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現在好不容易碰見了,她當然要好好把握時機。

她悄悄理了理鬢髮了,臉上含羞帶怯,「景——」

然而她話還沒說完,卻被程景耀忽然的開口給打斷了。

「喂!崔宜貞!」程景耀語氣不爽,「你不排練在這裡偷懶嗎?」

蘇宜貞一愣,頓時樂了,「小子,你是專門過來找我茬的?」

幾天沒收拾,又開始皮起來了?

國民校草的女友是霸總 「景耀,不可以這麼跟女生說話。」程鳳麒鏡片后溫和的眼睛掃了他一眼,「我是這麼教你的嗎?」

程景耀偷偷撇撇嘴,到底沒再說什麼。

蘇清月站在一邊沒人理,只能不尷不尬的看著三個人聊天,她咬了一下唇瓣,不死心的小聲說,「阿貞,你喜歡的我都給你,我說的那些希望你能考慮一下。」

最後一句話,她是帶著哭腔說的,瘦弱的肩膀一顫一顫的,看著就惹人心疼。

果然,程景耀表情有點糾結的看了看她,知道她還是想回去蘇家。

他倒是有心想幫忙求求情,但是想到那天跟蘇宜貞的不歡而散,到底是沒開口提這茬。

而且……他總覺得蘇清月這樣低三下四的態度有點奇怪。

感覺有點太誇張了。

本來嘛,你捨不得蘇家父母,大不了經常去看看不就得了。

程景耀拍拍蘇清月的肩膀,「清月,別哭了,這種事情誰也不想的。你與其一直哭求想回去蘇家,不如好好複習,快期末考了,好好學習,畢業了就能自立養活自己了。」 說話間漩渦大門轟然洞開,露出了內部不知通向何處的深藍色通道,與其說是通道,看起來更像是某頭巨型叫龍的食道,彷彿活著一樣,下一刻就會收縮,然後壓碎進入的一切的存在,令人望而生畏。

叫龍公主卻滿不在乎,變了色的鶴蘭望浮空而起,不帶絲毫煙火氣的飄了進去,在其身後漩渦大門再一次閉合。

怎麼辦?

02獃獃的站在漩渦大門外,之前被叫龍公主從鶴蘭望之上甩了下來,傷得很重,頭破血流,頗為狼狽,她卻沒有在意,頓了幾秒,轉身向弗蘭克博士所在的監控室走去,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如果有辦法的話,博士一定知道的。

與此同時,叫龍公主的話語隨著『弗蘭克斯』的內部通訊系統,從鶴蘭望之中傳遍了戰場內所有的弗蘭克斯之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怎麼可能!?」

廣的質疑也代表著其他人的想法,叫龍和弗蘭克斯一眼就能看出的區別,完全找不到相似之處。

嗡!!!

某種刺耳的音波瞬間穿透無數壁障,橫掃戰場,所有的叫龍和弗蘭克斯同時失去了行動力,弗蘭克斯之中的孩子們只感覺魔音入耳,頭痛無比。

好在這種刺耳的音波來得快去的也快,不過戰場中的戰鬥也暫時告一段落。

「聽好了,人類們,剝奪我們流淌在這星球深處牽絆的無知人類啊。」

「流淌在地球深處···」

有人不禁呢喃,在心中思索,這種形容,他們都很熟悉,忽然驚醒,愕然驚駭的道:

「是指岩漿燃料嗎?」

弗蘭克博士坐在監控室的座椅上,聞言沉聲道:

「從調查叫龍的屍體的結果來看,在某個時間,他們變化成兩種形態,第一種是回到地下化為燃料。」

「剝奪?何等的自私。」

太空艙中高座之上的APE一員凜然呵斥。

另一人接著道:

「岩漿燃料是這個星球的資源,這個發現把人類從滅亡的邊緣拯救下來。」

叫龍公主憤怒的冷聲道:

「人類就是用這種自私的看法,這次又想奪走我的孩子嗎?我絕不會坐視不管,這孩子才是我們叫龍牽絆孕育出的結晶體。」

叫龍公主微微仰頭,目光看向了通道的盡頭。

監控室內,弗蘭克身邊的人忍不住道:

「那麼,另一種形態呢?」

縱然已經有所猜測,他還是想聽這位引領人類走進新時代的博士的回答。

弗蘭克面無表情的道:

「另一種吸收了能量,自身的到了進化,經過了相當長的時間,與其他的事物融合為一體,最終失去了智力。」

「叫龍到底是什麼?」

「叫龍人創造出來的活體兵器,叫龍是由雌雄叫龍人構成的,雌性的靈魂與兵器相連接,雄性的靈魂寄於核心,也就是駕駛艙。」

「這豈不是和弗蘭克斯一模一樣···」

所有人愕然,難以置信,然而殘酷的事實真相由弗蘭克解開,這世上還有誰比弗蘭克斯之父更了解弗蘭克斯的來歷呢?

弗蘭克並沒有否認,而是坦然的說出了真相。

「對,就是利用了叫龍的體系,利用了與叫龍有遺傳學上接近的人類罷了。

這才是弗蘭克斯。」

「那我們不就是騎在叫龍上與叫龍戰鬥嗎?」

「叫龍之內也有著和我們一樣的駕駛者嗎?」

「難道說,是那個時候的···」

有人驚醒,他們作為弗蘭克斯的駕駛者,經常與叫龍戰鬥,並且每次都打碎叫龍的核心才能徹底擊敗叫龍,稍稍回憶便發現,從前不曾在意的叫龍核心的確是人形的。

「可惡,這都什麼和什麼啊!」

幡然醒悟之後,也有人發出了惱怒的咆哮。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就來戰鬥了嗎?」

戰鬥突然就停止了,叫龍不再攻擊,駕馭著弗蘭克斯的孩子們也無法對弗蘭克斯的原型繼續下手,嚴格意義上來講,他們是兄弟。

與此同時,鶴蘭望在叫龍公主的操控下進入了一處充滿半透明藍色液體的位置空間,鶴蘭望緩緩下落,落在了一處形似蘑菇的唯一落腳點上。

「醒來吧,我的孩子,他們要來了。」

隨著叫龍公主前所未有的溫柔呼喚,蘑菇微微振動,從地面生長,將鶴蘭望托高了數十米,地面突然綻放出了明亮卻不刺眼的幽藍光芒。

「鶴蘭望開始注入!」

太空艙中響起冰冷的電子提示音,高座中央彈出了橙色的全息投影,展現出一個模糊的人形結構。

「我們也不想這樣的,但也沒辦法了。」

高座當中一人似乎是感到惋惜,語氣卻格外淡漠。

也有人察覺到不對勁,卻不明所以,於是質問道:

「什麼?」

另一人忽然開口,似乎在接第一人的話,又似乎在回答第二人的疑惑,同樣語氣淡漠的道:

「本來是讓它作為戰士和靈舡一起去宇宙中的。」

第四人和第二人同樣感到疑惑。

「宇宙?」

第五人的語氣與第一、第三人如出一轍的淡漠的道:

「既然不能擁有,那就毀滅整個星球吧。」

第二人聞言難以置信的看向第五人驚駭的道:

「你在說什麼?」

他們APE領導全人類,職責是領導人類變得更好,毀滅星球什麼的,簡直是大逆不道。

第一人沒有理會第二人與第四人的驚訝、恐懼、愕然、猜疑等等情緒,漠然無比的道:

「然後我們也回到最初的職責吧。」

遙遠的太空突然出現了一片依照某種特殊規律排列的紫色光點,拉近一看,那裡是什麼光點,全部都是造型猙獰的紫色太空武器,大大小小足有上萬之多,十分恐怖。

與此同時地球的大裂縫周圍的,地面劇烈地晃動起來,在人類的驚呼中,地面支離破碎,一支支粗大彈頭形狀的叫龍破土而出,成千上萬,直接看呆了所有人,彈頭叫龍出現的下一秒,尾部噴出洶湧的藍色火焰,衝天而起,擺脫地球引力,很快數萬公里,直擊外太空。

—————— 蘇宜貞聽了這話差點笑出聲。

她已經不知道究竟該吐槽程景耀直男還是罵他傻子了。

果不其然,蘇清月臉色頓時就變了。

「你……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了?」

程景耀一愣,臉色頓時變得十分尷尬,「我那個……我那天有點事找阿貞,不小心聽到了一點。」

蘇清月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程景耀跟蘇宜貞,顯然是以為兩個人見面是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聯繫,「你們兩個……」

「不是你想的那樣啊!」程景耀終於反應過來了,「我只是去拿東西的啊。」

蘇清月已經聽不進去解釋了,哭著跑走了。

程景耀:「……」

蘇宜貞站在程鳳麒身邊,兩個人看戲看的十分愉快,見狀還催促他,「快去追啊,沒看見她哭的那麼開心嗎?萬一想不開跳樓怎麼辦?」

程景耀狠狠瞪她一眼,猶豫了一下,看向了一直沒說話的程鳳麒。

後者會意,點點頭溫聲說,「去吧,我自己可以。」

他看了一眼身邊的蘇宜貞,「而且還有崔小姐陪我呢。」

程景耀點點頭,最終還是跑出去追人了。

這兩個人一走,氣氛頓時就安靜了不少。

「蘇小姐。」程鳳麒推了推眼鏡,笑容無害,「介意推我去外面走走嗎?」

蘇宜貞審視著程鳳麒,片刻后紅唇微勾,「榮幸之至。」

這時候已經是初秋了,學校體育館外面的小花園裡並沒有什麼好看的景色。

不過今天天氣晴的還算不錯,天空萬里無雲一碧如洗,看起來也讓人心情舒暢不少。

蘇宜貞推著輪椅上的程鳳麒走在紅楓小道上,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但氣氛卻一點也不尷尬。

過了片刻,還是程鳳麒先開口了,「我可以稱呼你的名字嗎?」

她目光微閃,停下了腳步,兩個人停在了一處臨湖的石徑上,「程教授可以叫我阿貞。」

「好。」他點點頭,「阿貞。」

她的名字從他嘴裡說出來分外的撩人,莫名的讓她心裡痒痒的。

「我感覺程教授好像有什麼話想跟我說的樣子。」她不緊不慢的繞到他面前,緩緩蹲下,「是我的錯覺嗎?」

程鳳麒笑了笑,「其實我跟蘇家關係還不錯,你父母聽說了一些你跟景耀的事情,所以拜託我這個長輩來勸你回蘇家的。」

「這樣啊。」她身體往前傾了傾,手按在輪椅扶手上,「那程教授準備怎麼勸我啊?」

「我沒打算勸你。」程鳳麒表情絲毫未變,「這種事情還是要你自己想清楚比較好,不然就算回去了,將來也會有很多矛盾。」

「但是不能否認的一點,回去蘇家,藉助蘇家的勢力,你的公司發展的會更加快速。」

蘇宜貞臉上閑適的表情僵了片刻,笑意完全消失。

這個人居然這麼快就查到她自己成立公司的事情了嗎?

看來之前雖然警惕過,但她還是有點低估海寧程家的勢力了。

程鳳麒見她的表情不善,輕笑了一下,修長白皙的手指在她發間拂過,捻下一片剛剛落在上面的梧桐樹的絨毛。

「別擔心,我就是對你很感興趣,隨手查了一下。」 彈頭形的叫龍出現僅僅是第一波,數以千計,之後更是連綿不絕的從地底鑽出,然後點火發射,帶著一去不復還的悲壯氣勢衝天而起,如流星劃過天際。

地面的晃動更加劇烈,似乎還有什麼凶獸要破土而出,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一柄柄手槍造型,卻放大了萬倍不止,比弗蘭克斯還要龐大許多,比從前攻擊人類最大型叫龍還要龐大的叫龍豎立在大地上,一字排開,炮口抬起對準遙遠外太空的敵人,短暫的蓄能之後,噴射出洶湧的湛藍色能量光束,如長矛,橫擊外太空。

近距離感受著叫龍的龐大與湛藍色光束中洶湧澎湃的能量,以及那數之不盡的數量,弗蘭克斯中的孩子們忍不住冷汗直流的道:

「騙人的吧,這也太離譜了。」

他們終於明白叫龍一族到底有多麼的強大,之前與他們戰鬥的叫龍簡直就像是在陪他們玩過家家一樣,如果叫龍一族願意,哪怕只是拿出現在展示出的十分之一力量都足以橫掃全人類。

人類依賴的弗蘭克斯和移動都市要塞,在叫龍一族的絕對實力面前根本翻不起浪花。

青空白日,在叫龍一族發動攻擊之後卻隱約可見群星閃耀,那不是星光,而是外太空的敵人被打爆爆炸所產生的光芒,如星星一樣多。

外太空的敵人也開始反擊,紫色的能量光束從天而降,普通叫龍瞬間被打爆轟殺,外太空也有紫色箭矢形武器落地,展開后才發現是運輸倉,數以百計與弗蘭克斯大小相近的紫色人形兵器落地向大炮形叫龍包圍,與保護大炮的叫龍瘋狂廝殺起來。

炮火連天,紫色與藍色的能量光束有來有往,不斷有彈頭形叫龍破空而出,也不斷有紫色箭矢形運輸倉落地,炮火連天,戰鬥瞬間升級,進入白熱化。

誰都沒有理會人類一方,人類一方也迷茫了,這種程度的戰鬥,他們感覺很無力,他們之前的戰鬥和現在的戰鬥完全不是一個規模的。

更關鍵的是,他們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轟!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