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當然,聯投手裡握有靜海建總36%的股份,但是林泉臉上一點也看不出股權市值嚴重縮水后的沮喪。靜海建總的股價最高衝到十九元,當時的市值,可是聯投當初投入資金的十多倍,時間還剛剛過去一年。就算股價縮水到今天。聯投一年前地這筆投資還是增值的四五倍。

「我這樣的活動參加得很少,打球完全不行……」林泉笑著將球杆遞給球僮,對陳山、朱雲天說道,「你們都有自己的桿,我這桿總是用不順手,看來也不是我完全不行。」

「林先生不介意的話,我幫林先生挑一支球杆?」陳山笑著說。

「陳總不怕我拿球杆回家當擺飾的話,」林泉抓住球杆的兩頭,用力折了折,「得了。陳總還是不要讓好球杆糟蹋在我的手裡。」

「林泉就是不會享受人生,」朱雲天說道,「手下一群富翁,都不曉享受人生,我真懷疑老劉當上星湖建設地副總裁之後。還能不能像以前那樣悠閑?」

豪城地產與佳誠地產合併為星湖建設集團下屬的佳豪建設集團,由劉華東擔任總裁。雖說靜海建總的控制權沒有從聯投手裡失去,不過邵兵還是辭去靜海建總總裁一職,由楊得志繼任總裁,邵兵到新組建的星湖建設擔任常務副總裁。林泉的精力依舊放在聯合證投與聯合創投這一塊,星湖建設集團由孔立民擔任董事會主席。駱益同出任總裁,劉華東、邵兵、徐建、陳至立為副總裁,劉華東兼任佳豪建設董事長、總裁,駱益同兼任星湖控股董事長,徐建兼任星湖控股總裁。邵兵兼任青龍湖建設董事長,陳至立兼任青龍湖建設總裁。

僅從資產規模來看。星湖建設旗下的三大分公司,每一家都要比最鼎盛時期的靜海建總要龐大。現在沈氏旗下的上市公司很受打擊,明眼人都猜測是聯投暗中搗鬼,說不定聯投有假戲真做的嫌疑,星湖建設現在的規模要超過沈氏地產,說不定會借沈氏地產地這次深跌繼續增持其股權。

林泉邀陳明行、陳山兄弟在東郊莊園打高爾球的消息很快就傳遍靜海市,靜海市雖然在國內也算二線城市中的領跑者,城市的規模也相當大,但是消息卻在封閉的***里傳得更快。隨後不久,負責衛生教育地姚新安副市長應邀出席麗景集團捐建學校的捐贈儀式,昭示著麗景集團市政府之間關係的完全解凍。一方面,陳山代表麗景集團宣布將更熱心的參與公益事業,一方面,姚新安代表市委、市政府高度讚揚了麗景集團積极參与公益事業的行為,希望其能再接再厲,為公益事業做出貢獻。

在分割不到半年的時間裡,麗景國際大酒店董事長、總裁陳明建不得不承認自己當初與麗景分割地這一步走錯了。麗景與市政府之間渡過冰結將近兩年的冰霜期,而麗景藉助這兩年的時間,理順內部的複雜關係,相信不久一切都會走上正軌。

或許這時候還有人會想起躲在南瑞醫院病房裡的張權,不管怎麼說,陳明行都沒有允許醫務人員摘下張權臉上地氧氣罩,張權的醫療費用也由麗景集團轉由陳明行個人來承擔。

在姚新安副市長出席完麗景集團組織地捐學儀式,陳明行獨自走進張權的病房裡,注視著與自己相識近三十年的張權,嚷嚷自語道:「我們的時代早就應該過去了,但是企業卻需要延續下去,老夥計,不曉得你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靜海的城市確實比以往更漂亮了。」陳明行在病床前坐了一會兒,離開病房時,已經十點鐘了,沒有注視過道轉角里藏著一雙怨毒的眼神。

張楷明入境的當天,林泉就收到張楷明入境的報告,只是當年張楷明捲款出境的事情由麗景一手承擔下來,警方也無法採取措施,不過在王曉陽的布置之下,張楷明在靜海市的一舉一動,將受到嚴密的監控。林泉剛剛接到王曉陽的電話,得知道陳明行與張楷明同時進入南瑞醫院,林泉坐在那裡,冷靜的想了一下,覺得陳明行完全沒必要再與張楷明走到一起,同時進入南瑞醫院,很可能是巧合,說不定想徹底斷開關係也說不定。想了片刻,便讓張小斌電話邀請陳明行到名仕俱樂部聚一聚。要判斷一個人是否說謊,最好還是當面交談的好,雖然有些突然,但是林泉實在陳雨的處境。

陳明行坐從南瑞醫院回家的路上,接到張小斌代表林泉的邀請,有些意外,卻欣然前往,名仕俱樂部是耿系官系與聯投系富翁的聚會場所,俱樂部雖然奢華,但是經費主要由東都、和黃、聯投來分別承擔,陳明行只聞其名,卻沒有機會前往。

陳明行趕到名仕俱樂部,林泉已經在那裡等他了,有些迫不及待,卻讓陳明行相當詫異了。從陳明行的神色中,林泉曉得他還不曉得張楷明已經入境,也不多說額套話,進入休息間,直接說道:「我接到報告,張楷明今天上午回到靜海,在警方的監視之下,十點之前進入南瑞醫院,現在還沒有出來……」

「啊,我剛剛從南瑞醫院出來,沒有看見他啊……」陳明行詫異的說。

「警方向我詢問,有無必要採取一些措施限制張楷明的行動?」林泉看著陳明行,「陳先生覺得呢?」

「還以為他這輩子都不會回靜海,」陳明行輕輕嘆了一口氣,「看來我對現在年輕人的心思一點都不了解,我想沒有妨礙的跟他見上一面再做決定,警方能不能給予方便?」

「陳先生還是小心一點好,」林泉說道,「警方那邊沒有問題,只是想不出張楷明回靜海的意圖,讓人很擔憂。還有一件事跟陳先生說一下,我沒有得到陳先生的同意,在陳雨住處安排了幾名便衣……」

「謝謝你幫我考慮周全,」陳明行說道,「我還要跟張楷明見上一面才能放心,你不要擔心我會有什麼事,現在年輕人的體魄,怎麼能跟我們這些在部隊鍛煉過的人比呢?何況,我現在也就是一個沒有什麼用處的半老頭。」

林泉見陳明行堅持要跟張楷明先見一面,心想他或許還想勸張楷明自己離開靜海永不要再回來,輕嘆了一聲,點頭答應他的要求。卻在陳明行離開名仕俱樂部之後,林泉接到王曉陽的電話:「張楷明逃離我們的監控視線,監控人員發現,在他離開張權的病房之後,張權臉上的氧氣罩已經給解開了……」 「好穩的仇恨」

眾人驚嘆於酷哥胖超高防禦之後,身為nt的一休哥開始驚嘆酷哥胖穩健的拉怪能力。

桃谷六仙屬於很特殊的h6,並不是那種nt一扔嘲諷技能就會無腦撲過去的傻怪。在此前十幾次的滅團中,一休哥已經有陰影了,他記得很清楚,他的嘲諷往往只能勾引到老大桃根仙和老二桃於仙,老三桃枝仙、老四桃葉仙和老六桃實仙都屬於走位非常飄忽的輸出型h6,往往幾秒鐘之後就擺脫了嘲諷狀態,各自走位賣力輸出。

至於h6中唯一的奶爸,那個老五桃花仙走位更是猥瑣得令人髮指,這貨屬於半輸出半治療類型,時不時的抽冷子輸出兩下,一旦有其它h6掉血后,桃花仙必然會先挑選一個安全的位置,然後拚命加血。

只見酷哥胖也沒什麼炒飯技能,就運轉著本門心法沖了過去,頓時讓桃谷六仙就跟打了雞血似的,紛紛圍繞著他轉圈,都沒心思搭理其餘玩家了。

要說對這個副本的了解程度,一休哥和他的小夥伴們都超過了酷哥胖,於是乎九個人都震驚了。這四女五男的組合都習慣了開場十秒后桃谷六仙的各種猥瑣走位,從來沒經歷過眼前這種h6集火攻擊主tr勺「正常情況」。

很快,眾人就發現了兩個最大的不同點。

首先,桃谷六仙仇恨全在酷哥胖身上,連奶爸桃花仙都在拚命平砍酷哥胖,這種情況他們第一次遇到,如果他們第一次來,估計會以為這些h6都是腦殘,只需要無腦嘲諷拉住就行了。

另外,還有個最奇怪的現象,按理說桃谷六仙集火攻擊主tr勺時候,應該各種技能輪番上陣才對。要知道桃谷六仙每個人都會三種套路的點穴手法,如果一起對酷哥胖扔技能,就算他是神級nt也撐不了多久。奇怪的是,眼前的桃谷六仙好像集體遺忘了自身技能似的,每一個都堅持平砍,這種現象實在無法解釋。

四女五男都迷茫了,難道酷哥胖運氣好,或者說氣場太足,怪物見了他都不敢放技能了?或者說系統出了bh桃谷六仙突然間削弱了許多?

「不對,你們仔細看他的走位……」

就在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那個沉默的八弟曾經賣過豬肉終於開口了,這孩子是團隊中的副t水平和一休差不多。不過八弟有個亮點,此人眼光獨到,屬於論壇理論帝類型,對於很多理論上的東西分析得頭頭是道。

眾人經此提示,漸漸看出了一點門道。

說實話,酷哥胖眼下的走位一點都不風騷,簡直可以用樸實無華來形容。這樣的樸實無華,卻暗合了「簡單直接有效」的真諦。由於h6普攻破不了他的防禦,酷哥胖此刻的走位不需要考慮躲避傷害,他每動一步,走正好堵住了某一個h6去路。

四女五男漸漸發現,老三桃枝仙仇恨消散正準備走位閃開,被酷哥胖一個簡單的側身卡位堵住了去路,然後黑粗硬的長棍兩記平砍,瞬間又拉住了桃枝仙。同樣的,幾秒鐘之後老四桃葉仙也想走位跑開,酷哥胖一個后跳就貼在了桃葉仙身上,立刻就把這h6給拉住了。

如此循環之下,六個h6看起來始終圍繞著他,實際上,是酷哥胖憑藉走位死死纏住了六個h6,就像牛皮糖一樣,桃谷六仙始終無法擺脫他。

這樣的走位拉怪,已經到了大巧不工的巔峰境界,一休哥和他的小夥伴都看呆了。當他們看懂了這一幕之後,深深感到了自己和酷哥胖的差距,這個貌不驚人的死黑胖子,究竟有著多麼恐怖的實力?

「我還是有點不明白,為什麼h6都不放技能呢?」

小蘿莉七妹曾經騎過公牛弱弱道,她不能理解這種奇怪的情形。

「你還沒看出來?他打亂了h6的內置cd」

今天出奇沉默的二妞曾經木有乳溝,第一次發言了。

「我懂了,果然是打亂了內置cd,牛逼,太牛逼了啊」

一休哥突然猛拍腦門兒,做出恍然大悟壯。

副本里的桃谷六仙屬於ai較高的np這種ai比較高的怪物有優勢,也有弊端。優勢是不能無腦的被玩家蹂躪,弊端是這種h6會被智商更高的玩家破壞內置cd。

比如有一次,那個遠程的老六桃實仙準備閃到遠處對酷哥胖釋放技能,酷哥胖搶先一步,閃到了桃實仙背後。眾所周知,遊戲里大多數單體攻擊都只針對正面範圍180度以內的目標,對背後的目標無計可施。

這時候桃實仙的程序自動運轉,無奈取消了釋放技能。而他的技能冷卻時間一般是3秒左右,這就意味著,3秒之內他不會再釋放同樣的技能了,這就是打亂怪物內置cd的牛逼之處。

酷哥胖用同樣的方式,破壞著六個h6的內置技能cd。

這下子在場的四女五男終於看明白了,不是桃谷六仙不會釋放技能,而是他們每一個剛剛打算釋放大招的時候,都遭遇了酷哥胖的神級預判和神級反應

這一幕,讓眾人感到了驚駭,對酷哥胖徹底五體投地。

乍看起來,酷哥胖像是一個無腦的nt在拉一群無腦的怪物。只有真正熟悉桃谷六仙的玩家,才知道眼前的一幕是何等的高端大氣上檔次。

被酷哥胖的水平徹底驚艷的九個小夥伴都忘了本職工作,他們忍不住想錄製視頻發到網上,再弄一個牛逼的標題《十秒鐘看懂的都是牛逼風騷的高端玩家》

「我把桃花仙放出來,你們集火搞死他」

正在眾人傻眼的時候,酷哥胖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聲音,眾人再次傻眼……把桃花仙放出來,這話怎麼理解?桃花仙是一個行動自由的np又不受玩家的指令控制,想放出來就放出來嗎?

大約三秒鐘之後,人們開始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了。

酷哥胖繼續纏著五個h6,唯獨對奶爸桃花仙不理不睬。這時候桃花仙似乎感覺自己人生中的春天來了,立馬拋棄了酷哥胖,從h6堆里閃了出來,朝著酷哥胖的隊友們衝殺過去。

眾人又一次傻眼,原來還可以這樣玩弄怪物的?

這四女五男都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之前他們十幾次的開荒,就像兒子打爸爸一樣艱難。而現在,有了酷哥胖的加入,突然就像爸爸打兒子一樣簡單… 聽到王曉陽說張楷明脫離警方的監控視線,在此之前,將其父張權臉上的氧氣罩摘掉,想起張權在靜海宦場二十年呼風喚雨的歷程,林泉輕輕的感嘆了一聲,他是否會在臨終的一刻恢復一絲意識,為悲慘的下場哭泣。

林泉直接給陳明行掛了電話,將事情說給他聽,說道:「張楷明不會主動出現在警方的視野了,陳先生一切小心。」現在不知道張楷明的行蹤,也不曉得他此次返回靜海的目的,他既然摘掉他父親臉上的氧氣罩,送走他的父親,大概也做好最後一次回靜海的準備了。

稍後,王曉陽又打來電話:「醫院曾有讓張權自然死亡的方案,只是陳明行堅持沒有同意,這麼看來,也不方便以謀殺罪通緝張楷明,不過我會加派人手搜查他的行蹤,在摸清楚他回來的意圖之前,還是控制起來好。」

林泉點點頭,有些擔心陳雨那邊,又吩咐了王曉陽一聲。張楷明想得透徹,一定能想到當初是自己與陳明行相當默契的將靜海建總逼入絕境,陳雨要有什麼事情,林泉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林泉又打了幾個電話,坐在那裡想了想,甚至想到是沈氏聯絡上張楷明的可能,張楷明從省城入境,在他到靜海進入警方視線之前的那段行蹤,林泉沒有得到報告。

林泉推開門,張小斌、樊春兵、季永、錢衛國都站在秘書室里,樊春兵說道:「已經派人將方姐、小初接了回來,送陳晨返回陳山家,西宅小區加強了警衛……」

郭保林推門進來:「我跟九叔打過招呼了。只要張楷明在靜海停足,絕對連影子都藏不住,我看最直接的還是讓警方封鎖路口盤查……」

林泉看了看郭保林:「張楷明一回來,我們就如臨大敵,甚至失了方寸,要讓張楷明曉得,大概會很得意;張楷明是一個很自私的人,他為了自己甚至丟下中風的父親捲款外逃。在幾億金錢享受完之前,你以為他可能做出什麼過激地行為?」

郭保林沒有看到林泉在辦公室里一付緊張的樣子,說道:「話是這麼說,但是一天不把這小王八蛋捻成屎球,一天不讓人安心,最少也要讓他在監獄里待上一輩子,才讓人解恨啊。」

「你有什麼好解恨的?」林泉攬過郭保林的肩膀,一起坐了下來。「終身監禁啊,罪名還蠻難網羅的。得要再想想辦法,讓這種人逍遙快活,還真對不起良心啊。」心裡卻想:明天還找不到張楷明的行蹤,那麼沈氏參與這事的可能性又高了一分。除非像郭保林所說的那樣,動用警方地力量封鎖出入靜海的路口。

時鐘敲過十一點,張濤披上衣服,從暖和的被窩裡爬起來,準備給嬰兒沖奶粉,這小傢伙。一到十一點也會準時醒過來,才兩個月。一直是由田麗的母親幫忙帶嬰兒,前些天,田麗的父親腳崴了一下,田麗的母親便暫時回去了。夜裡給嬰兒沖奶粉的任務就落到張濤的頭上。

張濤打著哈欠,見田麗轉了個身,沒有醒過來,替她把被子掖好,看見嬰兒床上地小傢伙正睜眼看著自己,無奈的笑了笑。田麗母親離開的這幾天,自己給這小傢伙搞得精疲力竭。

租的房子很小,為了在房間里擺下嬰兒床,他不得不將衣櫥搬到客廳去。客廳里有張沙發床,很凌亂。地方太小,也收拾不了。他與田麗家的經濟狀況都不算好。七八月份房價暴漲,原以為買房的夢想還要拖延好久,要是房價一直這麼漲上去,漲幅超過他攢錢的速度,可能就永遠都買不起房了。現在房價降了下來,他原先看中的一套房子,比最高價時,降了20%,張濤又有些猶豫了,希望能再降一些,經濟上壓力就能少一些。雖然說他與田麗在麗景的工資都不算太差,加起來超過一萬,田麗家還好一些,但是自己家裡還要幫襯一些,特別農村都沒有什麼醫保的,萬一父母得了病,就是大開銷,得要預備些錢。

張濤沖了奶粉,試了試溫度,將奶嘴塞小傢伙嘴裡,等小傢伙吃飽,張濤坐回客廳,點了一支香煙。有輕輕地叩門聲,張濤以為對面人家的,嘩嘩又響了兩聲,張濤才聽真切心裡奇

怪,這時候有誰會上門來,問道:「誰?」

「我。」熟悉的聲音,卻想不起來是誰,張濤下意識的站起來去開門,看見張楷明站在門口,猛然一驚:「你怎麼回來了?」

「我為什麼不能回來?」張楷明穿著黑色的西服,過道只亮著一盞小燈,使得他地臉看上去十分陰悒。

張濤張了張嘴,沒有說什麼:張楷明去年與財務總監、秘書合夥捲款外逃時,留下一份股權轉讓書,將他在靜海建總的股權轉讓給麗景集團,麗景承擔了他所捲走巨額所留下的債務,沒有訴之法律,張楷明卻沒有不可以回來的理由。

「能請我進去嗎?」張楷明撇了撇嘴問道。

「房間小,小孩子睡眠又淺,一說話就會驚醒,有什麼話還是在外面說吧。」張濤走出來,將門帶上,他手機號一直沒有更換過,相信張楷明不會忘了,深夜來訪,讓張濤心裡很不舒服,卻不便拒之不理,拿出香煙,遞給張楷明,就站在過道,盯著張楷明的臉,說道:「你有什麼事,在這裡說吧。」心裡卻想:你當初捲款外逃時,可沒有想過我的處境。

「你還在抱怨我?」張楷明笑了笑,「林泉逼得這麼急,晚一些時間,可能就走不了;我自顧無暇,沒有考慮到你……」

張濤輕輕哼了一聲,說道:「我這種小人物,不管怎麼說,都能掙紮下來……」

「我一直挺看中你地能力的,要不是林泉欺人太甚,我不得不暫時離開靜海,我甚至考慮過讓你擔任我的助手,」張楷明笑了笑。

「哦……」張濤輕輕的應了一聲,可不會相信這種話。

「你覺得這社會公平吧,你的能力或許不比我差,也不見得比林泉差,為什麼會一直住這座不屬於自己地狹小的房子里,甚至請不起保姆,要自己起來給嬰兒沖奶粉?」

張濤見張楷明對自己地情況十分清楚,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問道:「你有什麼話,直接說吧。」

假愛真情:BOSS很邪惡 「林泉在靜海人模狗樣,可沒有念過跟你的同學之情,聽說你愛人的前一個男朋友可是相當的受他照顧……」張楷明眼皮子斂了斂,語氣有些兇惡,「林泉怎麼對你的,想必你心裡很清楚,除非你離開靜海,不然你沒想在靜海有出頭之日。我要你幫我從林泉手裡奪回本屬我的東西,你真的不應該只住這樣的房子里。」

「屬於你的東西?」張濤困惑的看著張楷明,「你一次捲走五個億,還不夠嗎?」

「整個靜海建總都屬於我的,你看看,現在的靜海建總值多少錢,一百個億,足足值一百個億,我只拿了五個億,怎麼夠?」張楷明臉色兇惡的盯著張濤,「你甘願在這裡窩一輩子?」

張濤舔了舔嘴唇,避開張楷明的眼神,腳尖捻著地,沒有吭聲。

「你在懷疑我有奪回靜海建總的能力?」張楷明拍了拍張濤的肩膀,「林泉豎敵太多,站在我這邊的絕不止我一個人。你先想想,我明天會聯絡你……」

張濤看了張楷明一眼,輕咬著下唇,這是他猶豫不決時特有的神情。張楷明笑了笑,轉身下了樓梯。聽著樓梯間里空洞的腳步聲消失,張濤依著門將煙點著,將煙抽完,將打開門返回屋子,卻看見田麗披衣坐在客廳里。

「你都聽見了……」張濤將煙蒂捻熄,覺得喉嚨里有些乾澀,「現在聯投跟沈氏斗得厲害,他大概是陸劍輝那些請回來的,我只是一個小嘍嘍,能做什麼呢?」

「他們或許只是需要一個更了解林泉的人,」田麗撇了撇嘴,說道,「林泉真的這麼遭人痛恨啊……」這時候嬰兒在房間里哭了起來,田麗趕忙跑進屋子裡,將嬰兒抱起來,也顧不上冰冷的氣溫,捋起衣服,將奶漲的**塞到嬰兒的嘴裡,轉過頭對張濤說:「我媽白天給我打過電話,我爸左腳有些骨裂,可能要歇一個多月,房子大一點,還可以將我爸接過來住,讓我媽照顧兩個人,現在……」田麗輕嘆了一口氣,「你先去睡吧,你明天不是還要開會吧,下半夜我來撐著吧,這小傢伙,再讓人受不了,白天死睡,晚上卻想要將他爸爸、媽媽給逼瘋了……」 一位籃球名宿曾說過:偉大的球員,會讓比賽進程變得非常簡單。

這是一句至理名言,不僅適用於籃球界,也適用於足球界和遊戲界。偉大的選手都有個共性,不僅自身強大,還能夠帶動全隊,繼而產生神奇的化學反應,讓比賽過程變得很簡單,甚至有可能將原本難度頗高的比賽變成單方面的屠殺。

此時此刻,這個開荒桃谷六仙的團隊,就產生了微妙的化學反應。

原本被h6虐出心理陰影的四女五男,親眼目睹了酷哥胖的神奇之後,突然產生了一種信心。有經驗的人都知道,當一個人心裡有陰影失去自信的時候,往往只能發揮出自身水平的8甚至更低。而當一個人充滿自信的時候,就有可能超常發揮,發揮出自身20的水平。

當奶爸桃花仙跳出來的一瞬間,一休哥和他的小夥伴們突然感到無比的熱血,他們等到現在,終於有機會出手了,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的大雕和大胸早已經饑渴難耐了

而遊戲pf真正迷人的地方,就在於那種挑戰h時熱血澎湃的感覺。

「大招留著,注意打斷。」

酷哥胖一邊拉著五個h6,一邊氣定神閑地指揮著。

此刻一休哥這個曾經的主t一個嘲諷技能就把桃花仙拉了過去,以一休哥的水平,讓他拉住六個h6實在強人所難,但要他拉住一個h6,簡直毫無壓力可言。

於是乎奶爸桃花仙遭到了慘無人道的圍攻,九個高手境的玩家,包括治療在內,每個人的普通攻擊都超過了106點。而桃花仙這種類型的h6是沒有防禦力的,玩家面板有多少傷害,就能打出多少傷害數字。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九個人牢記酷哥胖的叮囑,保留了大招,只靠著普攻和一些小技能,就打掉了桃花仙十萬血,效率還算不錯。

桃花仙加血有個規律,每當掉血2就會施展一次加血技能。原本五十萬氣血的他掉血十萬后,血量剛好減少了2於是乎這個猥瑣的h6不顧眾人的圍攻,仗著血多準備硬吃一套傷害后強行把血給刷起來

這個技能讓四女五男都有點陰影,他們都記得,桃花仙的群療技能可以給每個h6加血十萬點,而單體加血技能更變態,能夠一下子給單體目標刷血二十萬

如果真讓桃花仙刷一口,那剛才他們就白打了,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無用功

也正因為四女五男對h6的技能印象特別深刻,所以他們打斷的時候也特別果斷。

「看我的,金針截脈」

只見海咪咪的三姐曾經不穿肚兜嬌喝一聲,手裡拿著一根金色的長針。

三姐身為日月神教弟子,自然和傳說中日出東方唯我不敗那位牛人有一點點關係…不過,她這根金針並非東方不敗的金絲繡花針,只是日月神教弟子所掌握的一門精深級武學所附帶的技能動畫效果,那根金針實質上是氣態的虛像。

【金針截脈:精深級武學,命中后可阻截目標經脈,使其內息紊亂氣血翻湧,可強行打斷對方是在施展的武學,附帶的截脈效果可使目標在此後的十秒內無法施展同類型武學……】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牛逼的打斷技能,除了強行打斷這個效果之外,更牛逼的是那個「附帶的截脈效果可使目標在此後的十秒內無法施展同類型武學」。這個特效的意思是,接下來的10秒鐘之內,桃花仙只能施展攻擊類技能,再也沒辦法施展治療技能了。

有二妞和七妹這兩個不錯的奶娘在場,桃花仙那點攻擊,對九個人構不成威脅。

作為武俠小說里滾刀肉似的人物,桃花仙在這一刻爆發出了滾刀肉的特性,不能施展治療技能的他豁出去了,開始拚老命連著施展點穴技能,並且一出手就是點死穴,企圖秒掉一休這個哀木涕。

「成功化解」

當頭上飄出這個字樣后,一休大笑起來:「哈哈,哥早知道這貨要暴走

他用失落玉佩的特效,成功化解了這足以秒殺nt的致命一擊。

「點你軟麻穴」

失手后的桃花仙勃然大怒,這h6居然會佯攻,本來怒視著一休哥,右手一指卻朝著三姐曾經不穿肚兜點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的酷哥胖都有點懵了,這種聲東擊西的h6可不多見,也不知道那位三姐能不能頂得住。

「成功化解」

同樣也用失落玉佩化解了這癱瘓2秒的點穴控制,三姐曾經不穿肚兜比一休更得意了:「又來這一套,你以為老娘還會上當嗎?」

此前的十幾次滅團中,眾人早已受夠了桃谷六仙的聲東擊西,現在反應以及很神速了。這讓酷哥胖暗自鬆了一口氣,眼前這些隊友整體水平還不錯,可以省去他很多麻煩。

「我點你笑穴」

桃花仙很有點不屈不撓的奧運精神,又是一指向三姐點去。

這次三姐很淡定,因為失落玉佩有一個「使用后十秒內被控制的概率降低」這個buf,她估計桃花仙應該不會點她,多半會聲東擊西一個假動作,然後去點別人。

但是這一次,她失算了,被金針強行打斷施法的桃花仙很記仇,八成兒是對三姐曾經不穿肚兜懷恨在心,這一指居然不是假動作,成功點中了這位日月神教的紅衣嬌艷美人。

更加不幸的是,那個「使用后十秒內被控制的概率降低」buf在這一刻沒起到作用。所謂的被控制概率降低,並不是說100免疫控制,潛台詞就是說這種buf之下的玩家還是有較小的概率被控制。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