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王子一皺眉頭,道:“爲什麼要這麼隆重,不就是一個小小的彈丸國家嗎?父王何必如此緊張,而且還要我親自出馬呢?”

拉斐爾淡淡的道:“哦?你懂什麼,人龍帝國擁有着強大的實力,既然是彈丸之國,爲什麼米羅就能幫助其建國?爲什麼連斯納帝國都不敢侵犯?只怕其中有些奧妙,你此去也順便看看斯納的風向,回來向我稟報。”

王子一聳肩,道:“那好吧,我去準備一份禮物,恩,不過話說回來,我一定要等比賽後才動身。也想看看大家都在議論的那個人龍王子。”

拉斐爾白眉一挑,道:“拉斯特,那你倒說說,以你現在聽到的,你對那個人龍王子是什麼印象?”

拉斯特瀟灑地一甩金色的頭髮,道:“如果傳聞是真的,那他也沒什麼,佔據一個狹窄的城門,抵擋敵人的進攻,我同樣也能做到,而且單靠武力保住城門,不算什麼有器量的人才。”

“器量?”拉斐爾冷笑一聲,道:“那你所謂的器量是指什麼?”

“那自然是在戰場上,光明正大的對決敵人,不必要單靠那個城門。”

拉斐爾不說話,盯着自己的兒子。拉斯特很快趕到不自在,忍不住道:“父王,難道我說錯了?”

“我還以爲你很有出息,還以爲你會說用智謀去打敗敵人,哼。”拉斐爾原本那慈祥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鐵青:“如果你能單人匹馬殺掉幾十萬的士兵,如果你就佔據城門就能嚇退幾十萬的皇牌軍隊,那我的皇位直接讓給你。”

拉斯特頓時一驚說不出話,旁邊的隨從更是不敢擡頭。

拉斐爾說得沒錯,就看龍璇帶領的三千人能完全扭轉局勢,所需要的膽量是常人能擁有的嗎?兩人佔據城門,幾十萬的軍隊不敢前進,所需要的實力與氣魄常人能擁有的嗎?

拉斐爾回頭看着自己那年輕的兒子,半晌,他突然苦笑了一聲,道:“罷了,反正當年我在你這個年紀時,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哎。。。。。”

嘆了一聲,拉斐爾一揮手,道:“你去吧。”

拉斯特還想說什麼,站在一旁的隨從連忙拉了拉他的袖子,把他拖走。就在他們快走出玫瑰園門口時,背後傳來了父王嘆息的聲音:“又出現了一個人才。”

不朽城內。

龍璇坐在牀前,看着一名受傷的學員,看着那蒼白的臉。

那名學員笑了笑:“老師,我沒事,一點皮肉傷而已。”

龍璇目光移向他身上那重重包紮的繃帶,點了點頭,道:“很好,你做的很好。”

那名學生看着紫黑袍的男子,正色道:“老師,我所做的都是應該做的,包圍國家,本該如此,而且還能伴隨老師身邊左右,現在還得到老師您的關心,我死而無憾。”

龍璇搖了搖頭,道:“傻孩子,但是生命同樣重要,知道了嗎?”

那些學員基本上都是二十歲,有些還比龍璇更加大上一兩歲,可是在他們心中,龍璇已經成爲至高的存在,不規限於任何的因素,包括年齡,在他們心中,老師永遠是遙不可及。

龍璇他們來到探望受傷的學員,心中憂鬱萬分,畢竟一手帶出來,心中有一份責任,正當他再次想說話,只聽見門開響起了士兵的聲音:“大人,傑克將軍,陳橋將軍請您過府赴宴。”

龍璇微一沉吟,對身邊的菲菲衆人說道:“那我先去了,你們照顧好學員。”

菲菲點了點頭,正要起身相送,龍璇一揮手阻止了她,出門而去。

現在傑克的府邸就是城中的中央位置,很是顯眼。龍璇只走了一會,就到了門口。

一路之上,人人迴避。

龍璇與爆裂殺神之名,加上最近能夠驅趕兇惡的敵軍,增添了他們再平民心中的敬畏與恐怖,就算是強悍的前線米羅士兵,也不願靠近些這危險的人物。

苦笑,大英雄有時候也不是很過癮。

龍璇望着那“大將軍府”牌匾,深吸了一口氣,走了進去。

走進大廳,只見傑克與爆裂坐在一桌豐盛酒桌前,笑容滿面。

“龍璇,來了啊。”爆裂站起身,笑道,“來,坐這邊。”

龍璇臉色居然露出了很釋懷的笑容,道:“見過兩位將軍。”說着與一邊傑克和陳橋見過了禮,這才坐下。

傑克親自爲龍璇倒了酒,道:“龍璇啊,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叫我一聲老哥,你不會在意吧?”

軍人果然豪爽,龍璇用手接過酒杯,同樣笑道:“傑克老哥,那我就高攀了。”

傑克笑道:“哈哈,那我就套了個近乎了。說起來,我可是久仰老弟你的大名了,這次不朽城一戰,老弟與爆裂老哥果然出手不凡,一戰成功,名留青史了,哈哈哈。”

龍璇微笑道:“老哥說笑了,哪裏及得上傑克老哥多年守衛邊疆的功勞呢?”

傑克夾了菜放在龍璇面前,轉臉看了壞笑中的爆裂,繼續說道:“呵呵,老弟果然謙虛,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啊,帝國正需要這種人才,不知道老弟願不願意留下來幫我分擔一下呢?”

算盤打得不錯,想龍璇與爆裂留下來充當打手,這樣不朽城就真的名副其實,無人能破,見到人才傑克當然想去籠絡,但是他太低估了龍璇的身份。

人龍帝國的王子,未來的國王,能來一個城池當護衛,當打手嗎?而且,就算要當,也不會做那麼低級的職位。

龍璇從他的話裏聽出了什麼,看了看爆裂,笑道:“傑克大哥,不好意思,我習慣自由自在。”

傑克苦笑,也明白一般聖級以上的強者都只會崇尚武力,對權貴並不感興趣,於是打圓場,說道:“呵呵,那實在太可惜了,不過有自由學院三千子弟兵,我想當中必定很多人才。”

“哈哈。”見到傑克的表情,爆裂大笑起來,說道,“早就告訴你,龍璇是不會留下來的,哈哈。”

原來同樣的話語,傑克也對龍璇說過,可是結果幾乎相同,兩人都不願意留下來。

談笑中,大家商議了不少事情,關於武學之道,也有自由學院三千學員的安排問題,當然也有一些關於“不朽城偷襲戰役”的信息。

“傑克大哥,我們不是與拉曼帝國簽訂了和平協議嗎?爲什麼還會出現昨天那樣大型的戰役?”龍璇心中疑惑不解,向傑克問道。

傑克一聽,心中一愣,感嘆一聲,說道:“哎,看來兩位兄弟是不知道現在的形式啊。”

兩人點頭,凝神靜聽。

“米羅帝國西部臨海的風家族,不,現在應該叫做風國,在不久前宣佈了獨立,總軍數達到五十五萬,原本在風國有六十萬的守軍與之相持,應該不會出現很大的問題,也沒有出現什麼大規模的戰事,可是就在十天前,雙方進行了一場決戰,最終以我方失敗而告終。”

沒有永恆的朋友,在利益面前,多麼完美的和平協議都會被識破。米羅內部的風家族宣佈獨立,而且還打敗了六十萬的皇家軍隊,結果可想而知,拉曼帝國是想趁着米羅內部空虛而攻佔不朽城。

龍璇眉頭皺起,心中開始擔憂人龍帝國,如果米羅被滅國,接下來遭殃的就是人龍帝國,雖然憑藉着強大的軍事實力,有信心擊殺任何的敵人,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龍帝國百廢待興,需要一個安寧的環境來發展。

龍璇聽到消息後,也不作任何發言,靜靜的等待宴會的結束,拉着爆裂,往住處走去。

“幹嘛那麼緊張要走啊?不多喝兩杯?”爆裂略微有些酒意,胡亂的說道。

龍璇白了他一眼,冷聲說道:“你覺得風家族與米羅帝國之間的戰鬥,短時間內會有結果嗎?”

“不會,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米羅能傲立大陸數百年,一定有些底牌的。” 浩瀚無際的星空,星辰璀璨,

忽有一道璀璨的光芒劃破星空,光明斂去,一副金色畫卷顯露而出,這副金色畫卷,正是聖皇圖,聖皇圖被五大聖合力送出了無極大陸,來到了界外星空,

無極大陸不過是界外星空的一顆非常普通的星辰而已,實在無法和浩瀚無垠的界外星空相比,另外,此刻儘管聖皇圖已經變得長達數十丈,可是在無盡星空中,卻連一粒塵埃都算不上,

嗖嗖嗖……

葉峰、姬瑤光、小莫愁、郭超然、武穆和獅爺都從聖皇圖中閃出,站在了聖皇圖上,眺望四周圍璀璨的星辰,

「這就是界外嗎,」葉峰說道,

獅爺爺說道:「楊聖說過,界外有很多星域,我們無極大陸所在的星域,被界外之人稱為輪迴星域,」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在輪迴星域,」郭超然說道,

獅爺點頭,「楊聖還說,神魔族不過是輪迴星域的其中一股勢力而已,在輪迴星域還有魔族,神族,妖族,人族,星空異族,以及很多鮮為人知的種族,」

葉峰問道:「神魔妖三族和神魔族相比如何,」

「神魔族其實是神族和魔族的混血,」獅爺說道:「他們繼承了神族和魔族的血統,后來發展到了足以抗衡神族和魔族,不過他們比起神族和魔族來還要弱上一籌,」

葉峰等人心驚,神族和魔族究竟有多可怕,

「輪迴星域五大勢力,分別是神魔族,妖族,神族,魔族,人族,其餘異族雖然也有些個彆強悍的種族,可是卻都無法和這五大勢力相提並論,」獅爺說道:「可以說,輪迴星域完全在這五大勢力的掌握中,」

語氣微頓,他又道:「神魔族的人居住在神魔大陸,神族的人則在神王星,魔族的人在魔王星,妖族的人在大聖星,至於人族則在輪迴星域中央,最大的那塊大陸,輪迴大陸,」

「輪迴星域也有人族,如果我們去輪迴大陸找到人族,他們會不會幫我們救出無極大陸的人,」郭超然忽然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可能性應該不大……」獅爺說道:「你們想想看,即便我們到了輪迴大陸,又豈會有門派願意幫我們對付神魔族的人,」

「獅爺說得沒錯,想來輪迴大陸上應該有很多個人族勢力,我們貿然去求其中一個勢力的人幫我們,人家又豈會答應我們,」葉峰說道,

「雖然五大勢力之間無時無刻都在交戰,並且相互蠶食對方的勢力範圍,可是無極大陸畢竟是被神魔族大聖看重的地方,人族若真的出手救無極大陸的人,神魔族的大聖又豈會罷休,」獅爺說道:「所以,除非我們能得到人族某個超級勢力的支持,否則根本無法從神魔族手中奪回無極大陸,」

「輪迴大陸有幾個人族勢力,」阿公忽然問道,

獅爺搖了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

阿公沉吟道:「現在唯一的辦法,便是趕去輪迴大陸,然後想辦法得到人族勢力的支持,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從神魔族手中奪回無極大陸,」

眾人點頭,這確實是唯一的辦法,要從神魔族手中搶回無極大陸,還得靠人族,

「當務之急,我們必須先搞清楚我們在輪迴星域的那個地方,」獅爺忽然道:「輪迴星域實在太大,若沒有星域地圖,我們很難找到去輪迴大陸的路,」

「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找星域地圖,」葉峰蹙眉,

獅爺沉吟道:「我們既然是被楊聖他們送出來的,想必不會離開無極大陸太遠,也就說,我們現在極有可能還在神魔族的勢力範圍內,如果真是這樣,我們就危險了,」

「莫非他們能認出我們是無極大陸的人,」姬瑤光疑惑,

「當然不是,」獅爺說道:「楊聖曾經說過,在輪迴星域,人、神、魔、妖、神魔之間的種族矛盾非常殘酷,其他種族的人遇到人族,只要有機會便會殺掉人族,人族同樣如此,」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現在真的在神魔族的勢力範圍,一旦被神魔族的人遇到,必定會遭到神魔族人的攻擊,」阿公說道,

獅爺點頭,又道:「輪迴星域最中央是人族的勢力範圍,東邊屬於神族,西邊屬於魔族,南邊屬於神魔族,北邊屬於妖族,我們現在肯定還在南邊,輪迴星域的本源沒有缺失,空間異常穩固,即便是楊聖他們聯手,也沒辦法把我們送出出神魔族的勢力範圍,」

阿公閉幕感受著四周圍的空間,片刻后睜開雙眼看著眾人,說道:「輪迴星域無法渡虛,」

郭超然和也測試了一下,在輪迴星域,果然無法渡虛,

「造化境武者在無極大陸雖然算是頂尖高手,可是在輪迴星域,卻只能算中等武者,」獅爺說道:「楊聖說過,他當年沒成大聖的時候,曾遊歷過輪迴星域,他說輪迴星域五大勢力,每個勢力都至少五個以上的大聖,而且都是活了數十萬年的老怪物了,」

葉峰等人動容,

「造化境之上,為涅槃境;涅槃境之上,為生死境;生死境之上才是大聖境,」獅爺正色道:「只有大聖才能做到橫渡虛空,一步億萬里,」

煉體、混元、陰陽、萬象、輪迴、造化、涅槃、生死、大聖……無極大陸現在本源缺失,只能修鍊到造化境,現在葉峰等人已經離開無極大陸,已經不再受到限制,

「當初將來大聖墓最後一層的神魔應該是涅槃境,」葉峰自語,

忽然,獅爺對葉峰說道:「日後如果我們到了人族的勢力範圍,你千萬不要使用你的吞噬道種,」

「為什麼,」葉峰不解,

「由於五大勢力戰亂不斷,其他種族的人經常會派人潛入人族勢力,」獅爺說道:「你的吞噬道種和噬魂道種看起來實在太過相似,一旦人族的人認定你是神魔族的姦細,他們不需要審問,便會當場把你格殺,」

葉峰點頭,如果真到了人族的勢力範圍,不到萬不得已,他絕對不會施展吞噬道種,

「南方星域,莫非全是神魔族的人不成,」阿公忽然蹙眉道,

獅爺搖頭,「其他種族人當然也會來南方星域,不夠他們一般都不會獨自來,而是由族內的強者保護,」

「他們是為了歷練才來的吧,」郭超然道,

「沒錯,」獅爺說道:「神魔族也會把他們的族人送去其他四片星域歷練,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下,即便再過數十萬年,五大勢力的地位也不容其他異族撼動,」

「若我們能找到一個來南方星域歷練的人族勢力,我們即便沒有星域圖,也應該能抵達輪迴大陸,」葉峰說道,

就在他們交談的時候,一艘長達數百丈的青銅寶船忽然從遠方疾馳而來,

「不好,是神魔族的寶船,」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