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王泰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招來了幾個宦官,吩咐了一下后,立即跟了上去,但是這幾個宦官卻無一敢動婉妃的屍體,其中一個更是匆匆的出了宮去。

「陛下,婉妃一死,趙氏虎狼肯定轉瞬就知道消息了。」王泰道。

「再聒噪,就去陪先皇!」秦守留下這麼一句話,龍行虎步的上了大殿。

愣了幾秒的王泰,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憂愁,自己服侍的皇終於有皇樣了,但是這樣子怕是只能保持一會了。

想到這裡,王泰心生死志,跪地慟哭,愧對先皇,大罵逆賊。

哭了一會後,王泰擦乾了淚水,康慨赴死,也走上了大殿,接過了大殿上宦官的位置,站在了秦守一旁。

大殿內,一眾大臣已經到了,秦守卧坐在龍椅上,扶額思索著如何把這個國家帶入正軌,他可不單單隻想做一個小國之主,他要的是這大陸的九十九!

就在等待的時候,殿外傳來了整齊的腳步聲,眾人一看,是趙氏父子領著一隊士兵來了,兩人後面還有士兵抬著什麼東西。

王泰不由的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龍椅上的秦守臉色浮現出了冷笑,就趙匡這個二星日輪境修為,在這一星一片天的修道世界里,他完全不怕,用氣息都可以碾碎趙匡。

文臣們,一個個的臉色都不正常了,一些腐儒更是露出了悲天憫人之態。

他們雖然沒有什麼建樹,但是卻也看得出來形勢,這趙氏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啊。

「大殿之中,禁止攜帶兵器!」王泰咬著牙喊道。

剛踏入大殿的趙匡呵呵一笑,甩手一刀斬殺了門口的宦官,道:「臣聞宮中有刺客,所以帶兵前來護駕!」

王泰想要繼續說,卻被秦守擺了擺手制止了。

「趙愛卿果然忠心,朕甚欣慰啊!不知愛卿虎符可帶?朕有事讓你做。」秦守問起虎符所在。

趙匡哈哈大笑,道:「虎符自然在身,事後做,現在我要先處理一件事,我也不繞圈子了,抬上來!」

隨著趙匡一揮手,婉妃的屍體被放於了大殿之中,一些受不了的老文臣直接暈了過去,其中一個叫做張景的年輕文臣則是站了出來,呵斥道:「大殿之上,怎能抬上此等東西,簡直放肆!」

「你找死!」趙立說著要提刀殺了張景,但被趙匡攔下了。

秦守咳嗽了兩聲,問道:「不知道趙愛卿這是何意啊?」

「殺人償命,婉妃是陛下您最愛的妃子,年芳二十,與陛下相當,這麼死了實在是冤,我已經查到了兇手,就在這朝堂上。」趙匡掃視四周,最後把目光落在了秦守身上。 秦守眉毛一提,問道:「這兇手是何人?」

趙匡沒有立即回答,看著秦守,緩緩把手指從秦守指向了幾個文臣,道:「就是這幾個腐儒,他們說陛下的愛妃婉妃是紅顏禍水,殃及了我們石國,所以聯手殺了婉妃!」

腐儒們頓時慌做一團,驚恐的看著趙匡,一些人更是罵了起來。

這幾個腐儒,天下士子的代表,死守帝國倫理綱常,一直不服他趙匡,但現在趙匡不想等了,想要借秦守之名,殺了這些腐儒。

「呵呵,我以為趙愛卿要說是朕殺的呢!」秦守臉上的笑意更濃了,趙匡所想,秦守一眼就看出來了。

「陛下多慮了,還請陛下下旨,我立刻讓人滅了這些腐儒的九族!」趙匡說著動了動佩劍,威脅之意明顯。

看著一眾瑟瑟發抖的腐儒,秦守提了提眉,有些失望,不過讓他欣慰的是剛才說話的張景還算有點骨氣,雖然不敢再說話,但小眼神死死的盯著趙匡,還是很秦守開心。

「一群老東西,而已,不著急,趙立啊,你幾天前就說要送朕東西,東西呢?」 重生九七當軍嫂 秦守把目光轉向了趙立。

這讓趙匡有點疑惑了,忍不住多看了秦守兩眼,他突然發現今天的秦守不嗜睡了,而且整個人似乎有些變化了,心中有了一絲不好的感受,因為平時秦守可是不敢和自己商量做事的。

「禮物?沒有帶!」趙立憤怒的看著秦守,因為他感覺自己被秦守打臉了,前腳說晚上要去幽會婉妃,後腳秦守就殺了婉妃。

「大膽!」秦守一拍龍案,直接發火。

這一拍,把整個朝堂內的所有文臣武將都嚇了一大跳,一向懦弱的皇帝居然敢對找氏父子發火,這還得了。

趙匡見狀,皺了皺眉頭,非常不悅,上前一步道:「吾兒血氣方剛,還請陛下不要見怪!」

「血氣方剛? 豪門婚色之醉寵暖妻 趙匡,朕問你,這帝國到底誰說了算?」秦守怒道。

趙匡目光一凝,心道秦守今天吃錯藥了,一個傀儡皇帝想要作死嗎,但腐儒未死,士子的嘴未封住,他暫時還不打算稱帝,便道:「自然是陛下了!」

「那好,你兒子欺君,又以下犯上,當斬!現在朕命你殺了你兒子!」秦守淡淡道。

趙匡徹底震驚了,要不是朝堂上還有很多大臣,他都想要笑出聲了,一個傀儡皇帝居然讓他這個石國實際控制人殺自己兒子,怕不是作死呢!

「陛下今天講的笑話並不好笑!」趙匡臉色陰沉道。

四周的大臣,特別是文臣們,一個個臉色發白,更有甚者已經直接跪在地上了,提前恭送秦守歸天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朕要爾死,爾就必須死!」秦守猛然起身,身上龍氣環繞,逼視趙匡。

眾多大臣都被秦守爆發出的王者之氣驚了一大跳,趙匡也感到了一股子強大的氣場壓迫。

但是長居高位,把持朝政的他這麼可能屈服,反而威脅道:「陛下是想今天退位了?」

「公然造反,罪加十等,當滅九族,爾等看好了,對朕不忠不敬者,死!」秦守話音未落,就攜帶金色龍氣,直擊趙氏父子。

趙匡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因為他從來不覺得傀儡皇帝會對自己動手,不過即使反應過來他也動不了,境界壓制太大。

修為淺薄的趙立更是沒有法子,只能瞪大眼睛等死。

咔擦,金石碎裂的聲音響徹在在場的每一個人耳中。

幾個呼吸后,膽小的大臣直接瘋了,抱著頭瘋叫著:「趙匡死了,趙匡死了!」

場上的武將們,一個個也是驚恐的看著氣勢完全不同的秦守,沒敢有任何動作,一掌擊斃身為二星日輪境修為的趙匡,他們誰也不是對手。

殿外,趙氏父子的親將見趙氏父子死了,舉起兵器就要殺進來,秦守驀然轉身,面帶微笑:「爾等忠心可表,也去下面吧。」

「給將軍報仇,殺啊!」愣了一下的親將怒吼道。

秦守輕輕一擺手,衝進來的十幾個士兵全部化為了血沫子,忍住剛才趙氏父子死去的那些大臣終於忍不住了,直接在大殿吐了起來。

秦守很滿意這種狀況,控制人心的方式不過兩種,施恩。

或者讓他們感覺到足夠多的恐懼,秦守偏愛後者。

「可有人願意去接管皇都的趙家軍?」秦守環視整個大殿。

沒有一人敢接話,這讓秦守有點尷尬,實力來的太突然,很多事他沒有提前安排好,正要咳嗽緩解自己尷尬之時,張景上前道:「陛下,臣願意攜虎符前去接管趙家軍!」

「嗯,不錯,介紹一下自己。」秦守道。

張景急忙躬身介紹道:「臣之父是張瑜,本是宣慰使,因和乞國交戰而死,按朝廷制度,臣得以進京侍奉陛下,有銀月境一星的修為。」

「嗯,將門之後,還有實力,不錯,朕賜你人屠稱號,領殺神白起之魂,命你替朕建立一隻虎狼之師!平定南方三郡!」隨著秦守的話落,天降金光罩住了張景。

金光之內,張景感覺自己和一個渾身帶著無盡殺氣的神魂融合了,腦海中多了無盡的軍事知識,整個人的修為也被拔高到了九星銀月境。

最佳女配的完美翻身記 片刻后,張景雙目含光,換單膝對著秦守再次跪下,聲如虎嘯一樣道:「臣張景誓死追隨陛下!」

看到氣息完全不同,修為還有大進步的張景,秦守甚是滿意,系統考慮果然周全。

旋即秦守從趙匡的屍體上取出虎符,遞給張景,道:「這是趙匡的虎符,一月之內,我要一隻能戰的軍隊。」

「是,陛下!」

張景說完后,雙手接過虎符,身露凌冽殺氣,大步走出了大殿。

殿內的一眾大臣,一個個的都傻眼了,這還是他們那個懦弱了許多年的皇帝嗎?言出法隨,一瞬間就讓本應是文官的張景煥發出了大將之風,而且讓他們感到來自靈魂的恐懼。

秦守掃視了眾人一眼后,開口道:「從今天開始,石國更名為大秦帝國,我為始皇帝,三日後開壇鑄天子劍,立國號,以顯朕之天威,爾等各司其職,若有一點偏差,自決城門外,殿前衛,帶一隊人跟朕來!」 「是,陛下!」

秦守說完走向了後宮,老宦官王泰激動的哭了起來,嘴裡直喊先皇顯靈。

後殿,宮內一眾妃子全部被聚集了起來,趙氏父子死去的消息早已傳開,眾多妃子害怕的渾身發顫。

「趙氏父子已死,朕也不難為你等,主動投懷送抱向趙氏父子獻媚的,自刎,禍不及家人,被強迫的,領三百兩回家安置,剩下的領五百兩,也回家。」秦守雙目漠然,毫無感情。

一些主動諂媚趙氏父子的妃子,一個個的爬到秦守跟前,哭著喊道:「陛下,陛下,都是趙氏父子……」

秦守一腳踢開了最近的妃子,剛才他已經發現了,一百多妃子,只有十幾個姿色差點的沒有過於驚慌,想必心裡無鬼,便指出了這十幾個人,然後道:「除了這十幾個,剩下的全部殺了!」

「是,陛下!」士兵們整齊的回應,手起刀落,一顆顆美人頭顱落地。

冷血至極,讓老宦官王泰又喜又怕。

「王泰,宮內事情你比朕清楚,徹底清洗宮內,寧可錯殺,不留一點病症,死者除了其中大奸大惡之輩,其餘皆發正常的撫恤金。」

「是,陛下,老臣立即去辦!」王泰急忙領命。

整個皇城,包括整個皇都,內有王泰修正,外有以雷霆之力掌控軍隊的張景剔骨,雖然血腥味道十足,以最快的方式掌控著國家。

但腐朽的帝國,暗流遠不止這麼點。

街道上,刻意編排的歌謠也開始在整個國家傳播。

「皇室天子顯神威,一劍剷除禍國鬼,從今神朝無蛀蟲……」

而後三日,秦守也沒有再上朝,在御書房中制定起國家的各項政策來,其中就有人才選拔的政策,以萬國大陸通用的《語典》和《數典》為主幹課程,又用氣運值兌換了一批華夏軍事和治國教材,才滿意的停下來。

雖然系統可以兌換華夏上下五千年來的名人之魂,但是國家的管理還得靠大量的基層官員,這些人必須有一套完整的培養方案。

「陛下,宮內已經徹底掃清,新編人員真正培養,祖壇已鑄好,祭祀用品已經備齊,國內有名的鑄劍師陳野子也已經準備好了。」換上新服的王泰一臉紅潤,這三天是他這些年活的最為痛快的日子。

秦守點了點頭,這幾日的整頓,加上趙氏國賊身死傳遍整個國家,石國氣運已經匯聚到秦守身上五十有餘,除了兌換治國的東西耗費了十點,還剩下三十點氣運值,足以鑄造一把天子劍了。

換上全新的龍袍,秦守走出御書房,抬眼望去,皇都之上,已經有一條肉眼可見的四爪金龍遊走於滾滾氣運之海上。

王泰也發覺了,直接跪地大呼:「先皇顯靈,天降祥瑞,皇朝大興!」

秦守撇了一眼王泰,心道這老太監真是個事兒逼,踏步向著祖壇走去,王泰急忙爬起來跟了上。

一路上,沿途士兵宮女百步以外既跪下迎接秦守的到來,秦守很滿意,這才是皇帝該有的待遇。

祖壇之處,百官已經列隊站好。

「陛下到!」王泰扯著嗓子喊道。

百官急忙跪下齊聲道:「恭迎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聲震如雷,滾滾千里,秦守踏步而上,立祖壇之前,開口道:「平身!」

「謝陛下!」

百官起,禮官入,得到秦守的示意后,禮官開始了複雜的祭祖流程。

「請帝神!」

「奠玉帛!」

……

「撤饌!」

「送帝神!」

繁雜的禮數,秦守一步步做完,雖然知道是形式,但身在其位,他知道要建立一個有秩序的神朝,必須把很多形式做到位。

「禮畢,開壇,請陳野子大師上前鑄劍!」禮官道。

很快,壇下拎著大鎚的陳野子走上壇來,對著秦守畢恭畢敬的行禮,秦守微微點頭,道:「開始吧!」

「是,陛下!」

「此首山之精,今煉之,鑄劍!」陳野子說完就開始灼燒已經做成劍胚的劍。

當劍胚燒紅后,陳野子開始掄錘敲火,秦守見之,接過大鎚,攜帶金色氣運砸向劍胚。

每一錘下去,都會傳來陣陣龍吟,皇都上空的氣運之海,那四爪金龍雙目死死的盯著秦守手中的劍。

秦守差不多砸了九十九錘,面前的劍胚已經光彩獵獵,寒光四射,完全無灼燒之後的餘溫。

「朕,於始黃曆第一日,鑄天子劍,顯朕帝威,統御萬民,賜其名天問!」秦守滾滾龍音激蕩著皇都上空的氣運之海。

當秦守舉起劍的時候,氣運金龍終於忍不住了,長吟一聲,一頭扎了下來,直接衝進了劍中。

百官見狀,急忙跪拜,一旁的鑄劍大師也是跪下了,他鑄劍百餘年,已經是四品鑄劍大師,奈何此生都沒有鑄出一把「靈器」,也未曾見過。

今天他算是見到了,劍成既有劍靈,此劍當無敵,即使一些大宗門和四五等的帝國都不一定有這等靈器。

秦守很滿意手中的劍,這可是他又花了十點氣運值,才輔助造出的天子劍,手執天子劍,秦守環顧四野:「從今天開始,石國更名為大秦帝國,朕為始皇帝,爾等各司其職,穩固國家事宜,不得有誤,否則斬立決!」

「謹遵吾皇玉旨!」

就在秦守打算讓大家散了的時候,身著鎧甲的張景快步跪在了下面,道:

「陛下,趙氏家族所在的南方三郡,聽聞趙氏父子死了,兵勇在其弟趙毅帶領下連破帝國七城,臣請帶兵迎戰!」

看到身上殺意幾乎凝實的張景,秦守很是滿意,華夏歷史上,他喜歡的統兵之將,殺神白起就排前十,抬手道:「好,朕等爾之捷報!」

「是,陛下!」

張景說完后,起身就走了,秦守沒有問張景手頭有多少兵勇,因為得了殺神白起之魂的張景,應該最擅長以少勝多,主動請戰,亦有底氣。

回到大殿後,秦守看了一下整個大陸的地圖,思索了一番后,叫來了王泰。

「王泰,你年歲多少了?」 「回稟陛下,老臣年過七十,但身為銀月境一星,壽元還有最少兩百年。」王泰急忙回道,他怕秦守嫌他年齡大讓他退休,他可不願意,他熬了這麼多年,就是為了等待皇室光復的日子。

「嗯,朕賜你羅網之主稱號,領趙高之魂,命你替朕編織羅網籠罩整個大陸,掌控大陸的黑暗面!」秦守話音一落,金光直接籠罩住了王泰。

金光之中,王泰也經歷了如同張景一樣的感受,修為也達到了九星銀月境,但更多的事多了幾分陰柔之氣,膚色也陰嫩了許多。

片刻后,王泰臉色狂喜,急忙跪下,對著秦守叩首道:「謝主隆恩,臣定誓死追隨吾皇。」

「去辦事,資源不夠直接找軍部和內務部拿,以後就不用來服侍我了。」秦守擺了擺手。

「是,陛下!」

看到退出去的王泰,秦守鬆了一口氣,終於把這老太監送走了,沒了那股子讓人煩躁的騷味道。

休息了一下后,秦守又開始制定國家政策,他要建立一套高效的行政和軍事體系,這樣才能攻城略地,獲得新的國土和子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