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當然了,他們這只是一種震懾敵人的手段罷了。

因為到了最後,誰也無法保證,局勢變成何等模樣,就算是石青凡,也會遭到其他天才強者的聯合阻擊等等。

「師兄,江碧蘭,司馬空,弦月,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互相之間,別撞在一起。另外,如果說要對敖蒼天、九九、陽齊、敖東方、穆木出手的話,記得手下留情……」

秦南沒有急著動,反而迅速傳去了一道道神念。

這裡許多人,都是他的朋友,他們之間,可以各憑本事,一爭高下,但是秦南不想看到他們,互相殘殺,那就不太好了。

「好!」

唐青山、江碧蘭、司馬空、敖蒼天等人都是點頭應聲,瞬間爆發出來了強大的氣勢,加入了戰場。

秦南看著前方那閃耀而起的無數帝光,還有那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他體內沉寂已久的戰血,開始劇烈沸騰,雙目之中,露出了濃濃的興奮之色。

「現在……到我了!」

秦南嘴角勾起了抹弧度,右臂碎開,化作斷天刀,腳步一踏,頓時爆發出來了驚人的刀氣,朝著那無面散修所在的帝命位置,直接斬去。

這一刀,沒有目標,誰擋在刀前,那就殺誰!

同樣……

這一刀,也如一顆璀璨的流星,無比耀眼,讓不少的天才,紛紛扭頭看來,一看之下,臉色頓時一變。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帝命爭奪戰(一)

「斷天刀?」

「斷天刀真被秦南獲得了?」

「嘶,他居然找到了斷天大帝的寶藏!」

一道道震驚的聲音響起。

畢竟能夠抵達第三關的修士,都不是普通的修士,見識閱歷,自然豐富。

不過,縱然是斷天刀的出現,也並未有在這個時候,掀起太大的波瀾,震驚過後,在場天才都紛紛回過神,繼續戰鬥,繼續交鋒。

刷刷刷!

在秦南衝到前方時,不少天才都是眼神一寒,一門門的帝術立刻打出。

「步踏天下!」

「崩滅領域!」

「斬!」

秦南身形如光,接連閃動,避開一道道的攻擊,他背後的崩滅領域,更如同絕世防禦,那些無法避開的帝術,撞擊在上面,都瞬間崩滅,無法傷到他絲毫。

他手中的斷天刀,則是爆發出來了一道道璀璨的刀氣,朝著四面八方攻擊他的天才,齊齊斬去,將那些法寶符籙帝術等等,一一斬碎,令的不少人臉色一變,倒退數步。

短短几個呼吸時間,秦南硬生生殺出了一條空擋,直逼前方。

「好一個斷天刀,好一個秦南,看來所有人,之前都小覷你了! 影后的通關攻略 我手中這把劍,對你的刀,可是仰慕已久,千萬別讓我失望。」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赫然是前方與各大修士纏鬥的無面散修。

只見他身形一轉,直面秦南,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柄古劍,這把劍通體冰色,散發出來了一縷縷的寒氣,使得四周的溫度,驟然暴跌,虛空之中,甚至飄出了一朵朵的雪花。

「雪神劍!」

「傳聞之中,差一點證道神器的絕世神兵?」

四周不少天才,都是臉色一變。

這個雪神劍,也是存在於傳說中的兵器,威力極其強大,沒想到再次見到。

「好強大的劍!」

秦南眼中光芒更甚,只不過他手中的斷天刀,仍舊沒有任何反應。

無面散修手中的雪神劍,似乎察覺出了斷天刀的態度,發出了一道道龍吟聲,顯然已經發怒。

它堂堂雪神劍,哪怕是面對真正的神器,都還未被如此無視過!

「一劍天封!」

無面散修的聲音,也冰冷下來,他人便是劍,劍便是人,劍已動怒,他自然也動怒,所以剎那之間,他就有了動作,整個人爆發出來了極快的速度,手中的劍,在虛空之中,只剩下了一抹冰冷至極的寒光。

磅礴的寒意,頓時化作風暴,洶湧開來,將四周不少修士,都是嚇的身形急速倒退。

「來得好!」

秦南長嘯一聲,沒有任何花俏,也沒有任何帝術,只是這樣一刀,直接斬去。

只見到,寒意碎開,風暴撕裂。

這一刀所過之處,萬物一切,皆是破碎。

轟隆!

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刀一劍,擊中一起,發出了一道巨大的爆炸,那極大的反震之力,也讓秦南和無面散修,都是同時倒退。

「果然強大。」

秦南手掌都開始興奮的微微顫抖。

帝榜前十的天才,他一直都還未真正的交手,剛才那短暫的交鋒,就讓他察覺到了無面修士那恐怖的實力。

若不釋放武樹,他必然不是對手。

當然了,剛才秦南尚未動用太多實力,他只是想要順了無面散修的意,讓他和他手中的雪神劍,見識一下斷天刀的鋒芒。

無面散修震退之後,因為無面的緣故,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但是不少天才,都察覺到了,無面散修的手掌,攥緊了一分。

咔擦……

極為細小的破碎聲響起,在這戰鬥聲轟隆如雷的道場上,本來極不易察,但是許許多多天才,都是無比清晰的聽到了。

他們神念一掃,神色頓時一凜。

雪神劍的劍刃上,已經多出了一道細小的缺口。

「不愧是斷天刀,名不虛傳,不過爭奪帝命,光是靠一把刀,那可遠遠不夠。」無面散修沉默了一會,忽而開口,手中雪神劍,再度刺出,一朵朵的冰花,刷刷落下,像是演練出來了一個冰雪世界。

「聯手攔住秦南!」

這個帝命四周,一些實力稍微弱小的修士,對視了一眼,神念溝通,立刻爆發出了一道道威力驚人的帝術,齊齊殺來。

秦南面前的攻擊,驟然倍增。

因為不少人,都感受到了他的威脅,亦或者是他手中斷天刀的威脅。

她甜不可攀 強大之人,固然可以震懾宵小,但是也有一個壞處,那就是其他的修士,都會聯合起來,對付你一人!

譬如石青凡、魔女芊芊、佛陀陳自來、刀千重、唐青山、敖蒼天等等這些赫赫有名的天才們,他們現在基本上,都是一個人對戰十個人,亦或者是更多,而且還要提防那些強大天才的威脅!

不過相對而言,石青凡、魔女芊芊、佛陀陳自來對戰的人,都因為排名的變化,反而越來越少。

因為,一旦一個人強大到一個地步,就會讓那些人,連聯手對敵的心,都無法生出!

如若更加強大,那就徹底無人敢挑釁!

「戰神之魂,釋放!」

秦南面對眾人攻擊,根本不後退半步,在他背後,五道紅光閃耀起來,戰神之魂頓時站立虛空,散發出來了一道道的戰神威壓。

這攻來的一位位天才們,都是呼吸一滯。

他們的武魂,居然被克制了?

要知道,對於不少天才而言,武魂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殺器,現在被克制了,就等於是卸掉了他們的左膀右臂!

「武樹,釋放!」

秦南往前大步一踏,在其背後,崩滅武樹、四顆戰神之樹,衝天而起,綻放出來了無數道的帝術意志。

秦南整個人的氣勢,也像是施展了某門禁術一樣,節節攀升,無比磅礴。

「這……」

無面修士還有四周那些攻來天才,以及爭奪其他帝命的所有人,看到這五顆武樹,腦海內都是轟隆一聲巨響,眼中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這是五顆武樹?

這個秦南,居然超越了傳說中的武道規則?

「戰!」

秦南血液沸騰,喝聲如雷。

在這一刻,他的身形,彷彿化作了一頭遠古凶獸,威懾全場。 此時,白雲市鐘樓區。

王允發家。

三十年的鐵樹如今終於開了花,娶了媳婦不說,還買了新房和新車,王允發自己都覺得跟做夢似的。

從小到大,他都是家裡最沒出息的那個,在社會上遊盪這麼多年,別的沒學會,吃喝嫖賭是樣樣不落,好在王家二老重男輕女,也好在他是個兒子。

對王允發,王家二老雖然不及對大兒子那般寵愛,卻也比兩個女兒強得多,王允發這爛泥扶不上牆的性子,跟老兩口對他的縱容溺愛也撇不開關係。

這些年為了王允發的婚事,二老可謂是煞費苦心,眼下終於是幫他成了家。

女方叫李霞,白雲市南城人,沒什麼文化,樣貌也一般,但配王允發卻是綽綽有餘了,只是人長的黑了些。

李霞家裡人也是急了,畢竟這個年代的女孩子,三十歲的年紀實在是不小了,若不是因為一直沒嫁出去,怕是根本看不上王允發。

冷血總裁倒貼山寨辣媽 王允發深知如此,自己什麼德行他自己心裡明鏡,所以對這門婚事很是看重,女方的要求他也是如數答應,直到兩人扯了證,他才徹底安心。

王老太太也囑咐他,既然結婚了,就好好過日子,萬不可出去在賭了。

王允發也一臉鄭重的應了。

此時,李霞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統計昨天婚禮的份子錢,一雙粗糙的手點著手裡的錢,每點五張都要在手指上吐口吐沫。

王允發笑嘻嘻的湊上前去,開口問:「媳婦,你都數了兩遍了,一共多少?」

李霞盤腿而坐,略有些枯黃的頭髮隨意的在頭上擰了個啾,襯著有些黑的膚色,讓她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髒兮兮的感覺。

聞言,李霞撇了撇嘴:「一萬四。」

「你收著吧。」王允發開口道:「回頭我在陪你去買兩件新衣裳。」

新婚燕爾,王允發把李霞當成了寶,再加上他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慣會說些好聽的話。

可李霞這人卻是個精明的,聽了王允發的話也沒什麼反應,反倒是開口說到:「你大姐才包了三百,怎麼這麼少?你大哥給了一千呢!」

王允發一聽不禁一臉無所謂的笑了笑:「三百不少了,你看看那單子上,哪有幾個包了三百的?」

「再說了,我大姐哪能和我大哥比呢?而且我和我姐的感情也就一般。」

李霞對王家的情況略有了解,大哥王允仲是家裡最有錢的,開了一個裝潢公司,最起碼有個上百萬。兩個姐姐都住在南城,那經濟情況就可想而知了。

轉角遇見你 但是,他們的新房可是王允發的大姐拿了二十萬買了他兩個南城的破院子才買的,所以要說王允梅沒錢,李霞才不信呢。

「你沒事多和你姐走動走動,怎麼說也是姐弟倆不是?」李霞心裡盤算著,開口囑咐。

「有啥可走動的啊?」王允發一臉不屑,撇嘴道:「要走動也是和大哥走動才對。」

李霞聞言眉頭一皺:「大哥家肯定是要多走動,但也不妨礙和你姐走動啊。」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帝命爭奪戰(二)

這凜然的戰意,將全場天才,全部驚醒過來。

「超越了武道規則!」

「我靠,還真有這樣的事情!」

「嘶,天級五品武魂,五顆武樹,還有斷天刀,這個秦南的實力,也未免太過強大了吧!」

一道道聲音響起。

不少天才看向秦南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雖然他們曾經看過許多古籍,聽過許多的傳說,但是他們對於超越武道規則,心中都是根本不信的,然而現在,秦南展放出來的五顆武樹,已經顛覆了他們的三觀。

當然了,這主要也是因為,秦南在第一關之中碰到的那些天才,都沒有晉級這第三關,消息沒有傳開,所以才會導致這些天才們,遭到衝擊。

石青凡、魔女芊芊、佛陀陳自來三人的目光中,則是露出了抹異色,秦南被帝榜稱之為異數,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們三人早就知道秦南的不凡,但是根本沒料到,秦南竟是這般強悍!

敖蒼天、九九、陽齊三人也微微失神,縱然他們早就知道了秦南超越了武道規則,可是沒有想到,半年之後,秦南的武祖之樹,居然增加到了五顆的地步。

「這小子……」

唐青山眼中閃過了抹精芒,體內氣息蠢蠢欲動,沒人知道他在想著什麼。

不遠處江碧蘭那黑袍之下的絕美容顏,綻放開來了一抹笑意,這個傢伙,果然一點都沒變,無論是到了哪裡,總會成為全場焦點。

「嘿嘿嘿!一群沒有見識的傢伙!秦南乃是本大爺的兄弟,怎麼可能就這麼點本事?等你們見到他最強的姿態時,那才叫嚇人!」

司馬空甚是得意,他已經有點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當這些傲氣十足的天才們,看到秦南有著整整九顆武樹時,那將是什麼表情?

那一幕,肯定很有意思。

秦南對於眾人太多,置若罔聞,身形一動,就朝著無面散修等天才飛來。

無面散修以及這些天才們,臉色頓時一變,他們只感覺身體一沉,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在了他們的身上,這種感覺,前所未有。

「走!」

不少原本對秦南出手的天才,臉色變幻之際,迅速打定主意,朝著另外帝命的所在之地飛去,他們內心覺得,與這樣的秦南交手,必然沒有任何勝算。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