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王霄逸原本想老老實實的刷小白兔,靠自己的勤奮換錢!

但是現在的王霄逸膨脹了,小怪已經滿足不了他了,他要獲得其他野外Boss的首殺!

「我也想低調,奈何勢力不允許呀!桀桀桀!」

這一身天賦和裝備,自己不去殺其他野外Boss,豈不是暴殄天物。

「不過這次怎麼沒有解鎖圖鑑呢?」

王霄逸查看了下【大白兔】的圖鑑信息。

怪物名稱:【大白兔Boss】

怪物等級:【Lv10】

怪物屬性:【生命???】【攻擊???】【防禦30】

怪物天賦:【E級天賦:鋒銳Lv3】

「看來需要多打幾次,才能補全圖鑑信息,解鎖圖鑑。」

1金幣和100金幣,孰輕孰重,王霄逸還是分得清的。

【急先鋒】已經冷卻完畢,王霄逸繼續開始狂奔。

草地很大,在草地外不遠,一隻只可愛的小羊肉串子,正在悠閑的吃草。

王霄逸上去就是邦邦兩拳,不對,走錯片場了。

王霄逸上去就是一刀,一隻羊羔應聲倒地。

【叮!獲得經驗*30!】

【叮!獲得普通羊毛(白)*1!】

【叮!獲得精良羊毛(藍)*20!】

【叮!獲得銅幣*400!】

「真可惜,羊羔吃草太分散了!」王霄逸凡爾賽的嘆息道。

雖然一刀一群怪,3秒真男人的想法落空了,但是王霄逸殺怪的速度依舊很快。

一刀沒出圖鑑,兩刀沒出圖鑑……

等到王霄逸擊殺了50多隻羊羔后,熟悉的系統公告又出現了!

「恭喜玩家【逆而伐天】全服第一個解鎖【羊羔】圖鑑,獎勵1金幣,新手村探索度增加0.1%!」

此時此刻,新手村外。

玩家【這河裡么】終於在密密麻麻的新手玩家中,擊殺了10個小白兔,升到了2級。

【這河裡么】正在感慨自己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畢竟還有一半多的玩家停留在1級。

但是【這河裡么】又看到【逆而伐天】的公告,心情立即不美麗了,他的眼裡沒有了光。

「我沒看見!我沒看見!」【這河裡么】不斷這重複著這段話,試圖麻醉自己。

「怎麼可能呀,憑什麼呀!」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越想越氣!

「這根本就不河裡!」【這河裡么】接二連三被破防,完全蚌埠住了。

「【逆而伐天】你等著,等我下遊戲就去舉報你!」

王霄逸忽然打了一個噴嚏。

「阿嚏!誰開服第一天就說我壞話!」王霄逸碎碎念著。

王霄逸打完噴嚏一抬頭,看到了一隻公山羊憤怒的看著自己! 「所以說……」

椎名伊織看着電梯顯示器里不斷下降的樓層格數,一臉黑線的轉過頭,看向他們家真希:「你大半夜的叫我過來,就是為了讓我陪你去買魷魚乾和雪糕?」

真希一臉的理直氣壯:「對啊!不可以嗎!」

正所謂長兄如父。

椎名伊織板起一張司馬臉,看向自己上輩子的扎套地下情人,這輩子的黑心小棉襖,十分硬氣。

「雪糕就算買回來,你今天晚上也不許吃!」

「是~是~」

真希手裏拎着布袋,語氣很嫌棄的答應着:「歐尼,你在東京久了之後怎麼變得跟老媽一樣。」

「我要是老媽,壓根就不會讓你出來!」

「你穿得太露了,在路上被人用色色的目光盯着看怎麼辦!」

椎名伊織一邊說,一邊瞥了眼自家的小小黑心襖。

真希的一頭長發大抵是剛洗過,晾了一陣子還沒幹透,濕漉漉的披散在肩上,身上只有一件椎名伊織的大號上衣,領口幾乎能將她的整個鎖骨和淺淺溝壑都亮出來,下擺快拖到她膝蓋上,寬鬆松的耷拉着。

底下當然也穿了短褲。

手裏的布袋裏不知道裝了什麼。

與伊織有七八分相似的絕美小臉微微昂起,看着顯示器上不斷下落的數字。

一雙傳神美眸顧盼生輝。

不過,正如普通家庭里的哥哥嫌棄妹妹一樣,伊織看着他們家這位峰之崎女神的時候,只感覺哪哪都有問題。

「嘿誒~?」

椎名真希聞言倒是眼中一閃,小小的身板微微一靠,像是整個人都要躺在伊織身上,聲音里隱隱帶着笑:

「尼尼……不會是在嫉妒吧?」

「超不想自家可愛的妹妹被別人佔便宜什麼的?」

「不。」

「不是不想……」

椎名伊織搖搖頭。

「哈?!」

真希不爽的用腦袋頂過去,被伊織一把按住,聽他聲音淡淡的繼續道。

「……是絕對禁止事項。」

「誰敢多看一眼就把他腿都打斷!」

「一方通行,單項選擇。」

「不是想或者不想這種曖昧、具有不確定性的詞語就能囊括的範圍。」

於是,真希的火牛頂角逐漸變成綿羊打滾,哼哼唧唧的擠在伊織身上,口中嘀嘀咕咕:

「這還差不多。」

「叮咚。」

電梯門開了。

凌晨一點的文乃希公寓大廳里,已然是一片空蕩,不過倒是還亮着燈。

從公寓大門出去,遠遠能看見東邊那一整條被樓宇燈游標明的商業街道。

這個時間還在營業的各類24小時商鋪、居酒屋。卡拉ok也為數不少。

東京,是一座被燈光與喧囂明確分割成塊狀的城市。

在那邊是屬於發泄與放縱的烈火烹油,而這一側,則是安穩與寧靜的萬籟俱寂。

走在空蕩的大街上,椎名家的兄妹兩人以明亮的月色與路燈為伴,

腳步慢慢。

直到走出一段路,椎名伊織才開口道:「所以呢?特意把我支到渚醬和結衣她們的視野之外,真希你應該是有什麼想說的吧?」

正因為了解,伊織的發言才會如此直白。

他們家的真希可不是那種到了大城市,就忘乎所以得肆意和哥哥撒嬌的孩子。

真希卻並不開口,手裏拎着那個橙色的布袋,腳底下踩着一雙拖鞋,腳步慢悠悠的晃蕩著。

白皙的腳趾勾著拖鞋系帶,每一步都要把小腿抬到腰那麼高。

像是在模仿機械人。

「歐尼。」

一直等到前面能看見便利店燈光的時候,她突然說話了。

「她們幾個裏,你覺得誰最喜歡你?」

椎名伊織被這有些過於直球的問話說得一怔,想了想道:「結衣吧?她最喜歡我做的玉子燒。」

「……噗。」

「果然。」

椎名真希像是回答不出所料的一笑。

腳下停了步。

她的聲音慢悠悠的,微風吹過,便像是從很遠處響起。

「剛到東京的時候,我總覺得尼尼變了個人。」

「像是放縱了,身邊突然多出很多個不明不白的女人。」

「而尼尼又好像一個都不打算負責的模樣,撩完就扔到一邊,同時享受很多女孩子的崇拜與仰望。」

「好像完全失去了我所熟知的責任感。」

「讓人有點陌生。」

椎名伊織聽着,一言不發。

很多細節,在了解他的人面前,是決然不可能隱瞞的。

「不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