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現在能炙不?”馬晶晶問陽頂天。

“可以炙。”陽頂天也懶得逗鍾鬱青了,道:“不過炙之前最好去把中央空調關了,否則炙完後進屋,冷風一吹,反而感冒了。”

“我去關。”馬晶晶便要上泳池。

“我不進屋行不行?”鍾鬱青問:“我百度了一下,炙完一個小時不吹冷風不喝冷飲就沒事,我炙完了,就躺這兒,不進屋不就行了。”

“那也行。”陽頂天點頭。

“耶。”鍾鬱青高興了,跳起來:“就是現在。”

她進屋拿艾條,穿着三點式泳衣的身段如楊柳拂風,馬晶晶道:“青青好象是胖了一點。”

“其實還好拉。” 鑽石總裁 陽頂天摟着她腰,在她臀上捏了一下:“肉多一點,其實更有味道。”

馬晶晶便吃吃笑,眸子反射着水光,在夜色中漾着春波,她平素高冷,也只有在陽頂天面前,纔會有這樣的媚意。

陽頂天頓時就忍不住了,手稍稍用力,把馬晶晶往懷中一摟,吻住了她的紅脣。

“兩位,兩位,讓讓,我先過去。”

鍾鬱青拿了艾條出來,站在泳池邊叫。

馬晶晶不好意思了,推開陽頂天。

陽頂天可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不過他有了反應,倒也不好馬上出水,支着帳蓬呢,找個藉口道:“你在椅子上躺一下吧,五分鐘,把氣息放平,然後纔好炙。”

鍾鬱青有些性急:“我沒有喘氣啊。”

“不是喘氣的問題。”陽頂天道:“艾炙的原理,其實就是通過艾氣調動經脈來達到治療的目地,所以需要氣息平順,你坐五分鐘,什麼都不要想,看看月亮星星就行。”

“遵命大師。”

鍾鬱青抱拳嬌應一聲,放下艾條,在椅子上躺下來,果然就一眨不眨的盯着天上的月亮看。

今晚天氣不錯,一月如鉤,萬里無雲,還有無數的星星在眨着眼晴。

夜景好看,卻同時意味着,明天又是個曬死人的大晴天,不過這也不稀奇了,東城就是這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有三百天能把你曬脫皮,剩下六十五天,即便下點雨,也同樣的悶熱。

這邊是沒有冬天的,永遠都是夏天。

陽頂天並沒有關心天氣,他反而鑽進水裏,憋了一口氣,他身體實在太好,陽氣太足,一旦有了反應,要消下來不容易。

這麼憋口氣遊了一圈,總算是好了,出水,剛好看到馬晶晶也上了泳池,剛出水的她,猶如一條美人魚。

馬晶晶上岸,回頭,見陽頂天怔怔的看着她,她就做了個問詢的眼色。 陽頂天向她臀部一指,雙手劃了個桃形,又伸出大拇指。

馬晶晶明白了他的意思,誇她身材好,蜜桃臀呢,盈盈一笑,她拿過打火機,幫着把艾條點燃了。

陽頂天也上了岸,拿過艾條,鍾鬱青道:“可以了吧。”

“你不要動。”

她是半躺着的,陽頂天要她不必起來,自己在另一條椅子上坐下來,相隔兩米左右,對馬晶晶道:“再點一根艾條。”

“一次兩根嗎?”馬晶晶便又點了一根。

鍾鬱青有點兒擔心起來:“兩根,火力會不會太強了啊,我中午試過,一根都有些燙了。”

“不會。”

陽頂天接過艾條,一手拿一根,一催氣,艾條燃燒加劇,但煙氣卻沒有散開,而是凝成兩股,不急不徐的向鍾鬱青射過去。

看着兩條煙柱射過來,就彷彿兩條活過來的小白蛇一樣,鍾鬱青嘴巴張成了0形,忍不住訝叫出聲:“煙霧怎麼不散開啊?”

“你不是叫我大師嗎?”陽頂天眨一下眼晴:“沒點兒本事,能當得起大師這個稱號。”

說話間,兩條煙柱已經到了鍾鬱青身前,鍾鬱青身子不由得往後一縮,嘴裏叫了一聲:“呀。”

“你怕什麼啊。”陽頂天道:“它又不咬你。”

“會不會燙?”鍾鬱青擔心。

就在她的叫聲中,兩條煙柱撞到了她身上,恰好指着兩個穴位,上面的是中脘,稍下一點是天樞。

煙柱撞上她身子,竟是凝而不散,鍾鬱青大睜着眼晴,擔心的看着,只覺兩股熱氣,透體而入,她的感覺中,就彷彿兩條煙柱穿過皮膚,鑽進了她體內一般。

她忍不住啊的叫出聲來。

馬晶晶在一邊好奇的看着,聽鍾鬱青叫得誇張,她擔心的道:“是不是很燙?”

“不是。”鍾鬱青搖頭:“啊,好熱,好熱,就好象兩根烙鐵扎進來一樣,啊,好舒服。”

聽到最後三個字,馬晶晶不擔心了,呸了一聲:“你能不能不要叫得這麼性感。”

“不能。”鍾鬱青又啊的叫了一聲,身子好象都在發抖:“我忍不住,跟你說真的,這感覺,好象比男人那東西進來,還要熱,還要舒服,啊啊啊……”

馬晶晶給她叫得有點兒臉紅,嗔道:“你這小浪蹄子。”

不過又有些好奇,陽頂天的操作太神奇了,艾條燃燒的煙霧,居然凝而不散,這樣的炙法,實在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她見過陽頂天把魚湯凝成美人跳舞的手法,但艾炙凝而不散用來減肥,卻是第一次見陽頂天用,一時間也有點兒心動。

艾條給陽頂天以氣催動,燃燒很快,一般來說,一根艾條要燒完,要一個半小時左右,而在陽頂天手裏,十分鐘左右就燒完了,而在這十分鐘裏,鍾鬱青不停的在那裏叫,身上也不停的出汗。

她雙手搭在椅子邊沿,流出的汗,居然把下面打溼了一片,雙腳也一樣,一灘水跡。

這讓馬晶晶看得更是驚奇。

艾條快燒完的時候,陽頂天對馬晶晶道:“晶晶,去拿兩條浴巾過,等她炙完了,給她蓋一下,免得受涼。”

雖然東城室外的天氣,至少有三十多度,但偶爾還是有風吹過來,如果是鍾鬱青自己炙,稍稍吹點兒風也無所謂,反正溫度高,風也不太冷。

但陽頂天這麼炙就不行了,他這效果,十倍於鍾鬱青自己炙,鍾鬱青全身的毛孔幾乎都打開了,這進候要是吹了冷風,就比較麻煩。

當然,即便進了寒氣,陽頂天也能給驅除出來,不過那樣要多費手腳,沒必要不是?

馬晶晶拿了浴巾過來,艾條也燒完了,陽頂天催氣把最後一點艾尾燒盡,煙柱一散,他道:“把浴巾給她蓋上,手腳都要蓋住,除了臉,儘量不要有皮膚露在外面。”

“我能不能先去洗個澡。”鍾鬱青的感覺中,她彷彿是蒸了一次桑拿,裏裏外外給蒸透了,這會兒只想痛痛快快的清洗一次:“我用熱水洗。”

“不行。”陽頂天搖頭。

鍾鬱青不甘心:“你不是說只是不能接觸冷風冷水嗎?我用熱水洗也不行啊?”

“冷風冷水是寒氣,熱水雖然沒有寒氣,但它有溼氣。”陽頂天解釋:“人的身體是一個保護罩,平時可以阻擋風寒水溼,現在全身毛孔打開,保護罩就象個篩子一樣,寒氣進得去,溼氣也進得去,所以一般飯後和劇烈運動後,要休息一會兒才洗澡,就是這個原因,容易進溼氣,得風溼,年輕時不覺,老了就麻煩了。”

“寒之外還有溼啊。”鍾鬱青有點懵:“中醫好難懂。”

“有什麼難懂的。”陽頂天道:“中醫無非四個字,陰陽寒熱,如果再要加四個字,那就是風寒水溼,其實就是古人對天地自然和人身體的認識而已,並不玄,只不過要掌握中醫再用來治病,可就難了。”

“是啊。”馬晶晶同樣感慨:“中醫是一門經驗醫學,我們縣城以前有個老中醫,治病那是真的神,病人來了,看一眼,把一下脈,簡簡單單開幾味草藥,就能治好,比大醫院裏的X光什麼都要神得多,可惜後來死了,就再沒有這樣的醫生了,我媽媽都一直在念叼。”

“嗯,我爺爺也說過,他以前也見過這樣的醫生。”鍾鬱青有些惋惜:“可惜現在有真本事的老中醫越來越少了。”

“你現在不要說話了。”陽頂天道:“閉上眼晴,休息一會兒,也不要亂想,不要讓情緒影響氣脈。”

“好玄的樣子。”鍾鬱青吐了吐小舌頭,依言閉上眼晴,卻又問道:“我要躺多久啊。”

“至少三十分鐘,一個小時左右最好,等汗完全收了以後,可以去衝個澡,然後喝一杯熱的牛奶補充體力,你剛纔流汗太多,帶走了很多能量的。”

馬晶晶便道:“那我看着時間,到時給你熱杯牛奶。”

說着又好奇的問陽頂天:“陽陽,她炙怎麼這多汗啊,我小時候也見我外婆她們炙過,沒見出什麼汗啊?” 聽到她這個問題,鍾鬱青也睜開眼晴看着陽頂天。

“正常炙當然不會這麼出汗。”陽頂天把艾條灰放進菸灰缸裏:“但她這是減肥啊,要足夠的熱量,才能讓脂肪融解,你看她流的汗,是不是很油,就是融解的脂肪。”

“真的哎。”馬晶晶湊過去一看,叫起來:“青青你好油膩哦。”

鍾鬱青偏頭看了一下,自己也覺得有些嫌棄,又有些不好意思,便閉上眼晴裝死:“大師讓我不跟你說話。”

她這個樣子很可愛,馬晶晶咯咯笑,陽頂天也忍不住笑了。

過量融解脂肪,鍾鬱青還是有些吃不消,閉上眼晴,沒一會兒就睡着了,還好溫度高,也沒什麼風,蓋了浴巾後,倒不至於受涼,睡了一個多小時醒來,去洗了澡,換了衣服,隨即就尖叫起來:“我瘦了五斤哎。”

她風一般的衝下來,手中還拿着電子秤,現場稱給馬晶晶看:“我中午艾炙前稱了的,一百零六斤二兩,現在你看,只有一百零一斤二兩了,整整瘦了五斤哎。”

“這稱沒錯吧。”馬晶晶有些懷疑:“你好象是瘦了一點,沒有五斤吧。”

“不會錯吧。”鍾鬱青自己也有些不相信了:“你不是有個秤嗎?我拿你的秤。”

蹬蹬蹬跑上樓,樓上很快就傳來她興奮的尖叫:“沒有錯,是瘦了五斤。”

“屋頂要掉了。”陽頂天作勢掩耳。

馬晶晶笑稱:“瘋丫頭。”

說笑間,鍾鬱青已經風一般刮下樓來,手中拿着馬晶晶的電子秤,美女嘛,幾乎人人自備一臺電子秤的,有的女孩子甚至有幾臺,門口一臺,進屋稱一下,臥室一臺,睡前稱一下,浴室一臺,上了衛生間稱一下。

馬晶晶兩個雖然沒有那麼瘋魔,但每人一臺也是有的。

“晶晶你看。”

鍾鬱青跑下來,把電子秤擺到了馬晶晶面前,站上去,誰知興奮之下沒站穩,身子一蹌,就向馬晶晶倒過來。

wWW◆ ttκá n◆ c○

馬晶晶慌忙伸手一扶,扶倒是扶住了,不過鍾鬱青穿的就是一個背心,馬晶晶手伸得急了一點,往上一託,把背心捋了上去。

“你個瘋丫頭。”馬晶晶嗔:“敢不敢再瘋一點。”

鍾鬱青瞟一眼陽頂天,嘻嘻笑,並不在乎,衣服甚至還是馬晶晶給她扯下來的。

“你看你看。”

她站上去,這一次站穩了,數字跳了幾下穩定下來,確實是一百零一斤二兩。

“真的瘦了五斤。”馬晶晶不由得訝嘆,看着陽頂天:“艾炙這麼神奇。”

“艾炙減肥還是有一定效果的。”陽頂天笑:“不過也要看人,一般人炙,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

“以後你就是我們的減肥顧問了。”鍾鬱青手一揮:“我們高薪聘用你,從今天開始上班。”

“真的啊。”陽頂天捧場:“高薪有多高啊。”

“這麼高。”鍾鬱青把馬晶晶往陽頂天懷裏一推:“東城第一美女主播,就是你的薪水,可以吧。”

“我的薪水我付,你的呢?”馬晶晶嬌嗔。

“本姑娘的先欠着。”鍾鬱青耍賴,猛地摸着肚子:“啊呀,我餓死了拉,能不能吃東西。”

“吃多少胖多少。”馬晶晶笑。

“死晶晶你變成毒舌了嗎?”鍾鬱青尖叫。

“怎麼會是毒舌。”馬晶晶笑道:“這是質量守恆,你吃多少進去,肯定就會重多少,難道還平白消失了啊?”

“是不是這樣?”鍾鬱青一臉糾結,問陽頂天。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