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現在被林漠盯上,他只嚇得瑟瑟發抖。大張著嘴,卻是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林漠也不廢話,直接將陸青雲往窗戶邊一推。

眼見如此情況,任媛媛終於回過神。

她匆忙跑到陸國軒旁邊,急道:「國軒,國軒,你快救救青雲啊!」

「他是你兒子啊,你……你真就這樣眼睜睜看着他死在這裏嗎?」

陸國軒也是面色難堪。

雖然陸青雲對他一點都不尊敬,可這畢竟是自己的兒子。

他咬了咬牙,低聲道:「林先生,您……您能不能饒他一命?」

「我就這一個兒子,他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我……我向您道歉。」

「求求您看在建功的份上,饒他一命……」

陸國軒面帶哀求,作為一個父親,他真不忍心看着兒子這樣死掉。

林漠看了陸國軒一眼,他知道這是許建功的好朋友。

沉默了片刻,林漠將陸青雲放在地上。

陸青雲長舒一口氣,剛要說話,林漠突然反手一巴掌,狠狠摔在了他臉上。維金斯這一球被特納的防守所震懾到,出現了失誤!

麥康納撿到籃球立馬推反擊!

給到跟進的蘭姆,達米恩·李一直進行干擾,最終蘭姆的拋投也以不中而告終。

陳凡搶到這個籃板,直接利用自己的過人速度連超數人,一直突到罰球線右側,一個急停中距離跳投,為勇士隊再拿2分!步行者

《傳世曼巴》第四百二十七章打4分成功下一秒,秦悅一劍劈下,就聽叮的一聲脆響,那金剛環被秦悅直接劈飛出去。

不過秦悅也不好受,整個人連退幾步,還好陸征及時將她扶住,這才堪堪穩住身形。

秦悅畢竟是精神能力者,雖然有法器在手,可這並不能彌補力量上的差距。

縱使金剛環已經被陸徵用齊眉棍稍稍抵擋了一下,卻也不是秦悅能夠正面硬抗的。

陸征撩開秦悅的袖口一看,就見秦悅的手腕上,已經紅腫一片,還好手臂沒有變形,骨折的跡象。

這一切說來複雜,實則是在電閃光火之……

《平妖辦》第一百七十九章眼饞 此時,門房已經把大門打開。

只見那不遠處的巷子裏,李三身穿一襲華麗的錦袍,頭戴黑色氈帽。像一個富商似的,騎着高頭大馬,領着一車車拉着糧食的牛車,正風塵僕僕的行來。

他身後跟着很多隨從,隨從們押著一車車的牛車,那牛車上堆滿了麻布袋子,看着氣勢恢弘,十分豪氣。

雲若月一愣,「難道你叫李三去買了糧食,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啊?」

「之前本王在聽到江南發生水災的時候,就叫李三去買了。本王本來叫李三在楚國買,發現楚國的奸商們嗅到消息,囤積居奇,不賣糧食。本王只好叫他扮成商人,去隔壁的天盛國買。如果不是本王及早部署,叫他早點去買,到現在去買的話,是買不到糧食的。」楚玄辰霸氣的道。

「原來如此!幸好你行動早,要是再晚一步,江南百姓受災的消息,就會傳到天盛國去。那這個時候再去買,人家肯定會漲價!而且兩國本來就敵對,天盛國人巴不得楚國出事,到時候他可能一粒糧食都不會賣給咱們。你知道我擔心災民們,所以,這就是你給我的驚喜?」雲若月欣喜的說。

楚玄辰點頭,「嗯,本王也擔心災民,又怎麼會看着他們受苦受難。有了這些糧食,百姓便不會餓死,本王也放心了!」

雲若月感動的看着他,「謝謝你默默為百姓做的事,這讓我很感動。這個驚喜,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月兒,本王受萬民供養,這是本王應該做的。」楚玄辰道。

這時,李三已經一躍跳下馬,趕緊走過來給楚玄辰行禮。

「王爺,屬下讓你們久等了!」

「李三,你勿需多禮,快快請起!」楚玄辰一邊說,一邊扶李三站起來。

他看向李三,發現李三整個人晒黑了很多,他臉上全是風霜,蓬頭垢面,一看這路途就很辛苦勞累。

李三則拱手,堅定的道:「王爺,你派給屬下的任務,屬下終於幸不辱命,全部完成了!你給屬下的一百萬兩銀子,屬下全部用來買了糧食,一共買了十萬石(dan)糧食回來。」

「好!李三,你和所有人都辛苦了!陌離,趕緊派人去接收糧食,把糧食運到本王的別莊里。」楚玄辰吩咐道。

「是,王爺。」陌離道。

這時,楚玄辰看向陌竹,「陌竹,你再帶一隊廚子,趕緊去熬粥,做白面饅頭,本王今天要災民吃點乾淨的糧食!」

「是,王爺。」陌竹領命后,趕緊帶人去行動。

吩咐完陌竹,楚玄辰又看向旁邊的柳如煙和風輕揚,「如煙,風軍師,本王現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們倆去辦!」

「請王爺吩咐。」兩人立即拱手。

楚玄辰湊向柳如煙的耳朵前,小聲道:「你和風軍師去找張府尹,叫張府尹帶人去魏國夫人的別莊搜查,然後……」

王爺一湊過來,柳如煙頓時覺得有股溫熱的氣息噴灑了過來,他頓時大臉一紅,趕緊把頭偏了偏。 Ps:前面一章已經做了修改

「島嶼雄一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天芒市行來,根據觀察,他目標是想要將整個天芒市進行血祭從而用來催化終焉幼崽!」

這是什麼?新的主線嗎?

「系統,你真會挑時候啊。」凌淵心平氣和的放下筷子,陰陽怪氣道。

為什麼每次都是他在有重要事情的時候來找茬?

之前是半夜不讓睡覺,現在是正午不讓吃飯,你下次是不是早上不讓晨bo啊?!

「叮!主人難道不感覺人生處處充滿驚喜?」

凌淵:「.…..」

這邊,苒苒也聽到了警報聲,當即站了起來,急促道:「凌淵哥,我們快點去避難所吧。」

在她的認知里,凌淵只是一個剛剛高中畢業獲得契約獸的學生。

而天芒市既然拉響了警報,就是代表著這次的敵人估計是王憬局長也對付不了的。

王憬:試問,哪次是我對付得了的。

「凌淵,出什麼事了嗎?」姬子也是問道。

「有個鐵憨憨不想讓我們吃飯。」凌淵氣呼呼的夾上幾口菜放進嘴裡。

夏苒苒:「???」

廣播說的是這個意思嗎?

「我能夠感覺到有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正在逼近。」琪亞娜站了起來,看著窗戶外面。

從窗戶的倒影中,可以看到琪亞娜已經有一隻瞳孔變成了金色。

「琪亞娜,你的眼睛……」姬子有些擔心的喊道。

生怕好不容易壓制的西琳再次佔據琪亞娜的身體。

「我沒事,姬子阿姨,或許因為這裡是別的世界,西琳的意志要弱了很多。」琪亞娜笑道。

凌淵:傻孩子,那是你家班長幫你壓著呢。

「凌淵,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姬子轉過身,看向凌淵。

凌淵喝了一口飲料,看向窗戶外的天空,平靜道:「一個叫島嶼雄一的白痴和妖魔做了交易,把妖魔幼崽從異域之門裡帶了出來。」

「現在的話,估計是想著獻祭這座城來促使妖魔幼崽提前孵化吧。」

夏苒苒愣愣的看著凌淵。

為什麼這種事凌淵哥會這麼清楚,明明警報才剛剛拉起……

「獻祭,也就說要殺了這座城所有的人嗎?!」琪亞娜瞳孔一縮,一步來到了凌淵面前,問道。

「理解滿分。」

沒有猶豫,琪亞娜直接到:「不行,我必須要去阻止他!」

「琪亞娜,你體內的崩壞能才剛剛被中合,不能這麼快使用崩壞能!」姬子急忙抓住琪亞娜的手。

「這一場戰鬥我來幫你上場。」

「姬子阿姨……」琪亞娜一滯,隨後輕輕按下了姬子的手,搖了搖頭:「很抱歉,姬子阿姨,這次我不能再讓你為我冒險了。」

「凌淵哥,她們在說什麼?」在凌淵的夏苒苒看著百合味濃重的兩人好奇的問道。

「在說誰去送死比較合適吧。」凌淵小聲道。

夏苒苒:「???」

「那個,大家誰都不要逞強了,和我一起去避難所吧,王局一定可以處理好的。」夏苒苒對著兩人道。

「你們還愣在這裡幹嘛?趕緊去避難……」

就在這時,幾名監測局的人走了進來。

但在看到凌淵的瞬間,他們就愣住了:「大人,您也在啊?」

夏苒苒:「???」

姬子饒有興緻的看著凌淵:「你也有什麼不得了的秘密啊。」

凌淵翻了個白眼,攤了攤手:「很抱歉,我沒有。」

「大人,既然您在這裡,能不能去幫一幫局長?整個天芒市也只有你能救局長了!」其中一名監測局的成員直接道。

「你還說沒有,我的大~人?」姬子悠悠道。

啪!

一時間,凌淵感覺臉有點疼。

當即對著兩名監測局的超凡者揮了揮手:「去去去,趕緊走,王叔我會去救的,你們先去其他地方吧。」

「謝謝大人!」

那人面色一喜,帶著另一個年輕人離開了餐館。

這邊,剛出餐館后,那名年輕人不禁問道:「啟哥,你為什麼要對他這麼恭敬?」

「噓,上此湮獸神的事情知道嗎?就是這位大佬解決的。」

「這,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啊。」年輕男子一陣遲疑。

「這種劇情小說和電視劇里不全都是嗎?肯定是為了泡妞特地返老還童變年輕的。這位前輩估計是想老牛吃嫩草,但實力是杠杠的。起碼比局長強。」

「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裝嫩是吧?」

「小聲點,超凡者實力越強,耳朵也越好,別讓老前輩聽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