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畢竟對於一個農村孩子來說,讀個三本,大專那純屬是糟踐錢,還不如自己去社會上闖蕩一番,積累一些經驗,創業當老闆。

羅烈的想法其實挺好,不過創業哪裏有那麼簡單,出社會闖蕩沒有多久,羅烈就開始後悔了……

不過既然已經選擇,那就沒有後悔的道理,就算跪着也要把它走完,再說後悔,後悔有用嗎?很明顯沒有任何作用,它只會讓你變得頹廢,不知上進。

就這樣,羅烈在社會上闖蕩了兩年的時間,在這兩年的時間裏,嚐遍了苦楚,受盡了無奈;不過,羅烈還是堅持了下來,因爲生活還要繼續。

只要今天還能從睡夢中醒來,那就沒有放棄和頹廢的道理,羅烈就這樣告訴自己‘要像那太陽一樣,就算每天都會落下,但在日出的時候一樣會照常升起。’

“只要生命不熄,就要堅持到底;只要生命不熄,就要堅持到底。”這句話,一直在羅烈的心中吶喊着,吶喊着。

人生都是從平凡開始的,一點點的平凡,堆積起來卻是萬世的光芒,沒有誰生來就是榮耀一身,光芒萬丈,都是靠自己一步步努力的成就。

還記得在高三的時候,老師會經常對大家說:“高考呢,它是一次人才的選拔,同時也是你們即將要面臨到的,人生中第一個選擇,一個決定自己方向的選擇!”

“這個選擇決定了,你們以後的路要怎樣走,是繼續讀書還是走入社會,它將對你們的未來起着重要意義,不過它只是一次選擇,是選擇,而不是抉擇。”

“所以我們要用一顆平常心就對待,就當它是一次期末考試,沒什麼大不了的;但也不可以漫不經心要認真對待,它決定了你未來的路要往哪裏走,是你們人生道路的一個大轉折。”

“將來你們還會面臨很多的選擇,高考只不過是第一個;不是說高考落榜那就完蛋了,只能回家去放牛了,以後就在也沒有出人投地的那一天。”

“我現在就明確的告訴你們,這種想法是不對的,答案是:否定的。”老師啪起講臺的桌子,義正言辭的大聲說道。

就像是在演講一般,脖子上的青筋都冐了出來,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語氣裏充滿了激情,讓人聽了就會熱血沸騰。

“就算是高考成功,考入了大學那又怎樣?以後也不定會好到哪裏去;這一切還都要看你自己是不是可堪造就!”

“怎麼‘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放在現在的社,都TMD不過是一句屁話,一句誤人子弟的狗屁。”

“人家還說‘百無一用是書生呢。’那爲怎麼我們每一個人都還要來學校?還要來讀書識字?”

“所以只要我們自己努力,不管怎麼話,都只是屁話,這一切都只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就算是回家放牛,如果你牛放得好的話,你也可以成爲牛狀元,牛大戶,牛大老闆,一樣可以開豪車住洋房,出人頭地地,大家說是不是?”

“是。”當時,所有的同學都被老師話帶動了起來,人人都是熱血沸騰齊齊稱是,反響很是熱烈,就連羅烈現在想起來,都不自覺的有些熱血沸騰。

“所以說高考不過是一次‘人才’的選拔,而對於你們來說,只是一次人生的選擇,這樣的選擇以後還會有很多。”

“它並不能決定你們的未來,將來要成爲一個怎麼樣的人,這一切的一切,都將決定在你們自己的手中。”

“不管以後是老闆也好,工仔也罷或是流芳百世,或是遺臭萬年,這一切的一切,都由你們自己去決定,應該要成爲一個什麼樣的人。”

“命運!命運!當命與運分開的時候,他是不完整的,它就這麼都不是;當命與運結合起來的時候,它還有另一個名字,那就是‘人生’一個人的一生。”

“命,是父母給予的,這是我們自己無法決定的,同樣也是無法改變的,命由天註定!”

“但是‘運’卻是由我們自己去決定自己去掌握的,所以我們不能掌握‘命’,但卻要好好掌控‘運’;永遠不要向命屈服,不要隨波遂流,掌控好我們自己。”

“帶着一顆平常心去對待高考,就算落榜了也不要灰心,我們一樣可以輝煌,一樣要面向太陽,太陽就算是落下,在明天日出之時,一樣還會升起,保持太陽一樣的幹勁好嗎?”

“好……”同學們又再一次一起齊齊說好。

“所以,只要生命不熄,我們就要堅持到底,就算是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也要堅持下去,因爲我們還活着,只要我們還活着,那就沒有放棄的理由,同學們說對不對?”老師的聲音很洪亮,都有一種在咆哮的感覺,不過卻深入每一個人的心中。

“對,老師說的對。”同學們又是齊齊的高呼說對,老師接着又讓同學還重複了兩遍,“只要生命不熄就要堅持到底,只要生命不熄就要堅持到底。”這兩句話可以說是響徹整個校園。

羅烈現在想起,那個時候的老師,那樣的渾厚聲音,猶如洪鐘般,彷彿自身又不知不覺的充滿了力量;在接下來的話,就改變着羅烈的一生軌跡……

現在老師要給大家說句掏心窩的話:“這個世界每一個人的起點都不一樣,這不是命運的不公平,而是別人的父親比你的父親更努力。”

“如果我們不比別人努力,將來你的兒子,一樣也會輸在起跑線上;這個世界永遠都不會有真正的公平,有的只是弱肉強食。”

“我們學校的某某屆,你們的某某學長學姐,也是農村的孩子,沒有背景沒有依靠;從我們學校畢業出去後,就步入社會。”

“然而通過自己的努力,現在也闖出了名堂,還一手創辦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年薪最少上百萬,那生活可比我們這些老師舒服多了,很是溼潤呀!”

“還有我們學校某某屆的,你們的某某學長,現在是某某企業老總,開的是寶馬七三零,就那車呀!就那車就是上百萬,說着眼神中還留露着羨慕的神色,還有某某屆的你們某某學長現在……云云等等。”

“現在的很多大學生,從學校出來,連工作都找不到;在街上隨便拉來一個發傳單的,都有可能是某某大學本科畢業的大學生。”

“但是事事無絕對,不過努力能考上大學是最好不過的;很多企業和國家機關單位,都受學歷限制,所以有了學歷,你稍微努力一下就能拿鐵飯碗,吃了公家飯;不用像沒有學歷的同學那樣,奮鬥在前線每天都是拼死拼活。”

然而在同學中也廣爲流傳的一句話是:“高中創業當老闆;南開北留科學家;國家一本公務員;國家二本當白領;專科企業技術員。”

南開大學與北留大學是兩個在全世界都名列前矛的大學,也是國家的頂尖學府!很多學生在還沒有畢業,就已經被國家或機關單位錄取。

於是,就是這樣。羅烈就滿懷着“高中創業當老闆”這樣的熱情踏上了社會,結果還沒有走上社會多久,羅烈就被一盆冷水澆醒了腦袋。

創業哪裏有那麼簡單,要不然這老闆還不成了集市上的大白菜?看着手機上顯示的招聘信息,羅烈的心裏像是被怎麼東西掏空了般。

不管那個企業,要求學歷都在大專本科以上,都佔了將近總量的百分之九十八,還有一些學歷限制低的基本上都是要求女性。

就這樣,在一年的時間裏,羅烈搬過磚;進過廠;路邊擦過皮鞋;站過崗,可謂是悲哀至極!

真要說起來,羅烈也還是有些優點的,爲人善良,誠實肯幹,能吃苦耐勞!就是比較容易心浮氣躁!這是年輕人都有的毛病,還沒有完全沉澱下來!要不然羅烈也不會換那麼多的工作了!

所以羅烈最後決定走上求學拜師的道路! 古玩市場,是白手起家的好去處,在這裏只要你有眼光,有足夠的專業深度,加上一定的運氣,一夜爆富也不是沒有的事。

趙長青,是羅烈在網上認識的淘沙朋友,同時也是和羅烈最爲投緣的一個,不但人長的帥,而且還很博學,平易近人。

不管有什麼不懂的,只要問他,他都會一一給你解答的清清楚楚,給人很安心踏實的感覺,羅烈也經常和他請教一些關於淘沙的知識。

淘沙,就是陶金,只要有金的地方就一定會去,有的時候也會下墓,和死人打交道,所以說做這一行一定要膽子夠肥。

趙長青西杭人,十五歲就開始跟着師傅淘沙,至今已有十年,在道上也算是頗有名氣,就在不久前,趙長青打算建立一個自己的隊伍,開創一片新的天地。

現在正好缺人手,說羅烈要是想幹,可以跟着他幹,一切有他罩着。

於是羅烈,就屁顛屁顛的趕了過來給他打下手,正好這次要去的地方――灕江縣,灕江縣離羅烈家鄉也不是很遠,挺近。

從灕江縣火車站出來,已經是夜晚九點多鐘,羅烈給趙長青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就走到車站路口的馬路邊上,點起了一隻香菸。

“嘿,帥哥一個人嗎?”這時,一個打扮妖豔的女子走了過來,腰如細柳,長得還不錯,可以稱得上是一個美女。

突如其來的搭訕,羅烈還是微微一愣,但並沒有多說就‘恩’了一句。

看羅烈的樣子,女子嘴角揚起一抹淺笑,靠近羅烈的耳邊輕輕的問了一句“帥哥要不要玩一下,一次兩百包你滿意”說完,還給羅烈拋了一個媚眼。

“不,不用了,你找別人吧!”聽女子這麼一說,羅烈也就瞭然,原來是失足少女,出來拉生意的。

“嗯,帥哥,要不這樣,先借你手機給我打個電話,這不我手機沒電了。” 我的絕美前妻 看羅烈不爲所動,女子立刻改口。

看身邊也沒怎麼人,羅烈也就把手機借給了女孩,撥通了電話,就感覺一頓爭吵,女孩一邊說,一邊往一條幽深的小路走去。

“嘿,姑娘,打電話你在這裏打就好了。”看着女子走遠,羅烈感覺不妙,直接就追了上來;然而女子卻沒有理會羅烈的意思,還是一直霹靂巴拉的說個不停,羅烈只好抓住了女子的肩膀。

這時,幽深的小路走出來三個男子,帶頭的是一個,看着有些猥瑣的黃毛男;不知道怎麼時候,路上出現了幾個人,也正向自己走來。

“小子,你是誰?竟然敢動我女朋友。”黃毛男指着羅烈大大咧咧的吼道。

“沒有的事,是你女朋友拿我手機打電話,現在可以還給我了吧?”羅烈知道不好,不過也沒有慌張。

“你是誰呀?我不認識你,這明明就是我自己的手機,怎麼是你的?”然而,女子卻失口否認。

“小子,你聽到了吧?我女朋友都說了,這手機是我女朋友的。”黃毛男一臉牛逼轟轟的看着羅烈,這時,其他幾個陌生男人也已經圍了上來。

……

一輛綠色的吉普車,飛馳來到了火車站路口;車子很漂亮,就像電視劇裏軍用的吉普車一樣,接着女子手中的手機響起了鈴聲,女子也迅速的掛斷了電話。

黃毛男神情一變:“想要手機可以,我看你這手機還不錯,就一千吧,拿一千塊錢來,我就把手機給你。”

“我給你兩千,怎麼樣?”這時,羅烈的身後,傳來了一聲清亮的聲音;聲音很清澈,羅烈一聽,就知道說話的人是誰,他就是趙長青。

而且,這時趙長青身邊,還跟着一個短髮女孩,女孩穿着一件黑色皮衣,黑色超短褲,加一雙黑色軍靴;這樣簡單的裝扮,讓女孩的長腿盡顯無虞,人長得也很漂亮,有氣質。

“長青哥。”羅烈回頭有些激動的說到。

“嗯,小烈讓你久等了。”趙長青與短髮美女微笑向羅烈走了過來。

“嗯,沒事。”其實說到底,羅烈也沒有等多久,最多也就不過十分鐘左右。

“原來你們認識啊?那錢呢?”黃毛男幾人沒有因爲,趙長青與短髮女孩的到來而怯場,依舊一臉囂張的看着短髮女孩說到。

ωwш¸ttκā n¸C○

這時,注意力瞬間,就集中到了短髮女孩的身上,黃毛身邊的一個麻子小弟,看得眼睛都直了,差一點那口水沒掉到地上。

“先把手機拿來我看一下,有沒有事。”趙長青沒有理會黃毛男的話,而是先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給他。”黃毛男看着懷裏的女子說到,女子也很聽話的把手機遞給了趙長青。

畢竟,趙長青加羅烈和短髮女孩一起,不過三人,而且黃毛男這邊除了剛纔的女子外可還有七人,何況還是在自己的地盤,黃毛男自然不怕趙長青耍怎麼花招。

“小烈看好了,手機沒有什麼事吧。”趙長青說着就把手機遞給了羅烈。

“嗯,沒事。”羅烈接過手機點了點頭。

“錢呢?兩千塊,拿錢來。”帶頭的黃毛男一臉盛氣凌人的看着趙長青。

“哦,你不說,我差點把這事給忘了。”說着趙長青對着黃毛男,就是重重的一腳,黃毛直接倒飛而出,倒在地上,黃毛懷中的女子也不免一起摔了一跤。

短髮女孩眼疾手快,立刻對身後的幾人下手;然而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撂倒了五個。

而剩下的兩人,頓時就慌了神,就在這時趙長青一個飛腿又幹掉一個,剩下的一個又是幾腳,黃毛男幾人就全部躺在了地上。

“兩千?”趙長青慢慢的向黃毛男走去。

“大哥,大哥你別打我,這都是他們讓我乾的。”這時,那個打扮妖豔的女子,看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黃毛,立刻跪了下來開始求饒。

“是你給我兩千呢?還是我給你兩千?”趙長青沒有理會那女子,直接走去抓起黃毛的衣領笑到。

“大哥,我……我給你,我給你。”黃毛嚇得原本鐵青的臉,瞬間就全都白了。

就趙長青剛剛那一腳,黃毛都感覺自己快要斷了氣,好久才喘上氣,想叫都叫不出來,只能抱着肚子捲縮在地上,而黃毛現在心裏只有恐懼。

“錢就免了,以後記得長點記性!少乾點缺德事。”趙長青放下黃毛,帶着羅烈與短髮女子轉身離開。

“多謝大哥,多謝大哥。”看着趙長青幾個離去的背影,黃毛幾人連連道謝。

“長青哥謝謝你們,今天可虧了你們,不然我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沒走幾步,羅烈就看着趙長青與短髮女孩訕訕的笑到。

“小烈,你不用客氣,長青哥說了,你由我罩着。”趙長青微笑的點了點頭。

“是呀,不用客氣,你就是羅烈吧!我是趙長青的妹妹,我叫趙青青,以後你也叫我青青吧!”這時,短髮女孩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兩人輕輕的握了握手。

聊着沒一會,幾人就來到了那輛綠色的吉普車前。

這時,副駕駛上走下了一個長髮女孩,女孩長得有點像外國人,鼻樑高高的,長得非常漂亮。

“已經解決完了?”女孩看着趙長青微微笑到,漢語發音很標準,咬字非常清晰!聲音清脆悅耳,猶如天籟!

“嗯,都解決了。”趙長青也微笑着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好,我叫李寒雪,請多多關照,很抱歉剛纔沒能幫上你的忙,以後你就叫我寒雪姐吧。”這時長髮女孩也向羅烈伸出了右手錶示友好。

兩人介紹過後,幾人就先後上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