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用神識在周圍探查了一遍,周圍的生物在蜂羣盤旋的時候都沉入淤泥之中,此時也沒發現蹤影。

隨後許林望了望四周,然後手中涌現密密麻麻的魂印,眨眼間便融入淤泥之中,那裏面可是有着大量的鬼臉妖蜂的屍體。

隨着魂印的盤旋,很快許林面前的半空中便浮現密密麻麻的內丹,還有魂魄化作的虛幻氣團,都被許林收進玉瓶放好,在許林揮手間這裝有內丹和魂魄的玉瓶便被收入離魂戒內。

過了一會,等魂印都融入許林的體內,許林隨後也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此時毒澤周圍的霧氣已經逐漸稀薄了,許林居然在不知不覺中來到了毒澤的邊緣,周圍已經開始有些看的清,稀疏的樹木也開始涌現,不過瞬間許林便是目光一凝。在稀薄霧氣後面的高大山峯上居然坐落着一處宏偉的宮殿。

許林甚至都能看清宮殿上的青磚,那宮殿在繁茂枝葉中憑添了一股出塵的氣息。 許林快速飄離了毒澤,落入了稀疏的樹林之中,隨着深入,腳下的土地也漸漸硬實了起來。

許林剛離開毒澤,迷濛的霧氣也快速消失不見,陣陣鳥獸的聲音也傳入許林耳中。

擡頭望了望前方高山上宮殿,許林眼中閃過一抹疑惑,在這獸脈的深處怎麼會有座宏偉宮殿。

此時的許林早已分辨不清方向,天空中也沒有太陽來分辨方向。

這獸脈的深處似乎有一股特殊力量,可以擾亂許林的神識,讓他的感知都有些迷離起來。

分辨了一下週圍的方位,許林快速的衝進密林之中,身子急速閃爍,眨眼間便尋到了一處隱祕的地方。

將小白,小鬼和黑色狼王放了出來,隨後許林便鑽入一條石縫中。

“你們三個給我護法,我要恢復體內的傷勢,孃的,那玩意的力道真是詭異,這靈元居然無法吞噬,如果不是我細細感受的話還真發現不了。”

在許林的感應中,那些古怪生物的攻擊蘊含的靈力進入體內後都被靈元快速吞噬,但是卻剩下了一股隱祕的力量潛入許林的血肉之中,這股力量靈元根本無法吞噬,雖然現在看來這股力量對於許林還沒有任何的傷害,但是留在體內始終是個隱患。

還有在被古怪生物攻擊後震裂的內臟,雖然被靈元修復好了,但是多多少少還是留下了一點的暗傷。

三獸點了點頭,隨後許林便沉下心神,體內的靈元開始瘋狂運轉起來。

隨着靈元的狂速運轉,一股無形的撕扯之力便出現在經脈之中,隨後那些隱藏在許林血肉中的隱祕力量便被吸扯而出,快速的被靈元包圍,然後沿着向外的經脈,浮現在許林的體表。

不過這些力量剛一浮現許林的體表,從墨玉內居然傳來了一股吸力,瞬間便將這股力量吸噬而進。

沒過多時許林體內的隱祕力量便都全部排出,然後涌入墨玉內。

許林意外了一下,隨後也沒有在意,既然墨玉吞噬,那麼這力量肯定有其特殊的地方。

隨後許林便調動起體內的靈元,溫養起體內的血肉起來。

過了數個時辰,許林口中幽幽的吐出一口濁氣,隨後便緩緩的睜開眼,雙眼中的神韻圓潤了許多。

“好了,咱們去那個宮殿去瞧瞧。”

許林從原地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隨後看向遠處山頂的宮殿。

此時身在密林中,那宮殿的輪廓也變得若隱若現。

“不知這深山野嶺的怎麼會有座宮殿,如果是一些前輩高人的府邸,應該是被陣法禁制隱藏起來,不可能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還是說這本來是古人的府邸,但是被強大的靈獸霸佔了。”

許林的眼中閃過思索之芒,幽幽的看着山頂古殿。

“走,咱們過去看看,也不知爲何,咱們都走了這麼長的時間都沒見一隻的靈獸。”

許林有些謹慎的看看四周,隨後便隱匿起全身的氣息,快速的融入黑暗之中,三獸也是無聲無息的跟在許林的身後。

俗話說望山跑死馬,現在的許林就有這種感覺,這都快速前進了數個時辰,離宮殿的距離似乎只是接近了一點點。

看了看似乎近在咫尺的宮殿,但又似乎遠在天邊。

許林暗道,這周圍莫不是被人施下了玄妙的陣法,才導致自己無法接近。

隨即許林便想到了辰老。“辰老,這周圍你看出什麼沒有?”

辰老現在似乎是在睡覺,不耐煩了打了個哈欠。“周圍不就是有個幻術嘛,你走走就出去了,行了,以後這些小事別來打擾我,我還在試圖恢復記憶吶。”

說完辰老又沒有了聲息。

許林撇了撇嘴,這辰老也真是的,隨後便看向周圍,既然辰老說再走一會就能出去了,那麼就再走走吧。

隨即許林便定下心來,帶着三獸快速的往山頂跑去,不知從何時起,周圍的高大樹木竟然漸漸稀疏起來,低矮的樹木和雜草開始增多起來,而那宮殿也在快速接近中。

不過這時許林的雙瞳猛然一凝,他的面前竟然出現了一個修長石質階梯,一直蔓延到山頂。

許林略一猶豫,隨後便踏上了石階。

按說在這獸脈的深處存在的都是高等階的靈獸,憑空便能飛行,根本就用不到行走,而且看樣式似乎像是人類行走所用,可是在這獸脈的深處會存在平凡的人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不會存在,可是現在出現了一條石階,這樣可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不過這時一道明亮的聲音猛然在許林的耳邊響起。“嘿,小傢伙,你怎麼跑到這裏來啦。”

許林和三獸都猛然一驚,下方的石階上不知何時居然出現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眨眼間便來到了許林的身邊,笑眯眯的看着一人三獸。

“是你。”

“沒錯,就是我,訥訥,不對,你們是不是從那邊的沼澤過來的。”白髮老頭抽了抽鼻子,似乎是聞到了什麼。

“是從沼澤中過來的,那裏面的東西可真厲害,居然還有鬼臉妖蜂。”

“什麼,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難道你用了我給你的保命令牌,可是我沒有什麼感應啊。”老者一愣,隨後便驚奇的看向許林。

許林搖了搖頭,從雲紋戒內拿出了一個令牌。“沒用啊,被我放進儲物戒內了。”

老者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你小子命還真大,居然從厄難毒澤裏面出來了,不過我給你的保命令牌你還是貼身放好,你放進儲物戒內是沒有任何用的。”

許林點了點頭。“那上面的宮殿是你的?”

“是啊,走,上去看看吧。”白髮老者呵呵一笑,隨後一步步的往上走去,他的腳步極是踏實,沉穩,蘊含着某種韻律輕輕晃動。

“唉,人老了總愛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這個石階是我不久前自己開闢出來的,一直通到山下。”

許林不經意的點了點頭。“你開闢這石階幹嘛,恐怕以你老的實力用不到行走吧,還有小子心中有一個疑問。怎麼這周圍靈獸越來越稀少了,等到這裏,居然都沒見有靈獸。”

白髮老者淡淡一笑。“小傢伙,你知道這是什麼山嗎,這山名叫獸神山,沒有允許,他們不敢進來。”

“噢,那爲什麼你敢進來,不怕獸神懲罰。也不知這獸神是什麼實力,居然能夠震懾整個獸脈。”

隨後許林眼中靈光一閃。“你不會是獸神的僕人吧。”

老者愣了一下,隨後便笑了一下。“算是吧。”

許林點了點頭,隨後靜靜的跟在老者背後,快速往山頂走去。

在許林身後的三獸隨着離山頂越近,彷彿感覺到了什麼,謹慎的看着四周。

這時一陣微風拂過許林,瞬間許林便感覺心頭一陣狂跳,一股龐大的威壓直接作用在髓脈之中,讓人剎那便有些顫慄。

“什麼,”許林猛然後退了一步,將威壓卸去。

一處龐大的城門也出現在許林的面前,城門大開,兩旁站着數只強悍的靈獸,雙眼掃視着四周。

老者淡淡一笑,揮手間便將威壓散去。“歡迎來到獸神宮。”

隨後老者便率先往前走去,這山頂處很是平整,很快便接近了城門。

在兩旁靈獸恭敬的目光下,老者帶着許林和三獸走進了城門。 走過城牆後,街道上居然還出現了三兩個人影,或是坐在大樹下的石凳上乘涼暢談,或是拿一把摺扇在路上靜靜行走,或是走進酒樓,要一杯酒水酌飲。

乍一看去,仿若這些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但是在許林的內心深處,從骨髓中傳出一股顫抖的感覺,那是興奮的顫抖,彷彿是遇到了對手。

許林心中不由得起了一絲波瀾,這些人絕對都是高手,起碼在許林看來,他們的實力都在渡劫期以上,這是多麼可怕的現象,渡劫期以上修士如果放在各國那都是無敵的存在,絕對可以橫掃修真界,在許林的印象中,唐國及周邊的國家中的三門五宗中都已經有近千年沒有人渡劫了。

老者帶着許林快速穿過街道,直奔城中最高的一處建築。

這裏彷彿就是城中城,在中間位置是一個佔地數畝的宏偉建築,裏面有山有水有樹林。

老者帶着許林毫不猶豫的走進了城中城,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人攔截,許林的心中更加坐實了這老者是獸神僕人的事實。

經過短暫的黑暗隧道,隨後許林便來到了一個仿若世外桃源的地方,青竹,鮮花,流水。

老者微微一笑,踏步走上前面的石階。“這就是獸神宮了,跟我來。”

許林往周圍看了看,隨後點了點頭。

隨着越來越深入,很快許林便在一處高大的石臺上看見了一個仰天狂吼的靈獸石雕,不過雖是石雕但卻有一股狂霸之氣涌現,在其內甚至還蘊含着一絲的荒古之氣。

這個雕像看上去有些年頭了,裏面所蘊含的歲月沉澱的氣息是作假不來的。許林在心中甚至還有一種感覺,這雕像好似是活的,在等待着某個時機,便能夠掙破桎梏,破繭而出。

這時突然這石雕的眼珠動了一下,直愣愣的看着許林。

許林猛然一驚,身子猛然後退了幾步。

而老者此時卻是淡淡一笑,望望許林。“怎麼,你發現了?”

“這石雕?”

“這石雕已經存在了數萬年,在日精月華的滋養下,又經過了億獸萬年的膜拜,敬仰,產生了一些變化,裏面產生了靈智,不過他還不到出來的時候,所以被封印到這裏了。”

許林兩眼靜靜的看着這個石雕,隨後便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感覺,似乎是在哪裏見過。不過瞬間他腦子裏便是靈光一閃,這石雕竟然和老者給自己的保命令牌中間的獸類一模一樣。

“這就是獸神的雕像啊,這是什麼獸類啊。”

“這是始古時期的強大荒獸,名爲地月蒼龍,他不入仙神兩界,不墜輪迴之巔,怎麼樣很威猛吧,他可是不死不滅的。”

老者嘿嘿一笑,臉上浮現出一股自得。

“你不會就是他的僕人吧,荒獸,生存了這麼多年,他的實力得多大啊,確實當得起獸神。”許林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

老者自得的一笑,似乎對許林的表現很滿意。“就是,你想不想見見他啊,我帶你去。”

許林自然是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好,那你跟我來。”老者拂了拂袖子,隨後繞過巨大的雕像,往裏面走去。

沒多久前面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宮殿,爲了顯得自己有禮貌,許林在路上便將小鬼他們三個收了起來。

踏着千階石梯,許林跟在老者的身後快速的行走。

走完石梯之後,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個寬大的廣場,在廣場的中央聳立着一個六米高的三腳大鼎,三根巨大的敬天香在鼎內緩緩燃燒,帶起沁人心脾的清香,聞一口便感覺神臺清明瞭許多,卻不是凡物。

似是察覺到許林的疑惑,老者輕聲道。“這三柱香是用撐天木製成的,尋常獸類聞一口便能開啓靈智,而且這三柱香能夠燃燒百年,所發出的清香都被均勻的分佈到獸脈的各處,所以離離獸脈越近,這獸類的實力就越高,因爲開啓了靈智以後,他們就會開始有意識的修煉,修行起來自然是一日千里。”

“跟我到大殿去瞧瞧。”

許林點了點頭,繞過大鼎,跟着老者走進了宮殿之內。

剛走進寬闊的大殿,隨後許林一眼便看見了正中間掛着的一幅巨大的畫像,這是一幅人物畫,裏面的人物栩栩如生,在畫像的下面有幾行小字:獸神地月蒼龍畫像,金鎮五司印。

不過等看清畫像上的人之後,許林的臉色瞬間一變,驚愕的看着身邊的白髮老者。“你。。。。”

那白髮老者卻是淡淡一笑。“不錯,畫像上的人就是我,怎麼樣,是不是很帥。”

許林猛然一驚。“你就是獸神。”

“不錯,你沒看周圍的人和獸見了我都跑了麼,其實是讓我把他們支走的,不過剛纔看你表情表現的還不錯。”

“你把我帶到這裏你想幹什麼?”

“收你爲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