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然而…雲甘魔聖沒走幾步,突然轉身大喝:“陣法,啓動!”

‘轟通’一聲,虯龍山山頂突然亮起了五顏六色的光芒!

“雲甘魔聖,你!”八極古龍指着雲甘魔聖。

就在這時候鐵皇龜的身上也突然亮起了一道光芒,嗖的一下跳到了雲甘魔聖的身邊哈哈大笑。

雲甘魔聖說:“你們中計了!”

八極古龍臉上的慌亂和難以置信消失了,呵呵笑了一聲說:“你們也中計了。”

“啊?”雲甘魔聖一愣。

隨後,張謙這邊這八個人突然憑空消失,緊接着刺目的光芒在這個山頂炸開了! 虯龍山山頂上炸開了幾乎能把人眼睛刺瞎的劇烈火光!

這火光伴隨着極其猛烈的氣浪和極爲刺耳的音爆,還附帶着一股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熾烈高溫!

在一瞬間,山頂上無數的東西就被這股比超新星內部溫度還要猛烈的高溫直接燒成了氣,包括雲甘魔聖手底下的一些魔怪!

雲甘魔聖來不及想許多,當即施展了神通快速的瞬移離開了山頂,但還是晚了一些,他還是受了重傷!

…後來他才知道剛纔爆炸的那些玩意到底是什麼。

但是現在,他只知道自己不但身上的傷疼得厲害,腸子更是悔青了!

早知道就用分身術隨便分出一個分身來幹這事了!

但是…分身也不能啓動陣法,派分身來了也沒用!

早知道就讓千海魔聖或者別的魔聖來幹這事了!

再怎麼後悔也沒用了,他根本沒想到自己會被這麼反陰一下。

……

極西之地,蒼茫宮殿上方。

在雲甘魔聖發動陣法的那一瞬間,蒼茫宮上方的古城遺址就發出了聲響,下一刻,無數的魔怪從古城遺址中飛了出來!

打頭的就是千海、蒼丘和蒲安三位威風凜凜的魔聖!

在他們眼裏,八極古龍已經中了雲甘魔聖的埋伏,就算他死不了,估計也得在雲甘魔聖的陣法中浪費一段時間!

而云甘魔聖則很快就會回來支援這三位魔聖!

到時候四位魔聖對戰一個九天貓神外加一個孫悟空,贏面還是蠻大的。

再說了這孫悟空八成還不是真身!

其實早在九天貓神他們來到這裏的時候,蒼丘魔聖就已經感覺到了,只不過他一直忍住了沒動手,一直在等待時間。

是的,他早就和雲甘魔聖商量好了動手的時間,在雲甘魔聖發動陣法的一瞬間他也會聯合另外兩名魔聖帶着屬下從地下殺出來!

“九天貓神!”蒼丘魔聖的聲音迴盪着,“不要躲躲藏藏了,我早就知道你們來了!”

九天貓神也不再躲藏,帶着一衆妖怪們飛上了半空,遙遙的和蒼丘魔聖對峙了起來。

“就知道瞞不過你們。”九天貓神嬌媚的一笑。

“哼,別忘了這是我的地盤,如果你們進入我的地盤我都不知道的話,那我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蒼丘魔聖冷笑了一聲。

九天貓神沒說話。

“牛魔王和那個叫張謙的已經去了雲甘的虯龍山了吧?哈哈哈。”

“你怎麼知道!”九天貓神佯裝吃驚。

“難道你還沒反應過來嗎?”蒼丘魔聖哈哈大笑,“所謂的把龜佬送回去只是我們聯手設計好的一個計謀而已!你們上當了!”

“什麼!”九天貓神說,“你們好卑鄙!”

“咳,你的演技有待提升啊。”站在九天貓神身邊的一個人低聲說,“面部表情不到位啊。”

“閉嘴!”九天貓神小聲說。

“所以我奉勸你們束手就擒!”蒼丘魔聖說,“否則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哎呀我好怕。”九天貓神說。

蒼丘魔聖終於發覺九天貓神的表情不對勁了,他不自覺的皺起眉毛,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事情不對勁。

突然他猛地瞪大了眼睛!

在他的感知中,鐵皇龜的鎖鏈被掙脫了!

而且又有一個人接近了鐵皇龜,鎖鏈感知的真真切切!

看到蒼丘魔聖表情變了,九天貓神也懶得再裝了:“蒼丘,你好歹也是成名已久的魔聖,難道你就想不明白吧?”

“如果我們真的相信雲甘魔聖會把龜佬帶回去,那我們還多此一舉這麼興師動衆的來這裏找你的麻煩做什麼?”

蒼丘魔聖現在心裏已經有點慌了,鐵皇龜是他手裏唯一的也是最大的籌碼,他絕對不能出任何問題!

蒼丘魔聖已經打算撤回去看看情況了!

“你知不知道,”九天貓神繼續說,“龜佬的道行早就精進了許多了,你那破鎖鏈根本鎖不住他的,呵呵呵。”

“你!”蒼丘魔聖一指九天貓神,千海魔聖和蒲安魔聖皺着眉毛對視了一眼,蒲安魔聖說:“別廢話了,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那還多說什麼!開打吧!”

“慢着。”九天貓神突然說,“我要奉勸你們想好了再做決定,不要這麼衝動動不動就開打。”

蒼丘魔聖有些急切的冷聲問:“你們還有什麼花招?!”

“你這蒼茫宮建立起來可不太容易吧?能有現在的這種規模肯定也花了你不少的心思和時間吧?”九天貓神咯咯笑着問。

“你說什麼!”蒼丘魔聖真的有些慌了!

鐵皇龜的本事他知道,如果這時候鐵皇龜在他的蒼茫宮裏大肆搞破壞的話…

蒼丘魔聖真的有點待不住了,蒼茫宮真的花了他大量的心血,這是他的家!

想到這他對千海魔聖和蒲安魔聖說道:“你們現在這和他們對峙一會,我去去就回!”

“哎哎!”這倆人根本叫不住他。

沒想到的是他剛往回這麼一跑,兩個人影就從古城遺址裏飛了出來,一飛沖天。

隨後這兩個人影快速飛向九天貓神他們,最後停在了貓神身邊,正是張謙和鐵皇龜。

“你不用回去了。”鐵皇龜笑着說。

蒼丘魔聖看着這倆人,心裏稍稍的鬆了口氣,既然這倆人出來了而且蒼茫宮那裏也沒出現什麼異動,那看來這倆人似乎並沒有動手。

“龜佬真是深藏不露。”蒼丘魔聖皮笑肉不笑的說。

千海魔聖和蒲安魔聖這心裏立刻有點不爽了,鐵皇龜逃出來了,再加上九天貓神,這一仗不好打了!

正這麼尋思着呢,遠遠的又極速飛來一個人,幾位魔聖立刻露出瞭如釋重負的表情,從這個人的氣息來看,是雲甘魔聖回來了!

這很好,贏面再次變大了!

只不過等他飛近之後,幾位魔聖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雲甘魔聖居然受傷了,而且傷的還不輕!

“你這是怎麼了?”千海魔聖問。

“別提了!我被他們陰了!”雲甘魔聖憤怒的看着張謙他們。

張謙笑着站了出來,咳嗽了一聲問:“雲甘大魔聖,核彈的滋味怎麼樣?”

“核彈?!”雲甘魔聖一愣,隨後終於明白了,原來他是被核彈給暗算了!

早就聽說了人類製造的這種東西威力挺大,沒想到這麼大!

“卑鄙小人!”雲甘魔聖怒道。

“對待卑鄙的人,就該用卑鄙的方法。”張謙嘿嘿直笑,“而且蒼丘魔聖,我跟你明說了吧,雖然我和龜佬出來了,但是這並不代表你的蒼茫宮就安全了。”

蒼丘魔聖臉色一變,他似乎想到了什麼。

張謙笑的更燦爛了:“我已經讓我的分身在你的蒼茫宮裏安上了不下百十顆核彈,而且只要我動一動心思,這些核彈就會爆炸。”

雲甘魔聖臉都綠了!他現在聽到‘核彈’這倆字心肝兒就發顫!

另外三位魔聖也沒話說了,尤其是蒼丘魔聖!

“你太卑鄙了!太卑鄙了!”蒼丘魔聖說。

“我卑鄙?”張謙冷笑,“卑鄙的是你們纔對!先是抓了龜佬威脅我們,後來又以龜佬爲誘餌設下圈套陰我們,我跟你們可比不了!”

四個魔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過,”張謙笑着說,“你們是玩不過我的,你們不配和我玩!” “這麼說,在那虯龍山頂上,用這玩意暗算我的人也是你了!”雲甘魔聖說。

“是我。”張謙呵呵一笑,肩膀一晃,呼的一下身後出現了八個分身,“那八個人其實是我這八個分身變得,真正的牛魔王和八極古龍其實一直都在這。”

張謙說着打了個響指,九天貓神身邊兩個人身上光芒一閃,八極古龍和牛魔王露出了本相。

“你們根本就沒相信我的話!”雲甘魔聖怒道。

“對,我們壓根就沒信。”張謙說。

“你太自以爲是了吧?居然以爲我們相信了?”九天貓神說。

“哼,還是和以前一樣愚蠢!”八極古龍冷笑道。

“我要殺了你們!”雲甘魔聖怒吼一聲,身上爆發出了極其猛烈的紫色光芒!

“我要引爆了!”張謙大聲說。

蒼丘魔聖立刻攔住了雲甘魔聖。

“你讓開! 我家王妃是逗比 別攔着我!我要殺了他們!”雲甘魔聖怒吼道。

“你想讓我的蒼茫宮變成廢墟嗎!”

“你的蒼茫宮是你的事,不殺他們難解我心頭之恨!”

“雲甘!你冷靜點!”蒲安魔聖也飛上來攔住了雲甘魔聖,千海魔聖也趕緊上來阻攔。

這三位魔聖看的非常清楚,他們和這幫妖怪的角色已經互換了。

他們已經沒有制約這些妖怪的籌碼了,反而妖怪們手裏多出了一張王牌。

而且,孫悟空一直沒露面!

那纔是最讓人膽寒的存在!

很快,雲甘魔聖冷靜了下來。

畢竟都是老江湖了,這點意識還是有的。

四位魔聖排成一排站着,面向張謙等人,全都保持着沉默。

絕情總裁的報復 “我也不想太咄咄逼人,”張謙說,“雲甘魔聖的傷,我可以治;西靈魔尊的魂魄還在我這,我也可以讓他還魂復活。”

此言一出,兩邊的人全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說什麼?”蒼丘魔聖說,“西靈的魂魄還在你那裏?!”

“當然,我記得你們魔怪有‘神形’的特質,現在西靈魔尊的‘形’被我滅掉了,但是隻要他的魂魄也就是‘神’還在的話,他還能完全復原的吧?”

蒼丘魔聖的表情變了!

西靈魔尊是他的心腹,也可以算作是他的得意門生,一直對他忠心耿耿,他也是很在意西靈魔尊的!

所以現在張謙這麼一說,他這心思就有點要改變了!

張謙繼續說:“我可以做到這些事,但是我希望咱們妖魔兩界不要開打,相反咱們應該聯合在一起,畢竟那些仙和佛纔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的天敵!”

冷酷總裁的女人 蒼丘魔聖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千海魔聖和雲甘魔聖對視了一眼,蒲安魔聖皺着眉毛,也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

“所以,”最後張謙說,“你們就給我一個痛快話吧,如果你們同意我說的,那咱們就此休戰,我會說到做到。但如果你們選擇繼續和妖界開打,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西靈魔尊的魂魄張謙的確還沒讓系統吞食分解,當初系統也只是查看了一下這個魔尊所能提供的能量點,但張謙並沒有讓他分解吸收。

倒不是他想的太長遠,而是他理智的覺得這個魔尊的魂魄以後可能會派上大用場,就像儲存在系統空間的四御玉皇上帝的魂魄一樣。

只可惜南宮魔尊死的太早了,魂魄早就被吸收了,張謙也沒轍。

聽完張謙的話之後,四位魔聖都沉默了。

是啊,爲什麼和這幫妖怪開戰,不就是因爲兩位魔尊被殺了,魔界咽不下這口氣嘛!

而如果能弄回來一個魔尊,停戰和解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了,對於南宮魔尊他們也沒報太大的希望,畢竟都死了那麼久了。

但就算是這樣,魔界的損失也會被降低到最小!

既不用開戰,又能讓西靈魔尊回來,還能讓雲甘魔聖的傷恢復,這對魔界來說有百利無一害。

當然了,四魔聖同氣連枝,就算另外三位魔聖覺得張謙開出的條件很好,但最起碼也得看一下蒲安魔聖的的想法。

“蒲安,你怎麼想的。”千海魔聖首先說。

另外三個魔聖都看向了蒲安魔聖,張謙這邊的人也關注着蒲安魔聖。

說實話,只要西靈魔尊能復活,雲甘魔聖的傷能復原,這三個魔聖和妖界就幾乎沒有什麼仇隙了,所以最關鍵的還是蒲安魔聖。

蒲安魔聖掃了他們一眼:“我就想知道,那南宮魔尊的事情怎麼說!”

張謙皺了一下眉毛。

“你們是商量好了,什麼都行,但南宮魔尊憑什麼就不明不白的死了?憑什麼?”蒲安魔聖的情緒有些激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