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現在趙黑岩發現自己面臨的現實,比自己想象的要殘酷的多,別說圍賽前十名,就算是外圍試恐怕他都無法通過!誰讓他碰到了這樣一個妖孽?

羅征在他的領地里忙來忙去,以讓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將紫玉蜈蚣清理完畢,隨後又迅速離開。

趙黑岩抬了抬自己的眼皮子,注意到羅征飛行的方向,那不是羅征自己領地的方向,這傢伙恐怕又打算去掠奪其他的武者……

在第六波之中,羅征除了自己領地上的一份積分,趙黑岩領地上的一份積分,因為時間尚早,羅征又額外掠奪了其他武者的半份積分,雖然遭遇了那位武者的抵抗,可是羅征使用那近乎無賴的身法,配合他對空間法則的領悟,還是搶走了接近一半的積分。

於是羅征的小塔晉陞速度也是飛快。

面對第七波妖獸攻擊的時候,羅征的小塔就晉陞到了八級,面對第八波妖獸進攻之時,羅征的小塔已晉陞到了十級。第九波妖獸進攻之時,羅征的小塔則已是十一級。

第十波妖獸進攻之前,羅征的小塔已經是十二級了,這時候其他武者的小塔,僅僅只晉陞了九次,只有九級!

「終於到了最後一波!」

羅征站在自己的「小塔」的塔頂上,眺望遠方,他心中也好奇,最後一波妖獸到底是什麼?

裂錦 此刻羅征的小塔嚴格來說已經不能算是小塔了,而是一座小型的堡壘!偌大一個堡壘頂部,站著十二位全副武裝的弓手,每個人手中拿著一把閃爍著湛藍色光芒的弓,而且這些弓手的箭,也紋刻了許多複雜晦澀的紋路,可以想見,這些箭的威力會十分恐怖。

以羅征的估計,這一箭射出來,恐怕比神丹境後期全力一擊還要強悍!

羅征估計的的確沒錯,這座幻陣在設計之初,就是這麼規劃的,十級小塔上的弓手相當於神丹境中期武者全力一擊,而十一級小塔上的弓手則相當於神丹境後期武者全力一擊,十二級小塔的弓手則相當於虛劫境初期全力一擊……

一般來說,只有再擊敗了最後一波妖獸后才能夠獲得十級小塔,然後進入第二階段的考核,而羅征現在還沒擊敗最後一波妖獸,就擁有十二級小塔了,桑洋的擔心並不是沒有道理的,羅征這樣一搞,在幻陣之中就有些強的離譜了!

「咚,咚,咚……」

地面忽然震動起來,在羅征的遠方出現了三個巨大的人影。

「來了!」羅征的眉毛一挑。

那竟然是三隻巨大的海鰲巨人!

這種海鰲巨人生活在深海之中,每一隻海鰲巨人都高達二十丈,看上去宛若一座巨大的小山!他們每跨出一步,就是十丈的距離,力大無窮!

據說海鰲巨人在理論上是可以無限張大的,只要給予他們足夠的資源,這些海鰲巨人能夠生長到百丈,千丈甚至於萬丈高!一腳可以踩碎山脈,真正的可以搬山倒海!不過羅征所在的這個大千世界中,沒聽說過有如此龐大的海鰲巨人。

這三隻海鰲巨人出現后,就朝著羅征奔跑而來。 等到這三隻海鰲巨人奔跑到羅征的小塔攻擊範圍后,十二位弓手拉動了弓弦,朝著半空同時射出了利箭!

這些弓手原本就是幻陣所化,每個人的動作幾乎一模一樣!

「咻咻咻……」

第一輪十二支利箭拖拽著十二道彩虹一般的光芒,射在了最前方一隻海鰲巨人的身上,當那些利箭沒入海鰲巨人後,頓時爆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

「啪啪啪啪……」

即使這些利箭沒有射在羅征身上,羅征也能感受到那爆炸之中蘊藏的威勢。

十二支利箭等於十二位虛劫境初期的強者全力一擊,這等威力何等驚人?

最前面那位海鰲巨人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嚎叫,隨後就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就連羅征站立的小塔都隨之劇烈的顛簸了一下。

「一輪齊射,就讓海鰲巨人倒地,」看到這一幕,羅征也是無語了,這十二級小塔,比十一級小塔強了不止一星半點,他自己身在幻陣之中,卻不清楚這幻陣從設計之初就出現了這樣一個漏洞,這個漏洞偏偏還被羅征給鑽了,所以才會如此簡單……

相比之下,其他的武者就沒有這麼好過了。

海鰲巨人十分強大,九級小塔的玄冰之箭射在海鰲巨人身上,只能夠延緩海鰲巨人的步伐,無法對海鰲巨人造成實質上的傷害,想要打敗海鰲巨人還是要靠自己。

不過從第六波妖獸進攻開始,難度一波一波在增加,被淘汰的武者數量也是越來越多,四百名武者中支撐到第十波的僅僅不到五十人,這五十人至少也算是武者中的精英。

此刻這些武者都使出渾身解數,苦苦的支撐著,畢竟他們距離通過第一階段只有一步之遙,第二階段互相之間的對抗,還是有不小的幾率能夠得到一個圍賽的名額!

只有羅征氣定神閑的看著身邊的十二位弓手,三輪齊射之下,那三隻海鰲巨人就躺在了地上,化做一點點光芒消失在空中。

由於這小塔殺的太快,羅征和妖夜反倒是完全閑著了,無聊之下,羅征還在自己的四周閑逛了一圈,結果他周圍領地上的武者基本全部都被淘汰了,一個都沒有剩下……

看到羅征無所事事的樣子,宮殿中的寧雨蝶忍不住笑了起來。

墨樂章與肖老也是非常無語,桑洋也是無比揪心,這可是第十波進攻啊,難度最高的一波妖獸進攻,那海鰲巨人乃是桑洋精心設計的,配合九級小塔的減速,需要武者不斷地吸引海鰲巨人的注意,然後在小塔的減速之下滅殺。

可就是因為十二級箭塔的出現,強大的海鰲巨人剛剛出現就被射殺了,這還考核個屁?

明天,明天考核之前他一定要重重的聲明這個規矩!擅長他人領地的武者,立即被淘汰出局!

其實桑洋的擔心其實是莫須有的,羅征能夠鑽這個漏洞,憑藉的還是自己的實力,一些武者能夠釋放出分身,例如真元化身一類的東西,一樣可以媲美羅征的劍靈。

只是他們的分身不夠強大,無法抵擋妖獸的進攻,自己自然也不敢飛出去掠奪其他人的積分。

所以從這個幻陣設立以來,基本上沒有武者干過這種事,羅征算是第一個這麼乾的,只是不知道會不會是最後一個。

良久之後,幻陣之中第十波進攻終於結束了,第十波從原本不到五十人淘汰到二十二人,也就是說最終的三個名額,將會在這二十二人之中產生。

桑洋看著幻陣盤的變化,隨即說道:「開啟第二階段的考核!」說完之後,他開始操縱著幻陣盤。

寧雨蝶目光凝視著信圭,她也清楚,這外圍試中最關鍵的一環要來臨了,羅征能否通拿到圍賽的資格,就看這個階段的考核!不過羅征將那小塔升到十二級了,其他人幹掉了海鰲巨人獲得積分也只能將小塔晉陞到十級……十二級小塔上那些弓手的實力,即使是寧雨蝶也不能小視,畢竟是十二位虛劫境初期的強者全力一擊!

羅征通過第二階段的考核難度應該不大。

羅征忽然感覺光線變暗了,他抬頭一看,這個幻陣之中的天空正慢慢的變黑,無論是天空,還是草原,都漸次消散在羅征的眼中。

「第二階段開啟了,」羅征淡淡的說道。

周圍所有的環境都在飛速的消失,唯獨羅征腳下的小塔沒有消失,而是靜靜的懸浮在這無盡的虛空之中。

很快,不遠處也出現了一座又一座的小塔,彼此之間相隔一定距離。

羅征掃一眼這些小塔,大概數了一下,連自己在內一共有二十一座小塔!所有倖存下來的武者,都站在自己的小塔之上。

「那傢伙是怎麼回事?他的小塔……怎麼那麼大?」

「不可能啊,這傢伙作弊吧?咱們都是十級小塔,為何那傢伙的小塔比我的小塔大一倍!」

「除非他那是十一級,還是十二級的小塔!可是這幻陣之中根本就無法賺到額外的積分!他到底是如何將小塔晉陞到十二級的!」

眾多武者的眼神不比羅征差,開始議論紛紛。

因為看到羅征那如同堡壘一般的小塔,再看看自己拼了性命,才晉陞到十級的小塔……

一個個心裡頓時就難以平衡了。

「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站在十級小塔之上的敖翔,臉上流露出奇怪的表情。敖翔作為照神至極的武者,能夠通過這一波波的妖獸考驗,已經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不過敖翔並未因此而有任何驕傲,因為他從呼倫草原來到這裡,目標就是為了圍賽,至於外圍試,他覺得不過是自己必須經歷的一個過程罷了,他一定能夠拿到圍賽的名額!

按道理說,進入第二階段后,每個人都擁有十級小塔,結果忽然看到羅征站在一個更高等級的小塔上,翱翔不納悶才怪!

而且這小子還是此前見過的那位照神境三重的小子,這就更讓敖翔有些接受不了了!

「這是天下商盟故意關照那傢伙?」敖翔心中產生了這種想法,畢竟羅征的這小塔實在是太……拉風了。

有這個想法的不止敖翔一人,許多武者都是這麼認為的。

「原本以為天下商盟很公正,沒想到竟然用這種手段!」

「勝之不武,那這外圍試考核其實就是一個幌子罷了,還不是想讓誰進入圍賽,誰就能進入!」

「幹掉那小子,奪那小子的小塔!」

按照一般的情況考慮,這時候是沒什麼人來招惹羅征。可是羅征只有照神境三重,若是能夠奪走羅征那座小塔,相信能夠完虐其他的武者!

不過這時候第二階段的混戰,還並沒有開始,在這二十二座小塔的周圍,還有一道道淡淡的能量相互之間阻隔著,不過那些人的目標很明確,雖然羅征沒有招惹他們,但就是因為他腳下的小塔,就成功的將所有人的仇恨在無形之中拉扯到自己的身上了。

看到這些人群情激昂的樣子,羅征也是露出一絲苦笑,早知道自己就不該將小塔晉陞到十二級了,這仇恨也拉的太深了!

「第二階段混戰,現在開始!」

隨著桑洋的一道聲音,在幻陣之中落下,距離羅征最近的三四名武者就朝著羅征衝過來。

看到這些武者,羅征的眉頭一皺,手持巨劍的妖夜已擋在了羅征前面,與此同時他一揮手,十二位弓手已舉起了弓箭!

一位虛劫境強者,就能夠橫掃數位神丹境武者!何況十級小塔上的弓手不過是神丹中期的武者,與羅征的十二級小塔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咻咻咻……」

十二支威力無匹的利箭瞬間射了出去!

羅征身邊的這些弓手射出去的箭,威力非凡,僅僅是一輪齊射,那衝過來的三四名武者,就連人帶小塔被摧毀了。

在這幻陣中的不少武者,都有搶奪羅征小塔的心思,但此刻頓時一片寂靜……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失蹤了?」

蕭寒一怔,隨即也不再多言,第一次見忘憂那丫頭,他便覺得感覺到了古怪,沒有靈力,卻有著非凡的靈陣天賦,那小丫頭不簡單,或許在這戰場中有著自己的機緣也說不定。

「希望那小妮子沒事吧……」蕭寒搖了搖頭,揮去思緒,不再多想,隨即他轉身,走到了左邊那放台階之前,他選擇了靈陣這條道,相比於戰陣,蕭寒對於靈陣的運用更加得心應手。

王朝系列一帝國崛起 「可有辦法破解這座殺伐靈陣?」林動問道,自然也察覺到了這方台階上布置的可怕殺伐靈陣。

「你覺得我會比那傢伙差?」蕭寒道。

林動一笑,不再多言,自然知道說得那傢伙,軒轅戰天,剛才軒轅戰天便是輕而易舉地穿過了左邊那座戰陣。

蕭寒看向靈陣,雙眸之中靈光閃動,無盡靈印交織著一幅複雜的陣圖,他擁有陣道天賦,可以進入心陣狀態,進而推演靈陣變化的規律。

片刻后,蕭寒結束了推演,他手掌隔空一揮,無盡靈印在虛空浮現,而後他手掌一抓,無盡靈印匯聚成一柄利劍,利劍鋒利,最後猛然朝著靈陣某一點刺去。

咔嚓!

劍落,靈陣閃現,無數裂縫在那座玄妙靈陣上蔓延,最後完全分崩離析。

陣破,殺伐力量散去!

左邊的通道被打開,可以暢通無阻地踏入古迹。

軒轅戰天避陣而行,而蕭寒則是毀陣而入。

大明星的失憶嬌妻 「走!」

蕭寒手一揮,率先化為一道流光掠進了前方的古迹,蕭炎等人緊隨其後。

台階下的天然、蚩莽、雪霓裳等人也是順帶沾光,紛紛動身掠進古迹,不少人也是心懷感激,之前蕭寒便曾暗中出手救了他們所有人的命,此刻又破開殺伐靈陣讓他們進入。

說起來,他們也都是承了蕭寒的人情。

當然,對於這所謂的恩情,蕭寒也壓根都沒在意,他不是那般菩薩心腸,做這些,不過只是因為他朋友在裡面,不然,他才沒有這閑工夫多管閑事。

而且,這所謂的恩情,若是跟古迹寶物機緣相比的話,蕭寒敢肯定,這些人絕對會將這恩情拋之腦後,轉眼恐怕就翻臉不認人。

重生后我有了錦鯉運 說到底,人,終究都是自私的。

————

左邊靈陣守護的這條台階,通向的古迹大殿,似乎與眾人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

通過台階,眾人明明走入的是一座恢宏大殿,可是眼前的景象卻是大不相同。

此刻,蕭寒等人身處一方虛無空間,什麼都沒有,毫無古迹之感,像是踏入了另一方世界。

眼前的虛無空間,一片死寂,時空像是都靜止了,這讓得眾人皆是變得警惕起來,顯然這方空間透著詭異。

「這裡應該是一方虛無幻境,都小心一點。」蕭寒目光掃視了一圈,眉頭微皺,對著身旁的蕭炎幾人提醒了一聲。

「蕭寒,你仔細感知一下,這空間中似乎在反覆回蕩著一種音調。」蕭炎說道。

「嗯。」蕭寒點頭,自然也感知到了,這音調透著詭異,音調很輕,但是卻像是從靈魂中發出一般,或者說,這音調能夠穿透靈魂。

也正是這詭異的音調,讓得蕭寒心頭隱隱感到有些不安。

「啊!」

這時候,人群中陡然響起一道凄厲的慘叫聲。

死寂空間中的慘叫,也是瞬間讓得眾人的神經都緊繃起來,一道道目光紛紛朝著慘叫聲響起處看去。

只見人群一處,一位男子離奇死亡,七竅流血,死的無比詭異,簡直沒有絲毫的預兆。

眾人面色凝重,這太過詭異了。

「啊……」

還不待眾人過多驚懼,霎時間,數十道凄厲慘叫接連響起了,一道道身影接連倒下,離奇死亡!

死狀,七竅流血!

詭異、森然……

場中,氣氛瘮人。

所有人的面色都變了,一人死亡可以說是巧合,但是這接連不斷的離奇死亡,那就必然事出有因了。

這空間,很詭異,很危險。

此刻,眾人有種深處死亡空間的感覺。

下一秒,死的會是誰?

「啊……」

場中,死亡依舊還在繼續,每一道慘叫發出后,便會有多一具屍體。

看著那一具具離奇倒下的屍體,眾人一臉駭然,有種無法言說的恐懼籠罩在眾人心頭,冰冷的寒氣從他們腳底湧起進而流遍全身。

一具具屍體,不斷倒下,這就像是死亡空間中響起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