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火靈兒有些尷尬地吐了吐舌頭,說道:「這確實是我第一次,不然昨晚也不會那麼狼狽。」

葉天笑了笑,確實,經過一晚相處,他知道火靈兒的實力已經在後期殺徒境界了,在不老宗里,只有這樣的修為才有資格接受試煉,再進入內門修鍊。

五顆花生大小的魔核落在葉天手裡,葉天舉到火靈兒面前,說道:「給你,還差二十五顆就可以完成了。」

火靈兒正要出手去接,忽地一個身影凌空越過,一把抓走了葉天手裡的五顆魔核。葉天反應極快,反手便抓住了那人的手腕。一把將他摔在了地上,那人沒料到葉天反應這麼快,一下子便摔蒙了。

葉天扣住他的脈門,輕易地扳開了他的手掌,將五顆魔核重新搶了回來,那人不甘心,忽地在地上飛起一腳,朝著葉天面門踢去。葉天一把抓住他的腳腕,一腳踢在了他的腰上,將他踢倒了一邊。

「哪來的毛賊?敢搶我的東西!」葉天問道。

那人躺在地上哎唷哎唷地叫著,忽地將手指放在嘴邊,吹出一聲響亮的哨聲。

妹的!這傢伙還又同夥,葉天心道,果然,一伙人從其他方向紛紛跑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個留著光頭的漢子,臉上還有幾道疤痕。

「大哥,這小子搶我東西!」躺在地上的人惡人先告狀。

葉天將火靈兒護在身後,不動聲色看著他們,那光頭打量了葉天和火靈兒,確定他們只有兩個人後,忽地仰頭笑了起來。

「哈哈哈!兩位為何要搶我兄弟東西啊?」

火靈兒怒道:「你們瞎說,這明明是我們的!」

「呦!小姑娘,你這麼說,是我兄弟冤枉你們了?」

葉天一看這群人便知道他們已經下定決心要搶東西了,這時候說這些已經沒用了,在這魔獸山脈離,誰有本事誰就說得對。

葉天一揮手,示意火靈兒不用和他們廢話,葉天徑直說道:「這東西是我們先發現的,你們幾個要是夠膽就過來搶吧!」

嗖一聲,殺刀魂出體,一股濃重的殺氣充斥在林間。 那幫人正欲動手,他們背後的草叢裡忽然又傳來哼唧哼唧的聲音,葉天對這個聲音很熟悉,這是剛剛那隻山豬的叫聲。

那幫人疑惑地看著背後,不知道是什麼魔獸,所以不敢妄動,葉天忽然心生一計,控制著自己刀殺魂毫不猶豫地劈向了他們背後的草叢。

噔的一聲悶響,葉天喜道:「果然打中了!靈兒我們走!」

葉天和火靈兒一起跳到了九紋虎身上,那伙人喊道:「想跑?沒那麼容易!」

葉天笑道:「你們先擔心你們自己吧!」

話音剛落,一個龐大的身影猛地從他們背後沖了出來,一下子撞翻了站在最後面的幾個人,他們還沒來及起身就被山豬踩在身上。

寵妻成癮:冷麪前夫太難纏 「啊!」地上的人叫了一聲便沒了動靜,而那山豬怒氣沖沖地盯著剩下的人,腳下不停地刨著土,這是蓄力地節奏啊!

那光頭男子大喊:「快跑!上樹上去!」

幾個人紛紛狼狽的往距離自己最近的樹上爬,那山豬哪肯罷休,毫不猶豫地就朝著一個人撞了過去,那人被擠在樹和豬之間,立馬壓成了餡餅,十分血腥。

「小紋,我們走!」葉天拍了九紋虎一下,九紋虎立刻領會,甩開步子就溜了,速度飛快,瞬間就消失在那幫人眼前。

其他人眼睜睜地看著葉天坐著九紋虎淡定離去,但他們哪裡顧得上管他倆,葉天的那一刀雖然沒有打傷山豬,但是卻成功激怒了山豬,反正自己有九紋虎,山豬絕對追不上。

「咔嚓!」後面傳來樹榦斷裂的聲音,葉天笑了笑,以那頭山豬獸王實力的蠻力,撞斷樹榦絕對都是小意思,不過葉天還有事情處理,沒心情和他們糾纏。

兩人又走了一個時辰,葉天看了一下方位,他們現在已經位於魔獸山脈西北方向了,按照老祖的說法,他的父親葉青應該就在這附近,以他父親巔峰殺徒的實力,能困住他的應該是不亞於他的魔獸,至少也應該類似於那隻獸王山豬的實力。

影帝的天價前妻 葉天對火靈兒說道:「咱們下去找找,看這附近有沒有打鬥過的痕迹,別走遠了,你要是有什麼發現就喊我。」

火靈兒點點頭,便和葉天分頭四處尋找,既然是前天發出的求救信號,那這附近應該會有蛛絲馬跡,葉天細緻的觀察著周圍的樹木,看看有沒有最近才斷裂的,或者有沒有被整齊削斷的。

這附近很大,葉天飛快的尋找著,但又不敢走太遠,擔心和火靈兒走散了,沒有什麼發現后,葉天有趣找到火靈兒,他們換個地方繼續找。

連續換了三個地方,依然沒有什麼發現,火靈兒和葉天決定坐下來休息一會兒,火靈兒問道:「你是在找什麼人嗎?」

葉天點點頭道:「我的父親被困在這附近了,我要趕緊找到他。」

火靈兒哦了一聲,說道:「咱們這麼找不是個辦法,這裡太大了!咱們得想想,你父親會去哪裡?這樣至少有一個方向。」

果然還是女孩子心細,火靈兒的話一下子提醒了葉天,既然他的父親是為了給他的母親尋葯才來這裡的,那這裡有什麼仙藥可以治韓青青的病呢?

韓青青中的是赤冰毒,這種毒屬陰,按理是需要陽氣多一點的藥材可以壓制化解,但是這魔獸山脈本就背陰,這裡的生物在藥理上都屬於陰一類的,並未聽說有什麼可以壓制赤冰毒的東西。

葉天思索著,忽然想起一種魔獸寒水蛟蛇,他們的身體里便有赤冰毒,相傳,寒水蛟蛇的鮮血可以化解很多寒毒,赤冰毒在藥理上也屬於這一種,難道他的父親跑到這裡便是為了尋找寒水蛟蛇?

葉天立刻找到了方向,起身觀望,問道:「這附近哪裡有深潭?」寒水蛟蛇通常都生活在山裡的潭水裡。

火靈兒想了想,回答道:「我不知道,不過我給看到那邊有條小溪,我們可以順著溪水找,肯定可以找到深潭。」

「好,趕緊帶我過去!」葉天催促道。

火靈兒起身帶著葉天,走到了那邊的溪水旁,她倆沿著溪水一路向下,走了不遠,遠處下游忽然傳來溪水下濺的聲音。只有前面出現瀑布,才會有這樣的聲音。

葉天急忙跑了過去,果然,前面山勢急轉,出現了一道瀑布,而瀑布之下便是一個大的深潭。潭水發黑,看不清深淺。

葉天從旁邊的岩石下攀爬了下來,忽地看到潭水邊的石頭上丟著一柄長劍,葉天急忙跑過去一看,果然這是他的父親葉青的佩劍,劍柄之上還雕著葉家的標誌。

而那堆岩石十分散亂,顯然是被外力衝擊過,這裡肯定發生過打鬥,葉天舉目四望,他確定他的父親葉天就在這附近。

「爹!你在嗎?爹!」葉天沖著四周喊了幾聲,但是都無人應答。

葉天正要在這附近找一下,平靜的潭面忽然湧起了波紋,波紋越來越大,葉天急忙對火靈兒道:「快離開這兒!有魔獸要出來了!」

兩人帶著九紋虎急忙往邊上退,潭面忽然掀起一陣巨浪,一隻巨大的蛟蛇忽然伸出水面,沖著他們吐著信子。

「快走!別管他!」

葉天還沒說完,那蛟蛇忽然一伸脖子,吐出一道黑水,葉天知道那便是他的毒液,急忙拉起火靈兒往遠處一跳,九紋虎反應也極快,躲了過去,黑色的毒液落在地上便發出一陣古怪的味道,這潭水附近寸草不生,便是因為他這毒液。

那蛟蛇見他們居然躲了過去,十分不滿,搖頭晃腦地彷彿還要攻擊,葉天全神戒備,忽然一陣腥風襲來,那蛟蛇居然使出巨力,張開血盆大口,將兩人拚命吸了過來。

這要是被它吸走,肯定是活不了了,葉天運足力氣將手裡的長劍進了岩石里,用來借力,同時拉住了火靈兒,兩人暫時站住了腳。

但是九紋虎就不行了,它拚命地抓著地下,但那蛟蛇的吸力實在太強了! 「快救救我的九紋虎!」葉天對火靈兒說道,他現在一手抓著插在地上的劍,一手拉著火靈兒,實在騰不出手去攻擊這寒水蛟蛇。

火靈兒點點頭,說道:「你抓緊我。」葉天立即伸手摟住了火靈兒纖細的腰肢,防止她被吸走。

雖然這樣實在是太親昵了的,但是現在是危急時刻,就不在意這些小節了。火靈兒雙手合在胸前,飛快凝出了自己的殺魂,她在胸前畫了幾個複雜的手訣。她的殺魂朱雀忽然變大了數倍,帶著熊熊烈焰順著風向飛進了寒水蛟蛇的嘴裡。

寒水蛟蛇忽然吃痛,急忙將那獸魂吐了出來,一下子栽進了水裡。腥風瞬間便沒了,葉天和火靈兒這才站穩了腳跟,九紋虎心有餘悸跳了回來,圍著葉天轉起了圈,似乎在提醒她倆快跑。

「現在可以鬆手了……」火靈兒害羞的說道,葉天急忙將手從火靈兒的腰間收回來。

「咱們快走!這傢伙肯定還會再出來!」葉天催促道,火靈兒應了一聲,便跟著葉天往樹林方向跑。

潭中忽然又泛起了波浪,葉天瞥了一眼潭水,忽然注意到潭水後邊的瀑布里隱隱約約站著一個灰衣人,這人身形好眼熟,難道是……

「葉大哥,你看什麼?快走啊!」火靈兒焦急地催促道。

葉天彷彿沒有聽到,他飛快地朝著那瀑布跑了過去,想要看得清楚點。火靈兒不知道葉天中了什麼邪,眼看那寒水蛟蛇又要出來了,丟下葉天獨自離開也說不過去,她無奈地跟著葉天跑了過去。

「你在看什麼?」火靈兒順著葉天的目光望去。

葉天走近了些,忽然叫道:「爹?爹!」果然那後邊站著的確實葉青。

葉青也看清了葉天,吃驚道:「天兒?快過來這裡,外邊危險!」

葉天帶著火靈兒和九紋虎飛快地奔了過來,跑到了瀑布後面,瀑布後面居然有一個山洞,葉青正靠在洞口,朝著他們招手。

葉天剛剛走近葉青,潭水裡的寒水蛟蛇又竄出了潭面。兩人來不及說話,葉青拉著葉天便往山洞裡走,正色道:「你們快進來!」

葉天一摸葉青的胳膊,便感到葉青十分虛弱,面色蒼白,身體無力,顯然是受傷了。

「爹?你受傷了?」

「不礙事,先進去,進去再慢慢說。」葉青回答道。

葉天扶著葉青走進了山洞,山洞裡十分空曠,也沒有其他出口,葉天擔心地問道:「爹,咱們躲到這裡安全嗎?萬一那蛟蛇進來怎麼辦?」

葉青指著遠處的一堆東西說道:「放心,那蛟蛇不敢進來」

葉天仔細一看,那是一大堆的蛇蛋,白褐色的蛋殼足足有半個人身體大,要是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圓形的石頭。

「這裡是那蛟蛇產卵的地方嗎?」火靈兒問道。

葉青點點頭,回答道:「沒錯,這些都是外面那隻獸王級魔獸的卵,他怕自己進來攻擊我們不小心弄碎自己的蛋,所以他不敢進來。」

「原來是這樣。」葉天點點頭。

「天兒?你怎麼會來這兒?」葉青疑惑地地問道。

「是老祖叫我來的,他說您遇到了危險……」葉天話還沒說完,葉青便怒道:「葉家難道就么沒人了嗎?這裡可是魔獸山脈,居然派沒有修為的你來,待我回去我定要和老祖問清楚!」

葉天聽到葉青這麼說,便樂了:「誰說我沒有修為?」葉天忽然運起內力,刀劍雙魂瞬間破體而出,凝在身前。

葉青不可思議地看著葉天,滿臉驚訝,良久才說道:「你居然有修為?而且已經步入殺徒了?天兒,為父這不是在做夢吧?」

葉天收起殺魂,答道:「當然不是在做夢,您走以後,我遇到了一位世外高人,他看我天賦異稟,便幫我打通了筋脈,我已經可以修鍊了!」

火靈兒忽然插嘴道:「葉大哥,你居然是雙殺魂?為什麼從來不見你用劍殺魂呢?」

葉天自豪地解釋道:「劍殺魂是我的殺手鐧,不到迫不得已我是不會亮出來的,你可別和別人說我是雙殺魂,現在見過我劍殺魂的都已經是死人了。」

火靈兒崇拜地點點頭,說道:「我們長老說,有雙殺魂的都是世間罕見的人才,資質極佳,不如你和我回不老宗吧?你的資質絕對可以進去內門。」

葉天笑了笑,還沒說話,葉青便問道:「不老宗?這位姑娘是不老宗的人?」

「嗯,我是不老宗的外門弟子火靈兒,來這裡歷練的。」火靈兒自我介紹道。

葉天也簡單地把自己和火靈兒相遇的事情說了一下,葉青聽著聽著忽然咳了起來,葉天急忙幫他捶了捶胸。誰知葉青越咳越厲害,最後忽然嘔出一口黑血。

葉天吃驚道:「父親,你中毒了?」葉青臉色忽然發白,無力說話,葉天急忙扶著他坐到了地上。

葉青擺擺手,無力地說道:「不礙事,讓我好好歇歇,歇一陣就沒事了。」

葉天不由分說,拿起葉天的胳膊便為他診脈,仔細品察之下,葉天問道:「父親你中了那寒水蛟蛇的毒,需要趕緊醫治,不然就難辦了。您是不是已經弄上了寒水蛟蛇的精血?」

葉青吃驚道:「你怎麼知道我是沖著寒水蛟蛇的精血來的?」

「這個……我師傅說的,您要是有趕緊給我,他的精血絕對可以解掉您身上的毒,到時候咱們就可以順利出去了。」

葉青搖頭道:「不用,我可以用內力壓制下去,那精血是留給你娘用的,她身上的毒還沒解呢。」

原來葉青還一直擔心著韓青青身上的毒,葉天笑道:「父親,我娘的毒已經解了,你不要擔心她了,您現在解了自己身上的毒之後,咱們就可以順利回去了。」

「你說什麼?你娘的毒已經解了嗎?」葉青一臉凝重,「你可別騙我,天兒,這可關係著你娘的性命。」

葉天嚴肅地說道:「父親,我怎麼敢騙你,我娘親的毒已經都解了,是我將她的毒解掉的,千真萬確!」

葉青還要問,忽然想起葉天之前說過他認了一個世外高人做師傅,這點小事對那些高人來說絕對是輕而易舉的。 「好了,您不要問了,我先幫你解毒,這些毒在您多待一會兒都會產生很大的危害。」葉天催促道。

「給我寒水蛟蛇的精血!爹!」葉天伸手向葉青討要寒水蛟蛇的精血。

葉青猶豫了下,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遞給了葉天,葉天飛快地將自己的乾坤鼎從空間戒指里取出,放到了地上。

「這是?天兒,你會煉丹?」葉青問道。

「對啊,我現在是一名二品丹師了。」葉天輕描淡寫地回答道,葉青心裡已經感覺有些蒙逼了,他離家不過一個月,家裡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他的兒子葉天不光可以修鍊了,還在短短的一個月里突破到了殺徒,還解了韓青青的毒,現在告訴他,葉天還學會了煉丹,甚至已經是一名二品丹師了。葉青感覺這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乾脆閉上眼睛,靠在了岩壁上。

葉天自然沒注意到這些,他將魂火孕育而出,開始煉製這一小瓶寒水蛟蛇的精血。葉天也是聽別人說過著寒水蛟蛇的精血可解寒毒,但是他並沒有試過。如果這東西沒有用的話,他就會用自己之前的九轉鬼神功將葉天的寒毒吸出來。

這鬼神功與自己體質相衝,不到萬不得已葉天不想再用,因為死過一次,所以他格外珍惜自己的性命。

運用魂火將精血自瓶中牽引出來,在魂火的烘烤下,黑紅色的精血不斷翻滾,一絲絲黑氣不斷被烤乾,那是寒水蛟蛇血液中便帶的毒素,若是貿然使用,肯定會再次中毒。

黑紅色的血液顏色漸漸變淺,變成了一個紅色小球,慢慢的,紅色小球也越變越小,變成了一顆紅色的丹藥。

「成功了!」葉天高興地說道,他立即將丹藥遞給了葉青,說道:「快將他服下,運功試試?」

葉青接過丹藥,端詳了一下,將丹藥扔進自己的嘴裡,然後立即打坐開始運功。葉青臉色忽然變得潮紅,身體止不住地顫抖。

火靈兒擔心地問道:「這是怎麼了?」

葉天回答道:「應該是剛剛的丹藥起效果了,那精血不光解毒,也蘊含著很大的能量,我爹應該正在煉化這股能量。」

果然,葉青的身體散發出一陣陣黑氣,黑氣散后,他的臉色也恢復了正常,沒有了剛剛的病態,但是葉青還沒有收功。

忽然葉青周圍湧起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將葉天和火靈兒震到了一邊,葉青猛地睜開了眼睛,一種屬於殺王的氣勢轟然湧出。

「爹!你突破了?」葉天高興地問道。

葉青點點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感受著自己澎湃的力量,這便是殺王境界嗎?

「恭喜您,您到殺王了!」火靈兒笑盈盈地說道。

葉天一下子從地上坐了起來,說道:「天兒,真沒想到,這精血居然還蘊含著這麼巨大的能量。走!咱們出山回家。」

山洞裡還有一些衣物鋪在地上,那是葉青給自己準備的床鋪,葉青將自己的包袱整理了下,便要打算離開。葉天打量著那些寒水蛟蛇的蛋,卡擦,一聲輕微的破殼聲傳來。

「爹?這些蛟蛇是不是快要出來了?」葉天問道。

葉青抬頭看了一眼這邊,說道:「那是自然,外面那隻寒水蛟蛇並不傻,他把我困在這裡可沒那麼簡單,我看過了,這些蛇蛋這幾天馬上就會都破了,到時候,葉家要是沒有派人來救我,我就得冒險離開這裡了,不然我絕對是這些小蛟蛇的第一隻獵物。」

葉青的話聽得火靈兒毛骨悚然,她小聲問道:「我們能不能抓一隻這種魔獸回去養起來,我看他們的戰鬥力很可怕,我們長老說,要我們自己在外面馴服魔獸,用來供自己以後的獸殺魂附體用。」

殺魂分為器殺魂和獸殺魂,還有植物殺魂。器殺魂日後功力大乘便能化為實體使用,但獸殺魂若是想化為實體太難了,但是他們可以將自己殺魂附在同類魔獸身上,這樣既能增加自己馴服的野獸的戰鬥力,也能在戰鬥中更加方便的驅使控制。

葉青搖頭道:「小姑娘,這種魔獸可惹不起,它們冷血兇殘,說不定哪天就會一口將你吞掉,你要是想找可以去找一些溫順的和靈性高一點的,天兒那隻九紋虎就很不錯。」

葉天聽葉青這麼一說,便笑了起來,自己就是運氣好,不過他忽然想起了什麼,他笑著對火靈兒說道:「走吧,咱們先離開這裡,我待會兒送個禮物給你。」

「嗯?什麼禮物?」火靈兒好奇地問道。

「等出了魔獸山脈我再告訴你!」葉天故意吊火靈兒的胃口。

葉青原本就是中了寒水蛟蛇的寒毒而無法順利離開這裡,倒並不是單純的懼怕這隻寒水蛟蛇,而是離開這裡還要走很長的一段路才能離開魔獸山脈,若是中毒的他遇到其他魔獸的襲擊,恐怕凶多吉少。

而這個山洞相對來說更安全一點,有外面寒水蛟蛇的護衛,外面的魔獸絕不敢來,不過也是很危險,他要是不能及時地離開這裡,那一堆蛟蛇一旦全部破殼而出,他必將葬身蛇腹。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