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狂風雷芒若虯龍猙獰地從烏雲中爬了出來,數十丈的雷霆身軀仿若巨怪一般將天地籠罩而去,這一擊的恐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青陽仰頭望去,眼皮不禁一跳,這最後的雷霆之力,的確大得有些超乎尋常了,一般的風雷天厄不可能出現這麼恐怖的雷霆!

「嘿嘿,不大點的話,就像瘙癢一樣啊。」

「來吧!」青陽絲毫不懼,朗聲大笑,笑聲豪放不已,似要將這天地都笑盡一般。

噼里啪啦!

青陽那猶如實質般的精神體在此刻居然是暴湧出大量的銀灰色雷芒,那些雷芒赫然便是先前被青陽吞噬的那些!

「以彼之道,還彼之身!」

青陽將那些雷霆聚集在手中,旋即磅礴的魄力盡數將雷芒包裹而去,下一瞬便是一道驚天神拳轟出!

滋拉!

在眾人驚駭至極的眼神中,兩道粗壯得不像話的雷霆以極其震撼眼球的方式猶如針尖對麥芒,狠狠衝撞在一起。

轟隆隆!

此時有聲似無聲,在嗡鳴聲中,驚天雷芒四散開來,將眾人的瞳孔都是染上了一層藍色的光幕,而在光幕中間,那裡有著一道削瘦的身影,死都不肯放棄,死都不肯倒下。

在那一瞬間,他的身影就是傳說,凝固在無盡的雷霆中。

「這就是…魄軍境的力量么…呵呵,真是美妙啊。」

一道低喃聲忽然在這天地間的雷芒中緩緩傳出。(未完待續。。)

ps:以大多數人的努力程度來說,根本不足以拼天賦。在這一章里,有太多我想傳達的內容了。我知道大家看小說是要尋求一個字——爽。但真正的爽,是能給你啟示,能給你前進的力量。希望,這一章,能給大家真正的爽。爽了,那就用票票狠狠地砸我吧! 無盡雷霆在半空中肆虐的閃耀著,在那雷芒的最中央處,有著一道削瘦的身影,猶如淵渟岳峙般,無論那雷霆怎麼呼嘯,怎麼奔騰,那道身影依舊紋絲不動。

而就在此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那些散發著攝人威勢的雷霆在此刻居然是被那道削瘦的身影緩緩吞噬而去,在吞噬的源頭處,猶如一個小型漩渦,饕餮般的吞噬起雷芒來。

嗡!

那滾滾雷雲在此刻竟是發出了低沉的震怒聲,但在那聲音里卻是有著一絲絲畏懼的意味,顯然它對於青陽居然能夠吞噬其雷霆之力,感到相當的驚訝。

「大哥哥!太好了! 重生日本當神官 這雷霆之力居然被你吞噬了,而且那雷霆之力竟然恢復我的靈魂之力!大哥哥,多吸收一點。」忽然一道雀躍般的甜美聲音從青陽的體內響起,赫然是嘟嘟。

這風雷神力本就含有強大的精神之力,眼下不知出於什麼原因被青陽盡數吸收而去,所以這風雷神力自然對嘟嘟靈魂之力的恢復有著顯著的效果了。

青陽聞言心頭一顫,一股狂喜也是從心底湧現了出來,他不知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變化,隨著自己意志的強烈渴望,青陽居然發現他絲毫不懼那雷霆,相反還可以將之吞噬進來。想想之前被雷霆劈了那麼多次,青陽心下一狠也是將那些雷霆盡數吞噬而去。

而今,這雷霆居然對嘟嘟的恢復有用,青陽的眼神變得更加狂熱了,只見他雙目一睜,大口猛的一張,那滾滾雷霆便是猶如匹練般被青陽吞噬了!

「哈哈。即便你惶惶天威又如何,還不是得成為我的排泄物!給我吸!」青陽咧嘴狠狠地道。

轟隆隆。

一時之間,雷雲滾滾暴動著,彷彿青陽的舉動讓得它十分震怒,但是震怒歸震怒,它卻是絲毫不能奈何得了青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青陽將它那風雷神力吸納而去。

嘶。

這時地面上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青陽不僅沒被雷霆轟成灰燼,反而將那雷霆盡數吸收,這簡直顛覆了所有人的想法。

「太不可思議了!」夏東凌的眼中有著濃濃的震動之色。

滋拉滋拉!

當天空中的雷霆被青陽吸納地七七八八的時候。青陽的體表也是泛起一層驚人的雷芒,其上跳躍著的雷弧配上青陽結實的肌肉,給人一種極為震撼的力量感。

感受著這強橫無比的力量,青陽不由暗暗一喜,微微握了握拳頭。空氣都是被其捏爆而去。他眼中閃過一抹強烈的自信之光,青陽篤定。如今一拳。便是能將先前的夜魔生生轟爆而去,這股雷霆之力,太強了!就像炎相之力的使用一般,青陽感到無比的得心應手。

「如今踏入了魄軍境,我們也該做個了結啊…」青陽緩緩呢喃道,旋即猛地抬起頭。將目光盡數投在那已經略顯稀薄的雷雲上。

轟!

一道驚天嗡鳴聲陡然響徹天地,然而,這道雷鳴聲卻不是雷雲所發出,而是青陽的身體發出來的!這一刻。青陽感覺到了一股主宰的力量,此刻他化身為雷,雷就是他,他就是雷。

「萬千風雷鑄我身,魄軍一動,萬魂出!」一道冷喝聲從青陽的口中陡然傳出。

一時間一股恐怖的力量便是從青陽的體表緩緩瀰漫出來,那些力量與王氣完全不同,甚至還隱隱能夠壓制王氣一般,很快地,那些力量便是化作一道道驚天匹練,紅中夾青的力量散發著令人心魂散去的波動,教人不戰而栗。

「給我破!」

青陽雙掌齊齊拍出,仿若拍在空氣中的掌法,卻是彷彿成了催動那股力量最好的推進器,一瞬間那道道匹練便是化作怒龍一般暴衝上天,呼嘯間,徑直將那黑壓壓的烏雲攪得天翻地覆。

吼!轟轟!

這時,雷雲團彷彿受到了挑釁般竭力的反抗和嘶吼著,但是…依舊無果,這時候,雷雲的位置和青陽先前的位置徹底對調了過來。

青陽眼中燃燒著劇烈的戰意之火,而在其瞳孔間,忽然有一道淡淡的閃電紋記隱隱浮現,這讓得青陽的雷霆之力大增,一時間,天地轟隆巨響。

砰砰砰!

那道道由魄力凝練出如同實質般的怒龍匹練毫不留情地將那滾滾雷雲生生撕裂而去,而那些掙扎的雷霆之力也是被魄力吞噬而去,轉而壯大了怒龍匹練。

這一幕,讓得地面上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劇烈震動起來。

誰說天威不可破?

誰道天雷不可滅?

誰知天罰不可撕?

青陽做到了,他將成為修王大陸有史以來,第一個度風雷天厄時,將風雷天厄的本體生生撕裂而去的人。

若干年,這番事情,想來也是一個神奇的傳說,傳說便凝固在雷電中的那道削瘦身影,青陽用其頑強的精神和意志將天雷都是生生轟散而去。

「呼。」

當烏雲散去,天空中再度擠出一道明媚的陽光時,青陽釋然的笑了,感受著身上那源源不斷用起來的魄力,青陽輕輕地呼了一口氣,這風雷天厄,總算是挨了過去啊。

「人生自信兩百年,會當擊水三千里。」

一句感慨忽然從青陽的口中緩緩傳出,而這時,地面上爆發出驚人的掌聲,那些獻上掌聲的人眼裡,有著一股同樣的感悟,那便是頑強的意志。今日,青陽用行為證明了,何為意志的力量。

其中夏東凌雙目閃著堅定的光芒,想來此番過後,他應該能夠跨過沖帶境巔峰這道坎。而夏梨清的眼睛里,已經是充滿了濃濃的震撼,那美目里有著奇異的色彩閃過,迷離不已。

「哇!謝謝哥哥啦,嘟嘟又能出來玩了,嘻嘻!」忽然一道靈動的聲音從青陽的身體深處傳來,那聲音活潑動聽,明顯有著蓬勃的生機。

「嘟嘟?你恢復了靈魂之力么?」聞言,青陽的臉上立即湧起了一抹狂喜之色,沒有什麼比嘟嘟出現更加讓人興奮了!

「是的呀!這還得多虧了哥哥吞噬了那風雷神力呢?否則嘟嘟要想自行恢復靈魂之力,恐怕還得很久。」嘟嘟心情也是十分開懷,樂呵呵的道。

「嘟嘟,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夠吞噬那雷霆之力,就像用赤炎神體的力量吞噬火焰一般自如。」青陽聞言微微搔了搔頭,道。

「嘻嘻!那是因為呀…」嘟嘟忽然神秘地笑道。

「因為什麼呢?」青陽問道。

「因為哥哥用意志覺醒了…雷弧神體!」

「雷弧神體?!!」(未完待續。。)

ps:對不起!今天只有一更了,今天著實太忙了。又是十一點才回到宿舍….抱歉啊….只能一更了。明后兩天再補上吧….對不起了….請見諒啊。十二點斷網,待會寫了也發不了。只能明天了….大家…晚安吧。 雷弧神體!

這四個字讓得青陽的腦袋轟的一聲,翻江倒海了起來。

如今的青陽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這些年來,一有機會他便是會找一些書籍來觀看,在一些古籍中,詳細了記錄了赤炎神體一些事情,同時,在古籍中也有提到,這天地間也是有著與赤炎神體相匹配的體質存在,雷弧神體便是其中一種體質,這種體質除了屬相與赤炎神體不一樣之外,其它皆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這些遠古體質的擁有者便是天地的寵兒,他們在修王道中會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這種優勢不是天賦,而是先天體質。

而今!讓青陽震驚的是,他居然擁有兩種體質!

赤炎神體以及雷弧神體!

「嘟嘟…這…怎麼可能…一個人怎麼可能擁有兩種不同的體質?!」青陽忽然感覺世界好瘋狂,他自己的體質居然這麼可怕?!擁有了赤炎神體便是讓得他在炎相王道上走得那麼平坦,而今又是有了雷弧神體,那今後他的真正戰力該有多麼的可怕?!

嘟嘟聞言卻是擺著一副嚴肅的小臉,語重心長的道:「哥哥,一般情況來說,一個人同時擁有兩種不同體質,幾乎是不可能的!試想,一種體質便是如此恐怖了,那兩種呢?這天地從宏觀角度來說都是大道大公的,今日你覺醒了雷弧神體,那麼勢必在未來,你要為這份力量而負起某份責任,而這樣的責任,是從你這一刻起,就脫逃不掉的。」

「力量…責任…么?」青陽聞言眼神略微飄渺。心中忽然想起了藍玄祖曾經對他說過的話,將來他也要去承擔藍玄祖交給他的責任。

力量,代表著責任。力量越大,責任越重。

但是,青陽不怕,他臉上豪氣干雲,雙目里燃著熊熊的戰意,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反正已經有了藍玄祖那個隱形的責任在了,債多了不愁大概便是這個意思。如今的青陽。只想在這中炎大陸好好闖蕩,然後尋找那喚醒父母的方法,以及神芒血。

這個目標,堅定不移。

「嘟嘟,如今你的靈魂之力也恢復。今後便跟著我吧,不要再躲在神魄操那本書里了。而且此番我突破到魄軍境。有些問題也是得問問你啊。」青陽搖了搖頭,旋即笑了笑,在心底對著嘟嘟道。

「嘻嘻!人家也沒打算回去啊!我可要在這中炎大陸好好玩哦…至於魄軍嘛…現在先不要問我,你自己慢慢感悟。這樣得來的經驗,才是你自己的。」嘟嘟可愛的小臉粉撲撲地鼓動著,嘻哈道。

咻!

而這時。嘟嘟的身影也是從青陽的體內跳躍了出來,看著那熟悉又可愛的身影,青陽的臉上也是揚起了一抹和煦的微笑,那雙水靈的紫色大眼。真是久違了啊。

「放心啦,哥哥,我會罩你的!」嘟嘟義正言辭地道,仿若在發誓一般,那副嬌俏可愛的模樣,讓得青陽忍不住想要將這小丫頭抱在懷裡狠狠親一口。

但最終青陽還是沒有那樣做,只是摸了摸鼻子,無奈攤了攤手。

噼里啪啦!

而這時青陽的靈魂體也是再度回到了身體之上,感受著身體傳來的各種暴漲的力量,青陽不由暗爽地活動了下身軀,這種力量,想來即便是遇上了任督境二品的強者,都是能戰而勝之吧,至於說三品,青陽沒遇過,無法估計那種力量,但青陽卻是自信自己有著一戰之力!

「哈哈,雖然不知道青陽兄弟你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還是恭祝青陽兄弟傷勢恢復,實力暴漲。」夏東凌這時也是來到了青陽的身邊,拱手笑道。

青陽聞言臉上也是浮現一抹溫和的笑容,道:「這還是多虧了夏兄的一氣丹和碧蓮三葉草啊。」

「哪裡的話…走!我們去喝上一大杯,明日再行到我們夏家,我夏家將好好款待青陽兄弟!」夏東凌如今已經跟青陽自來熟了,將大手摟在了青陽的肩上,拉著他大搖大擺的喝酒去。

見狀,青陽也不推脫,旋即也是笑著前去。

而夏梨清,則是眼神有些迷離地看著青陽,這是第一次,似乎有人打開了她那平靜的心扉,但是,她似乎又是想到了什麼,不由哀怨地咬了咬紅唇。

……

夜涼月下,青陽已經是獨自在馬車裡休息了。今日魄力突破著實是大喜之事,但青陽倒也沒有因此而變得狂妄自大,他知道,在這中炎大陸,高手絕對是超乎想象的多,以他如今的實力,恐怕連腳跟都站不穩。

青陽自忖若是以如今的狀態遇上那個月下刀客,陳棋英,依舊是沒有絲毫勝算。當日他那種霸道的氣勢,那種無法形容的震撼,那是一種讓人無力的感覺。青陽揣測,那人恐怕已經是達到了任督境中的最高峰了吧,否則不可能讓得同為任督境的青陽感到那麼可怕的壓力。

不過,青陽並沒有因此而感到頹喪,相反,一股濃濃的熱血和戰意卻是從身體深處暴涌而出,在南炎大陸這幾年來的磨練,已經讓得他無畏無懼了。因為他相信,他的眼光是十分長遠的,哪怕此刻弱小,但只要給他時間努力,他相信,某一天一定能夠與那些高手並肩站在一起,甚至是將他們盡數擊敗。

這是青陽的自信——沒有經歷過深刻自卑的自信是虛假的自信。

曾經的青陽出自奴僕之身,那濃濃的自卑之意讓得他一度痛苦不已,但是如今,一切都可以改寫,靠自己的雙手!

「陳棋英么?下一次見面,我一定不會像這次那般無力了!」

夜空中,一顆璀璨的星星閃過。

在中炎大陸的最中央地帶上,一道挺拔的身影如今也是望著同樣的一片星空。

他的身影有些寂寥,有些落寞。

但夜空中一顆星星閃過時,他那高大挺拔的身軀忽而猛的一顫。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