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然而,人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靈魂都會變化。

所以,現在的程度已經不再是齊空明的極限。

海神冥想法,那張海神圖已經越來越清晰,雖然他的面容還未出現,但是他渾身上下的衣物倒是已經完善。

那個人站在巨大的浪潮之上,手握權杖,身上深藍色的華麗衣物引人注目,海水中的生物依然很模糊,那彩色的珊瑚也只是模糊的。

齊空明知道海神圖要想真正完善,那不是他現在這個修為可以的。

一夜的時間很快過去,三天的時間也很快過去。

這一天,黃天化要離開了,獨孤星也要離開了。

齊空明摸著獨孤星的腦袋,在他耳旁輕聲說著什麼。

原本有一些愁眉苦臉的獨孤星離開喜笑顏開。

「哥哥,你可要說話算話哦。」獨孤星咧開嘴,說道。

「那是當然。」齊空明笑了笑,說道。

「小師弟,我就把他帶走了。」黃天化這時走來,說道。

「嗯。」齊空明說道,眼睛深處還是有著一絲不舍。

黃天化帶著獨孤星走進了傳送大陣中,大陣光芒亮起,人影很快消散,齊空明站了一會兒,便走出了傳送大殿,向著玄武宗府而去。

這幾天黃天化早已將整個葬龍城的情況與齊空明說過了。

齊空明也明白了他師父給他這麼多的魔晶的原因了。

龍墓之中有一處深坑,很是奇特,你往裡面投入對應的魔晶,就會獲得一些寶物,那些寶物有時候是讓人垂涎三尺的東西,有時候是一些雞肋。

但是,你投得越多,獲得的便越多。

曾經有著一個人將自己的家族能夠動用的魔晶都投了進去,後來他獲得了一件寶物,以至於他的家族現在還是最為強大的家族之一。

而那見寶物也被稱為除了七十二聖宗的聖器和道祖的四大道器以外最強大的法器。

名為血龍玉碗,那個家族便是天洲的柳家。

其他人也曾經要模仿那個人的行為,但是獲得的東西卻遠遠不如那個人所獲得的東西。

雖然是寶物,卻沒有那血龍玉碗有用。

這個奇異的深坑也被人成為換寶池。

顯然,齊空明的師父也想讓齊空明試一試,實際上只要是他的弟子來到這葬龍城,他都會給這麼多的魔晶。

齊空明現在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應對一個月後的龍墓開啟,伏魔之事。

所以,齊空明心中已經有了定計。

「天老?我該如何淬鍊靈核?」齊空明內心詢問道。

沒錯,天老已經醒來。

「你想要什麼樣子的力量?」天老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問著齊空明。

「這……」齊空明遲疑了一下。

是啊,他心中渴望著要淬鍊靈核,獲得那些神奇的能力。

上次遇到的極致之寒,若不是齊空明有修鍊長生訣,還有靈脈的強大的話,恐怕就已經遇到不測。

再上次遇到的吞吸之力,當時齊空明知道自己打不過,現在就不知道了,現在的齊空明的實力早已增長了一個層次。

還有著那一次遇到的金屬性靈力的銳利之力,那種力量就足以讓齊空明致命了。

不過,仔細想來齊空明現在確實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獲得什麼樣子的力量。

「淬鍊靈核是一個將靈力提純的過程,也順便將靈力中的力量強化出來又或是賦予它一種所沒有的力量。」天老說道,適時提醒,並沒有為齊空明決定什麼。

齊空明反而有點選擇不出來了。

「天老能給我說說這世間最為強大的神奇之力吧。」齊空明忽然靈光一閃,問道。

齊空明看著這街道,發現了這街上雖然有人在這裡,但是卻很少,不像其他城市那樣子,熱鬧,這裡反而有著一些冷清。

「世間的力量數不勝數,沒有最強的力量,只有最強的使用者。」天老緩緩說道,齊空明再次陷入了沉默了。

「好了,雖然道理是如此,但是確實有著一些力量是天生強大的。」天老輕笑一聲,說道。

「那就請天老與我說說。」齊空明愣了一下,無奈地說道。

「世間之力何其強大,其中最為強大的力量,在我看來有著這數十種,生死!創造!毀滅!命運!吞噬!星辰!太極!兩儀!八卦!太陽!太陰!幽冥!輪迴!黃泉!忘川!極致之力……」天老一個個的說了出來,齊空明反而陷入了更大的疑惑。

「天老,幽冥是什麼樣子的力量?」齊空明問道。

「哈哈哈,幽冥、輪迴、黃泉、忘川、命運這五種力量你就不要去想了,而要想獲得幽冥之力,恐怕得去幽冥或者是幽冥之地。」天老大笑著說道。

齊空明心中卻又再次充滿了疑惑。

幽冥?

那是什麼地方?

與冥界又有什麼關係?

「幽冥與冥界不一樣,這個你要知道。」天老好似看穿了齊空明的想法,說道。

「幽冥是萬界靈魂回歸之所,冥界是死族存在之地,二者有著很大的不同。」天老繼續說道,齊空明心中的疑惑稍微解了一些。

「至於其他的你就自己去了解,實力到了何種地步,自然也就會懂得更多。」天老說道,語氣中有種別樣的感覺。

「至於黃泉,忘川,都是幽冥或是幽冥之地中才有的東西,這個世界之中還恐怕未發現幽冥之地。至於輪迴命運更是傳說中的存在。」天老緩緩說道,似乎有著一些什麼感觸。

「你現在最容易獲得的就是星辰之力了。」天老語氣忽然嚴肅了。

「您是說星辰之種?」齊空明問道。

「是,你有了星辰之種,要想獲得星辰之力,手到擒來。」天老說道。

「可是……」齊空明忽然遲疑了,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想星辰之力。

「對了,太極、兩儀、八卦,這三種力量玄之又玄,我雖然有著方法幫你獲得,可是你沒有這個能耐。」天老沒有管齊空明的遲疑而是繼續分析著。

「生死,這個你也行,比其他為容易許多,長生訣的存在,你的生之力恐怕是極其強大的,而生之極轉死,你的長生訣若是第一重能夠抗過八十一道天雷之時,你獲得生死之力的難度又會少上許多。」

「創造與毀滅,這兩種力量……」天老說道這忽然沉默了。

「天老,怎麼不說下去了?」齊空明詢問道。

此刻,齊空明已經走入了玄武宗府。

「難,很難。」天老沒有多說什麼。

「吞噬,這個也可以。」天老簡單地說道。 齊空明盤坐在床上,意識卻在與天老交流著。

「吞噬?」齊空明自己喃喃自語了一聲,陷入了沉思。

淬鍊靈核是一個很重要的過程,這裡獲得的力量,以後的境界都是可以用得上的,而且是最為強大的一個手段,齊空明不得不仔細考慮。

天老所說的都是最強的一些力量,卻還是齊空明陷入了一個不好選擇的境地。

天老爺沒有去打擾他,他沉睡蘇醒之後,其實記憶恢復了不少,他知道自己若是將自己的殘魂拿回,很快自己便可以知道一切事情的來龍去脈。

天老從那一片龜甲中漂浮了出來,看著齊空明這空間戒指。

他忽然注意到了角落中的那個瓷瓶。

那是什麼?

怎麼感覺看到過?

天老來到了瓷瓶面前,拿起了瓷瓶仔細端詳著。

萬千思緒凝聚在了心頭,可是好像就差那麼一絲。

「天老、天老。」齊空明呼喚著天老,可是天老卻沒有回答他。



「天老、天老。」齊空明再次呼喚了兩下,可是天老依然沒有回答他。



怎麼了?

「齊小子!」天老忽然拿著那個瓷瓶直接飛出了齊空明空間戒指,神情很是激動。

總裁毒愛:致命的淪陷 「此物你是在何處獲得的?」天老漂浮在齊空明的跟前,拿著瓷瓶詢問著齊空明。

齊空明愣了一下,說道:「拍賣會上獲得的,之前還想問你這是什麼呢。」

「不應該啊,不應該啊……」天老沒有理會齊空明的回答,反而陷入了一個迷離的狀態。

「天老你怎麼了?」齊空明看著眼前的天老,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失態的天老,問道。

可是天老卻還在喃喃自語著。

「本源?本源?」

「哈哈哈,沒錯,就是此物。」

天老忽然大笑了起來,整個靈魂體都光暗不定。

「天老,你怎麼了?」齊空明再次出言詢問道。

天老此刻才真正恢復正常,面色有些尷尬。

「我現在才發現我還有一種力量沒有說過。」天老摸著自己那虛無縹緲的鬍子,說道。

「嗯?什麼力量?」齊空明來了興趣,其實剛才他已經準備選擇吞噬了。

「原本除了我說的那幾種我辦不到以外的力量,其他的力量我都有著手段幫你弄到,但是現在我卻發現了我遺漏的一種神奇的力量。」天老說著,就是沒有說出那種力量名稱。

「天老,到底是何種力量,你還是快點說吧。」齊空明說道。

「本源。」天老輕吐出了兩個字。

本源?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力量?」齊空明問道,雖然聽到這兩個字,齊空明便有了自己想法。

「本源,天地萬物,皆有其本源,它很強大,它可以讓你自己本身得到升華,也可以讓其他人獲得削弱,而且你可以掌控其他種類的力量,只要你的意志與悟性夠強。」天老說道。

齊空明的心中卻也已經開了花,這種力量似乎比吞噬還讓他心動。

「關鍵的一點,它能夠讓你更加接近那修鍊的源頭。」天老說道。

修鍊的源頭?

這個齊空明到沒有想出什麼來。

但是天老卻是對這一個特性很是在意。

「原本就算是我想起這種力量我也沒有辦法讓你獲得。」天老繼續說道。

「你是說現在可以了。」齊空明迫不及待地開口了。

「哈哈哈,看來你對這本源之力很是心動啊。」天老大笑著說道,齊空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

「好了,你可知這個瓶子是何物。」天老忽然嚴肅了起來,齊空明看著那個瓷瓶,心中卻已知道,恐怕這就是天老可以讓他獲得本源力量源頭吧。

「不知。」齊空明老老實實地回答著。

「也難怪,其實我也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知道這個瓷瓶的本名,看來其他的都在缺失的那一部分里。」

「此瓶叫做極道本源瓶!」

天老拿著那個瓶子,說道。

極道本源瓶?

是法器還是異寶?

「這是異寶嗎?」齊空明問道。

天老認真地看了他一下,齊空明忽然感覺自己頭皮發麻了一下。

「是也不是。」天老肯定地回答著。

「是法器嗎?」齊空明再次問道。

「是也不是。」天老回答的模稜兩可。

「這……」齊空明沉默了一下。

「異寶,天生地長,法器,人之所精鍊,而這也可以說是天生地長,也可說是人為精鍊的。」

「具體的我不得而知,你就把它當做一個強大的法器或是異寶,隨你自己的意願吧。」

「你需要知道的是瓷瓶的作用。」

「什麼作用?」齊空明問道。

「極道本源瓶,此瓶之內蘊含這本源又蘊含著一片空間,它可以收納這天地之間的極致之力將其精鍊,這是它極道的來源,而它又可以利用這些極致之力進行攻擊,不過,以你現在的修為,連使用它的資格都沒有。而它的本源之力讓它可以維持著裡面的空間,同時它可以釋放本源之力促進修鍊,還有它可以用本源之力增強他人亦或是削弱他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