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當李震按照正常的作息時間起床之後,他們已經完成了平常一上午才能完成的工作量。這一結果令李震欣喜的同時也暗自感嘆。金錢的誘惑力可是真大。

「這麼多天來。一直都在探詢七彩的秘密,還真沒看過這麼多人一起砍伐竹子的熱鬧場面,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再不去看看就沒有機會了!」吃過早點。李震就帶著兩女向竹林走去。

「快,再去找集干樹枝!」

「去弄根全通的竹筒!」

「狗子,回家把葯給我拿來!」

「讓孩子都躲遠點!」

「雨披拿來了嗎?」

不過當李震他們來到竹林的時候,砍伐竹子的場景還沒看到,卻看到了另一幕熱鬧的場面,而且這個。場面的熱鬧程度,簡直就可以用雞飛狗跳來形容。

「怎麼了?」李震奇怪的抓住了一個人詢問道。

「土蜂窩!好大的一個黑土蜂窩!」那個人一看是李震。立刻興奮的大叫了起來。

「土蜂窩?土蜂窩有什麼好激動的?。李震不解的說道。

「少爺。這個我知道,估計他們是找到了一個極大的黑土蜂窩!」媚兒輕聲的給李震解釋說「這個黑土蜂是一種體形巨大的土蜂,它除了頭紅尾黃外。全身都是黑色的,體長有一寸多,是一般蜜蜂的十倍左右!」

「啊!那麼大的蜜蜂?」李震猛然一驚。

「是的,這種黑土蜂不會采蜜,它們是以肉食為主的雜食性野蜂,除了捕食昆蟲、爬蟲、螞蟻外,還經常闖進別的小型蜂的巢里,掠食蜜蜂或蜂蛹。而且它們生性兇猛,攻擊性強。若被其變傷,傷口疼痛難忍,紅腫潰爛。好多天難消,即使愈后,也會在皮膚表面留下顯眼的黑色傷疤!」艷兒給媚兒做著補充。

「這麼兇猛?那他們碰到這個蜂窩為什麼會這麼興奮?不可能只是因為除害了吧?」李震疑惑的說道。

「當然不走了,他們主要是想要蜂窩裡面的蜂蛹!」媚兒笑著說道。

「哦,原來如此,看他們興奮的樣子,這黑土蜂的蜂蛹肯定比我這幾天吃到的蜂蛹都要好吃蝴」李震這些天可沒少吃炸的蜂鼎和竹蟲,畢竟這兩樣東西雖然不是這裡獨有的,但是也算是這裡的特產了。

「當然了。這兩天你吃到的蜂蛹都不如這黑土蜂蛹好吃。這黑土蜂蛹不光又肥又大。個頭是別的蜂蛹的幾倍,而且味道還異常鮮美!只不過這黑土蜂非常罕見,我已經有快十年沒見過了,沒想到這一次居然又可以一飽口福了」。艷兒說完,還伸出粉舌舔了下嘴唇,直把李震看得慾火上升。

「走!咱們看熱鬧去」。李震也不知道為什麼,面對這對雙胞胎的時候,自己的意志力變得非常薄弱。於是他連忙轉移自己的視線說道。

黑土蜂窩在一個小山坡上,非常不起眼,而且旁邊還有幾個腐朽的木樁子,遠遠的看去,還以為是一個土窩子,李震他們走過去的時候,那個土窩子周圍已經架上了大量的乾草,此時一個人正在往乾草上撒著什麼東西。

「那是一種驅蟲的藥粉!」艷兒看到李震臉上又露出疑惑的表情,連忙給他解釋說「一會點燃那些乾草」!」

隨著艷兒的解說,李震看到了那堆乾草被點燃了。然後五六個人各個捧著一根粗竹竿,使勁的往裡吹著氣,頓時就見一股股的青煙被吹進了土窩子的縫隙里。不一會就見大量的黑土蜂從縫隙中飛了出來,然後在自己的家門口盤旋著。

「他們也不怕被這些黑土蜂蟄到?」看著那黑壓壓一群。足有上千隻的黑土蜂。李震心中一寒,甚至還為那幾個正在往縫隙里吹風的人擔憂。

「沒關係的。你看他們身上都披著能擋雨的雨披,而且只要他們不亂動那些黑土蜂就不會找到他們,另外,這煙里有驅蟲葯,所以這些黑土蜂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散去。」媚兒到是

果然,沒過多久,也就十來分鐘吧,那些黑土蜂估計看到這個家是待不下去了,就都慢慢的分批四下散去。先離開的是主力人馬,足有上千隻的黑土蜂如同一片黑雲一般,飛的向山坡上移動,所有人看著那片黑雲,大氣都不敢出。

大隊人馬離開之後,土窩依然還有上百隻黑土蜂在堅持,不過這點黑土蜂大家就都不在意了,即使動手都能把它們滅了,不過為了安全,大家依然還在耐心的等待,果然,又過了一兩分鐘,最後這一小批黑土蜂也堅持不住了,開始四散而去。

看著最後離開的蜂群,李震暗自感覺有些可惜,恨不得將這些黑土蜂都收進桃源世界。這樣自己以後就不會缺黑土蜂蛹吃了。

但是黑土蜂的攻擊力很強,而且還非常兇猛,所以李震也沒有強求他們給自己捕抓。免得受到傷害,而且馬上就可以弄到蜂窩,只要留下些蜂蛹,估計這種黑土蜂就會在桃源世界落戶了。

不過雖然李震沒有說什麼,但是當最後那批黑土蜂四下散去的時候,突然不知道從哪裡伸出了若干個網子,瞬間就將這些被煙熏得四處亂散的黑土蜂逮了個乾淨,而且在逮完剩餘的黑土蜂之後,就聽到一群孩子雜亂而興奮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抓了二十多隻!可以換兩元錢了!」

「我抓了十隻!」

「我抓的最多,可以換三元錢!」

聽著這些孩子的聲音,李震突然有一種心酸的感覺。雖然這裡不是自己的祖國,人也不是自己的同胞,但是卻一點也不防礙李震的愛心突然泛濫。

「都不要算了,今天所有參與捕黑土蜂的孩子,每人獎勵五十元錢!」李震笑著對那些還在計算自己會得多少錢的孩子們,大聲的宣

「哦!萬歲!」 我的工作是花錢 那些孩子一聽,頓時一起歡呼了起來。

聽著孩子們激動的聲音,李震的心情也變得更加愉悅。此時圍住黑土蜂窩的火堆已經被撲滅,並且移開了,李震立方也興奮得跟著那些人衝上了土坡。

這個土蜂窩不像別的蜜蜂窩吊在樹上,或者建在石頭縫裡。它是半埋在地上的,只有碗大的一個口露在地面上。

毒醫悍妃 「都小心點挖。看那些黑土蜂的數量,這個蜂窩肯定不」看著大家興奮的樣子。一個稍微上了點年紀的人喊了起來。

「知道了!」幾個挖蜂窩的人頭都沒抬的應了一聲,然後繼續激動得挖掘著。

其實這個蜂窩很好挖,因為它的上面只有不到十厘米的一層薄土,所以很快,一個扁平的大蜂窩,被這些人從土裡挖了出來。

這個蜂窩就好象一個大餅子似的,直徑最大的地方一米多,有三十多厘米厚,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小窟窿眼,在最裡層的窟窿眼裡,一個個兩厘米左右長的蜂蛹,排列的異常整齊。

「噎!」挖出這麼大一個蜂窩,所有人不由得一起熱烈的歡呼起來。

看著眾人歡呼的樣子,李震微笑著將艷兒拉了過來,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了幾句話。聽完李震的話,艷兒先是一愣,然後立刻感激的看了李震一眼后,大聲的說道「大家都靜靜,這個黑土蜂窩我們少爺相中了,想出一萬塊錢買下來,不知道大家願意不願意?」

艷兒的話令全場瞬間一片寂靜,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片震驚的模樣。一萬塊錢在某些人眼裡並不算什麼,但是在這裡卻絕對是一筆龐大的財富,甚至都相當於某些人十年的總收入。所以在寧靜過後,頓時又爆出一陣接一陣的歡呼與感激聲。

李震見到對方答應之後,心中頓時安定了下來。一萬塊錢買一個蜂窩,看似很貴。但是李震心裡清楚,不算為桃源世界增添這一物種,光這種野生的蜂蛹它本身的價值,就絕對過一萬元這個數卓。

大家激動過後,投入工作的致頭更足了,看著熱火朝天的忙碌場面,李震則讚歎不虛此行,而就在此時,又有意外出現了。只見一個。人大聲的喊道「這裡有蟲子!」

一聽到有蟲子。李震第一直覺告訴他,這個蟲子絕對是竹蟲。因為那個,人正站在一根竹子跟前。而且這幾天,由於砍伐了大量的竹子,這竹蟲可是沒少收穫。

對於竹蟲李震也是非常喜愛的,不光味道好,據說還非常有營養。雖然據說這竹蟲會咬死竹子,但是李震依然往桃源空間里收了不

「有蟲子?我看看!」雖然已經收進桃源世界不少竹蟲了,但是卻還真不知道這竹蟲是怎麼現,並且怎麼獲得的呢。

在李震走過去之後,剛才喊有蟲子的那人,立刻揮舞著砍刀,將竹子放倒,然後在靠近下面的一個竹節上砍了幾下,豁開了一個四方的小口,然後興奮的指給李震看「你看,在這裡!」 弄震有時候都不得不讚歎自只的諒與實在的好。.就在他在賞訓開眾里的時候,老天爺居然又送給了他一份大禮,居然讓他在一片竹林的邊緣現了一群六隻非常稀有的白肢野牛。

白肢野牛也叫野黃牛,以體軀巨大而著稱,是現生牛類中體形最大的一種。也是李震這次緬甸之行。除了大象和犀牛之外,收到的體形第三龐大的動物。

它的頭部和耳朵都很大,眼睛內的瞳孔為褐色,但透過反光,常呈現出藍綠色。鼻子和嘴唇都呈灰白色。額頂突出隆起,無論雌雄頭上都有一對角,只不過雌獸的角較而雄獸的雙角非常雄偉,彎度相當大。由額骨高起的棱上長出,先垂直上升,再向外彎,復又向上,最後角尖又向內並略向後彎轉。

而且這白肢野牛之所有名白肢。主要是因為它們的體毛短而厚,而且很亮,毛色隨著年齡和性別的不同而有差異,但是四肢的下半截卻變化不大,始終都是白色的,就像是穿了白色的長筒襪,所以被叫做白肢野牛。

這六隻白肢野牛的收穫,在李震的心中比得到整片竹林都感覺到欣喜,要知道,這白肢野牛也是一種非常珍惜的動物。甚至如果按照種群來說,比那些老虎還要珍惜一些。

李震離開的時候,比當初來的時候,還要熱鬧,全村的人都來送李震,而且為了能將那些竹子拉走,李震直接派出了六輛大卡車。

這六輛卡車都是南家人遷移時購買的,這一回李震沒有把它們在磷絢山上煉化,並且在這裡派上了用場。而且這還是已經運走了兩躺的

前兩趟的運輸。李震有意的把它們安排在白天進行的,而且他甚至讓車開出一兩個小時之後,才悄悄的跟隨其後,將其收回桃源世界。所以大家一直都以為是那些車輛把他們砍伐下來的竹子運走的。

另外還有一件令李震有些哭笑不得的事情,那就是李震臨走的時候。居然有好幾個家庭,將自己的女兒託付給了李震,希望李震能幫自己的女兒在華夏找個好婆家。

對於這樣的事情,李震一開始堅決反對,但是媚兒和艷兒兩女卻極力贊同,私下裡兩女甚至還哀求李震,希望李震能帶一些她們的小姐妹出去,當然,兩女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希望在桃源世界里能有人和她們做伴。

雖然李震在桃源世界里將所有的緬甸人集中在一起,建立了一個緬甸村,而且由於一下子有上百個家庭加入,甚至比她們現在居住的村子還要熱鬧,但是其中卻沒有幾個和兩女認識並且交好的,所以兩女才會有如此要求。

最後沒辦法,李震只得答應了兩女的要求,於是當他們離開的時候。隨行的又多出了六個。年齡在十七八,最大的也沒有過二十歲的女孩。其中那個曾經採摘到竹稱的妮娜也在隨行的人員裡面。

當然這些人以及那些卡車,在出了村子沒多遠,就被李震收進了桃源世界,而且為了趕路,甚至兩女也暫時進到桃源世界里和她們那些姐妹做伴去了。

李震他這次的目的地是距離這裡有五百多公里路程的一個叫帕火的小鎮,五百多公里的路程其實並不算多遠,但是在緬甸這個到處都是「人走多了就成路了」的路上,李震早晨出,足足用了一整天的時間。第二天早晨五點多,才到達這裡。

進入到這個小鎮,李慕勉強找到了一點,城市的感覺,當然這個感覺主要的體現到路上,因為李震終於找到了一段平整的拍油馬路。只不過這路並不寬,頂多並排能通過兩輛汽車,不過即使這樣,李震也感覺到滿足了,畢竟不用再坐「雲霄飛車」了。

「少爺,現在時間還早,這裡有個很大的集市,不如咱們去轉轉?。一進入到這個。小鎮,兩女就從桃源世界里出來,開始充當嚮導。

「集市?好弈」。一聽這裡有集市,李震就來了興趣,因為李震對於逛各種農貿集市有著很大的喜好。

集市坐落在小鎮的一角,很長的一條街,街道的兩旁凌亂的建著形狀不一,層次不同的房子,有三層的,有兩層的,有磚瓦水泥房,也有木版草房,甚至還有的是搭的架子鋪的塑料。給人感覺非常混亂。甚至有些地方就好象是難民營似。

尤其是走進集市裡的時候,就更加擁擠,攤位隨意鋪設,道路狹有個三五個人站著不動,就容易造成阻塞。

而且這裡的天氣變化多樣,雨水來的突然去的突然,就在李震他們網到集市的時候,就突然來了一陣暴雨,足足過了半個小時才停下,然後這直接導致,集市上變得泥濘起來。再加上市場管理不善,壞掉的榴槤、芒果扔得到處都是,所以氣味異常不堪,

但是這些並沒有阻擋住李震逛市場的興趣,因為一進到市場里,他就有了新奇的現,百香果。

在緬甸這段時間,李震的收穫是非常大的,不光各種野生的動、植物

圓讀最薪直節就洗澗書凹加甩凹扣」謊芥全認仇洱豐,就是此人類種植和養硝的物種也收穫不少,其皓」水果為例,他足足為百果山增加了幾十種水果,其中有榴槤、芒果、檸檬、菠蘿蜜、番石榴、番木瓜、香蕉、椰子等等。當然最具有當地特色的檳榔他也沒有放過。

可以這麼說,目前只要緬甸有的水果,他幾乎已經收集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不過這一次遇到的這種叫百香果的水果卻不在次行列,所以李震見獵欣喜,直接就奔這百香果而去。

「這種果子因其果汁散出香蕉、菠蘿、檸檬、草毒、桃子、石榴等多種水果的濃郁香味而被譽為百香果。它是以汁用為主的水果,成熟果實含汁百分之三十以上。其果汁色澤鮮艷,天然色澤介於種橡黃與橙黃之間,有果汁王之美稱!」賣水果的是一個中年婦女,她的臉上抹著非常有當地特色的「特納卡」

說起這個「特納卡」也是一種非常神奇的東西,它是一種粉狀物,是就地取材自製的一種物美價廉的天然防晒美容霜。其學名叫做黃香操粉。而黃香橡是熱帶野生樹,李震已經收集到這個物種,此樹大多生長於乾旱、貧蔣的土地上,非常容易種植。

黃香橡樹和檀香樹、樟木樹一樣,氣味芬芳,色澤鮮亮,因為能散出香味,所以也可用做香料。用黃香橡樹榦研磨的香橡粉有清涼、化淤、消炎、止疼、止癢、醫治療瘡、防止蚊蟲叮咬等作用。

人們把香操粉抹在臉上,既可防止紫外線,又起到清涼、美容的作用。當然還有一點那就是,它完全是天然的,無任何添加的化學成分,因此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對人體產生危害作用。所以媚兒、艷兒兩女即使有了李震送的各種化妝品。依然沒有放棄抹特納卡的習慣。

而抹特納卡也是當地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中還有一定的說法,在一般的情況下,未婚的女孩喜歡將特納卡塗滿前額和鼻樑,結過婚的婦女則只塗臉的上半部,寡婦只塗臉的一半,老年婦女則隨心所欲,可塗可不塗。

「這個百香果給我來五緬斤!」李震在問清楚這是什麼水果之後,立玄購買了一些,再且在購買的同時。暗暗的給艷兒打了個眼色。

「這個。百香果以前沒見過,不是咱們本地的水果吧?」艷兒當然明白李震的意思,於是就開始套話了。

「對呀,這是從外國引進的。好象是從巴西來的,所以這果子也叫巴西果!」中年婦女非常健談,有問就有答。

「難怪我不認識,這是你自己種植的嗎?是用什麼種的?種子嗎?」艷兒隨意的問道。

「不光用種子,用蔓條摔插也可以。這種水果其實很好種的,它是蔓性果樹,枝蔓延長,只要搭好架子。中間經常修剪施肥,果子成熟后。自然落地,到時候去撿拾就行了」中年婦女非常實在,不知不覺間就透漏出李震需要的信息。

「高!」李震暗自給艷兒翹了翹大拇指,然後在挑選百香果的時候,更加註重挑選那些帶著一些騰條的果子。

「少爺,把那一串連在一起的百香果也買著吧!你看,它們連在一起多好玩!」而媚兒也非常貼心,她突然現了一長串帶著藤條的百香果,然後立刻指給了李震看。就這樣,桃源世界里又多出了一種水果」百香果。

現了百香果后,李震今天的運氣好象用完了似的,在後面的閑逛中。雖然也買了些東西,但是卻再也沒有什麼新奇的東西出現。

當然雖然沒卑什麼新奇的東西出現。他還是在買水產的地方以兩千緬甸幣,也就是十三塊華夏幣的價格買到了一隻緬甸孔雀龜。

這隻龜有巴掌大背甲上有兩排類似孔雀尾羽上眼斑的黑斑,它是十分少見的純素食龜種,由幼體到成體都是以植物類食物為主。雖然這種龜桃源世界里已經有了,但是李震並不在意再多出一隻。

對於緬甸的水產,李震的興趣就不算很大了,只是挑選了一些價格比較貴的蝦、蟹,和稀有的魚種。比如緬甸蚜魚購買了一些。其他的魚種他已經在別的小鎮的農貿市場購買得差不多了。

而且緬甸這地方,有很多東西怪的很,讓你絞盡腦汁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最讓人想不通的就是這裡的魚。不管你水漉的大積水時間的長短,地勢的高低,凡是有水塘的地方就有魚,並且可以垂釣。

這邊的海撥比較低,乾旱時到處沒水,地都乾裂,需要打井取水。而當雨季來臨時,這裡就會出現眾多積水的地方,感覺汪洋一般。這時,路邊可以到處見到緬甸人用幾根木棍就會在水塘邊垂釣,並且魚兒上鉤度讓人意想不到的快。釣上的魚小的有拇指般大大的也有巴掌大,而且偶然還有泥鰍、聰魚、蛇魚之類的。

而李震就有幸趕上了雨季,雖然這個雨季也才剛剛開始,但是魚的種類卻也突然異常繁多起來,為李震收集淡水貓。提供了極大的方便。僅僅才走過幾個城鎮,他就收集到呢口引食用魚以及觀賞魚類。甚至到最後也就是現在,李震已經是不珍惜的不購買。不是桃源世界沒有的,就不理會。

如此在集市上轉悠了一上午,也算是收穫不畢竟光一種百香果就令李震很滿足了。下午李震繼續帶著兩女在鎮上轉悠,尤其重點看的就是那個鎮上前富,霍德的爺爺居住的那個小別墅。而他這個行為按照行話來說,叫做踩點。

作為鎮子上的富之家,佔地面積非常大,李震圍著院牆轉了一圈,居然用了將近一個小時,而且由於院牆也不算很高,李震隨便找了一間位置高點的建築,就能看清楚裡面的情況。

院子的中心是一個具有緬甸風格的庭院式的別墅,一共有二層,看面積上下兩層最少在八百平方左右,主基調是白色,高高的起脊,白色的柱樑,豪華柚木製大門,再加上一些雕刻精美的圖形,盡顯豪華典

別墅前,是一片綠化帶,一直延續到大門口,別墅后除了一個露天游泳池外,還有一片繁茂的果林,種植了大量的香蕉、芒果、椰子等植物。而且在果林里。李震還看到了幾種圈養的動物,其中最顯眼得是兩隻大象以及幾隻在草的上悠閑散步的綠孔雀。

「少爺,你看那裡。居然還有衛隊在巡邏,他們手裡不光有槍,居然還圈養了豹子這種兇猛的動物看門。」李震他們此時正站在一座三層樓高的賓館房間里,艷兒拿著一個高倍望遠鏡,一邊觀察著別墅里的情況,一邊憂慮的說道。

「少爺,你注意沒有。那院牆雖然不高,但是上面好象有一層金屬線,不會是電網吧?」媚兒同樣也拿著一個高倍望遠鏡看著外面。

「呵呵,我也看到了,那確實是電網。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小鎮上的富翁,住的地方居然還布置得如此嚴密,看幕這裡可能還真有什麼秘密。」李震雖然也有些感嘆,但是卻是一點擔心的意思都沒有。別看這裡防範的如此嚴密。他有一百種方法安然進去再安然出來。

「這才十幾年的時間。他們家就展成這樣,肯定有秘密!」艷兒肯定的說。

「估計和那隻小鳥有關,否則他們也不會將那隻小鳥當成寶貝!」媚兒也點了點頭說。

「有沒有秘密。晚上一探就知道了!」李震看著不元處的那幢漂亮的園林式別墅,臉上露出了一絲激動的紅潤,嘴角早就不由自主的微翹了起來。

在李震等人的期盼下。天逐漸的黑了下去,而且這裡同樣電量緊缺,所以在九點之後。燈就一起熄滅了,不過在全鎮限電的時候,卻也還有幾處依然是燈火透明,其中李震眼前的這處小鎮富別墅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李震依然沒有任何行動,他在等,他要等到凌晨。等到那些人最鬆懈的時候,再開始行動,當然,他也不會在這裡傻等著,因為現在才九點左右,距離他行動的時間還有三四個小時,所以他先悄悄的來到白天看好的一個的點,然後直接隱身進到桃源世界,準備在這裡度過這段等待的時間。

此時的桃源世界已經有了一絲世界的影子,人口也算是遍地開花了,而且已經形成了一個大城桃源城,兩個村落南家村和緬甸村,以及三個以九條、條十三和條十四為主的小型安置點和一個門派炎翔門。

這些地方除了網並始建造的緬甸村外,都已經接近步入正規,尤其是桃源城,雖然依然還處於大搞建設階段,但是各種制度法規,人事安排,經濟結構。城市框架等都已經初具一個城市的規模。

南家村由於是整體搬遷,所以他們的展也很快,現在已經算是安居了業了,炎翔門有南大姓照應,再加上李震不時的出現指點一下三個徒弟的修鍊,雖然這裡的孩子多了些,但是卻也非常平穩。至於三個安置點,李震等於是任其展,因此並不打算在他們身上操什麼心。所以李震現在關注的地點就只有還沒有穩定下來的緬甸村了。

緬甸村說起來是一個村子,但是這裡的人卻是李震從不同的地點,湊到一起的,所以在建造起來有一定的難度,畢竟把這些人湊在一起,他們也需要一個磨和的過程。

不過幸好李震為了怕媚兒和艷兒寂寞,也把她們倆安置在了這裡,而媚兒和艷兒的特殊身份。令她們倆隱約成為了這裡的主導。一旦有什麼衝突,大家都來找她們調解和處理,媚兒有些靦腆,遇到這樣的事情一般都不大說話。但是李震現艷兒卻具有領導的天賦,於是當仁不讓的將緬甸村的管理工作交給了她。

當李震為了消磨時間進到桃源世界來到緬甸村之後,現艷兒正在處理一件糾紛,而這件糾紛令李震突然現了一件自己忽略了的重大事情。 黎元洪並不知道自己的對手還有閑心考慮自己的兩面性問題。如果黎元洪真的知道的話,他很可能會委屈的說,「俺就是一個當軍官的,哪裡有那麼多想法。」

湖北新軍已經登岸開始步行前往合肥,作為這次湖北新軍進攻合肥的最高指揮官,黎元洪的現在感覺到一種極度的為難。湖北新軍的訓練程度黎元洪很清楚,而對面的人民黨匪軍的實力卻遠超出黎元洪的想象。這支軍隊有著超強的工兵能力,而且有著強大的組織能力。黎元洪認為這是他的「老師」嚴復的手筆。原本的突襲計劃現在已經變成了正面進攻。為了掌握更加全面的計劃,黎元洪命令探馬加速探聽情報。

黎元洪的部隊開拔的很徹底,既然船隊已經不能繼續逆流而上,他們就暫時下了船錨,停在出陸軍的發點上,保證兩邊的距離能夠降到最小。不僅如此,黎元洪甚至希望水軍能夠用繩子捆住水下的大型水泥塊,靠蒸汽機的動力把這條障礙物拖開缺口,盡量讓水軍能夠跟上陸軍的行動。吃水淺的水軍風帆船隻運載著後勤補給越過了障礙物繼續逆流而上。

湖北新軍的大部隊開拔之後,水軍們根本不想下船,岸上只剩了寥寥無幾的人。一度人喊馬嘶熱鬧非凡登陸地點很快就冷清下來。水軍們早就習慣船隻往來的長江,面對著一條寬闊安靜的南淝河,河面上沒有什麼船隻,南淝河兩岸的樹林中響著震天價的蟬鳴,要不了多久就立秋了,這些蟬都在用盡最後的力氣鳴唱著夏日的曲子。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動靜。這種喧鬧中的靜寂讓水軍上下都覺得心裡頭很不舒服。

在湖北水軍沒有注意到的樹林裡頭,幾叢灌木突然不自然的擺動起來。很快,一塊帶著植物的地面傾斜著升了起來。兩個滿臉滿身沾滿了泥土的人赤身裸體的爬了出來。他們手裡拎著被同樣沾滿了泥水的衣服。先是仔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他們沒有看到有湖北新軍埋伏的探子,這兩個人才學著布谷鳥叫了幾聲。另外一處偽裝的很好的觀察點很快打開了偽裝蓋。兩個人民黨的偵查連戰士也爬了出來。

現在已經是三伏天裡頭最熱的時候,隱蔽點裡頭更是又濕又熱,他們塗著油脂的精壯身體上已經被汗水劃出了一道道的痕迹。眾人絲毫不在意毒辣的太陽。與隱蔽點裡頭相比,林地裡頭的清新空氣,還有陽光曬在身上那種暖洋洋的感覺都太舒服了。

大夥一面喘著氣,一面先把蓋子蓋好,每個偵查點裡頭都派了一個人去彙報情況,另外的同志留在原地偵查情況,準備接應下一波過來的偵查員。穿上草鞋,選出來的兩個同志往接應地點快步去了。

「可是悶死了。」一名偵查員抱怨著。

「這油膏一開始摸上去還挺涼快,不過頂不了太久。」說話的偵查員邊說邊在身上搓著。他指的是防蚊蟲叮咬的油膏,在隱蔽點裡頭油膏也變成了泥膏。

偵查部隊的同志們這麼抱怨並不稀奇,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堅持兩天的確是非常辛苦。不過大家都知道,想在敵人眼皮底下藏身這麼久,大家早就有心理準備。人民黨在準備工作上也做到了極限。除了防蚊蟲叮咬的油膏之外,大家至少準備了速食的食物,還有提神用的糖果。摻合了苦艾、薄荷以及其他提神植物的硬糖,含在嘴裡一顆的確能夠很好的讓大家精神起來。

隨便說了幾句身體上的不適,同志的話題轉向了離開不久的湖北新軍。「這些湖北佬在這裡待了快兩天,要走要打不趕緊決定,就這模樣還想打仗么?」

工農革命軍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倒不是工農革命軍遇到這樣超乎常識的突發情況會有什麼特別的表現。而是工農革命軍會提前好久就把偵查力量派遣出去。絕對不會犯下到了跟前才知道敵人幾天前就已經設置障礙的錯誤。

偵查員們按照早就設定好的行進線路快速撤退著,這裡距離接應地點還有段距離,本來用鴿子傳遞信息會快的多。無奈的是隱蔽點裡頭沒辦法存放鴿子,這是試驗后的結果。鴿子對環境的忍耐程度遠不如人類,訓練有素的偵查員能夠在地下隱蔽點裡頭藏上兩天,依舊能夠生龍活虎。一般的測試結果是,在濕熱的隱蔽點裡頭待的時間超過16個小時,鴿子要麼就病倒了,要麼乾脆就在惡劣的環境下去世了。

接近了匯合地點,不遠處傳來了布谷鳥的叫聲,這是規定好的信號。偵查員們回以蛐蛐的叫聲。

「怎麼光著腚過來了?」前來迎接的同志笑道。

「你們在那邊待兩天,也不會比我們強到哪裡去。」偵查員們也笑道。在樹林裡頭走了這麼一段,身體倒還真的感覺徹底恢復過來。大家穿上曬得熱乎乎的衣服,感覺好了很多。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