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澤特一咬牙說:「我教你如何劃開時間,行了吧?快來幫我啊!」

依洛娜這才滿意地走上前去抓住神奈子說:「對不住了,不過你也別鬧……別……嗯?」

澤特見依洛娜遲遲不動手,他快要崩潰道:「你還愣著做什麼?沒看見我馬上就要少兒不宜了嗎?琴姬還在那看著呢……琴姬你快別看了!」

澤特不說還好,一說琴姬便更加有興趣地湊了過來蹲在兩人中間強勢圍觀。

依洛娜對澤特說道:「我好像拉不動她……這傢伙力氣好大的樣子。」

「怎麼可能!你的力氣不是有三十萬噸嗎?怎麼可能拉不動她?」澤特著急道:「大姐你快別鬧了,我都說了要教你了不會反悔的!算我求你了行嗎?」

見澤特這是真的快要被逼瘋了,依洛娜才將神奈子拉開,結果拉的時候沒有注意到神奈子竟然緊緊地抓住了澤特的短褲,依洛娜速度又太快力氣也很大,在那瞬間只聽見「刺啦」一聲,整個客廳之中陷入了沉寂……

澤特二話不說趕緊裹著長袍沖回了房間,只留下一客廳的人尷尬無比。

……

翌日清晨,澤特從晨O的疼痛之中醒過來,他捂著頭思索了半天,這才喃喃自語道:「怎麼回事?難道身體變回普通人之後連那方面的功能也變回來了嗎?」

正好在這時,澤特聽到了外面客廳傳來關門聲,好奇之下澤特走出房間,看到了孫圓和神奈子正好走進來。神奈子滿臉疲憊一看就是陪著孫圓忙活了一晚上沒有休息,黑眼圈都出來了。

「怎麼樣?任務完成了?」澤特扭著酸痛的脖子問道:「沒有遺漏的吧?」

孫圓說:「如果神奈子沒有記漏的話就沒有,僅此而已。」

神奈子無精打采地說:「反正我記得的全部都找過了……應該是不會有遺漏的吧……我困了……」

澤特問:「你不上班嗎?快要到上班時間了。」

神奈子昏昏欲睡地點點頭說道:「不去了……反正也沒有什麼工作……」

「是嗎?」澤特後退幾步,他對於昨晚的事情還是有些忌憚,此時儘可能地離神奈子遠一點:「那麼你睡我的房間吧。」

神奈子什麼也不說就進了澤特房間,中途連看都不看澤特一眼,看來是真的困到不行了。

神奈子一進房間直接撲在床上,末了還揮著手喊道:「水!給我水!」

孫圓說道:「那傢伙幫著我忙了一晚上沒喝水沒吃東西,現在估計是渴……哈啊~渴了,我去給她倒杯水吧。」

澤特對直打哈欠的孫圓說:「你去休息吧,我去給她倒水。」

澤特說著去客廳倒了一杯水送去給神奈子,一進房間之後澤特才發現床上並沒有神奈子的身影。當澤特意識到自己被算計了的時候,神奈子已經在他身後關上了房門,正虎視眈眈的沖澤特壞笑著。

「糟糕……」澤特舉起水杯說:「大佬,喝冰闊洛,賊來勁。」

神奈子接過水杯將裡面的水一飲而盡后直接將水杯扔進垃圾桶裡面,一邊舔著嘴唇一邊逼近澤特,那模樣像極了封建社會裡面地主老財的傻兒子。

澤特剛想退一步,結果直接被床絆倒躺在了床上:「完蛋……這展開要是換一下性別的話就是那種十八禁內容了……」

澤特心想這樣下去不行,其他人似乎都還在睡覺,孫圓那傢伙應該也睡下了,而且就算不睡澤特覺得孫圓也不會來幫自己——他巴不得看見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現在沒有辦法靠別人了,只有自救了……澤特覺得自己雖然沒有怎麼談過戀愛,感情經驗不豐富,但是好歹自己看了那麼多的腦殘戀愛電視劇,這種時候就是學以致用的時候了。

於是澤特不退反進一把將神奈子摟入懷中。神奈子是萬萬沒想到澤特竟然會主動抱住自己,原本一直站主導地位的神奈子只感覺自己的臉滾燙無比,尤其是耳根處那讓人煩躁的熱量讓神奈子靜不下心來,這種感覺……挺不錯。

「咚咚、咚咚」,神奈子的耳朵貼在澤特的胸口,清楚地聽見澤特心跳的律動。

「聽見了嗎?」澤特的聲音突然變得低沉,十分有磁性,這傢伙在用偽聲說話,就像之前扮成女人的時候也是用偽聲在說話。

神奈子「嗯」了一聲,小鳥依人道:「聽見了……你的心跳……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

「這是為你而跳動的。」澤特昧著良心說出了這種話,他「含情脈脈」地與神奈子對視著說:「這是只為你奏響的樂章,噓……什麼都不要說,靜靜地感受。」

神奈子抬起手輕輕按在澤特的胸口,然後突然以抓住澤特的衣領就要將其拉開。

澤特連忙抓住她的手問道:「怎麼了怎麼了?你怎麼不按照套路出牌呢?這時候不是應該靜下來安靜地聆聽嗎?」

神奈子穿著粗氣說:「嘿……嘿……不用管那麼多,我們一切都在交.合的那一時刻來感受,這樣才是最能夠讓我們互相了解的方法……嘿嘿、嘿嘿。」

「等等大姐,我剛才是逗你的,我沒那個意思,你快放開我。」澤特想推開神奈子,但奈何神奈子騎在自己身上就像是泰山壓頂一下讓自己無法動彈,澤特實在是後悔自己剛才的所作所在,這不是作繭自縛嗎?

神奈子才不管澤特說的什麼呢,反正她現在就是要將澤特吃干抹凈,生米煮成熟飯。

「停!停!大姐我們有事好商量,你要知道你現在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這樣的愛情是不夠完美的!」澤特的雙手已經被神奈子按住,他只有用語言去阻止神奈子。

神奈子一愣,隨即說道:「我先得到你的人再說,反正日久生情,到時候我也不怕你會不愛上我。」

「這個成語不是這麼用的啊大姐!」澤特眼角兩邊快要流出眼淚來了,自己怎麼就這麼背攤上了這種事呢?這一切都要怪那個人,要不是她的話自己也不會被老師派到這個世界來,要不是她的話澤特的力量也不會消失,要不是她的話澤特就不會遇到這個神奈子!

澤特此時絕望的心情能比得上依洛娜當時差點被那隻怪鳥吃掉的時候了,他感覺整個世界都是灰色,一切都是那麼的暗淡無光。

對不起了,希莉亞,看來是沒辦法完成答應你的事情了……澤特絕望地喃喃道:「對不起……希莉亞……」

神奈子一愣,好像是對澤特口中的那個叫希莉亞的人有了反應,她一抽鼻頭對澤特問道:「你說的那個希莉亞是誰?她是你什麼人?」

澤特見神奈子竟然停了下來,好奇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到了這個時候你竟然都還在想著別的女人……她對你就那麼重要嗎?」神奈子的樣子似乎快要哭出來了。

澤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似乎是能夠讓自己擺脫窘狀的最佳時期——只不過應該怎麼說呢?實話實說嗎?澤特猶豫了一下,說道:「希莉亞她……嚴格來說算是我的未婚妻,我們之間有婚約的。」雖然只是希莉亞單方面提出來的——澤特在心裡默默補充道。

神奈子突然低下了頭,澤特無法看清楚她現在的表情,但是氣氛好像不對……神奈子趴在了澤特身上,「嚶嚶」地啜泣起來。

「怎麼回事?你怎麼了?不舒服嗎?肚子疼?還是大姨媽來了?」澤特頓時手忙腳亂,他可不擅長應付哭泣的女孩子。

神奈子一邊啜泣一邊說道:「原來……原來你一直沒忘記……嗚嗚嗚……沒忘記那個約定……原來你一直都記得的……嗚嗚……」

澤特慌張道:「什麼?什麼意思?我記得怎麼了?你……」澤特無意間看到了神奈子抬起的臉龐,雖然完全是兩個長相,但是不知為何澤特此時覺得自己懷中的這個人……這個人好熟悉,好像是自己曾經認識的誰。

澤特獃獃地看著神奈子,最終還是不確定地問道:「希莉亞?你是希莉亞?」

神奈子一咬下嘴唇,無言地將腦袋埋進了澤特的懷中。

澤特著急地問道:「希莉亞?你真的是希莉亞嗎?你說句話啊,別嚇唬我。」

神奈子這才哽咽道:「為什麼一直都沒有發現呢?我一直那麼主動,你為什麼就是沒有發現呢?難道我在你心中就真的那麼不重要嗎?」

澤特回答說:「這……你和之前的長相完全是兩個人,根本就認不出來是你好吧?而且這個世界和你一樣的機器人那麼多,我怎麼會想到你在這個世界呢?」

神奈子……不,希莉亞抬起手輕輕地捶著澤特的胸口哭喊道:「你這個壞蛋!笨蛋!臭雞蛋!為什麼不能發現我?為什麼猜不出是我?為什麼?為什麼!」

澤特無法反駁,只能任由希莉亞不住地捶打自己的胸口,或許等她打累了就會停下來了吧。

希莉亞不停地發泄自己的怒火,雖然哭喊的聲音很大,擊打的頻率也很高,但根本就沒有用上任何力,只卻讓澤特感覺心裡不是滋味。

最後希莉亞累了,停下了手,自己也在澤特懷中就這樣睡著。

澤特沒有把希莉亞放在床上,懷中抱著希莉亞的他只是輕聲在希莉亞耳邊說道:「對不起……」

門外,早就被兩人的動靜吵醒的一眾人聚在那裡偷聽著,直到裡面的沒有了動靜,幾人才走回客廳。

孫圓對依洛娜和琴姬問道:「你們不是說那個希莉亞已經死了嗎?為什麼神奈子會是希莉亞呢?依洛娜,是不是你老爸把希莉亞復活了?」

依洛娜和琴姬也不知所措地搖著頭,她們確確實實看到希莉亞被恩吉拉殺死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是以神奈子的身份出現。

依洛娜對孫圓問:「被恩吉拉殺死之後不是不能復活嗎?我老爸說了連他都沒辦法復活。」

孫圓說道:「誰說的?被恩吉拉殺死之後的人雖然難復活,但是老大可以輕而易舉地做到的。」 依洛娜聽見孫圓所說與自己知道的有很明顯的區別,明明當時澤特有向水無月樹月求助,但自己那個老爸卻告訴澤特希莉亞已經無法復活了。現在孫圓又說以水無月樹月的力量輕而易舉地就復活希莉亞。

「大概他有自己的打算吧。」孫圓對依洛娜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你爸為什麼不將希莉亞復活,但是現在希莉亞就在那裡面,或許就是你爸將希莉亞復活之後安排在了這裡。」

這麼說確實說得通,或許一切都是水無月樹月已經計劃好了的吧。

眾人都這麼認為,唯獨一個人不覺得——那就是琴姬。琴姬清楚地記得當時澤特的表現,當時希莉亞死了之後澤特表現出來的是那種再也見不到的感情,就好像希莉亞確確實實已經死了,無法再復活了。但如果神奈子就是希莉亞的話,那麼經歷過這個時候的事情的澤特為什麼在那時又會露出那種表情呢?

琴姬不想去管這件事,但是神奈子的身份確實令琴姬好奇。如果神奈子是希莉亞的話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如果神奈子不是希莉亞的話那麼她為什麼會知道希莉亞的事?

疑點太多了,如果不弄清楚的話琴姬覺得自己會因為好奇而憋死的。

在幾人聊著關於神奈子的身份的時候,玲美的手機響了,她拿出手機一看是唐老師打來的電話,這已經是第三次了……之前兩次是因為有人死了所以唐老師一大早就打電話過來,這次不會又有誰死了吧?昨晚孫圓他們應該已經將所有人大腦裡面的發信器取出來了才對,應該不會有誰還會被那個人控制了才對。

這麼想著玲美接通電話后便開玩笑地說:「喂?唐老師?今天不會又有誰死了吧?」

唐老師說道:「讓你猜到了,又有人死了。」

玲美強忍住想吐槽的內心問:「不是吧?這次又是誰死了啊?」

「是小林——林漠溪。」唐老師說:「剛才我到總部的時候發現她的屍體……你們還是先來一趟吧,最近這幾天是真的不太平。而且明明林漠溪應該和那個人沒有聯繫才對,為什麼那個人會殺死她?」

孫圓立馬說道:「走,我們去看看什麼情況。那傢伙就是不打算讓我們好好地休息……」

琴姬說道:「我也一起去。」

孫圓不像澤特那樣,既然琴姬說了自己要去那麼孫圓並不介意帶上,他是不怕麻煩的。

玲美、孫圓還有琴姬三人來到了總部,對於玲美帶人進來就算有人看到也懶得說什麼。唐老師已經在昨天的會議上講明了「那位大人」對於人類有危害的,仔細一想這幾天來發生的事情確實一切都證據都指向了那個人。她們也知道了玲美這兩天帶來的人似乎就是為了對付那個人才帶來的另一個世界的人——這已經不是秘密了,整個組織的高層都同意了唐老師的意見,從此斷絕了一切和那個人的聯繫,按照她們的決定,人類只需要管好自己就行了。那個人並不屬於這個世界,就應該由同樣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去解決。

鬼知道那群傢伙是怎麼考慮的,做出如此草率的決定,似乎是因為唐老師做了許多事情才讓她們同意了唐老師的意見,至於唐老師到底做了什麼那就無從得知了。

進入總部,唐老師看到琴姬之後也沒有去問她的身份,反正是玲美帶來的,一猜就知道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雖然唐老師沒辦法確定琴姬的性別,因為前天來的澤特和昨天來的孫圓雖然都是女性外表,實際上卻是男性。

「她就是琴姬。」玲美對唐老師介紹說:「那個世界的靈女,會使用靈術的人。」

唐老師一聽立馬雙眼放光,她對於那個世界最在意的莫過於當時玲美她們彙報來的「靈術」這一存在。那個世界的靈術就好像幻想世界之中的魔法一樣,這也是另一個世界的文化之一,唐老師對其充滿了好奇。

「有什麼事之後再說,先做正事。」孫圓說。

於是唐老師帶著三人來到了今早發現林漠溪的屍體的地方——C型機器人儲存室。

「為什麼是在這裡?」孫圓記得昨天發現的屍體也是在這裡面,為什麼今天也在這裡?而且看裡面似乎有些亂,周遭的膠囊壞了不少。

唐老師說:「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今天早上來的時候我先去確認了一下C03……C0193的狀況,發現沒有異樣之後我就想順便看看這邊打掃得怎麼樣,結果進來之後……」

唐老師一邊說著一邊領著眾人進入了儲存室,隨後映入眼帘的,是林漠溪的屍體——像是上吊自殺一樣掛在空中,只不過她的脖子不是被繩子勒著,而是被一根金屬管子穿過了喉嚨,掛在牆壁之上。

「這次看上去很普通呢。」孫圓說道:「第一次似乎是乾屍吧?那個是怎麼做到的還是有些好奇,第二次似乎是讓那兩人直接安樂死了,但是手法依舊不清楚。這一次死得反而像是普通人能夠做得出來的……」

琴姬說:「第一次的話應該是使用了時間暫停的能力停止時間之後將被害者變成了乾屍的吧?」

孫圓疑惑道:「但是她是怎麼把被害者變成乾屍的?時間暫停的能力有辦法將對方變成乾屍?屍體身上沒有任何傷痕,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琴姬意識到了一點,說道:「我們似乎誤解了什麼——她既然可以使用澤特的暫停時間的能力,那麼像澤特一樣將時間快進呢?將一個人的時間快進直到她的身體機能全部停止,然後體內的液體全部流失……做得到嗎?」

使用隨後否定了琴姬的猜測說:「不可能,如果那樣的話身體應該會有老化的表現,但是那個人的身體看上去還是二十多歲的人,我檢查過的。」

「不,有可能!」琴姬突然說道:「你忘了嗎?這個世界的人類已經停止了老化,最多也就是停留在三十多歲的時候——也就是說就算那個人快就了對方的身體,讓對方的年齡變成八九十歲的老人,她的身體依舊會保持在二十多歲的時候。」

孫圓聞言點了點頭,琴姬說的確實很有道理。事實上除了琴姬說的這個辦法以外孫圓想不到別的方法,既然如此也只能同意琴姬的話了。

既然清楚了第一個人的死亡方式,那麼第二個和第三個呢?她們兩個又是怎麼死的?

孫圓猜測道:「或許是和第一個一樣,直接將時間快進到了她們自然死亡的時候,在那時停止下來的話屍體也就不會產生變化,保持著活著的時候的模樣——這一切也就對於這個世界的人有用,只有這個世界這個時候的人能夠永駐青春。」

琴姬隨即一指林漠溪的屍體說:「那麼就到了那個人了……為什麼這次她要特意破壞屍體?掛在那上面只是單純的為了找個地方掛屍體?這是對我們的挑釁嗎?」

這裡的儲存室已經被唐老師封鎖,禁止其他人靠近了。孫圓直接飛到林漠溪的屍體旁邊,觀察著林漠溪被貫穿的喉嚨。

「怎麼樣?發現什麼了嗎?」琴姬對空中的孫圓問。

孫圓說道:「有一點奇怪的——這脖子上的傷口有些不對勁……我把她弄下來吧。」

孫圓將管子從林漠溪的喉嚨上拔出來,然後將林漠溪的屍體放到了地上。

琴姬似乎並不是很害怕這屍體的樣子,湊到了屍體旁邊將目光全部放在了喉嚨的傷口處。

「發現了嗎?」孫圓對琴姬問。

琴姬點點肉,指向那傷口說:「脖子處有被鋒利的東西劃過的痕迹,雖然不明顯,但是還是能夠看得出來——之所以用管子貫穿喉嚨就是為了掩蓋這裡的傷口。」

孫圓贊同道:「看來這人是先被她用某種利器劃破了喉嚨殺死,事後為了掩蓋這一點而用管子貫穿了她的脖子並將其吊起來。」

唐老師好奇為什麼要做這種畫蛇添足的事情,問道:「為什麼她要這麼做?就算不掩蓋那個傷口對於我們來說都一樣的啊,結果不都是她殺死了林漠溪嗎?」

孫圓笑道:「她之所以掩蓋這件事,不是為了你們人類,而是為了我們——她害怕這個人的屍體暴露之後,我們會猜出她的現狀,她已經無法使用暫停時間的能力了。至少短時間之內無法使用。」

琴姬跟著解釋說:「她殺死林漠溪似乎只是一個意外,因為林漠溪無意間遇到了她,然後發現了她的什麼秘密。所以她情急之下用手邊的某樣利器殺死了林漠溪,如果她還可以暫停時間的話就不會選擇這樣,而是將時間暫停之後消除掉林漠溪的記憶。可是她辦不到,也就是說她在林漠溪可以反抗自己的情況下只有將林漠溪殺掉……」

這麼說著,琴姬拉開了林漠溪的衣服,果然在林漠溪的身上有許多打鬥之後產生的痕迹,「那傢伙在和我們戰鬥過一次之後身體受了重傷,就連殺死林漠溪都很困難。在好不容易殺死了林漠溪之後她發現自己做錯了事,而且她似乎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處理掉林漠溪的屍體……所以她才將林漠溪的屍體掛在了牆上。而且……看這周圍這麼亂,雖然我之前沒有見過這裡,但是應該比現在要整潔才對——她們就是在這裡面發生了爭鬥,是吧?」

最後一句琴姬是在詢問孫圓,孫圓滿意地點頭說:「沒錯,我也是這麼猜測的。昨晚那個人在這裡面做了什麼事情,然後不巧被林漠溪撞到,然後林漠溪想要逃跑卻被她殺害,她迫於某種原因無法處理掉林漠溪的屍體,只好將其掛在牆壁上。具體情況我們只要看一看錄像大概就能猜出了。」

唐老師提醒說:「可是這儲存室裡面的監控器已經爛了,裡面發生了什麼並不知道啊。」

「誰說一定要看這裡面的監控的?」孫圓說:「我已經有了一個猜測了,只需要看一看門外的監控就行了……能把監控視頻拷貝過來嗎?我們暫時不能離開這裡。」

玲美隨即說道:「交給我吧,我直接在這裡調出監控來。」玲美說著拿出手機開始進入總部管理系統,沒過多久就找出了C型機器人儲存室門口的監控。

玲美很快就找到了林漠溪進入儲存室的那段錄像,時間是今天早上五點四十七分。然後就是一路快進直到不久之前唐老師進入儲存室,期間沒有任何人進入儲存室之中,林漠溪也沒有出來——畢竟那時候她已經死了。

孫圓對玲美說:「往回退,退到林漠溪還沒有進入這個儲存室之前,看看在那之前發生了什麼。」

於是玲美直接將時間調到了昨天早上孫圓他們離開之後,一路上不少人進進出出,有人類也有C型機器人,孫圓問道:「這些機器人出去是做什麼?」

唐老師說:「一般也就是去巡邏,在總部周圍巡邏。」

「有分配好的嗎?」孫圓問:「這些進出的機器人應該不是同一個吧?」

「有分配好時間的,到了自己巡邏的時候她們就會自己啟動然後出去巡邏。」

孫圓繼續看著監控錄像,由於是快進的關係很快就看到了晚上的錄像,巡邏回來的機器人們一個個進入了儲存室,時間也快速過去。

最後又看見了林漠溪進入儲存室,他們才發現整個錄像已經被看完了。

「怎麼樣?發現什麼了嗎?」唐老師問道。

孫圓一點頭說:「大概是看出來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殺死林漠溪的兇手還在這裡面。」

「什麼?!」發出這聲驚呼的是玲美和唐老師,這裡面除了他們幾個之外就沒有別人了啊,為什麼說還在這裡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