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然後捲入「薇震天事件」,被網友扒皮打臉;

緊跟著互聯網大會,在各路大咖齊聚烏鎮之時,發表了一番「率真」言論,又被眾多互聯網大咖一頓吊打。

也曾用心愛過你 所以最近大半年,馬耘已經不再像以往一樣到處拋頭露面,變得低調了起來。

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時候不是你想低調就能低調的。

面對藤訊的步步緊逼,馬耘也是鉚足了勁跟對方打起了攻防戰。

可惜「小弟」蘇檸不爭氣啊,爛泥扶不上牆。

你看人家柳強棟多會玩?沒事拽著奶茶妹到處秀恩愛,偶爾再蹭蹭熱點新聞,三天兩頭上熱搜,都快趕上明星了。

哎,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剛從菜鳥物流事業部里出來的馬耘,兜里私人電話響了。

馬耘拿出來一看,有些發福的臉上露出一絲訝異的神色。

遲疑了一下,朝身旁工作人員擺擺手,然後走到一邊接了起來。

「聽說韓總喜得貴子,恭喜恭喜啊……」 電話里,聽完韓義的來意,馬耘久久沒有說話,直懷疑自己聽錯了。

賣單十一?

賣秀吧APP?

賣義支付?

去年初,韓義還為天錨屏蔽單十一搜索詞一事,跟他們鬧的很僵;沒想到現在竟然把這些優質項目賣給他們。

他腦子被驢踢了?

馬耘不敢相信的問道:「你……真得打算賣掉?」

「當然。而且我第一個就想到的馬總。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回過神的馬耘說:「這樣,你給我一點時間考慮下,晚一點我給你答覆。」

掛斷電話,馬耘還是有些暈暈乎乎,感覺自己被天上掉下的餡餅給砸中了。

怔怔的站在那裡想了足有三分鐘,也沒想明白那個年輕人,腦子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你過來!」馬耘朝自己秘書招招手,「通知CBU,項目運營部,文娛互動部,金融事業部的負責人,立刻去大會議室,30分鐘后開會。」

「好的馬總。」

……

30分鐘后,TB城跨部門聯合大會議室人頭濟濟。

馬耘等人來齊后,開門見山的把事情講了一遍。

會議室里所有人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過大家都不是小孩,知道這裡面肯定還有什麼內情,所以都沒說話。

馬耘用手點著會議室桌面,鏗鏘有力道:「先不要管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你們現在的任務是儘快做出評估方案以及收購計劃書,我要在明天早上知道結果,好不好?」

「沒問題,馬總。」

「那就這樣,散會。」說完馬耘匆匆離開了會議室。

看著他行色匆匆的腳步,很多人還沒回過神來。

這就完了?

他還沒說天義為什麼要賣這些項目呢?不知道具體原因,讓他們怎麼做計劃書啊?

可惜,馬耘也不知道韓義發的哪門子瘋?

總之,如果沒有其他意外情況,這對於阿哩吧吧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第二天一早,當評估報告出來后,看著一連串的優+「潛力指數表」,馬耘立刻拍板,打包買下來!

支付牌照這個東西,誰也不嫌多,可以說買到就是賺到。

然後單十一,這是個垂直電商企業,而且是做的化妝品,跟阿哩吧吧的主營業務雖然有所衝突,但問題不大。

最後就是秀吧APP,這是馬耘最看重的東西。

阿哩吧吧這幾年一直在做,可惜土豆轉型失敗了,被南抖北快,東秒西美,中秀吧,五家短視頻APP打的找不著北,捲縮在犄角旮旯里瑟瑟發抖。

如今有了秀吧,阿哩就可以和其他幾家對手一較長短了。

……

……

31號下午,馬耘帶領商務談判團隊抵達金陵。

在跟韓義當面交流之後,雙方就價格問題展開了磋商。

網路支付牌照這個簡單,阿哩就是做這個起家,這裡面的門道一清二楚。

跟你有仇嗎 城府 所以價格也談的最快,連現有渠道在內,全部轉手給螞蟻金融,總價格4.5億美元,摺合人民幣28億。

然後是單十一。

這個因為融合了聚美而成為中國化妝品門戶網站的公司,其價值是有目共睹的。

當初為了拿下聚美,天義也付出了不菲的代價,除了巨量資金外,還交換出去1.77%光感測器股份。

而且即將赴美上市,選擇這個時間點出售,天義其實很吃虧的。

這些馬耘自然知道。

在經過幾番談判后,初步達成一致意見,阿哩以21.5億美金、摺合人民幣近135億的高價,收購天義持有的47%的單十一股份。

最後就是秀吧了。

韓義開出了15億美金的高價,不包括特效錄製器。

不過阿哩吧吧可以拿到獨家代理權。

秀吧潛力也是有目共睹,裡面演算法技術絕對是所有短視頻APP裡面最強大的,加上目前註冊人數已超過2億5000萬,且裡面擁有眾多高質量UP主,買到就是賺到。

韓義爽快,馬耘也沒有太婆婆媽媽,站起來握手表示同意。

用時3小時,一項總成交額超40億美金的交易算是初步達成了。

當然,接下來還有一系列後續事宜需要處理,不過大的方向不會改變了。

…………

由於事情太過突然,很多內部人士都不清楚。

7月份剛剛被提拔為單十一副總經理的黃浩然,一直到31號中午才收到單十一即將易主的消息,隨後緊急從燕京趕到金陵。

晚上7點半,在猶豫了很久之後,撥通了那個一直想撥、但今年從來沒主動打過的號碼。

電話在響了十幾秒後接通了,「老闆……」

「嗯,我這邊還有點事,你稍等一下。」

黃浩然就在總公司地下負二層停車場里等著。

半小時后電話響了。

「你在哪裡?」

「公司。」

5分鐘后韓義從電梯里匆匆走出,黃浩然使勁擠出一抹笑容,然後推開車門等在門邊。

等韓義過來了,拉開車門把他迎進車裡,跟著又坐進了駕駛位。

「找個地方坐坐。」

黃浩然開車去了秦淮河畔。

夜晚璀璨的霓虹燈把河畔兩岸裝點成了光的世界,五彩斑斕,如夢似幻,遊人如海,美食相伴。

兩人在秦淮河邊找一小酒館坐下,吹著河畔飄來的涼風,看橋下亮著橘黃色燈盞的畫舫飄過。

兩年時間,黃浩然變了很多。

藍色條紋襯衫+米黃色休閑西褲,配正裝皮鞋,整個人顯得成熟穩重。

不過此時臉上神色很憔悴。

為之奮鬥了兩年的事業,現在說賣掉就賣掉,任誰心裡都不好受。

「之所以沒有通知你們,是因為我知道很多人會反對,所以就一言而決了。」簡單解釋了句,韓義端起桌上的純釀米酒,小酌了一口。

黃浩然笑了笑,不過很勉強。

不等他多想,韓義放下酒杯說:「找你出來是想問問你,願不願意到非洲去?」

黃浩然臉上露出疑問的表情。

「我在薩加拉塔建了特許經營加工廠,專門生產特種裝備,但是沒有一個信得過的人幫我照看著,我不怎麼放心。

這兩年你的成長我一直看著眼裡,確實挺努力的,所以我打算派你過去。」

韓義來的時候一直在想怎麼說服黃浩然去非洲?

一般人心目中,非洲基本跟髒亂差、貧窮、HIV、戰亂等各種負面詞語劃上了等號;

黃浩然怎麼說也做到了單十一高級管理人員的位置上,業務水平足夠,即使離開單十一,也不愁找不到好工作,讓他背井離鄉去那麼遠的地方,不是那麼容易的。

眼看黃浩然眼睛里出現了猶豫的神色,韓義便苦口婆心說:「我告訴你,等你去了薩加拉塔,要不了多久你就會愛上那裡。

那裡有迷人的海灘,性感的黑人MM,以及漂亮的非洲大草原。

我可以向你保證,在薩加拉塔,只要你不殺人放火,沒有人可以把你怎麼樣。

即便殺人放火,當地警察也不敢拿你怎麼樣。

當然了,我不是鼓勵你去殺人放火,只是告訴你……」

韓義沒看到,黃浩然臉上的頹喪早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賊亮賊亮的眼睛,不等韓義便問道:「那個……老闆,那邊可以打槍不?」

「可以啊。」韓義笑了,「別說打槍了,打、、炮都沒問題。」

旁邊一桌几個小資女人,聽到他們說出如此粗鄙的話語,鄙夷的看了他們一眼。

黃浩然可沒心思管旁邊女人心裡想什麼,聽到韓義的話,樂的合不攏嘴。

韓義就繼續給他灌輸,「那邊除了東北部地區的沙漠地帶,像沿海地區一年四季溫暖如春,海灘上各國美女絡繹不絕;

各種熱帶水果吃到你想吐。

另外你也不用擔心人身安全問題,你在首都工作,那些武裝衝突一般都發生在較為偏遠的地區。

而且一旦發生局部衝突,大使館那邊都會提前通知,你只要不前往交戰區,不會有問題。

當然了,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網路信號沒有咱們國家這麼發達,不能隨時隨地連接到網際網路,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老闆你別說了,我去!」說著黃浩然幫韓義斟滿酒,然後端起杯子鄭重道:「謝謝老闆的賞識!」

「好好努力。房子車子票子一樣不會少你。」

…………

第二天一早,韓義又匆匆去了中海,參加車用感測器博覽會…… 9月2號上午,第10屆國際感測器及應用技術展覽會,在中海浦江東區新國際博覽中心召開。

展會吸引了包括OPTOI、EnOcean、薄世、蒙特福、HBM、麥克、Velodyne,南車時代、科篷達、江威、羅姆、航天電子、大華、圖爾克等全球700多家感測器企業前來參展。

在國內大名鼎鼎的光感測器,天義是受邀前來參展。

由光感測器負責人姚鑫帶領的團隊,於31號下午就抵達了中海。

此次天義將要展出的是用於無人駕駛的「光探測感測器」。

無人駕駛這兩年頻頻見諸報端,不過人們議論的焦點基本集中在其安全性上。

而安全與否,則體現在感測器上。

目前主流的自動駕駛一共有五大感測器,各有千秋。

第一種是2D攝像頭。

優點是解析度高、速度快、傳遞的信息豐富、成本低。能夠清楚地辨識物體,準確理解交通信號燈、標識及車道所表達的含義,還能檢測車輛、行人。

缺點是受強光以及陽光的影像很大,晚上開遠光燈的人,自求多福吧!

第二種是聲吶。聲納的工作原理是:發射器發射50千赫的超聲波,接收器通過接收反彈回來的聲波,以時間差測算出與物體的距離。

聲吶器解析度很差,對空氣中的髒東西比較敏感,根本不能分辨環境的真實信息;

比如天空飄來五個字,它不認識,也不知道具體飄來幾個字,反正就給你「嘎吱」一聲停了。

不過聲吶器比2D攝像頭還便宜,用於停車跟倒車,多加幾個感測器也不肉痛。

至於無人駕駛,還是算了吧。

第三種是雷達。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