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溫縣司馬府邸內

司馬防覺得最近是不是老了許多,尤其是這腦袋瓜一天比一天大,自從數月前,陳歡送了一個小娃過來,司馬防就覺得頭疼了。

如今…..

看著門口數百人,以及領頭大漢站在哪裡威武不凡,而且渾身上下流露出的殺氣更是讓人心驚。

「你….」司馬防頭疼啊,指著站在門口的人,最後還是嘆了口氣:「隼,你去把他們給安排了,然後回去告訴叔弼,今後在這樣,斷然不行了。」

「是家主。」

司馬隼忍著笑意快速的離去,省的等下被找麻煩。

……………………………………………………………….

「父親。」

「叔弼又帶什麼人來了。」

不得不說,年齡越大,司馬儁的心態也變得越來越好,可以說已經做到了處事不驚,就連當初十三歲的小娃兒來,也不曾讓這位老爺子的心湖起半分的漣漪。

「父親,乃是董仲穎麾下大將華雄及華雄數百名親衛。」

低著頭,司馬防在等待著其父的回應,人老成精,有些事情他解決不了,他的父親就能解決。

可以說,活的久了,走的路多了,看的事情也就多,遇到的大風大浪更是不知多少。

「人有點多了,倒是一個麻煩。」

司馬儁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不過看向司馬防的眼神藏著淡淡的失望,天大的麻煩,在司馬儁的眼裡都算不得什麼。

世道亂了,他們這些豪族世家的分量也變得越來越重。

「安排下去,去當農戶。」

「諾。」

老爺子開口了,司馬防當即離去把事情吩咐下去。

等司馬防離去后,書房內,留下司馬儁一人時,司馬儁喃喃自語著:「孫兒你,說說你這位叔弼哥哥葫蘆裡面到底賣著什麼葯。」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固然陳歡不姓司馬,看他傳承的卻是另外一位司馬的根,故而司馬儁信他!

但近些年來,司馬儁覺得是不是自己老了,思維跟不上年輕人的思維,陳歡近些年來的動作,倒是讓他有點看不懂。

「祖父,叔弼哥哥這是給我們司馬家留後路。」

從不到十歲的少年的口中說出這番老道的話來,本應該讓人詫異,只是書房內,祖孫二人倒是沒有覺得什麼,反而習以為常了。

「哦,怎麼講?」

聞言,司馬儁一下子來了興趣,從太師椅上起來,他想要聽聽他最為看重的孫兒到底有何高見。

「祖父,老師經常說叔弼哥哥胸懷大志,曾言名利為重其餘為輕,他所做所為並非是空虛來風毫無目的。」

「設想,今後有一人列為諸侯,有雄厚的實力逐鹿中原,我等若是獻出倖存的幼帝,讓其佔據大義,河內司馬氏會得到多少。」

「而且華雄之輩,乃是當世一等一等的驍勇悍將,若是送上,有誰會嫌棄這等悍將,還有他麾下的數百親衛也是難得的悍卒。」

司馬儁微微頷首,贊同司馬懿的話,只是老成持重的他則是皺起了眉頭:「如此一來,豈不是與我司馬家的謀算背道而馳。」

世家門閥各自有各自的打算,就拿司馬家而言,從司馬儁這一輩開始就是做著積蓄力量的事情。

所謂厚積薄發

司馬家的打算便是如此

「祖父,這一點你錯了。」

司馬儁一聽頓時笑了,只是笑容有點悲哀,偌大的司馬家,竟無一人與其孫兒一般說一句錯了。

沒有半丁點反對的聲音,這才是司馬儁覺得最為可悲的事情。

「哦,此話怎講?」

這人啊,興趣一上來,就會變得喋喋不休,尤其是年紀大的,再加上興趣這麼一上來,了不得了。

「祖父,你想想叔弼兄長是司馬氏的還是他的。」

「這……」

一個看似極其簡單的問題,卻為難住了司馬儁,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司馬儁想通了。

「是他自己,同時也是我司馬氏。」

「正是如此。」

「如此一來,叔弼借著司馬氏的手用力,同時司馬氏也可以借著叔弼的手使用勁,這個大世,司馬氏可避過同時也不會錯過。」

「還有一點,不得不說叔弼兄長這一手玩的漂亮。」

年紀輕輕的司馬懿在這樣的年齡段時就已經展現出過人的智慧,甚至他的聰慧讓司馬儁這樣的老狐狸都覺得有點可怖。

「祖父,叔弼兄長這是借司馬家的手來試探天下世家門閥的底線究竟在哪裡。」

俗話說的好,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就是這個道理了。

陳歡三番兩次的出手,大漢天下的世家門閥並非都是瞎子,他們都能看得出來,同樣都看的出來歸看的出來,有沒有動作真的很關鍵。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如此,司馬家也可以借著這次機會選擇進或者是退。」

大勢如潮,單憑個人的力量豈能忤逆的了大勢,只能順勢而為,選擇逆勢而上的人,基本都已經死的差不多了。

作為司馬氏的主心骨,司馬儁見過不知道多少逆大勢而行最後死無葬身之地的人,沒有一個人亦或是一個家族會有好下場的。

「妙!妙不可言!」

司馬儁哈哈大笑,為此事的謀利而笑,同樣的也為後背的成長而笑。

「只是……..」

站在司馬儁背後為司馬儁揉捏肩膀的司馬懿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沒什麼可是的,這點風險司馬家擔當的起!」

高回報的同時也帶著極高的風險。

世界上沒有從天而降的餡餅,就算有也要承受被餡餅砸死的可能性。

司馬儁活了這麼久,這個道理他自然懂得,但相比於其中藏著的利潤,這點風險根本不算什麼,站在司馬儁身後的司馬懿炯炯有神的眼眸中藏著異樣的神光。

在他的祖父的身上,他又學到了一個名喚果斷的東西。

做事可三思而後行,但千萬不能優柔寡斷!

就如他的父親司馬防一般,做事雖是三思而後行,可到頭來三思而後行,卻是變成了優柔寡斷。

「祖父,等下孫兒要去老師那邊。」

「嗯,代老夫向孔明先生問好,他可是一個有真本事的人,只是可惜了…..可惜了…..」

慢慢的,在靜謐中,司馬儁緩緩的睡了過去,只是不知他口中因何而可惜…. **隊的突然出現,將瀕臨絕境的義軍從死盧線衛拉乃網下!

第一團的勁旅,在黑色軍旗的指引下。對日軍發起了排山倒海似的進攻,而那些隱藏在岩洞中的高山族義軍,也歡呼著,吶喊著,用自己的弓箭和高山族獨特的慶祝方式為中**隊打氣助威!

日軍和日警被逼到了一塊小小的範圍之內,就在不久前還三面包圍高山族義軍的他們,現在卻反過來被三面包圍。

他們唯一可以走的路,只有原始森林。

可是這片茫茫的原始森林,即便是當地人走進去,不在天亮前出來。一旦到達天黑,那些也無法活著出來

藤井浩二如同一個輸光了的賭徒一般,不斷大聲呼喊著,要求自己的士兵抵抗到底!而吉野次郎,則睜著血紅的眼睛,聲嘶力竭的呼喚著日警追隨軍隊戰鬥到底!

可是一切都已經顯得無濟於事了

越來越多的日軍倒在了槍口下,越來越多的日警被打成了蜂窩一般。

吉野次郎忽然發出了一聲慘叫。一枝箭刺穿了他的大腿。

兩顆手榴彈從天空落下,「轟、轟」再聲,兩名日軍機槍手當場被炸死,另兩名受里重傷,痛苦的在血泊里不斷翻滾

趁著這個時候,中**隊已經衝到了面前。

仗打到這個時候,日軍士兵已經喪失了全部作戰信心!

讓藤井浩二無法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自己的部下,竟然開始出現舉槍投降!

藤井浩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他們真的投降了!

大日本帝國的士兵,怎麼能向支那人投降?

其實藤井浩二並不知道,在登陸作戰中,像這樣投降的日本士兵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就好像會傳染一樣,越來越多的日本士兵選擇了放下武器的方式。或許這是他們最正確的選擇

兩名中國士兵沖了上來,藤井浩二舉起指揮刀,狂叫著沖了上去

刺刀格擋開了指揮刀,接著。另一把刺刀閃電一般落入了藤井浩二的右肩處。

指揮刀落地,藤井浩二痛苦的彎了腰」

而就在這一瞬間,這個曾經驕狂不可一世的日軍中隊長,成為了一個俘虜!

和藤井浩二幾乎同時成為俘虜的。還有他的同伴,逼迫高山族人大起義的吉野次郎

戰鬥只用了最短的時間即告結束。幾十名日軍、巡警戰死,其餘的都成為了俘虜。

高山族的男人、女人,紛紛從溶洞,從森林中走了出來。

他們帶著好奇的眼光。審視著這些突然出現的救兵。

這些軍人,和他們所看到的任何一個軍人都不一樣,軍官穿著黑色軍服,噔著黑色皮靴,士兵們穿著黑黃色的軍裝,精神抖擻

「大軍到此,我高山族乃得有救!日人奪我土地,殺我青壯,辱我婦女,乃激至我等而反。深陷絕境。非大軍援助,幾近全部身死」吉莫阿達走到中**官面前,行了高讓族最尊敬的禮節。那名中**官身後閃出了尤哈尼:

「首領,這是政府軍營長界晨。後面的是團長司徒定僂。首領讓我尋求大軍幫助,我也不知去哪尋找,幸賴神明保佑,是政府軍找到了我。一聽我族有難,司徒長官乃命界長官星夜馳援,終究趕上」

「拿酒來,拿酒來!」吉莫阿達連聲說道。

美酒被端了上來,吉莫阿達舉著酒碗微過頭頂,請最尊貴的客人飲用。

界晨喝了,正想說話,忽然見到沙庫伊上來,面色悲憤哀傷:

「阿麻,希南,希南他在森林裡去了神明那裡」

吉莫阿達身子晃動了下,不久前。自己剛剛失去了小兒子,現在,連媳婦也已經去了神明那

在高山族義軍身陷絕境的那一刻。希南微笑著用繩子和大多數的高山族女人一樣,誓死不落日軍之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暗淡之色從界晨臉上一閃而過了:「首領不要悲傷,既然首領有禮物相送,我也有一些回撫」

說著揮了揮手,部下押著兩個日本人走了過來。

當看清這兩個日本人的嘴臉,所有的高山族人眼中都發出了能夠殺死人的憤怒眼神。

藤井浩二和吉野次郎!

沙庫伊沖了上去,一拳打倒了藤井浩二,接著無數的高山族人沖了上去,把全部的怒火都發泄到了吉野次郎的身上

界晨平靜的在邊上看著,沒有任何想要勸阻的意思。

打了好久好久,沙庫伊喘息著走到界政…消!」長官,是把眾此野豬交給我們了嗎。」野豬?界晨怔了一下,接著點了點頭

「那麼,我們將按照高山族的規矩來懲治我們的仇人!」沙庫伊顯的有些興奮,打了一個呼哨,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在日本人驚恐的目光中。藤井浩二和吉野次郎被高山族的勇士押進了茫茫的原始森林

走了許久,在一塊陽嚨,勉強能夠透露進來的地方停下。

藤井浩二和吉野次郎或許意識到了什麼可怕事情即將發生,不停的在那「嗚嗚」叫著,不停的扭動著自己被死死捆綁住的身子。

沙庫伊蹲下了身子。抓起地上的一把泥土。湊到鼻子下聞了聞,然後直起了身子。

在他的示意下,藤井浩二和吉野次郎被脫光了全部衣服,然後背靠背的被捆綁在了一顆巨型古樹之上。

看著兩具**的肥胖身子,沙庫伊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絲殘酷的笑意

不知道他說了一句什麼話,同伴們很快在附近找來了許多不知名的野花。然後把野花中的花蜜擠出。開始耐心地塗抹在兩個日本人的身上。

沙庫伊平靜地看著忙碌的同伴們。平靜地看著驚慌不已的野豬,平靜地說道:

「在森林裡,有一種「蛇蟻。我們叫它「神的看護者」這種蛇蟻喜歡聚集在毒蛇出沒的地方,和毒蛇和平相處。他們本身不喜歡吃花蜜,但是如果將花蜜和鮮血混合在一起,那就成為了他們最喜歡的食標。

兩個日本人眼裡露出了崩潰的神情,他們曾經聽到過「蛇蟻。的

事。

花蜜和鮮血混合在一起,將成為每一隻蛇蟻最愛的食物。它們不會放過任何一點。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這樣的混合食物平時很難找到,而一旦被蛇蟻發現,為了保證能夠長久食用,在蛇蟻體內會分泌出一種特殊物質,保證「食物」存活、新鮮。而能夠長期食用

據說一頭沾染上花蜜,受傷的野豬,在成千上萬的蛇蟻攻擊之下,根本沒有任何抵抗餘地,會痛苦不堪的成為蛇蟻七天以上的美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