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潘多拉與那黑影已經一路追了過去,長洲冬馬望望他們離開的方向,回過了頭,金髮的男子狼狽不堪地躺在地面上,渾身都是鮮血,仰望著夜空,努力地調整著呼吸。

「尼祿。」長洲冬馬說道,「怎麼搞成這樣?」

「大意了。」尼祿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那孩子是什麼人?真有趣的力量。」

「應該說是真極端的力量。」尼祿說道,「九七年在香港被潘多拉盯上的就是他,那一次要不是方少白的出現,他已經死了,潘多拉有收集過他的一些信息,九九年是他殺了六條御息,前不久也是他幹掉了賀東臨……具體的信息中,他一直都很笨拙,稱不上戰士,這次出現得很突然,恐怕也是適逢其會……」

說到這裡,尼祿皺了皺眉,老實說,若是沒有這些粗糙不堪的信息,他剛才恐怕還不至於變得這樣狼狽。

「天才每年都會有幾個,運氣好的天才也是,既然是私人恩怨,讓她慢慢處理吧。」真理之門的目的並不是以暴力稱霸世界什麼的,沒必要隨便找個人就打得不可開交,長洲冬馬對於這樣的事情稍稍有些不以為然,這次大家都趕過來,也不是要把誰誰誰趕盡殺絕,他回頭看了看尼祿:「我先過去了,你沒事吧?」

「沒事。」尼祿深吸了一口氣,從地上站了起來。

「那我先走了。」長洲冬馬轉身離開,隨後又回過頭來笑了笑,「別死掉了。」

呼——

藍梓撲入樹林間的草叢,微微地晃了晃頭,那一拳真厲害,腦袋到現在還是昏昏沉沉的。

潘多拉還在周圍追逐他,他伸手按了按胸前的傷口,心中暗念「快點好快點好」,血已經不流了,但仍然痛。先前的那場戰鬥,隨後沒頭沒腦的逃亡,一番追逐,他此時渾身上下顯得非常狼狽,衣服褲子都破了許多,臉上、身上滿是血漬,然而稍稍定下神來,他吸了一口氣,忍不住「哈」的笑了出來。

真棒四個真理之門的boss出手——好吧,他沒跟天上那個人交手,只能算三個,但無論如何——他活下來了。

如果不是長洲冬馬忽然出現,他甚至在正面戰鬥中壓住了兩個真理之門的強者,甚至差點就要把那個看起來很臭屁的金髮男給打爆掉——如果從頭到尾真是那兩個人,說不定自己真能取得勝利。

最奇怪的是,自己居然一點都不害怕。

先前見到長洲冬馬的出現,他撤退得果決,此刻在林間穿行,開心地想著這些事,隨後,朝著身後潘多拉的方向大聲地罵了一句:「傻——b——」轉身繼續跑

嘲諷的仇恨立竿見影,潘多拉跟了過來。

好吧,你們四個人來,我怕你們,先把你引到有界碑成員的地方去再說 (二更送上,求月票支持。)

可這一次不同,穆桂英出自宋玄天都界,暫時還和于飛沒有拉上關係,因此她在晉陞先天境界時,受到了先天神獸的壓力,也在無形中讓島上的後天修士感受到了那股恐怖的氣息,從而深切體會,心生畏懼。

于飛繼續上路,尋找宋玄天都界的高手。

在一處特別茂密的樹林中,于飛放慢了腳步,前方出現了一株葫蘆,藤條覆蓋方圓數十平方公里的範圍,釋放出一種特殊的波動。

于飛身上閃爍著奇異的光芒,萬獸不滅體的氣息若隱若現,與那住葫蘆之間產生了某種交流。

玉羅剎站在於飛身旁,疑惑道:「怎麼不走了?這島上還有你不敢去的地方嗎?」

馬雅站在另一邊,兩女被于飛一手一個牽著,都感到很疑惑。

「我來這裡,只是想讓你們見識一下,這三仙島上最可怕的不是動物,而是植物。」

馬雅驚異道:「植物?」

于飛頷首道:「在四季島嶼的夏島上有一株神藤,生長在島嶼中心位置,它的藤條可以相隔百里攻擊敵方,覆蓋的範圍之廣,絕非其他巔峰獸王可以比擬。而眼前你們見到的這一株葫蘆,應該也是同一級別的存在。」

玉羅剎勃然變色,脫口道:「相隔百里,遠程攻擊,這怎麼可能。」

馬雅看著前方的藤條,好奇道:「既然它如此厲害,為什麼不曾攻擊我們?」

「它不主動攻擊是因為我的原因。換了其他人靠近,就不會有這麼好運。」

于飛牽著兩女,繞過這一區域,並沒有去招惹那株葫蘆。

「我好像看到一個金色的葫蘆。表面布滿了花紋,釋放出很恐怖的氣息。」

玉羅剎眼尖,相隔十數裡外都看到了一個葫蘆。

于飛淡然道:「那是它的精華所在,等到完全成熟時,經過先天高手煉製,可以變成一件先天法寶。」

馬雅輕呼道:「這麼珍貴啊。」

玉羅剎道:「你就一點都不心動?」

于飛笑道:「我現在又不是先天高手。心動什麼?再說了,我晉陞先天境界之後,也用不上這些,根本沒有必要浪費它。」

從島嶼內部趕到島嶼邊緣,于飛花費了一天時間。

尋找又耽誤了兩天時間,直到第三天,于飛才找到宋玄天都界的高手們。

大批的巨獸凶禽正在追殺與圍攻宋玄天都界的高手們,這樣的人獸之戰已經持續很久了。

楊延琪布下嚴密大陣,推動著陣法緩緩移動,速度雖然不快。但人員傷亡也控制得很好。

于飛收回玉羅剎與馬雅,放出月小璇、雲若雨、方翠容三女,四人站在遠處觀望。

看到昔日熟悉的故人,三女都顯得十分激動,美麗的臉上也泛起了擔憂之色。

「于飛,你快想想辦法啊。」

月小璇撒嬌的拉著于飛的手臂。懇求他幫忙。

于飛笑道:「我這不是來了嘛,你急啥。」

方翠容比較冷靜,觀察了一番后,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陣法很嚴密,暫時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巨獸凶禽的攻擊也不算兇猛,只是在一直尋找時機。」

雲若雨擔憂道:「一直這樣下去,那也不是辦法。如果這一次全軍覆沒了,宋玄天都界在百年之內都很難恢復元氣的。」

方翠容嘆道:「這就是傾巢而出的代價。小世界的出現在某種程度上來講,就是和于飛為敵的。像我們這樣幸運之人畢竟很少,大部分的人都會死在這裡的。」

月小璇與雲若雨沉默了。她們跟著于飛越久,知道的事情越多,在立場方面來講,的確如方翠容所言那樣,是很難更改的。

于飛沒有說話。靜靜的觀察了半個小時,然後帶著三女趕去。

于飛釋放出萬獸不滅體的氣息,很快就引起了巨獸凶禽的注意,它們開始怒吼,開始咆哮,但卻沒有攻擊于飛,反而在刻意迴避。

于飛帶著三女順利沖入包圍圈,進入了宋玄天都界的陣法之內。

「小璇,你們來了。」

薩蘭明珠激動極了,衝到月小璇身邊,緊緊握住她的手,神情有些悲傷。

月小璇已經知道拉古王戰死的消息,安慰道:「活著就好,不要太悲傷。」

楊延琪看著于飛,絕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她們一直在尋找于飛,今天終於見到了。

雲燕看著雲若雨,藍雅拉著方翠容,大家二次見面都顯得很激動,有著宛如隔世的感慨。

于飛臉上掛著微笑,目光掃過在場的美女,沖著大家含笑點頭,打招呼。

「大家別來無恙,過得可好?」

末世之淵 穆婉心乃是穆桂英的貼身護衛,擁有九重天修為,見過於飛多次了。

「你看我們這樣子,整天被巨獸追殺,能過得好嗎?」

于飛苦笑道:「在這地荒島上,被追殺的又不是只有你們,誰都差不多啊。」

花月梅反駁道:「我看你好像就過得很逍遙啊。」

于飛目光一轉,笑道:「你這是挖苦我,還是羨慕我啊?」

花月梅輕哼道:「誰敢挖苦你啊,我只是想請教一下生存之道。」

楊延琪與杜金蛾沒有說話,都觀察著于飛的反應,想從中了解一二。

于飛沉吟道:「記得在春島上,我曾對你們當中的某些人說過,我能保證你們某些人安然無恙,但不可能讓每個人都活著離開。現在我還是這句話,你們之中有些人會活著離開,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會死在這島上。」

杜金蛾問道:「為什麼?」

這一刻,楊延琪、穆婉心、花月梅、薩蘭明珠、藍雅、黃月、雲燕、岳鵬、楊天祿等人因為就在附近,都聽到了于飛這話,全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他,想知道為什麼這樣?

「葬龍絕地很邪門,無論以何種方式進入這裡,全都被視為入侵者。這裡不是人類世界,可修士進來之後,都想爭奪、搶佔甚至霸佔葬龍絕地,從而引發了葬龍絕地的詛咒,要消滅一切人類。」

「若是如此,你又怎能保證我們一部分人能活著離去?」

藍雅提出了質疑,這顯然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于飛笑道:「你們忘了,葬龍絕地有一把鑰匙,那鑰匙就在我手裡。」

岳鵬道:「既然你有鑰匙,為什麼不能把我們全都活著帶出去?」

于飛收起笑容,正色道:「你們曾有機會離開這裡,可惜你們選擇了放棄,選擇了繼續前進。有些事情,一旦作出決定,後悔就已然不及。**是原動力,也是罪惡的直接原因。」

楊天祿道:「如果我們留下你,是不是就可以避免災禍來臨?」

「沒有我,你們全都會死在這裡。有了我,你們部分人有一線生機。這話雖然不好聽,但卻很現實。就像現在,沒有我的出現,你們永遠都無法離開這座島嶼。就算留下我,你們也離不去,唯有與我合作,方可離去。」

楊延琪質疑道:「為什麼你有能力,卻不能好人做到底?」

于飛沉吟道:「你們真想知道原因?」

杜金蛾道:「我們希望了解底細。」

所有人都看著于飛,包括方翠容、月小璇與雲若雨三女。

「簡單來說,立場不同是最大的原因。進入葬龍絕地後有三種結局,第一,死在這裡。第二,困在這裡,第三,離開這裡。三種結局裡面,第一種結局佔了百分之九十,第二種結局佔了百分之**,真正可以離開的人不過百分之一二的幾率。」

「這只是你的說法,如果你願意,完全可以擴大這種存活幾率。」

總裁大人不要啊 楊延琪瞪著于飛,多少有些不高興。

于飛笑道:「你們其實有希望活命,直接開啟時空通道,回到宋玄天都界,再也不來葬龍絕地,可為什麼你們沒有那樣做呢?究其原因,不外乎**二字。既然有**,你們就應該知道,**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方翠容輕嘆道:「就因為有這層關係,你們才會一直深入,越陷越深。你們總是認為,再不濟也能返回宋玄天都界,退路始終在那裡。可你們哪裡知道,越往後存活的幾率越小,生存越發的不易。」

楊天祿怒道:「閉嘴,我們還輪不到你來教訓。」

方翠容幽幽道:「我不是教訓誰,我只是提醒你們,**永無止境,生命卻脆弱不堪一擊,你們要好好珍惜。」

藍雅勸道:「好了,不說這些,我們還是說一說如何離開這座島嶼吧。」

穆婉心道:「小姐沒有回來之前,我們不能離去。」

于飛道:「今天我來有兩個目的,一是談合作,二是談一談穆元帥。」

花月梅道:「有話直說,不必拐彎抹角。」

于飛掃了一眼,淡然道:「有些事情不適合太多人知道。」

楊延琪與杜金蛾交換了一個眼色,吩咐楊天祿、岳鵬暫時退下,又讓薩蘭明珠、藍雅、黃月、雲燕四人陪同月小璇、方翠容、雲若雨三女一旁玩耍。

如此一來,現場就只剩下於飛、楊延琪、杜金蛾、花月梅、穆婉心五人。163小說網http://,千萬本小說免費閱讀點發抖,太累了,決定還是要睡一覺……今天只睡了四個小時就被人叫起來出去處理一些事情,回到家是下午四點,喝了咖啡想要開始碼今天的,但是到現在為止左手都有 (三更送上,求各種支持。.)

「我們先說合作的事情吧,這一次為了離開地荒島,亂世戰天界與異能公會都主動與我合作,分別尋找傳送陣與地靈石,等到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我們就可以分批離開。至於你們和其他勢力之間的恩怨,我會出面暫時壓下,等到了下一座島嶼,你們再慢慢算賬。目前在這島上,並不適合相互殘殺。」

楊延琪道:「這個沒問題,我們可以看在你的份上,暫時不與其他勢力動手。」

杜金蛾問道:「你這樣做,可有什麼條件?」

于飛笑道:「自然有條件,此次合作我只負責帶你們進入傳送陣,到達傳送陣后,我們之間的合作就算完成了。曰后再合作,那又是另一件事情。」

花月梅道:「這個沒問題,說說你的條件吧。」

于飛掃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了遠處薩蘭明珠、黃月等人身上。

「事成之後,你們把薩蘭明珠、黃月、雲燕交給我。」

穆婉心哼道:「你倒是胃口不小啊,有了月小璇、方翠容和雲若雨,還想要薩蘭明珠、黃月與雲燕。」

于飛笑道:「我本來想開口要你的,但想了想,楊元帥與穆元帥不一定會答應,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穆婉心怒道:「你…你…可惡。」

楊延琪攔下穆婉心,正色道:「你這個要求我們需要詢問一下三人的意見,如果她們願意,我們絕不會阻撓。」

花月梅道:「我去問一下,如果她們不同意,你可以另提條件。」

于飛沒有異議,含笑等待。

此時,薩蘭明珠、黃月、雲燕、藍雅四人正陪著月小璇三女聊天,見花月梅過來,大家都很意外。

等知道了花月梅的來意后,薩蘭明珠、黃月、雲燕三女更是驚呆了。

藍雅有些失望,但她身為楊家人,只能儘可能的裝作很平淡。

月小璇很興奮,拉著薩蘭明珠低聲的述說,一個勁的勸她。

雲若雨也是勸說雲燕,方翠容拉著藍雅與黃月,述說著于飛的好。

經過短暫的考慮,薩蘭明珠、雲燕都很爽快的答應了。

黃月遲疑了一下,最終也答應了。

花月梅表情複雜,心中多少有些不悅,但卻沒有說啥。

回到于飛身邊,花月梅道:「你的這個條件我們同意,她們三人也都答應了。」

于飛毫不意外,楊延琪、杜金蛾、穆婉心三女卻多少有些異樣,感覺到了一種背叛與失望。

「條件已經談妥,說一說合作細節吧。」

楊延琪語氣有些冷漠,這讓于飛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尋找傳送陣的事情我已經交給異能公會去完成,你們可以幫忙尋找地靈石,那玩意就在獸王手裡,但一般不會顯露出來。通常,獸王在抵抗先天神兵時,才會施展出石器,而那石器便是地靈石。」

杜金蛾質疑道:「你是要我們奪取地靈石?」

于飛笑道:「不用奪取,你們只要找到地靈石就行了,到時候我會出面奪取地靈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