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然而,一心只想着殺死犬夜叉奪回鐵碎牙的殺生丸在完全放棄了防守的情況下,被犬夜叉狠狠地一刀從左肩處砍過,瞬間,殺生丸的左臂就被犬夜叉砍了下來。

“啊!”

殺生丸發出一聲哀嚎,不知道是因爲失去的胳膊還是輸給向來沒有看起的犬夜叉。

一道光芒忽然在殺生丸的身後閃現出來,一下子罩住了殺生丸的整個身體,伴隨着那道光,身受重傷的殺生丸消失了。

“呼呼呼……”

犬夜叉落地之後大口大口地喘着氣,剛剛那一刀他也使出了所有的力氣,如果速度再慢一點地話,那麼現在掉到地上的就不是殺生丸的左臂,而是他犬夜叉的腦袋了。

“犬夜叉,犬夜叉你沒事吧?”

眼看着犬夜叉勝利了,戈薇立刻朝着犬夜叉跑了過來,一臉關切地問道。

“我沒事。”

犬夜叉看着手上的鐵碎牙,還在爲它的威力而驚歎,當然,也爲自己擁有了這麼一把實力強悍的武器而興奮。

對於犬夜叉來說,沒有什麼比增強實力更加開心的事情了。

因爲犬夜叉和戈薇一個注意力在鐵碎牙上,另一個在犬夜叉身上,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有個不大的身影快如閃電地竄了出來,撿起了地上殺生丸被砍掉的左臂,在天上那道光吞噬掉殺生丸的同時,跳了進去一起消失了。

遠遠的一座森林深處,忽然天上閃爍了一下,裂開了一打大縫子,兩個身影從裏面掉了出來。

“嘭!”

第一個比較大的身影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壓倒了一大片草地。

“唰!”

另外一個比較小的身影卻是一個靈巧的翻身穩穩地落到地上,泥土都沒有濺起一點。

不用說,這兩道身影自然是從犬大將墓裏出來的殺生丸和遊子了。

“嗚……”

殺生丸兩眼血紅,嘴裏尖尖的獠牙閃爍着寒芒,滿是殺意地衝着遊子低低咆哮着。

殺生丸已經恢復了人形,斷臂處不停有血涌出來,因爲受傷過重,他血液中屬於大妖怪的冷酷和警惕暴露無遺,這個時候的他根本就沒有太多的理智,只是憑着本能威脅着周圍一切活着的生物。

“放輕鬆,放輕鬆殺生丸。”

遊子沒有靠近殺生丸,只是站在原地舉起雙手,放柔了聲音表示自己對他沒有敵意:

“我把你的胳膊撿回來了,現在讓我先給你療傷,我不會傷害你的。”

遊子把拿在手裏的胳膊向前探了探,表明自己的打算。

這隻胳膊在被犬夜叉砍下來之後就變成了人類的胳膊,否則那麼大一隻遊子就算速度快,恐怕也會被犬夜叉注意到。

也許是遊子身上的氣息太平穩安詳,只靠直覺行動的殺生丸的警惕之心慢慢放鬆了不少,沒有繼續衝着遊子咆哮。

殺生丸的變化遊子自然注意到了,她小心地向殺生丸走了一步,看他並沒有對自己展開攻擊,遊子才放心地慢慢地一步一步向殺生丸走去。

最後,遊子終於在殺生丸的身前站定。

也許操縱着式神的鬥神士的氣息都十分貼近大自然,殺生丸在沒有感覺到遊子的惡意之後,竟然任由她走到了自己身邊而沒有攻擊她。

在殺生丸面前蹲下來,看着他那血淋淋的斷臂處,遊子的心裏滿是同情。

這個身受重傷、好像受傷的野獸一樣的男人,哪有自己第一次見他時的那種風華絕代、那種高傲、那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就爲了一把刀,值得他那麼激動、激動到連真實實力的十分之一都使不出來嗎?

殺生丸他在乎的,到底是鐵碎牙,還是父親犬大將的重視?

這個問題,也許連殺生丸自己都解釋不清楚。

掏出一張鬥神符拍在殺生丸的傷口上空,靈力閃動間,本來不停流血的傷口慢慢沒有血流出來了。

自己身上的變化殺生丸自然第一時間都感受到了,所以當遊子把他左邊衣服撕開,把那隻斷臂接上去的時候他並沒有抵抗,任由遊子擺弄着自己的傷口,只是睜着一雙猩紅的眸子盯着遊子不放。

一邊用靈力把殺生丸的斷臂接上游子還一邊暗自慶幸,幸好殺生丸因爲受傷過重所以大半的理智都消失了,只憑着本能行事,在本能察覺到遊子的善意之後就沒有任何抵抗的動作。

否則,如果是平時的殺生丸的話,他就算不要左臂了也不會任由一個人類爲自己療傷。

殺生丸大妖怪的自尊絕對不允許自己接受一個人類的幫助!

殺生丸的胳膊是剛剛被砍掉的,加上殺生丸本身強大的妖氣,遊子稍微用了不多的靈力,他的左臂就已經接好了。

當然,因爲失血過多,殺生丸還會虛弱一段時間,並不能馬上就恢復實力。

當遊子收起靈力站起來的時候,殺生丸望着她的雙眼已經不再猩紅一片,嘴裏的獠牙也收了起來,雖然不說多麼友善,可是已經不再是隨時準備展開攻擊的樣子了。

對此,遊子已經很滿意了,殺生丸就算受傷了也仍然是殺生丸,遊子根本就沒奢望從他嘴裏聽到什麼感謝的話。

說實話,事後連遊子都有點奇怪在犬大將墓地裏的時候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地把殺生丸的斷臂撿了回來,然後跟着他一起出來了。

也許是那個時候殺生丸的眼神太悲傷,也許不忍心看着那麼驕傲的一個大妖怪只剩下一隻胳膊,也許是感激上次碰面時他沒有對自己動手……

反正在看到殺生丸的胳膊落地,聽到他發出的那聲滿是痛苦和悲痛的嚎叫之後,遊子的身體幾乎都沒有經過大腦就直接動了起來,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跟着殺生丸一起出來了。

遊子知道最後殺生丸的胳膊還會長出來,可是她還是冒着被殺生丸攻擊的危險把他的胳膊接回去了。

要知道,別說警惕心過人的殺生丸,就是一隻普通的動物,在受傷的時候也是攻擊心最強的時候。

幸好,結果還算是好的。 給殺生丸治好傷之後,遊子擡頭看了看天上慢慢集聚起來的陰雲,眉頭皺了皺,突然轉身跑開了。

看着遊子離開,殺生丸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眉頭微皺,微微閉上了雙眸。

流了那麼多血,即使是殺生丸也變得非常虛弱,更別說殺生丸受的傷絕對不僅僅是斷了只胳膊,他的內臟受到鐵碎牙的刀氣,也受到了不小的損傷。

雖然遊子算是給他療傷算是幫了他不小的忙,可是對於殺生丸來說,遊子待在這裏的話,他是絕對無法完全放下心來修養的。

殺生丸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曾經見過一面的人類少女會救自己,他現在也沒有心思想這些,現在擺在殺生丸面前的,就是先養好傷。

殺生丸很清楚,自己的敵人很多。

然而,殺生丸的平靜沒有保持多長時間,他剛剛閉眼不到半個小時,忽然,殺生丸的雙眼猛地睜了開來,滿是兇光地瞪着某個方向。

直到看清慢慢走近那人的樣子,殺生丸眼底的兇芒才收了起來,冰冷的視線望着又走了回來的人類少女。

是的,去而復返的正是遊子。

“要下雨了,我帶你去其他的地方。”

遊子對殺生丸解釋道,殺生丸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卻在遊子用靈力把他擡起來的時候沒有抵抗,任由遊子把他漂浮着帶走了。

一邊用靈力擡着殺生丸,遊子還若有若無地瞄了他幾眼,今天的殺生丸實在是太老實了,老實地讓遊子都快要懷疑這個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殺生丸了。

不過,這倒是讓遊子少了很多的麻煩,如果殺生丸真的反抗的話,就算是受傷的殺生丸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或者說,正是因爲受傷,反而更加不好對付。

沒走多遠,就見到了一個山洞,遊子把殺生丸弄了進去,輕輕地放到了一堆很柔軟的乾草上。

這就是遊子剛剛離開的原因,找到這個山洞之後,她簡單地把裏面收拾了一下,然後纔回去吧殺生丸帶過來。

雖然以殺生丸的體質根本就不怕淋點雨什麼的,遊子卻不忍心放着受傷的殺生丸一個在露天裏。

就算不會對身體有損害,淋雨總是不舒服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你們妖怪都吃什麼,所以就摘了點新鮮的水果。”

把殺生丸安置好之後,遊子又把一堆水果放在他身邊,至於殺生丸吃不吃,遊子可就沒有辦法了。

“我不能在這裏待太久的時間,等明天我再來看你。”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遊子對殺生丸告辭道,然後根本就沒打算收到迴應,直接轉身就要離開。

“你明天不用來。”

然而,還沒等遊子轉過身,耳邊忽然傳來了一道清冷的聲音,和手冢那種冷淡不同,這聲音是完全的冷漠。

“你終於開口說話了!”

遊子的眼睛一亮,臉上帶上了點興奮的笑意:

“我還以爲今天聽不到你的聲音了。”

遊子的心情卻是很好,聽到殺生丸開口,她忙乎了半天的勞累好像全都煙消雲散了。

“我說,你明天不用來了。”

遊子的反應讓殺生丸的氣息又冷了幾分,把自己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剛剛雖然僅僅休息了差不多隻有半個小時,殺生丸大妖怪的體質顯示了出來,他的理智已經恢復,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只憑着本能行事了。

“知道了知道了。”

遊子擺了擺手,一看就非常敷衍,不知道是這半天殺生丸太老實了還是因爲他現在受傷動不了,遊子感覺自己面對他的時候已經可以非常放鬆了。

妲己很忙:妖妃要直播 完全不似第一次時那麼緊張。

遊子敷衍的態度太明顯了,這讓殺生丸的氣息又冷了幾分,不過這個時候遊子已經轉身離開了,留下殺生丸一個人在那裏散發着冷氣。

遊子徹底離開了,而且離開之前還在山洞口貼了張鬥神符,把山洞隱藏了起來,只要不來像殺生丸這種強大的妖怪,一般人或者妖怪根本就察覺不到這裏還有一個山洞,洞裏還有一隻受傷的大妖怪。

遊子這次來並沒有告訴任何人,直到離開,犬夜叉和戈薇都沒有察覺到遊子曾經到來過。

第二天,遊子果然又來了,殺生丸一雙眼睛冷冷瞪着她,遊子卻好像沒有看到一樣,聳了聳肩就算過去了。

昨天遊子身上什麼都沒有帶,只是用靈力簡單地把殺生丸的胳膊給接了上去,今天遊子則帶了一堆的醫療用品,這個時候她也有點理解戈薇爲什麼每次到戰國來的時候都揹着那麼大一個揹包了。

在殺生丸逼人的視線下,遊子慢慢地靠近他,很無辜地舉起來手裏的紗布和消炎藥:

“我幫你重新包紮一下,用藥之後恢復會快很多。”

遊子解釋道。

“不用。”

殺生丸冷冰冰地道,完全沒有接受遊子好意的意思。

“如果我堅持呢?”

遊子又向前靠近了一步。

“你以爲我殺生丸不敢殺了你嗎?”

殺生丸的指尖已經開始凝聚出黃綠色的光鞭。

“不是不敢,是不會。”

定定地望了殺生丸一會兒,遊子忽然笑了起來,然後幾步走到殺生丸的面前,蹲了下來。

果然如同預料的那樣,直到遊子把手放到殺生丸受傷的手臂上,他除了不停地散發着冷氣之外,並沒有真的攻擊遊子。

遊子就知道,別看殺生丸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樣子,對人類也完全是蔑視的態度,不過他內心深處卻是相當恩怨分明。

玲當初只是給了殺生丸一點吃的東西都能讓他用天生牙拯救了她的生命,遊子做了那麼多他又怎麼可能真的恩將仇報!

把殺生丸的傷口處消毒、纏上繃帶,遊子的手法熟練無比,從頭到尾幾乎沒讓殺生丸感覺到任何的疼痛。

“你是人類巫女?”

讓遊子沒有想到的是,殺生丸竟然主動問及她的情況,說實話,真讓遊子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不算純粹的巫女。”

遊子實話實說:

“那隻能算是兼職,我的本職是一名學生。”

殺生丸不知道學生是什麼意思,不過他也沒打算了解,只是又問了一個問題:

“爲什麼要幫我?” 是的,這個人類少女爲什麼要幫自己?就算她不是純粹的巫女,可是就算是兼職,應該也是和妖怪處在敵對一方纔是。

這樣的人幫助自己,殺生丸自然不解。

雖然,一直以來殺生丸都沒有表現出來。

“因爲我看你比較順眼。”

遊子聳了聳肩,很是乾脆地給了殺生丸一個理由。

雖然聽起來很不靠譜,可是那確實是真實的理由,遊子當初選擇幫助殺生丸的時候,真的沒有考慮太多。

果然,聽了遊子的話之後,殺生丸的眼底快速地閃過一抹懷疑,卻沒有再問一次,微微合上了雙眼,送客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遊子自然不會留下來討人厭,更別說剛剛她本來就打算離開了,所以眼見殺生丸閉上眼睛之後,很是識相地走出了山洞。

遊子可是特意請的假來看望殺生丸的,根本就不能在這裏呆太長的時間。

婚孕似錦:獨愛撞婚小寶貝 也許以後會因爲一護的原因而告別普通人的生活,可是現在,遊子還是很享受這種正常上學放學,然後和朋友一起逛逛街、看看電影的日子。

像戈薇那樣把尋找四魂碎片當做正職,反而把學生當做副職的日子,遊子真的不想過。

從那天起,遊子幾乎天天都抽空去看看受傷的殺生丸,給他換換藥,再送點新鮮的水果。

遊子發現了,雖然殺生丸說自己不吃人類的食物,水果的話他多少還是會吃一點的。

然而,在殺生丸受傷的第五天,遊子再來的時候,山洞裏卻變得空蕩蕩的,殺生丸,離開了。

戰氣凌霄 沒有告別,沒有隻言片語,殺生丸就那麼揮了揮衣袖,不帶一絲雲彩地離開了,雖然早就知道殺生丸的性格,看着空無一人的山洞,遊子心裏仍然不自覺地產生了一絲失落。

搖搖頭甩去腦海裏莫名產生的情緒,遊子轉身也跟着離開了。

——這個山洞,也許自己以後再也不會來了!

走出洞口之後,遊子回頭望了最後一眼,在心裏默默地想着。

現在的遊子根本就沒想過,自己重新回到這裏竟然那麼快,而且就連事件都是那麼地相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