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牧雲白即刻大怒,眼中怒火浮現出來,瞬間站前一步,氣勢大震,在他背後,竟然是有淡淡的四尊虛影浮現。

青蛇,猛虎,玄龜,火鳥。四具虛影氣勢不凡,在牧雲白背後彷彿要活過來,要掙脫而出,衝向那獸族天才。

一股龐大的氣勢壓蓋而下,讓對面的獸族天才有些變色,眼中浮現出忌憚之色。

“果然,族中的長老說的不錯,人類的天才層出不羣,若是不打壓,很有可能成爲我獸族的敵人。”灰狼心中暗道,盯着牧雲白,將他的容貌記下來。

轟!

下一瞬間,野獸一方也開始釋放氣勢,皆是不凡。

人類天才不甘示弱,胖子等人也開始釋放氣勢,雙方的氣勢交織在一起,雖然沒有獨眼老狼和銀戈比拼氣勢那麼恐怖,但也絲毫不弱。

在人羣中的秦陽並沒有釋放氣勢,因爲他看到,對方的灰狼也沒有釋放,而且還在努力記下人類天才的容貌。

這灰狼,心中打着什麼主意,秦陽一目瞭然!

秦陽和灰狼相互觀察的時候,其餘天才的氣勢碰撞也是產生了不小的威勢,就連遠方的獨眼老狼和銀戈,也是一同看過來。

“哼!你們人類的氣勢果然虛弱,不可能是我獸族的對手!”獨眼老狼開口,因爲在另一邊,人類天才的氣勢開始稍遜一籌!

銀戈面色一凝,冷聲道:“看着吧,最後的結果還不知道是怎麼樣呢!”

“哈哈哈!”獨眼老狼大笑,在它看來,銀戈就是在強撐。

它解放體型和銀戈對峙,氣勢不相伯仲。只要獸族的天才氣勢能夠壓制人類一頭,那就可以證明人類的天才無能,它獸族理應多佔用一些祕境時間。

另一邊,灰狼看到人類天才氣勢已經開始衰弱,冷笑一聲:“你們就只有這些本事?讓我來給你們最後一擊!”

說罷,他眼中閃過一道冷光,一步前踏,一道氣勢猛然爆發,在背後好像浮現出一尊遠古的妖狼,猩紅的眼睛盯住在場的各位。

這灰狼,也是血脈不凡,有着極其深厚的底蘊,它的氣勢,也是遠超其它獸族天才!

“不妙!”秦陽暗道一聲,面色凝重,這灰狼故意藏拙,在剛見面的時候並沒有爆發,現在才展現出來。

當即,秦陽也是快速釋放氣勢,將身上壓制氣勢的勁力散去,一中恐怖的感覺在場中瀰漫開來。

這其實,宛如上古的魔神現身,無比剛猛,純正,又充滿了凌厲之感,還有類似朝霞一般的生機,極爲複雜!

所有人都側目,驚異連連,就連人族的其他天才也不例外,這氣勢,雖然很雜,但卻極其協調的融合在一起。

而且這威力,也是極爲不凡,僅僅是看一眼秦陽,就好像看到了一尊上古魔神!

灰狼見此,也是內心極度震撼,原本以爲身後浮現四尊虛影的牧雲白是最強的,結果秦陽纔是那個最強的!

它深深的記下了秦陽的面孔,這人族天才,以後很有可能成爲獸族的心腹大患!

秦陽的氣勢太強,宛如魔神一般,就算是灰狼,眼中也是忌憚無比。

很快,獸族天才的氣勢就被全面壓制,有了秦陽加入的人類天才一方,已經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遠方,獨眼老狼看到此一幕,心中大震,好一個人類天才!

同時心中也是發急,若是獸族天才被壓制,豈不就讓它的謀劃失敗,它不能看着這種事情發生!

當即,老狼眼中一閃,四爪緊緊抓住地面,張開嘴,一聲巨吼發出,聲勢巨大,響徹整個祕境。

這一吼,可見的聲浪從獨眼老狼身前傳播開來,將原本在和銀戈比拼的氣勢震碎。

另一邊,正在對抗氣勢的雙方天才,也盡皆受到了影響。原本即將獲勝的人類一方,也是被打斷。

“老狼,你……”人類天才怒目而視。

秦陽同樣冷眼看過去,這老狼,已經是第二次插手了!

шωш• тTk Λn• c○

“老狼王,你公然插手,莫非是覺得我銀戈今日對付不了你?”銀戈也是大聲喝道。

說罷,手中一抖,一杆十餘米的長戈出現在手中,璀璨的銀光,戈尖上,有着一縷赤紅色的鮮血痕跡。

這是銀戈的武器,斬殺過金丹獸王,那戈尖的赤紅,就是一頭獸王飲恨於此!

看到銀戈要來真的,獨眼老狼眼中閃過忌憚,當即縮小了身軀,一副很正派的模樣。

“戈王氣勢太強,我無法抵抗,只能用一聲吼來破開,免得受傷。我這麼做,應該是沒有錯吧?”獨眼老狼很平靜的開口。

“戈王,想來也不會因爲這些小事,就斤斤計較吧?”獨眼老狼眼中閃過一絲算計之色。

“哼!但你打斷我人族天才氣勢是真,必須補償!”銀戈冷哼,這老狼話說的好聽,但他早就不受這種手段左右。

“戈王言重了。只不過是不小心而已,誰都有失誤的時候。而且我獸族本次付出了大代價,還應多佔有一些時間!”獨眼老狼道。

它三言兩語想要打消這次衝突,而且還沒有放棄爭奪祕境時間。

銀戈面色當即陰沉下來,好不要臉的獨眼老狼!當即手中長戈一動,直指老狼。

“戈王不要生氣,不如這樣,讓你我族天才較量一場,以年輕人的輸贏來斷定時間分配。“獨眼老狼忽然再開口。

“哦?”銀戈眉頭一動。

“當然不是打一架。既然此刻是爲了爭奪祕境時間,不如就你我雙方各派一人,去那平臺上一試,誰堅持的時間長,誰獲勝!”

獨眼老狼嘴角帶着笑,淡淡開口。這纔是他的計謀,獸族體質強大,且主修肉身,到了平臺上,人族豈是對手?

老狼看向秦陽等人,露出一臉譏笑之色,道:“你們可敢一試?若是贏了,你人族佔有兩天,若是輸了,我獸族佔有兩天,考慮一下?”

此刻,衆多人族天才也皆是明白了它的算計。

“你們野獸本就是修煉肉身,這平臺又是強化體質的,自然是你們佔據了優勢,這算什麼較量?”一邊,胖子沉聲道。

那灰狼卻這時候插話了:“人類同樣可以主修肉身,也不見得比我們獸族差,莫非你們自知必輸,不敢試試?”

胖子眼中一怒,便要開懟,秦陽卻是拉了一把胖子,將他拉了回來。

秦陽心中激動,這平臺強化肉身,強化到一定深度,身體細胞內就能量充盈,再也放不下,就需要一段時間消化。

但他不是,他就是衝着這平臺來的,細胞能量充盈?他一旦修煉起來,細胞就是無底洞,何來充盈一說?

秦陽當即開口:“只比平臺時間,卻是有些小了,老狼王兩次插手小輩對抗是真,不如我們再加些賭注,若人類贏了,京都周圍的大山,不允許獸族佔據!”

這賭注不可謂不大,要知道京都周圍大的大山綿延不絕,很是浩大,其中的獸族何其多。

獨眼老狼聽此一愣,莫非有詐?

衆人也皆是一愣,這比試獸族佔盡了優勢,爲何秦陽還要迎難而上?

所有人疑惑不解,唯獨胖子眼中一亮,秦陽在他心中無所不能,想來是要坑一波獸族。

當即,胖子添油加醋:“就是,獸族莫非是軟蛋?這點膽子都沒有,我看還是快些滾出城外去吧!”

“胖人,莫要囂張!”獸族有人大喊,被激怒了。

儒道至聖 銀戈回頭看一眼這邊,他本想拒絕掉這一場較量,但想到秦陽的不凡,又莫名有了信心,隨即輕輕點頭。

“好,那就這麼定了,看誰堅持的時間長,若我獸族贏了,人類要歸還本次來往祕境獸族付出的代價!”獨眼老狼眼中一閃,直接答應下來。

它明白人類一方的天才有所準備和底牌,但它對獸族更有信心,畢竟它們可是天生就主修肉身。

當然,它並沒有太過於自傲,眼珠子轉動,當即和獸族隊伍中的灰狼交換過眼神,看到灰狼傳來放心的意思,它才完全鬆氣。

“既然如此,灰狼,我獸族的榮光,便交給你了,不要讓我失望!”獨眼老狼開口道。

灰狼從隊伍內踏出,輕蔑的看一眼秦陽,不管人類一方有什麼底氣,它都有把握讓對方在這平臺上輸掉,甚至它的一手底牌還能殺人!

“好,那我們人類一方,就由秦陽來參與這場較量!”銀戈也開口。

他指定了秦陽,剛纔秦陽釋放氣勢的時候,他感受到了秦陽的不凡,也正是如此,他也想要看看,秦陽能不能給他一個驚喜。

隨着銀戈的話落下,衆多的獸族天才都高呵起來,有些喧譁,看它們的模樣,似乎已經勝利,要慶祝一般。

而人類這邊,就有些氣勢低迷,衆人都不怎麼熟悉秦陽,之前也只聽說過鹿力大仙這麼一個稱號而已,皆是有些擔憂。

唯有胖子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笑呵呵的對着衆人道:“放心好了,我陽哥什麼實力?那灰狼算個屁啊,看我陽哥如何得勝歸來就好!”

“他真的能得勝歸來?”沐詩欣看着秦陽的背影,心中誕生這個想法。

獸族畢竟是專修肉身,人類在這一方面,確實差了好多,秦陽真的能有野獸一般的體格?

她隨即想到秦陽之前做的事,簡直是個老陰謀家,肯定是有算計!

池邊,隨着二人接近池子,後方的人都是有些緊張起來,這不僅僅是關係到使用平臺的時間,還有京都外的大山和獸族本次付出的代價。

雙方的賭約,太大了!

無論是人類拿到京都附近的大山,還是獸族重新拿回他們付出的代價,都會讓另一方大爲吐血。 “人族必輸無疑!”獸族的天才看到這一幕,皆是心中泛起明快的感覺,彷彿已經看到了秦陽失敗後,人族忍氣吞聲的場景。

獨眼老狼同樣眼中閃過冷意,這人類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氣勢強大又怎麼樣,現在拼的可是肉身,這人類小子太天真了!

所有的獸族都認定了它們不會輸,因爲它們知道灰狼有多強,不但是獸族天才的最強者,還有着那一手戰無不勝的覺醒能力。

所以,對於將付出的代價拿回來,並且爭奪到兩天的使用時間,它們勢在必得!

相反,人族那邊氣氛有些低沉,就算胖子不斷在鼓吹秦陽的強大,依舊有人心中沒底,畢竟獸族的肉身,豈是人類能比的?

“他一定可以贏的!”牧雲白忽然開口道。

“嗯?”有人詫異的看着他,不清楚這位境界最高的天才,爲何會這樣說。

“他可是鹿力大仙!”牧雲白淡淡道,十分堅定。

他見識過秦陽的本事,至今他腦海中,還不斷迴盪着秦陽斬殺罪犯的那一劍,他相信秦陽,這是一個可以改變不可能的人!

“看着吧,看我陽哥如何碾壓灰狼,得勝歸來。”胖子笑呵呵道。秦陽是什麼人?那可是精於算計,謀而不動,絕對不會無腦衝上去。

所以,既然秦陽上場了,那就有着絕對的把握。

在衆多目光的注視下,秦陽和灰狼已經站到了池邊,踏上了那條通往平臺的小路。

“人類,你若是現在後悔的話,還可以立刻認輸,免得等會強撐後戰敗。”回來看過來,陰惻惻的說道。

“這話,不該是我對你說嗎?”秦陽根本懶得搭理灰狼,淡淡開口。

“哼!不知好歹,那就怪不得我了,等下有你好受的。”灰狼狠狠開口,不再多說,當即加快步伐,快步進入平臺。

秦陽也不落下,身形閃動,短短數十米的小路便是跨過,站到了平臺之上。

灰狼和秦陽站在平臺兩側,目光對視一下,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必勝的決心。

刷!

在雙方剛站好之後,那平臺上的赤紅色霧氣開始運轉,彷彿活過來一般,四處遊動,而池中,也不斷浮現出新的霧氣。

赤紅色霧氣攜帶着強化身體的力量,即刻間蜂擁至雙方身上,不由分說的鑽進雙方體內。

而雙方的身形,也是在一瞬間受到了衝擊,但都如同巨石般,絲紋不動,吸收那擁擠進體的霧氣。

秦陽微微閉着雙目,他能感受到,身體的細胞在快速吸收那些能量,但是細胞的吸收速度遠遠不如涌進來的能量,他的細胞,正在逐漸飽和。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