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爲什麼,爲什麼!”

韓木不斷的搖頭,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吼聲,然而除了幾聲獸叫外,屋內卻是依舊冷清。

“都怪我,一切都怪我,婷兒,你給我回來。”

手中的信箋早已揉成一團,而那有些狼狽的身影依舊仰天斯吼着。日夜的盼望卻是換得個物是人非,怎會不讓人心寒,讓人心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屋內終於顯得寧靜下來。攤開手中揉成一團的信箋,緩緩將其平直,翻手收入無名戒指中,他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伊人真的離開了自己,而如今唯有做的,那就是尋覓她的足跡,即便踏破天涯,尋覓紅塵依舊不停。

“艾斯頓魔法學院麼。”

韓木緩緩說道。婷兒說她是隨師到了一個學院修煉,因此一直懸着的心終於有了一絲安定,至少知道她現在還好好的活着,爲了將來而努力着。

“看來實力依舊不夠啊!”

自嘲一聲後,韓木握了握拳頭,他想起了師傅無名劍聖的遺命,想起了當初對莫老許下的承諾,想起了老祖宗的話語。突然間,他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有多麼的重,面對的敵人有多麼的厲害。

這一刻,那以前懵懂的心終於被沉澱澱責任感壓抑得穩沉許多。往後的道路上必定會困難重重,那就手持巨劍,折其兩段。

“婷兒,等我。”

屋內留下一句話後,韓木身形一動,帶着略微沉重的步伐,便是朝着木屋外行去。

然而誰也沒有看見,在他轉身的那瞬間,消瘦單薄的身軀,卻是顯得極爲的高大雄厚。 “木木。”

一眼便是看見趴在地上等候的紫色魔獸,淒冷的心中隨即涌出一股暖流,這麼久以來,唯有眼前的魔獸無時無刻的陪伴在左右,出生入死。如今伊人離去,奈何憔悴,往後無盡的道路,還要與它一起和敵鬥,同天鬥。

“吼吼——”

聽到韓木低沉的叫喚,趴在地上的木木急忙站起身軀,對着走過來少年發出兩聲沉悶的低吼,似乎明白後者此刻的心情。

韓木走了過去,雙手緊緊抱住木木的大腦袋,不再發出任何聲音。沒人能夠體會到他此刻的心,猶如刀絞般疼痛。

皓月依舊,綠水仍流,伊人既已去,物是卻人非。

冷風呼嘯而過,令人得瑟。原本漫天星斗的夜空,此時被一塊無邊無際的黑布將它們裹的嚴嚴實實。只在一角留下半輪若隱若現的殘月,是內心的陰晴,還是事態的變遷。

良久,相擁的一人一獸方纔分開。那張依舊看起來青稚的臉龐上,如今卻是多了幾分穩重。

“走吧。”

說完,韓木用手輕輕揩去眼角的淚珠,轉過身子,悲痛的看着眼前的木屋,隨後帶着略微沉重的步伐,向着青月湖緩緩行去。木木則緊隨其後,猩紅的雙瞳中同樣流露出絲絲悲傷。

轟隆隆——

傾瀉而下的巨大瀑布依舊流淌,發出震耳欲聾般的衝擊聲。

來到湖邊後,韓木脫掉外衣,赤luo着消瘦的上身,不顧夜晚刺骨冰涼的湖水,縱身一躍,撲通!整個身子便是沒入青月湖中,湖邊的木木見狀,只是對着盪漾一波又一波漣漪處,發出幾聲低吼。

噗——

大約幾分鐘,平靜的湖水面冒出一個腦袋,接着那赤luo的上身也是浮現而出,站在淺水處,韓木手掌一翻,黝黑重劍便是出現在手中,紅藍交錯的雙眸凝視着平靜的湖水,沒有任何動作。

少傾,只見他身形陡然一動,縱身躍起,頓時溼漉漉的褲筒散落出晶瑩的水花,雙手舉着黝黑的重劍,體內的元力不斷對着重劍灌輸而去,大喝一聲,將全部的憤怒與不甘化爲力量,對着湖面狠狠砸去,。

“大地裂!”

嘭!

隨着一聲巨響,那平靜的湖面瞬間涌動起來,對着水中不遠處一塊青石不斷的匯聚而去,咻砰!一根水桶粗狀的水柱拔地而起,足足衝有數十米之高,那塊青石隨即爆破開來,石屑四射,水花亂舞。

一旁的木木雙瞳盯着湖中消瘦的身影,憨厚的大臉上似乎閃過一抹喜悅。

又是幾分鐘過去,湖中。剛纔暴動的湖面又恢復了原來的平靜,盪漾着一波又一波的漣漪,似乎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一般。

韓木手提着重劍,雙眼微眯,靜靜的看着碧綠的湖面。隨即腦海中浮現出《五行決》中的第二式——‘柔水斬’,一股信息涌入心頭。

‘柔水斬’,以水之柔,發力之剛,水中有柔,柔中帶剛。

此時的韓木,雙眸早已合上,一動不動的矗立在湖中,夜風吹拂,髮絲飄逸,重劍在手,身軀穩如山丘。

或許韓木還不知道,此時的他已經進入了一種冥想狀態,簡單的說就是頓悟。頓悟對於修煉之人來說,不可多得。有些人修煉到瓶頸,就差對功法或周圍事物的頓悟,終究一輩子停留在那個地步,實力再難以進步。一般來說,只要是進入頓悟狀態,那心神就會得到質的飛躍,對自身修煉只有利而無害。

“水之盪漾,動中夾柔,柔中夾剛,一波三推,化柔爲力。

心如止水,無盡無悔……”

口中緩緩叨唸出一句句懊澀的功法,雙眸緊閉,額頭溢出絲絲汗跡。突然,一直矗立不動的韓木開始慢慢挪動着身子,手中的重劍在水中飄飄劃過,此時兩百多斤重的黝黑大劍在手裏似乎輕如柳條,隨意揮蕩。

一圈圈水紋開始以他爲中心四散開來,環環相連,一波強於一波。

只見他身子陡然停止,隨即舉起手中的重劍,在空中劃出一道痕跡,腳掌一跺,身子瞬間彈跳而起,連空氣都有些微微停滯。

“心如止水,無盡、無悔……”

響亮的吟唱聲緩緩傳開,接着雙眸陡然睜開,一道凌厲的目芒暴射而出,紅藍交錯的雙瞳猶如兩顆星辰,散發出刺眼的光芒,那消瘦的身軀,竟也泛着點點微光,看上去彷彿一位仙人脫凡。

“柔水斬!”

隨着一聲暴喝,周圍的元力開始瘋狂波動起來,只見那懸浮的消瘦身軀頓時提着黝黑大劍,彷彿撕裂空間般,對着碧綠的湖水擊去。

嘭!

重劍狠狠砸擊在湖面,接着無數的水花頓時四濺開來,湖中一些水生小獸直接被震得彈上高空,身軀破解,慘不忍睹。

“似乎還沒完吧!”

此時的韓木,臉龐有些泛白,咧嘴一笑,笑得有些詭異。提着重劍,安靜的凝視着湖面,任由那些湖水濺打在身上。

隨後一聲沉悶的巨響在青月湖底傳出,接着一根巨大的水柱沖天而起,足有百丈之高。最終在半空中爆裂,無數的水球向着周圍四射而去,擊打在一些青石上,發出砰砰砰的響聲。

見狀,韓木腳尖一點,身形向後倒退而去。縱身一躍,來到木木的身旁。

“主人,你的實力……”

見到韓木上了岸,一旁的木木急忙傳音給眼前的少年,似乎在訴說着內心的疑惑。

“有所進展。”

看着木木憨厚的大臉,對着後者說道。

“主人現在什麼境界?突破了?”

“依舊黃七級,只是對功法有所頓悟罷。”韓木聳了聳肩,緩緩說道。

隨後收回重劍,反手從無名戒指中取出一套乾淨的衣服,披在肩上,示意身旁的木木,邁步向着不遠處行去。

“木木,爲我護法,待我整理下今夜的頓悟所獲。”

“是,主人。”

呼——

韓木對着眼前的柴木隨手一揮,頓時一堆篝火便是熊熊燃燒起來。隨即盤膝而坐,雙目緩緩合上,一旁的木木見狀,也是趴下身軀,兩隻大眼睛警惕的掃視着周圍。

“柔水斬的威力竟然這麼強橫。”

閉上雙眼,感受着體內流動的元力,韓木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滿意之色。

沒想到原本只是想要發泄心中的悲痛,卻換得了意外頓悟,由此實力得到提升,這也令韓木悲痛之餘,多了一點欣慰。

大地裂單純強調攻擊強度。而柔水斬則是先將攻擊力度分散開來,似流水般遊動,戰鬥最後時再柔和一起,一擊三重,爆發出最強的攻擊。

“只是這柔水斬似乎更加耗費元力啊!”

韓木心中不免苦笑,雖說威力極強,但以目前韓木的實力來說,最多發出三次攻擊,體內的元力怕就會榨乾。

所以,不到爲不得已,還是不能引用柔水斬,不然最後連站起來的力氣幾乎都沒有,還怎麼戰鬥。

“哈哈哈,小傢伙悟性不錯。”

一道蒼老的怪笑聲自韓木腦海中響起,着實令其感到腦袋一陣發暈,幾乎快要罵出來了。

“你是誰?”

突來的聲音打斷了自己的修煉思路,令韓木感到甚是憤怒。但又由於這聲音似乎是從腦海中傳出的,自己也不能輕舉妄動,於是強忍着怒火,隨即在心中吼道。

“小傢伙,其實我是誰你應該清楚,畢竟是你將我收入你的識海的啊!” 隨着蒼老的話音剛落,韓木的身子不禁打了一個寒戰,腦中不斷思索着最近發生的時,實在想不出什麼時候將‘它’收入自己的腦海中來。

“小傢伙,你不會忘了吧?”

那道蒼老的聲音又一次在腦中迴響。

“難道是那幅神祕古圖?”

韓木突然想到當初在武技殿中發生的事,一副神祕的古圖曾鑽入自己的體內,令自己擁有了識海。

“呵呵,不錯,我就是那副古圖。”

蒼老的聲音笑道。

“當初你怎麼會鑽進我的體內?”韓木心中疑惑道,按道理那副神祕的古圖看起來也是極爲普通,只是顯得有些古老罷了,難不成它還擁有自己的意識不成?心中越是猜測,越覺得背脊發涼。

“吾名叫九幽古圖,你可以直接稱呼我爲九幽。當初鑽進你的體內,只是覺得你的體質有些特殊,與我前任主人很是相似。”

“前任主人?”聽了神祕古圖傳出的話語,韓木眉頭一皺,似乎不明白它的意思。

“沒錯,我的前任主人乃是億萬修煉者中最爲耀眼般的存在,巔峯時期只要腳掌一跺,就算是一座大山也得塌下去。”

神祕古圖說着,話語中滿是自豪的意味。

“只可惜主人爲了挽救我們的大陸,與幾位天地強者在空間亂流中戰鬥,因寡不敵衆,受了致命的傷害,最後只能憑藉最後的力量撕裂空間逃到了神元大陸,而後卻因傷勢過重,就此隕落。而我也就殘留了下來。”

“挽救大陸?撕裂空間?我不明白。”韓木直接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神祕古圖到底在說的是什麼。

“準確的說吧,我以前是屬於另外一個地方,不是你們所屬的神元大陸。”

“什麼?”

韓木直接張大了嘴巴,拉長嗓音驚訝的說道。趴在地上的木木聞言,頭顱忽然擡起,一對大眼死死盯着盤膝而坐的韓木,見後者依舊雙眸緊閉,隨即大眼中閃過一抹疑惑後,再次將頭低下,趴在地面。

“你不用這樣驚訝,以後的道路你會慢慢明白的。”

聽了神祕古圖的這樣說,依舊處於震驚中的韓木,更是滿腦袋的霧水,他實在不知道古圖所說的話。

“那你當初爲何會鑽進我的體內?”

深吸了一口氣,韓木緩緩的說道。當初在武技殿,當他打開那副神祕古圖後,古圖瞬間便是化爲一道殘光進入自己的體內,最後漂浮在腦中的識海上,甚是令人不解。

“這個,該怎麼給你解釋呢。簡單的說,我其實是一件具有意識的靈寶,能夠自動選擇自己的主人,當初鑽進你的體內,也只是因爲感覺到你的體質與我前任主人太過相似,於是乎就……”神祕古圖斷斷續續的說道,最後卻是戛然而止,也不知道它到底想要說些什麼。

“靈寶?”

“哎!少見多怪的小傢伙,這麼說吧,你們神元大陸的武器分爲一到十品,而我是超越十品的存在。”

“什麼?超越十品?”

韓木只感覺腦袋有些轟鳴,這實在令他太過驚訝了,超越十品的武器,那是什麼概念,猶如一把神兵切蘿蔔般,輕輕一動便是碎掉山河的存在,沒想到這神祕古圖竟然如此恐怖如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