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溯方帝君對待蘇淯的嚴厲超乎了她的想象。 「這世間能配得上女主人的,只有男主人……」夜玄實在是爭不贏陽燭這廝了,便說到此句,而一說完它整個靈體通紅,還是有點害臊的……

「呵!我瞧著狐狩太子不錯,死去的溯方太子人更好,再不濟沈衾沈鈺也可以……」陽燭滔滔不絕。

夜玄的靈體顏色越來越不對勁,「你可真能扯,溯方太子和狐狩太子就算了,你竟然能扯到女主人嫡親的兄長……你你……實在是胡鬧……」

陽燭不曉得人事,只知男的能和女的結合,卻不知血緣關係不能結合,所以才這般說的,它茫然地望著夜玄,似懂非懂,好半晌才說道:「那狐狩太子不是主人兄長,該可行吧!」

它說著,竟還有七分氣惱。

「當然不行!」夜玄劍靈體漲得通紅,「狐狩太子與女主人有仇,你緣何扯到他身上去,他是見著女主人就想干!死!女主人的……你覺得他會比我的男主人好嗎?」

陽燭只是想到了容貌和能力,還沒想到這層上面去,說來陽燭更喜歡狐狩太子那樣的男子,蘇淯太悶了,它喜歡將愛恨憎怒寫在臉上的人。

陽燭沒察覺到夜九的目光,還在兀自想著自己的。

「蘇淯悶?」夜九皺著眉頭問道。

「是啊,什麼心事都藏在心裡,真擔心他會憋出內傷,你瞧那狐狩太子,恨你就直接說恨你,想你死就直接弄死你,多乾脆啊。」陽燭說完才意識到自己說出聲來,趕緊捂住嘴。

「……」夜九白了它一計,又嘆道:「他不是生來就什麼心事都藏在心裡,只是習慣吧,從在狐狩為奴起,他就不願意為別人敞開心扉了,只是後來才慢慢開懷,因為姬離因為姬黍,他慢慢地走進了親情,所以後來,我遇到他是幸運的,那個時候他已知人世的溫暖,還有親情這種東西。」

夜九兀自地說著,陽燭和夜玄痴痴然望著她。

陽燭戳了戳夜玄,低聲道:「喂……你有沒有發現,她現在很像沈君夜。」

夜玄猛地點點頭,又搖搖頭更正道:「她就是沈君夜啊……」

——她就是沈君夜。

陽燭和夜玄恍然大悟,是啊,他們在糾結什麼,夜九就是沈君夜,沈君夜就是夜九,所以無論蘇淯做什麼,怎麼做,都不用他們來評說,夜九心裡清楚就夠了啊。

夜玄劍的聲音都變得歡快了:「女主人的記憶恢復的差不多了吧。」

陽燭點點頭。

風吹過,夜九的目光落在刑台處,碎魂的消息還沒有傳來,她微皺起眉,看著沈君夜彌留在刑台的魂魄,發著耀眼的白光的沈君夜的魂,……那也是她自己的魂。

忽地,夜九望向夜玄:「你可知蘇淯此番回溯方,溯方帝君吩咐了他什麼?」

她的聲音微急,目光堅毅。

被她一問,夜玄怔愣住,末了,竟然搖搖頭。

陽燭扶額,「早知它也是個一問三不知的傢伙。」

夜玄無奈道:「我當時在府中,不在宮中。」

夜玄說的府中是蘇淯的府邸,它應當是被尹家弟子送回去的,蘇淯重傷在尹家療養期間將夜玄落在尹家。

「是出了什麼事嗎?」夜玄緊張地問道。 夜九皺著眉,她只是覺得蘇淯回溯方,溯方帝君臨終前應當給他下了什麼命令,這與之後蘇淯去幽冥界有關吧……

夜九猜的沒錯。

只是,事情遠不止這麼簡單。

「不是,我只是覺得溯方帝君臨終前應該是給蘇淯下達了什麼命令。」夜九嘆了口氣道。

「主人為何這般猜測。」陽燭問道。

「夜玄說蘇淯隨姬黍被貶幽冥,不光如此,後來的蘇淯似乎性情變了許多,當然我只是猜測而已。」夜九輕聲道。

風聲清淺,刑台孤寂。

夜九不知他們後來的四十七日至四十九日全在刑台的幻境中度過。

而刑台之於她,是過去一生里的最終。

沒有多少刻骨銘心的痛,彷彿那鞭笞與削骨剔肉都只是一場夢境,身之疼痛遠不及心之疼痛罷了。

她親眼目睹了這一切,從刑台鞭笞,到削骨剔肉,再到碎魂碎魄。

沈君夜被碎魂的那一場幻境,正是素問陣第四十九日。

蘇淯從溯方趕來,帶著一路風塵,與滿臉的蒼白與疲憊。

她知道他一定經歷了一場身與心的煎熬才會累到將疲憊全寫在臉上。

豪門遊戲:私寵甜心寶貝 她想過無數次,當年她在刑台上時,苦苦等候著蘇淯,是想告知他什麼,卻始終沒有想到,她求他娶她為妻。

那一刻的夜九,是震撼的。

比蘇淯聽到沈君夜求娶時……更加的震撼。

當沈君夜的話音一落,刑台的天鍘落下,她的魂魄碎成千片萬片……

但那句:我想做你的妻仍然在空中回蕩著。

她說她想做他的妻子。

蘇淯在震驚之中,早已淚流滿面……那淚水無聲的落下,他絕美的容顏上寫滿憂傷。

只停留了片刻,他開始瘋了一般的嘶吼,他從來都是沉斂的一個人,卻沒想到此刻卻如同瘋了一般。

「三……三殿下,您不能過去。」溯方的臣子慘白著臉過來攔住蘇淯。

若是三殿下做出什麼不可理喻的事來,他們也是吃不了兜著走不是嗎。

「快,攔住他。」大臣們使了一個眼色,立刻有侍衛上前攔住蘇淯。

其實蘇淯離那刑台還有十丈遠,他想去撈沈君夜被碎掉的魂魄也只是堪堪做出這麼一個動作而已。

蘇淯望著沈君夜被碎成千萬片的魂魄,心痛如絞。

「阿夜……阿夜!阿夜……」

左右的大臣交流了一個眼神,立刻有大臣上前去抓住蘇淯。

蘇淯本能的使出力,將那些大臣震飛了。

那些人驚奇的望著蘇淯,儼然他們從未和蘇淯交手過,並不清楚蘇淯的真實能力。

此刻,他們方意識到,這個美貌而溫順的皇子,溯方帝君的庶齣子,他的能力不簡單……

只震驚了一瞬,大臣立刻說道:「快抓住他!恐壞了大事,快點!」

這時那個護送蘇淯至刑台的尹家心腹出現了,他沉思片刻,飛身上前,他的內修不及蘇淯,但有尹梵天教他的獨門心法,能暫時控制住蘇淯。

「幽冥尊者讓我力保你一命,我豈會眼睜睜地看著你去送命?」那心腹眯眸道,瞬間出手。 每當你在夜晚靜靜地入睡,你是否會夢境浮現,發現自己長發飄飄、身著長袍、手拿戰刀,正在山間飛躍;你是否會想,你應該是以如何華麗的形式出場、又以如何的方式快意恩仇、最後又是以何種的方式瀟洒而去?

如果是的,那就隨我來吧,從凡人的無垢世界開始,行走於三城十八嶺之間,縱橫於河流之上、高原之地、群山之巔,打破命運的束縛、陰謀的迫害,為家人、為兄弟、為朋友悵然揮刀吧;讓整個世界都知道我不想殺人,但是不介意殺人!

本故事就是由你、由我、哪怕任何一個人開始,都是那個十三、四歲的楚家少年—楚陽。我們就從懸陽河谷懸陽城統治下的楚家堡開始,去身臨其境的用心感受楚家少主楚陽是如何在無盡的陰謀中,經歷一次次的生死考驗、做出一次次命運的抉擇的;為自己而戰、為家人而戰、為朋友而戰,戰得天昏地暗、戰得天地改變、戰出了生的權利、戰出了屬於自己的榮耀;就是這樣不畏強、不服命、不抱怨、不嘆息;神不容我,我就殺神、天不容我,我就破天、地不容我,我就毀地。

跟著我!一起異世遨遊,這裡有動人心弦的生死大戰、這裡有刻骨銘心的愛情依戀、這裡更有肝膽相照的兄弟情義,一起去聆聽每個人夢中縱橫馳騁的故事!我將呈現一個不一樣的主人公,一個大氣磅礴的故事!

正所謂:

赤幽出世震寰宇,

炎陽照耀傲乾坤;

敢為九域換新顏,

至尊擎天萬古傳。 無垢世界.

懸陽河谷,因湍急的林陽河,沿燕雲山脈而下,遇懸雲峰而改道,河道變寬,致使大量泥沙沉積下來形成方圓百里的富庶平原,而得名。

河谷初春,冬寒依舊遲遲不肯離去,一輪夕陽懶懶地掛在天上,照耀在一個名叫做楚家堡的小城裡,但是餘光的溫度並沒有給這座小城太多的溫暖,大街上幾乎看不到任何人,只有在演武場中一個身體強壯的少年正在練著拳,但一招一式卻是顯得有些急躁,強大的力量震得地面凹陷的青石一陣陣顫抖。

這時幾個小青年說說笑笑的走來,其中走在中間的一個青年看到練武場中的少年,譏諷的問道:「怎麼?你這小鐵匠在這獨自生悶氣呢吧?還不快去看看你的『主子』,恐怕過了今天就不行了!」

正在練拳的少年,聽到這人的言語,頓時停了下來,惡狠狠地說道:「你放屁,少爺不會有事的!」說完就是氣沖沖地沖了上去,伸手就是去扯那人的衣領。

其他小青年看到,這傢伙一句話就急了眼,也是連忙上前幫忙。

頓時,這少年就是和走來的幾人扭打在了一起,邊打嘴中邊不停的謾罵,但是沒有人注意到,少年的眼中已經滿含了淚水。

「你們幾個小鬼在做什麼?趕緊回家去,否則就告訴你們家大人!」這時一個侍衛裝束的高大漢子從此路過,看到這群小孩在此打鬧,不由上前進行制止。

幾個青年看到有侍衛前來驅趕,立即停住了手,然後一鬨而散,剎那間就只剩下了先前的那個練拳少年,此時其已經是鼻青臉腫。

侍衛看到這少年,上前拍了拍肩膀說道:「大成,這是怎麼了?趕緊回家吧!」

那少年稍是遲疑了一下,就是回頭走去,但是沒走多遠就立即回頭問道:「少爺沒事吧?」

侍衛聽到這少年突然轉身的問話,頓時一愣,些許才是反應過來,說道:「啊?啊,沒事,小子放心吧,少爺吉人自有天相,再說華神醫已經去了。」

「哦!」那少年聽罷,微微答應了一聲,就又是轉身離去,但是看得出來此時其落寞的身影,估計只有自己知道此時其內心的痛苦。

此時楚家堡內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子里,幾棵沒有葉子的大樹,跟隨著風兒搖曳著,看著好像在瑟瑟的發抖。

房屋裡間的床上,直挺挺地躺著一個面色蒼白的少年,約莫十三、四歲的樣子。

床邊坐著一位頭髮斑白而凌亂,穿著破爛灰袍的老者,正在為少年把脈,眉頭不時的皺下,面露疑惑和惋惜之色。

老者後面站著一位提著藥箱的女童,一身青衣長裙,破舊但整齊,兩縷髮絲自然垂下,恰到好處地遮擋著俊美的臉龐,年歲不大,但是已經活脫脫一個美人坯子。

床的另一頭,坐著一名美婦,略顯華貴的衣衫,卻難掩憔悴的面龐,兩行淚痕,不知幾時已經乾涸。

美婦後面站著一位身體高大,模樣硬朗的漢子,這男人緊盯老者的面龐,不時的緊握拳頭。

此時屋內沒有哪怕是一絲的聲音,這種靜,簡直讓人感覺到了崩潰。

些許。。。

「唉」

老者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將男孩冰涼的小手小心地放回被子內,又輕輕掖了一下,然後才起身向中年漢子和美婦人拱手說道:「老朽無能,楚公子的病我恐怕已無能為力了,還請二位節哀順變」。

隨後沖身後的女童揮手道:「靈兒,我們走吧!」,隨即不顧女童遲疑的腳步,走出門去。

女童雙眼泛著晶光,張了張嘴,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少年,最終還是沒有發出聲音,扭頭隨著老者離去了。

聽到這老者的話,美婦立即癱坐在床邊,眼淚早已經又是瘋狂地湧出,哽咽了幾聲但是不知為何已經發不出聲音。

中年的漢子看到這裡,連忙伸手去拍打少婦的後背,而後則是狠狠地咬了下牙,快步走出門去,向離去的一老一少,拱手行禮,說道:「有勞華先生了,請慢走!」

再回頭向屋內而去時,早已經聽到了屋內傳出的撕心裂肺的哭聲。

中年漢子迅速轉身回到美婦人的身邊,手搭在了其肩膀上,輕輕地向著自己懷裡攬了一下,眼淚也是毫無顧忌地流下。

這時兩位均是下人打扮的老者和老嫗也已經是聞聲趕來,看到屋內的情景,頓時也是明白了過來,眼淚也是瞬間充滿了眼眶。

此時躺在床上的少年正是楚陽,一個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年,這中年的漢子是其父親楚起,美婦是其母親黃婧。

楚起看到兩位老人,連忙擦乾了眼淚,說道:「陽兒他走了,很安詳,並沒有遭太多罪,去告訴族長吧。」

老者聽到楚起的話,點點頭,然後向床上的少年看了看,這才慢慢轉身離去。

老嫗此時也是上前去照顧黃婧。

楚起向後退了幾步,就在旁邊的一把椅子前停了下來,然後坐下,雙眼注視著楚陽稚嫩而蒼白的臉龐。

「楚陽這短短的13年裡,給了這個家太多的歡樂和驚喜,5歲開始習武,不到一年就把『八極拳』、『通背拳』、『陰陽掌』等基礎武學打的有模有樣,10歲就在族會上大放異彩,接連戰敗好幾位楚家比他年紀稍大的少年佼佼者,一度被家族譽為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被寄予厚望。」

「但是自去年以來,楚陽身體突然變得體弱多病,多方求醫,也未見好轉,時至今日,竟然…」

「唉!」

楚起想到這,一陣陣刺痛,說不出的無力感,他一隻手緊緊抓著椅角,聽著妻子撕心裂肺的哭聲,眼前彷彿呈現了一個又一個畫面:

「父親!我已經長大了,我可以習武了,我要保護你和母親!」一個只有五歲的孩童,緊握著拳頭,目光堅定地看向自己的父親。

「父親,我也要去參加族會,我不一定比他們差!」

「好耶!我今天一共打敗了四個人,怎麼樣?父親,我厲害不?」

「父親!明天的對手是楚嚴哥哥,他實力很強的,但是我有信心打敗他!嗯!」說完緊握了一下拳頭,滿臉都是倔強。

「父親!我是不是再也不能習武了,我感覺沒有一丁點的力氣!」 「陽兒!陽兒真的走了嗎?」這時一聲大聲的呼喊從屋外傳來,頓時就是將楚起從回憶中叫醒。

隨後就是聽到院子里傳來一陣陣雜亂的腳步聲,一隊人急沖沖的走進屋子,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頭髮花白,梳著髮髻,身穿紫袍,目光矍鑠的老者。

楚起看到老者,連忙起身行禮說道:「父親!」

來人正是現任的楚家族長,楚起的父親,楚陽的爺爺,楚定山。

「陽兒,真的走了?」

「請華先生看過沒有?」楚定山也是連忙問道,眼裡滿是無助。

「華先生來過了。」楚起忙回答道。

「怎麼樣?」楚定山催促問道。

「陽兒他已經走了!華先生也無能為力。」楚起重重的低下了頭,眼淚已經難以控制的流出。

楚定山聽后,身體瞬間向後一倒,其他人看到忙上前攙扶,不知是自己控制住還是被眾人扶住,身體終歸還是沒有倒下。

「怎麼會這樣?老天這是要懲罰我們楚家啊!」老者雙手捶胸痛苦地仰天高喊。

楚起看罷,心中更加是痛苦,連忙上前攙扶,然後安慰道:「父親,注意自己的身體啊!每個人天命自有定數,我們也是無法改變的,陽兒在天之靈也不想看到您老如此傷心難過啊!」

楚定山擦去了眼角的熱淚,緩步走上前,慢慢坐在了床邊,一雙慈祥的眼睛注視著已經陰陽兩隔的孫子,心中如刀絞一般,隨後就是伸手摸了摸少年蒼白的臉龐,輕聲說道:「孩子!我楚家沒有那個福分,你既然不願委身於此,爺爺不怪你,你好好走,去找一個更好的人家吧!」

黃婧就站在床邊,此時聽到楚定山的低語,更加難於掩蓋心中的巨大傷痛,幾次均是哭的幾欲暈倒,還是楚起看了妻子的狀態,連忙上前攙扶。

楚定山回過頭看了看黃婧,然後說道:「起兒好好照顧黃婧;老二你們兩口今晚就不要回去了,幫為父照顧下老三他們;老大跟我去祠堂,其他人該準備的去準備一下,讓孩子體面的走,該休息的就去休息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