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王磊如今又說了這裡的風水格局不好,容易出現鬼王。他這話里的意思,是想勸我們不去神山找棺材菌。

葉伯是個老江湖,怎麼會聽不出王磊話里的意思。怔了一會兒后,這才無奈的搖了搖頭,笑道:「王磊小兄弟,以你的聰慧,肯定知道葉家現在的情況。葉家是西南地區最大的道門,好多小道門家族都想取而代之。這些我倒是不擔心,我擔心的是靈族。靈族當年和龍虎宗大戰後,彼此隱匿了起來。現在的靈族又開始蠢蠢欲動了,他們可是一直想推翻正統道門。而葉家也算是一股強大的道門正統力量,只有這棺材菌才可以救家主。家主在,葉家就不會散!」

葉伯也沒有瞞著,直接把他心裡的擔心給說了出來,而在他提到靈族和龍虎宗的時候,我就故意在看王磊,想看看他的變化。

可我沒想到的是,這小子好像知道我在觀察他,反過來笑嘻嘻的看著我,道:「九哥,有些事沒你想的這麼簡單。不管是龍虎宗還是靈族,甚至是道門家族!你只管記住一句話,有時候邪不一定是邪,但正一定會有邪!你小心點,磊爺我不可能隨時隨地保護你。修道之人,不光要和鬼斗,更要學會和人斗,和人心斗!」

王磊這番話一出口,我心裡就駭然不已。感覺他好像知道我所有的事情,但我卻是一點也不了解他。

這種感覺,往往是最難受的。可王磊聰明,我沒辦法從他嘴裡套出任何一點線索來。

但我知道,他是好心提醒我,更感覺他話裡有話,雖然沒有明說出來,好像是在暗指啥。

我和子龍從小在苗王嶺長大,環境乾淨,不怕鬼魂和邪物,但卻是害怕人和人心,這遠遠比惡鬼還要可怕。

這也是我們下山後,理解的第一件事。

我笑了笑,點頭感激道:「謝謝磊爺的提醒!」

「咱哥倆客氣啥,有機會一起喝酒泡妞。」王磊又開始不正經了,他知道勸了沒用,也不在提神山的危險了。

不一會兒,趙子龍就抓了兩隻又肥又大的野兔子回來。簡單的處理了一番后,林依依就開始烤了起來,配上野生的作料,野兔子烤了一會兒就開始流油了,顏色驚慌,香味更是撲鼻而來,饞的所有人直咽唾沫。

野兔子烤好之後,就開始吃了起來,每個人都吃的不亦樂乎,特別是王磊,好像是好久沒吃肉了一樣,吃的倍兒香。

一頓狼吞虎咽后,所有人都吃飽了,王磊打了一個飽嗝,道:「走吧,現在天已經亮了。我們最好白天進山,晚上進山太危險!」

我看葉棠還有些虛弱,身體沒有恢復過來,就問:「葉棠,你要是不行的話,我就讓葉伯留下來照顧你,你們就在這兒等我們。我和子龍答應過要幫你們找到棺材菌,就一定不會食言。」

「初九,我沒事的!」葉棠笑著搖了搖頭,說:「我能行的,你們幫了我這麼多,我在心裡已經感激不盡了。這是救我父親,不管怎樣我都要和你們一起!」

我看到葉棠堅持,也沒有勸她,就點了點頭后,大家就開始爬神山了。此時天剛亮,我們一進入神山的地界,太陽就出來了。

只是我們在大山裡穿梭,太陽根本照不進來,只是偶爾有幾個空隙的地方,能夠看到太陽光從縫隙里照射到了地上。

一進入神山後,林依依就在前面帶路了。她身上有蠱,毒蟲蟻獸不敢靠近她,我們就跟在她的身後,倒也是避免了被毒蟲蟻獸的侵害。

這山路很難走,地勢陡峭險要,我們的速度也很慢,只能一直跟著一條道往上走。我和子龍留在了後面斷後,我們兩人都在觀察周圍的情況,想要找到一所活死人墓。

可邪門的是,我們一直走到了中午,應該快要到半山腰了,還是沒有看到周圍有任何一所活死人墓。倒是看到了不少的毒蟲蟻獸,隨處可見。

要不是有林依依帶路,我們恐怕還沒有到山頂,就被這些毒物給咬死了。

「葉棠大小姐,還能堅持的住?」這時,王磊突然問了一句,葉棠嗯了一聲,說沒事。王磊才又說:「那我們就不能耽擱,必須要在天黑之前找到蠱苗寨的活死人墓。不然的話,會很危險。」

王磊的擔心也是我們的擔心,都不敢大意,只得繼續往山頂上爬,速度也是慢慢加快了。

越到神山的頂端路就越來越難走,速度再次慢了下來。整整一天,我們就只休息了一個小時的樣子。

還沒有爬到山頂,我們在樹林里就最先感受到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就好像是黑暗籠罩下來了一樣。

我們在林子里往上爬,都快已經看不清楚路了。一陣陣夜風不斷的從四面八方吹過來,更是感受到了陰冷潮濕的氣息。

「大家小心點,別跟丟了!這山裡有陰氣!」在感受到這陰氣的時候,我就連忙提醒了一句。

林依依走在前面有些害怕了,王磊就把手電筒給了他。天越來越黑,我們已經看不清楚了,只得跟著那亮光走。

陰氣越來越重,我就把八卦羅盤拿了出來。可這八卦羅盤一拿出來,我就發現這桃木指針一直轉個不停,根本聽不下來,好像周圍全是陰氣。

我穩了一下法術,這指針還是沒有任何的作用,失靈了。

就在月光從縫隙中照射下來時,子龍忽然拉了我一下,我一看他,他就連忙指了指地上的影子。

我心中疑惑了一下,隨即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我們是六個人,可地上竟然出現了七道影子!!! 我不是大意之人,也擔心自己數錯了,又再次數了一遍,果然地上是七道影子。可我、子龍、王磊、葉棠、葉伯還有林依依,我們只有六個人,也就是我們現在的隊伍里,多了一個人的影子!

一看到這多出來的影子,我心裡就咯噔了一下,我們被鬼纏上了。想到這一點,我就下意識的把八卦羅盤再次拿了出來。

然而這八卦羅盤的指針還是沒有任何的作用,居然失靈了。我趕緊往前走了一步,想要看看這多出來的影子在哪兒。

可我還沒走上去,我們的隊伍就進入茂密的樹林里,月光再次被樹林給擋住了,地上的影子也跟著消失了。

我怕這鬼魂害人,就讓子龍注意後面,自己躥了上去,想要借林依依手中的手電筒來把影子找出來。

「依依,把你手電筒借給我用一下?」我一竄到林依依的背後,就小聲的喊她。

「九哥哥,這前面好像就是活死人墓?」林依依看著前方說了一句,我聽到了這句話,也是趕緊往前邁了一步。

可就在我邁步跨出去的時候,林依依的手電筒突然關了,前方驟然一片黑暗。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一隻腳好像踩空了。

跟著就是身體重心一失,完全來不及撤回腳,身體就猛的栽了下去。

「該死,下面是懸崖!大家小心!」在我掉下去的同時,我就一邊慌亂的想要抓到啥東西,一邊朝他們提醒道。

好在王磊眼疾手快,在我手裡抓空要墜下去的時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猛的把我給拉了回來。

我一被拉回來,心裡就長長的鬆了口氣,好險,差點就掉下去了。對了,依依!

隨後反應過來的我,就喊了一聲依依。幾乎是同時,在我喊林依依的時候,依依手中的手電筒光突然照亮了,但不是照向了我們,而是雙手握著手電筒放在了胸口的位置,直直的照著她的臉。

手電筒一開,我們所有人都看到了林依依的臉。那白皙的臉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血紋,五官更是扭曲了,呲牙咧嘴的瞪著我們,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嘴裡更是沖我們詭笑道:「苗人神山,來者皆死!呵呵……」

這聲音太過陰森了,聽的人頭皮直發麻。

「不好,依依被鬼上身了!」感受到林依依的變化,我當即大叫了一聲。可我剛喊出口,林依依就往前跨了一步,身體猛的墜入了懸崖。

我完全來不及考慮,只是憑著身體的本能反應,直接撲了過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腳踝。

林依依不胖,很瘦,但被鬼上身了之後,就比平時重了不少。我這麼一抓住她的腳踝,我整個人也是被她的重量帶著往下墜。

我的半個身體已經懸空了,腰腹的力量不夠,只得順著她倒栽著墜落下去,眼瞅著我就要和她一起掉下懸崖了。

頓時就聽到王磊罵了一聲,「他娘的,你能不能不要搞事嚇人啊?」

在王磊罵咧的同時,他就和趙子龍同時撲了上來,分別抱住了我的腳踝,猛的往後拽。

林依依的身體都倒栽在懸崖邊上,我死死的抓著她,她的身體完全是不配合,拚命的蕩來蕩去,重力瞬間增加了不少,我的手都快抓不住她的腳了。

而她手中的手電筒還沒有丟,就這麼直立立的照了下去。我一看下去,也是嚇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下面是深不見底的深淵!要是摔下去,必死無疑。

她掙扎的越來越劇烈,好像要把我們一起帶下去摔死。我能感受到我的身體慢慢滑落了下去,拽著我腳的王磊更是吃力的罵了起來,「我的九哥哥耶,依依被鬼魂附身了,你拉不起來她的,先把鬼解決了再說啊!不然,我可要鬆手了。」

「磊爺,不開玩笑,你要是敢鬆手,我就把你給扔下去,給我使勁兒啊!」趙子龍吼了他一聲。

「暴力分子,以後老子起碼隔你一米遠!」王磊也不服輸的回擊道。

聽到他們拌嘴,我氣的快哭出來了。但我的手不敢松,一松的話她肯定會掉下去的。

王磊說的沒錯,想要把她拉起來,就得先對付上她身的鬼。意識到這一點,我趕緊咬破了舌尖,舌尖血陽氣很重,猛的吐在了林依依的身上。

舌尖學一沾在林依依的身體上,她就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隨即就開始大聲的哭喊了起來:「九哥哥,救命啊!」

聽到她求救,我就知道她清醒過來了。只要是她的身體不掙扎,那就可以輕鬆的把她拉起來。

沒有了那股劇烈搖晃的重力,我就喊了一聲拉,王磊和趙子龍同時發力,直接把我們給拖了起來。

一拉起來,我就趕緊把林依依給扶了起來,問她:「依依,你怎麼樣了?」

林依依搖了搖頭,嚇的小臉都白了,不解的問我:「九哥哥,我剛才幹什麼了?」

寵婚萌愛 「沒事!」我看到那鬼魂離開了她,心裡才鬆了一口氣,笑著安慰她:「依依,剛才你不小心走到了懸崖邊上,差點失足掉了下去!」

「這樣啊?」林依依眉頭挑了挑,繼續抿著嘴唇道:「九哥哥,謝謝你!」

我搖了搖頭,坐下來開始休息了。剛才這一出,實在是太危險了,要是我發現的遲一點,林依依和我都死了。

「磊爺我說了,這神山必定有鬼!這鬼不成氣候,一會兒肯定還會遇到更加厲害的角色!九哥,你和林依依在前面帶路,我和龍哥在後面斷後。必須儘快找到活死人墓,不然就夠嗆了!」王磊打量了一眼周圍道。

「嗯。」我點點頭,說:「這神山很邪門,連我的八卦羅盤都失去效果了。沒有八卦羅盤我們就無法找到陰魂的動向,這裡光線不好,很容易被鬼魂偷襲,大家千萬小心點,不能出事!馬上就到山頂了,山頂相對開闊,可能會找到活死人墓的下落!」

「好!」

商議好了之後,我這次和林依依在前面帶路了。我拿著手電筒,手裡也是握著鎮魂尺,重新走回了山路,繼續往山頂走。

林依依很害怕,一直抓著我的衣角,我笑著安慰了她一句,「依依,有我在,不會有事情的!」

「嗯。」林依依小雞啄米的點了點頭,聲音也很輕,估計還沒回過魂來。

我每走幾步,就會回頭看看他們,也會把手電筒在周圍照一照。可都快爬到山頂了,我們還是沒有看到任何一所活死人墓。

我看了一眼山頂的位置,地勢較為平坦,是一塊平地。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到了山頂我們還沒有找到活死人墓的話,那我們的情況就糟糕了。

我沒有把心中的疑慮說出來,怕影響他們的情緒,就只得硬著頭皮繼續往前帶路。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樣子,我們才徹底的爬上了山頂。

一爬上山頂,我們就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

這山頂是平坦的,海拔也高,站在山頂更是能夠看到周圍的十萬大山,彷彿盡收眼底。

已經沒有高大的樹木能夠遮擋月光了,那白月光就這麼籠罩在了山頂。而在這山頂正中間的地方,卻是出現了一處苗寨。

這苗寨沒有山腳下的蠱苗寨大,可能不到一半的面積,但粗略一數,最起碼有好幾十戶吊腳樓。

沒有任何的光亮,也沒有任何活人的氣息,就好像這苗寨沒有生機一樣。我看到這個奇怪的寨子時,心裡驟然生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難道這就是蠱苗寨真正的活死人墓?! 在看到這沒有任何生機的寨子時,所有人都愣住了,久久沒有人開口,好像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是真實的。

但最驚訝的莫過於林依依了,恐怕連她也沒有想到,他們蠱苗寨的禁地居然是一個寨子。

「怎麼會?神山是埋人的地方,怎麼會出現寨子?」先開口的是林依依,一臉的不相信。

「你們說這寨子會不會是蠱苗寨真正的活死人墓?」葉伯和我想到一塊兒去了,反應過來后,就怔怔的問我們。

我心中也沒有答案,只得分析道:「一路上我們都沒有看到任何一所活死人墓,而我們能確定的是,他們蠱苗寨人死之後都會葬在這神山。如此說來的話,這寨子可能就是真正的活死人墓!」

我這麼一分析,葉伯就贊同的點點頭。

「據磊爺我所知道的,活死人墓不應該是這樣修建的。我也不知道這蠱苗寨的風俗,但我覺得有些不對勁啊!」王磊開口了,說到此處,又看向了林依依,問:「依依,你知道你們寨子里葬人的墓嗎?」

「我不知道!」林依依搖了搖頭,認真的說:「我們寨子的人不管老小,只要死了,就會用抬龍架抬到神山。但沒有幾個人進入神山,之前寨子有些頑皮的阿哥,他們就想來這神山看看。可來了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去過,更不會有人來找他們。」

「這風俗倒是有些奇怪了!」葉伯呢喃了一聲,道:「血濃於水,只要是自己的兒子丟了,不管多危險都會來找的,可他們寨子的人卻沒有這樣做。看樣子,這地方不簡單啊!」

「說這些幹啥,既然來都來了,就去看看吧,猜半天有個屁用啊!」王磊瀟洒的說了一句,「頂多就是個邪,你們可是正道人士,別怕。」

王磊倒是很直接,不過他說的也是老實話。如果這寨子真的是活死人墓,那我們也得去找陰屍,找棺材菌!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說:「子龍,我們帶頭,你們在後面,大家保持一定的距離。就算髮生了啥事,你們也有逃走的機會!」

「嗯,大家小心點。」

商議好了之後,我和子龍就開始朝寨子的方向走了。我們走的很慢,不但要注意這邪門的寨子,更要注意周邊有毒蟲蟻獸。

隨著我們越來越靠近這邪門的寨子后,所有人心裡都開始壓抑了起來。就感覺這寨子死氣沉沉的,一點陽氣和生氣都沒有。

我對這種感覺特別敏感,當年在麻溝村的時候,我就進了王小龍的老房子,那裡面全是我家人的屍體,也是這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差不多,很慎重也很憋屈,但誰也沒有開口,只能繼續往前走。

這寨子外面也是用竹子保護起來的,和蠱苗寨如出一轍的格局。但放眼看進去,裡面不黑,月光把寨子照的通亮,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影,那種死氣沉沉的感覺更是撲面而來。

我的感覺就是一刻鐘也不想呆在這個地方,那種邪門的感覺是從心底衍生起來的,讓人心裡毛毛的。

大家都沉默的時候,子龍才看向了我,道:「初九,你在外面,我進去看看,如果沒有問題了,你們再進來!」

「我陪你一起進去吧,有個照應!」我要和他一起進去,但子龍拒絕了,說:「初九,你剛才也說了,如果發生了啥事兒,你也好帶他們離開。我們不能一起出事,這是你欠葉棠的一條命,也是我們的承諾!」

我明白趙子龍的意思,一直以來,他都是大師兄的角色,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不管我遇到了啥樣的危險。

他的性格我知道,決定了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他,只得點點頭,提醒道:「子龍,凡事小心!遇到了啥事情,我會第一時間衝進來!」

「嗯!」趙子龍嗯了一聲,我就把手電筒遞給了他。趙子龍一隻手握著金錢劍,一隻手拿著手電筒慢慢的走了進去。

我就在寨子門口看著他,隨時幫他注意他身後的情況,一旦有啥突發危險,我也好衝進去。

我們都在寨子外面,趙子龍很小心謹慎,等他進去后,我們就看到他朝離他最近的吊腳樓走了進去。

他一進去,我的心就開始懸了起來,生怕他會出一點的意外。我的眼神沒有挪開過,一直在盯著他進去的那所吊腳樓。

一時之間,周圍變得極度的安靜,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在擔心著子龍,我甚至能聽到自己呼吸的聲音,我的手心都已經出汗了。

周圍太靜了,靜的能夠聽到風拂過地面的聲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每一分鐘對我而言,都猶如折磨一樣。趙子龍是我唯一的親人,他絕對不能出事。

我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只知道他進去很長的時間了,但一直沒有從那吊腳樓的房子里走出來。

我忍不住了,開口道:「你們在外面等我,我進去找他!」

「初九,再等等,說不定是趙子龍發現了啥!」葉伯看到我開口了,立馬拉住了我。

我搖了搖頭,掙脫了他的手,道:「我必須進去,只要看到他我心裡才會踏實!」

握著鎮魂尺,我就走了進去。可我剛一走,王磊也跟了上來,道:「他娘的,就受不了你們兩人這性格,為了彼此連命都不要。磊爺我雖然還沒討媳婦不想死,可也不能看著你們出事!」

「好,那我們就一起進去!」王磊一跟上來了,其他人也跟上來了。我也沒有勸他們,心裡只擔心子龍的安危,嗯了一聲后就帶頭走了進去。

一進入寨子,我們就感覺到情況不對勁了。這寨子裡面的溫度,比外面低太多了,陰冷的讓人起雞皮疙瘩。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下子從夏天直接進入了寒冬一樣。這溫差,讓所有人都接受不了。

「好重的陰氣!」而在感受到這樣的陰冷時,我當即就提醒出了口。也是加快了腳步,迅速的朝子龍進入的吊腳樓跑了進去。

可剛一跑到吊腳樓的門口,我立馬喊住了他們,道:「別進去,這是死人屋。」

「真的是死人屋,房門是半掩著的,關著的一半給死人進的,開著的一半給活人進的!」葉伯也知道死人屋,在看到這死人屋的時候,也是驚呼了起來,道:「可不對勁啊,以子龍的道行不可能不知道這死人屋。如果是死人屋,他應該不會進去的,可他怎麼進去了?」

「你們看其他的吊腳樓!」就在我也覺得疑惑的時候,王磊突然指著其他的吊腳樓,說:「這些吊腳樓的大門都是開著的,龍哥一進去之後,另一半就關上了。換句話說,龍哥現在是死人的身份!」

王磊向來說話都是直接的人,從不拐彎抹角。他一說出來,我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心裡立馬擔心的不行,握著鎮魂尺就要衝進去。

可還沒有衝進去,林依依就在我身後大聲的喊道:「九哥哥,你快看這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