員注意,殺!我要三條船上,看不到一個活人!加快清剿速度!」

聽到徐海寶的震天吼聲,負責帶領突擊隊的趙極立刻心中一緊道:「不好,肯定出事了!」

等到戰鬥結束,看著被抬到甲板,屍體已經不完整的貓頭鷹,很多人都覺得心裡不好受。那怕貓頭鷹主動要求參戰前,很多隊員都有心理準備。

可真正看到貓頭鷹戰死的屍體,早前對他的埋怨很快煙消雲散。這些隊員都知道,貓頭鷹用自己的鮮血,洗刷了他之前背叛的恥辱。這樣的人,他們實在恨不起來! 催毀阻擋船隊撤離航線上的最後三艘武裝商船,參與此次圍捕船隊的剩餘商船已然不多。根據軍艦鳥反饋的視野,有兩艘武裝商船跟巨型貨輪匯合。

這也意味著,徐海寶與這伙襲擊者的戰鬥,僅剩最後一戰。根據早前偵察到的結果,徐海寶幾乎可以斷定,此次行動的幕後指揮官,應該就待在那艘巨型貨輪上。

原本一切都按計劃順利進行,卻在最後時刻導致一名隊員犧牲。相比於重傷尚能救,當場犧牲的隊員,那怕徐海寶貴為修士,依舊無法救助這種已然失去呼吸之人。

望著抬到甲板上的屍體,目睹這一幕的徐海寶心裡有些不好受。可他知道,貓頭鷹用這種方式,洗刷了先前背叛的恥辱。人死如燈滅,有些事也不用再提。

想到這裡的徐海寶,那怕心中充滿怒火,臉上還是很平靜的道:「虎鯊,信天翁,把貓頭鷹帶回補給船,等回基地之後,再給他辦下葬儀式。

那怕他犯過錯誤,可今天他已經用自己的血,洗刷掉那份恥辱。這個仇,我會替他報。其餘突擊隊員,全部返回船隊,等待下一步命令!」

「是!」

從徐海寶的這番話中,很多隊員已經能夠聽出,他不再追究之前貓頭鷹所犯的錯。可以說,貓頭鷹用自己血的教訓,警示這些突擊隊員,敢背叛就要做好死的準備。

將貓頭鷹的屍體裝進裹屍袋,看著緩緩吊上直升機的屍袋,趙極突然道:「全體都有,敬禮!」

雖然趙極知道這個動作,多少顯得有些不合時宜。可他知道,貓頭鷹當初會背叛,更多也是被人控制了。雖說可以選擇自殺,可真碰上這種事,誰敢保證不會跟貓頭鷹一樣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