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甚至整個臉上都已經變得通紅無比,看得出來,他現在正在承受著無比龐大的壓力。

不過,這只是稍微的抵擋了一會兒那強大的力量。

只不過一會兒的時間,他那防禦之上便出現了一絲破碎。

古軒同樣也是看到了這一幕,臉色的頓時大驚,同時想要抽出一點力量去修補。

但是,卻沒有任何的作用,那破碎之處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甚至其他的地方也開始了破碎。

「轟隆!」

一大強大的巨響聲出現。

古軒的防禦也徹底的破碎,而那道強大的攻擊,也實打實的攻擊到他的身上。

「砰!」

古軒一時之間遭受了這樣強大的攻擊力量,雖然再一次已經抵擋了片刻,但是也沒有太大的作用。

直接的飛了出去。

「噗!」

而且在空中一口清血直接的噴出。

他現在的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甚至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來一種無比龐大的痛苦。

感覺只要稍微動一下都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痛苦朝著自己傳來的。

這樣的感覺他已經許久沒有遇到過了。

同時他整個人也變得狼狽無比,身上穿的亦跑已經破碎了大半。

而且整個人的經脈也差不多全斷了。

就想要修復沒個千萬年的時間是別想好了。

…… 「薩,薩博!?」

路飛看到那個帶著高禮帽的金髮身影,目瞪口呆之後就是狂喜。

雖然多年不見,甚至一直以為對方死了,而且體型大變,但是路飛還是在看到的第一眼,就找到了與兒時記憶中那道身影相同之處,並且確認就是他一直銘刻在記憶中的那個人。

薩博並未對躲開自己突襲的泰佐洛窮追不捨,媲美頂尖七武海的強者能被他一次的瘦才奇怪了,落在路飛身邊,側頭微笑,肯定的道:

「是我啊,路飛。」

「薩博你沒死真是太好了!」

路飛熱淚盈眶,當年在長大的東海小島小村莊共飲結義酒的三兄弟,自從艾斯死在頂上戰爭之後,他以為就剩下他一個人了,沒想到早年出海被天龍人炮擊身死的薩博居然還活著。

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珍貴的東西失而復得更令人感到高興了,更何況是從小一起許下願望生死與共的兄弟,結拜義兄,不是親兄弟,更甚親兄弟。

「啊,能再見到你也是太好了。」

薩博眼底也有淚水溢出,臉上卻帶著發自內心的笑容,由衷的感嘆之後,神色肅然的道:

「打倒敵人之後,我們再敘舊吧。」

由不得他不認真,他們要面對的敵人的可不是什麼無名小卒,而且這艘黃金戰艦的真正主人還都沒有出現呢。

「哦!」

路飛幹勁十足的應了一聲,兩兄弟心有靈犀,不約而同的對薩博發起了攻擊。

泰佐洛趁著薩博和路飛相認的時間喘了口氣,對薩博怒目而視,憤怒的道:

「革命軍!你們要和北方女王艦隊做對嗎!?」

「抱歉啊,誰讓我們是兄弟呢。」

薩博淡淡一笑,毫無誠意的說著歉意的話,攻勢凌厲。

泰佐洛大汗淋漓,苦苦咬牙支撐。

「可惡!」

路飛、薩博兄弟兩人雖然是剛剛相認,但兒時兄弟連心的感覺卻在瞬間恢復,多年不見的第一次聯手就無比默契,將泰佐洛逼得險象環生,硬生生將特拉法爾加·羅擠出了戰圈。

「···」

特拉法爾加·羅無語至極,也有些羨慕路飛和薩博之間的兄弟情義,無奈的搖了搖頭,去幫助那其他人。

革命軍參戰的人並不多,但都是精銳,戰鬥力、戰鬥素養、戰術配合等等,各方各面都超過了泰佐洛和小丑巴基麾下的烏合之眾。

局勢再一次扭轉,這次沒有意外,戰鬥很快結束,泰佐洛和小丑巴基以及一眾小弟全部被打倒。

「草帽你該不會以為打倒我們就贏了吧?咳咳···」

泰佐洛被五花大綁,表面看起來沒什麼傷勢,內臟其實受傷不輕,看著準備向黃金戰艦金髮的草帽一夥和革命軍,露出幾分的笑容。

「直面恐怖吧,蠢貨。」

小丑巴基也難得正經了幾分,盯著路飛肅然道:

「草帽小子,看在香克斯那個混蛋的份上,巴基大爺勸你快逃吧,那位北方女王不是你能夠挑戰的強者。」

雖然巴基和香克斯每一次見面總是在鬧彆扭,但那只是一條船上的兄弟之間無關大雅的玩笑,日常的玩鬧沒什麼。

而現在,小丑巴基是認真的,甭管以前見到香克斯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現在小丑巴基是真的不希望香克斯選中的人栽倒在這裡。

泰佐洛和小丑巴基都是直面過艾斯德斯恐怖的人,他們相信如果那個戰鬥狂女人全力以赴的戰鬥,大海上不存在能夠接下那個女人一招的存在。

畢竟凍結時空是何等的偉力?泰佐洛和小丑巴基根本不敢想象。

路飛毫不猶豫的拒絕,十分憤怒的道:

「開什麼玩笑,我的夥伴可是被殺了啊!」

「呵,可惜了···」

小丑巴基聞言微微一怔,不在勸解,只是惋惜的微微嘆了一口氣。

巴基對於手下一向是不怎麼在意的,但曾經是海賊王船員,他還是能夠理解路飛的意志和心情。

因為理解,所以不再勸阻,同樣因為理解,所以對於路飛感到惋惜。

現實不是熱血漫畫,沒有誰是主角,在絕對的力量差距下,不屈的意志和爆種也無法改變註定的結局。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路飛卻對黃金帝的話不怎麼在意,不論任何時候,不論面度怎樣的敵人,他都有著能夠戰而勝之的迷之自信。

仔細想一想,一路走過來,自然系惡魔果實能力者都被他和小夥伴們干翻兩個了,其中一個還是在自然系中也是頂級的響雷果實。

七武海也干翻三個了,沙鱷魚·克洛克達爾、月光·莫利亞,新晉七武海小丑巴基更是多少年以前的手下敗將,那時候路飛剛剛出海沒多久。

路飛並不是膨脹,他真的是很自信。

小丑巴基對於路飛的自信表示『你開心就好』。

作為和紅髮一起在海賊王船上混過的實習船員,小丑巴基的實力怎麼可能像他一直表現出來的一樣搞笑?

小丑巴基從未展現出自己惡魔果實覺醒的能力,他對於四皇、海賊王什麼的都不在意,他出海的目的不是為了冒險也不是為了劫掠,而是了尋找寶藏。

拿著藏寶圖,然後尋找寶藏,這就是小丑巴基最大的愛好。

小丑巴基無論何時都會表現的像個小丑一樣搞笑,其中有幾分是天性,也有幾分是偽裝,他想做個安靜的尋寶家,他沒有爭霸的野心,也沒有香克斯的意志,作為前海賊王船上的實習船員,鋒芒太露可不是什麼好事。

大海上九成九以上的海賊都羨慕四皇在新世界高高在上的地位,但是剩下的一少撮人卻很清楚,四皇的日子其實沒有一般人想想的那麼快樂。

換位思考,每天都被一大幫明著暗著的政府暴力機構二十四小時監控,任誰都感覺很糟糕,更何況是四皇這種和海軍不對頭的勢力?

而且凌駕於新世界頂點的四位帝皇,聽起來很厲害,明眼人都清楚,四皇最多也就在新世界折騰折騰,偉大航路前半段和四海從未脫離過海軍的掌控,堪稱鐵板一塊。

—————— 「你……」

古軒眼神當中不甘的看著林牧。

同時還出現了無比的憤懣。

自己布局了無數年,可是一朝盡毀呀。

道界之主的位置竟然還是讓這個傢伙給得到手了。

自己當初就應該聽屬下的話,提前把這個傢伙給幹掉,要不然也不會出現現在的這個情況。

或者剛才自己沒有動手陰他一把,或許也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

古軒在內心當中出現了一絲無比的不甘和後悔。

他內心當中有一種感覺,就是自己剛才陰了林牧一把,才讓林牧真正成為道界之主的。

可是現在縱使再不甘,再後悔也沒有任何的用處了。

現在的林牧已經成為了道界之主,這已經是一個鐵定的事實。

就算是他也沒有那一個資格去改變,也只能默默的承受。

或者等待著下一次的變化。

如此想著,古軒頓時的感覺到自己有一些氣急。

同時一陣苦澀的味道傳來,頓時之間他又是一口精血噴出。

他感覺現在自己渾身上下就沒有一處好的地方。

而後,他再也堅持不住,雙眼一白徹底的暈死了過去。

「呼,讓你陰我!」

林牧看著已經昏死過去的古軒,內心當中沒有任何一點同情之色。

畢竟,在此之前自己和這個傢伙可是你死我活的存在。

而自己現在放過了他一條小命已經算不錯的了。

至於為什麼要放過這個傢伙的一條小命,林牧覺得這個傢伙在以後還有一點用處,所以並沒有弄死他。

「怎麼,諸位,還想要與我為敵嗎?」

林牧解決完了古軒之後,再一次的看著其他的三位聖人之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不過他的笑容在其他的三位聖人之上的眼裡卻是一隻惡魔的笑容。

他們三人頓時的大驚,連忙道:「不敢,不敢!」

三人連連擺手示意他們三人已經沒有那一個膽子在和他繼續作對下去了。

畢竟,剛才林牧隨手的就把古軒給解決了,這就代表著,林牧同樣也可以隨手把他們都給解決。

這個時候他們哪裡還有那一個膽子在和林牧繼續作對下去。

「那還不走。」

林牧再一次一個眼神掃了過去。

「是是是……馬上走!」

他們三位聖人之上聽到林牧可以讓他們走了,頓時的大喜,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的劃破了空間,然後直接的進去,沒帶任何一絲猶豫,生怕林牧反悔。

「林老弟/林道友,恭喜呀!」

華瀾三人見到事情都已經解決之後,也頓時的朝著林牧過來,不過他們三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一絲笑意。

「哈哈,僥倖而已,而且我還得感謝古軒那一個傢伙呢,如果不是他陰了我一把,說不定我現在還找不到那第九層考驗的地方。」

林牧同樣的也是露出了笑容。

對於自己這一方的人,他必然是抱有好感的。

「二位兄長,還有靈道友的幫助在下謹記於心。在以後絕對會有重謝!」

林牧恭敬的對著他們三人一拜。

如果沒有他們三人的幫助,說不定現在自己已經交出了道界的准主人的身份了。

…… 在大海上,實力勢力最強的一直都是海軍,如果海軍願意付出代價,能夠輕易殲滅任何一位四皇。

看看頂上戰爭的結果就知道,頂上戰爭之中白鬍子海賊團損失慘重,白鬍子戰死、魔人戰死、火拳艾斯被殺,中、高級幹部也折損了兩位數以上,附庸海賊團和底層海賊更是損傷無數。

相比之下,海軍的頂級戰鬥力一個都沒少,中高級幹部和基層士兵的損失與白鬍子海賊團相差無幾,然而海軍佔據著大義的名義,擁有比白鬍子海賊團更豐富的資源,不論是物資資源還是人力資源。

在頂上戰爭之後,白鬍子海賊團在各個勢力圍追堵截之下四處逃竄,連地盤和四皇的名號都被家族叛徒黑鬍子侵佔。

而海軍,換了個元帥、出走了一位大將,薩卡斯基成為元帥之後來了一手世界徵兵,轉眼海軍就招收到了兩位大將級別的怪物強者,精銳士兵更是數以萬計。

世界很大,能人異士數不勝數,只是很多強者都不願意捲入世俗的旋渦,又或者沒有施展自己力量和才華的機會。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做海賊的。

女扮男裝公子玉衍 事實上,如果不是世界政府擔心麾下最大最強暴力機構『海軍』力量太強脫離掌控,否則以海軍在大海上的威信力,不加節制的徵兵,短短几年的時間就能建立一支大軍橫掃四皇。

不要認為誇張,四皇分瓜了新世界,而新世界只有全世界的四分之一的大小,海軍卻獨佔全世界四分之三。

單從地盤面積而言海軍就比四皇整體多了三倍,三倍的面積所帶來的資源可不是1+1+1=3這麼簡單,所有的一切都是以幾何倍增長的。

海軍不管新世界,一方面的確是被世界政府限制了增長導致對新世界的監管心有餘力不足,另一方面則是故意放任,讓四皇互相對抗。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