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潘瑤踩了才雲天的腳,壓低了聲音問答。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她卻知道,雲天絕對不是那樣的人。

他這樣一直偷瞄,一定是有什麼事情。

“我總覺得有人跟蹤我,我後面七點鐘的那一男兩女有點問題!”

雲天沒有回頭,一直接着對面一扇玻璃向後觀察。

這三個人從他們出了電影院就一直跟着他們,而且很明顯,他們點了東西吃的也是心不在焉。

“不會吧!”

潘瑤坐在雲天的對面,微微擡頭就可以看到那三個人。

此時大堂之內足有三十多桌,熱氣騰騰的場景中,她也快速的找到了對方的位置。

但是,雲天憑什麼判定對方就是跟蹤而來的人呢。

“你覺得吃火鍋,會有兩個女孩嫌辣嘛!”

雲天之所以肯定,是因爲坐在那裏的三個人,其中兩個女孩基本就一直在喝飲料。

這裏的火鍋可是以辣出名,整個大廳裏都有一種辣眼睛的感覺。

雖然也有鴛鴦鍋底,但是瀰漫在空氣之中的辣味,讓受不了辣的人,根本不願意往裏面多走一步。

從這一點上,明顯可以看出,那兩個女孩對於這裏可是很不滿意。

不斷用飲料擋在鼻子前,時不時的還在抱怨旁邊的男子。

二十出頭的她們還不忘偷瞄這邊,看起來十分的不專業。

“他們會是殺手嗎?”

最近的風聲很緊,潘瑤忍不住的問道。

此時幾個人都在聊天,卻沒有人向着那邊張望,所以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被發現了。

“看起來不像,但由不會莫名其妙的跟着我們吧!”

紅龍搖了搖頭,這三個人明顯是本地的年輕人,舉手投足間,並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他們的身上,更沒有明顯的軍人烙印,所以他們應該不是殺手。

但不是殺手,卻又偷偷的尾隨自己,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幾個人商量了一會,也沒有什麼好的答案。

“我出去轉轉,若是他們跟出去,抓到再問問!”

商量了半天,都沒有什麼結果,雲天壓低了聲音說道。

在這裏猜測,倒不如直接抓到審問來的快,這莫名其妙的跟着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

“嗯!”

幾個人也都同意這個想法,畢竟雲天身上的懸紅可是高的驚人。

現在太多人願意鋌而走險了,若是不給他們點教訓,他們不知道天高地厚。

商量完畢,雲天站起身來,向着門外走去的他,不忘對着幾個人擺了擺手。

這種感覺就好似先行離開一樣,而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那兩女一男也急忙買單。

如此明顯的跟蹤,真是讓雲天疑惑,不過他也沒有理會這三個人,直接向着門外走去。

這條商業街也算是比較繁華,不過雲天走出門口,卻並沒有走上街道。

轉過身,順着門口,他直接向着後面的巷子走去,速度不快不慢的他要確保對方確實跟上來了。

果不其然,就在雲天走入巷子之後,身後出門的兩女一男也直接跟了上來。

校草殿下太妖孽 如此明目張膽的跟蹤,真是讓雲天好笑,這傢伙到底是菜鳥級別的,這都敢跟上來。

既然他們要來,雲天也不阻攔,快走幾步的他一閃身,來到了另一個衚衕之中。

這巷子裏燈光昏暗,若是動起手來,絕對是無人知道的。

覺得已經差不多了,雲天在一轉彎後,直接靠在了牆壁之上,聽着遠處的腳步聲,雲天知道他們已經跟上來了。

“雲天,別動手!”

就在雲天全神貫注的時候,突然右側的角落之中傳來了一個聲音。

這讓雲天一愣,急忙向着那黑暗的位置望去,他剛纔並沒有注意這邊,沒想到這裏還有人。

好在那聲音雲天不會忘記,這可是來自於他母親火鳳的聲音。

“媽,你怎麼來這裏了?”

看着走過來的母親,雲天真是一愣,他怎麼也想不到母親會在這時候出現在這裏。

“別管了,這些人不過是小嘍囉,你別生事,大頭的還在後頭,你就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就好了!”

火鳳併爲停留,直接從小巷中走了出去。

留下的這句話,真是讓雲天無法理解。

但即便如此,雲天還是很聽話的轉身就走。

出了小巷的他,故意做成提褲子的摸樣。

對面的三個人看到雲天突然出來,明顯的感覺到一愣。

那閃躲的目光證明他們心中有鬼。

但是雲天並未說話,只是瞄了他們一眼後,擦身而過。

尷尬的三個人此時不敢再回頭,停在那昏暗的路燈下,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雲天則一路回到了那火鍋店,火鳳的話依舊迴盪在他的耳邊。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火鳳這突然而至的話語讓雲天覺得,老爸突然心情大好的給他們放假,明顯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回來了?”

看着坐下來的雲天,五個人都好奇的看着他。

那三個人沒有在跟進來,難道雲天這麼快就解決了嗎。

“事情有些複雜了!”

雲天把剛纔的事情說了一遍,這真是意外的收穫。

五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件事情怎麼會變的如此複雜了呢。

“我怎麼有一種被當誘餌的感覺呢!”

雲天揉了揉鼻子,坐在那裏的他大概的明白了。

這老爸老媽是拿自己釣魚啊。

“哈哈哈哈哈……”

聽着雲天的話語,五個人也都明白了過來。

看樣子云天現在就是一條蚯蚓而已,也只能等待大魚上鉤了。

一臉委屈的雲天,無奈的嘆了口氣,這表情頓時逗得五個人哈哈大笑起來。

這當父母的,果然是很夠意思,竟然把自己的兒子扔出來當誘餌。

“你們就笑吧,我怎麼會有這麼奇葩的父母呢!”

看着五個人都笑出了眼淚,雲天只能無奈的聳了聳肩幫。

但既然已經如此,他也只能老老實實的等着了。

反正接下來他們要去那裏都已經清楚了,吃飽喝足之後,他們六個人這才走了出來。

站在門口,雲天偷瞄了一眼,那三個傢伙果然一直站在街尾的位置。

不能在進去的他們,還遠遠的看着雲天,孰不知若不是火鳳阻止,他們早就被揭穿了。

按照晚上預定的位置,他們直接向着不遠處那霓虹燈閃爍的酒吧街走去。

潘瑤早就提前定好最大的酒吧,這裏可是很多年輕人最喜歡去的地方。

注意走進那燈光忽明忽暗的上上酒吧,雲天可以看得見,遠處那一直跟着的三個人,也走了上來。

看起來他們是準備跟到底了,既然如此,雲天也不在乎了。

反正暗地裏,一定有母親的人,雲天現在就安心的做誘餌。

音樂吵雜的酒吧之中,隨着夜幕降臨也引來了很多年輕人。

一羣羣圍在圓桌前的他們,各自有着各自的消遣。

雲天他們此時坐在一個比較能引人注意的位置,有了財大氣粗的潘瑤,他們自然不用站在那裏了。

臺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水果,一沓沓的啤酒、紅酒和洋酒,也都堆得滿滿的。

六個人就靠在那裏,雖然他們並不太喜歡這種地方,但也算是一種體驗。

雲天則坐在中間位置,看着不遠處要搖曳的舞池,一個個俊男靚女就在上面盡情的舞動着。

“請喝酒!”

坐了好一會,一個服務生走了過來,伸手打開一瓶啤酒遞給雲天。

雲天順手接過啤酒,看着壓在那服務生手心裏的紙條。

藉着那昏暗的燈光,雲天看到了上面的字。

“你們五個去跳舞吧,我一個人坐一會!”

這字條應該是母親讓人穿過來的,雲天對着其他幾個人擺了擺手。

大家也都知道,這應該是下一步行動的信號,於是紛紛站起身來,拎着啤酒向着舞池走去。

音樂依舊吵雜,表演臺上那一個個濃妝豔抹的女人穿着那少的不能再少的衣服,不斷的扭動着身體。

勁爆的音樂下,整個酒吧都進入到了一種瘋狂的狀態。

唯有云天一個人坐在長椅上,看着遠處,老老實實等待着那大魚上鉤。

大概又等了二十分鐘,兩個女孩突然從舞池中走了出來。

徑直向着雲天走來的她們,臉上還掛着一種忐忑,而云天也一眼就認出,這不是剛纔在火鍋店跟蹤自己的兩個女人嘛。

雖然換了一身衣服,她們以爲自己不記得了,於是雲天也就假裝並不知道,看着她們直接走到了自己的身邊。

他到想看看,這背後的陰謀是什麼,他更想知道,這需要自己出面當誘餌的大魚,到底有沒有那份量。

這些嘍囉身後,又隱藏着什麼樣的陰謀呢。 “帥哥,看着你面生,不常來玩吧!”

兩個濃妝豔抹的女孩直接來到了包廂卡座的位置。

站在那裏的她們,身上的衣服可是格外耀眼,的身材也是非常惹眼。

如此火辣帶着濃郁青春味道的女孩,站在這裏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而她們此時也是面帶微笑,長長睫毛下的眼睛忽閃忽閃的對着雲天直拋媚眼。

“今天是第一次!”

看着兩女一左一右的坐在自己的身邊,看樣子這美人計已經開始了。

雲天不動聲色的看着兩女,他的演技可不是她們可以輕易看穿的。

“帥哥,你在那裏財啊,這位置恐怕一晚上要兩三萬的消費吧!”

左側的女孩直接趴在了雲天的肩膀上,吐氣如蘭的問道。

“差不多吧!”

既然對方用美人計,雲天也就將計就計,一臉壞笑着摟住了她們的蠻腰。

那嘴角掛着的邪笑讓兩女以爲,她們已經把這條大魚掉上鉤了。

“老闆好有錢,不知道平時有什麼消遣啊!”

右側的女子在雲天的懷中撒着嬌的問道,那一雙小手已經開始撫摸雲天的大腿了。

“消遣就是泡美女啊,就好像你們這樣的!”

雲天伸出手來,掐了掐她們那尖尖的下巴。

他到想知道,這兩個女人到底準備對自己做什麼。

“那你豈不是很厲害嗎?不如和我們兩姐妹一起較量一下!”

左側的短女孩,一臉媚笑的說道。

這話從一個還算是標誌的美女嘴裏說出來,可是帶着一種無線的遐想。

“怎麼較量啊!”

雲天看着她們,既然大家要逢場作戲,倒不如做到底。

摟着那美女的蠻腰,雲天順着她們的話繼續說道。

“對面就是酒店,你說怎麼較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