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當看到暗室房間角落裡散落了些許的蝴蝶卵,眼角的疑惑就更多了。

「吶,青苔你看這本書好好玩誒,有好多小人在。。。」(⊙v⊙)嗯

青苔:「你那種打開了新世界大門的眼神是幾個意思啊╭(°A°`)╮」

「別站對面了我這樣隔著桌子不好給你看啊≧﹏≦」

青苔:「你這個害羞好恐怖的說T_T不過去行不行」

一道寒光從秦沫語的背後閃出。

「嗎,隔著桌子什麼的還真是太麻煩了≧﹏≦」還有你一個9歲的丫頭是怎麼做到從背後掏匕首和看這種雙。休功法從善如流的╭(°A°`)╮

來到秦沫語身邊,青苔臉色略有複雜道:「沫語,你知道這顛***經是」

「我知道啊,秦家是修仙大族,但是那也只是世俗界裡面,在真正的修仙界里像秦家這樣的家族多如牛毛,所以秦家從來不自詡名門,但凡可以對修為有幫助,我秦家都予以採納,可是這個和現在有什麼關聯嗎?」秦沫語歪頭問到

「關聯大了。。。。。。。」(⊙v⊙)嗯看見書的內容時,提前想好的那種欲拒還迎的羞澀,自帶嚶嚶音效的表情並沒有用上,因為。。。。因為,

┻━┻︵╰(‵□′)╯︵┻━┻你他妹的鳳圖留仙裙就鳳圖留仙裙顛個屁鸞倒個卵鳳,〒_〒我不管你還我的純情,嚶嚶嚶。〒_〒

看著青苔躲在角落裡咬著手絹秦沫語眼角閃過了一絲狡黠

「你其實早就知道了對不對!」淚光摩挲的青苔抬頭說到,還真是個我見猶憐。

「哼哼,當然了,我早就知道爹爹有亂包書皮的貓餅,所以他這裡的書不打開你永遠不知道你錯過什麼(☆_☆)」

「那你是不是看過顛,鸞。倒。鳳。經?」O_o

「那是當然。。。。。當然沒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笑容還能在再尷尬一點嗎?」青苔無語道→_→

「誒,青苔你看是蝴蝶誒!」

「你別給我轉移話題。。。」你就這麼追出去了?你當自己是什麼天真的孩子嗎?

。。。。。。你還真別說,還真他嗎的是個孩子青苔無奈的只能追了出去,至於為什麼在這個蝴蝶不應該出現的季節里出現了蝴蝶,唉,算了吧,只要她別出現什麼危險,讓我能夠化形出來就好。

「誒?化形,本體,沒有功法。我怎麼把它給忘了,這下沫語有功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雙手叉腰的青苔仰頭大笑。

「那個請問你在笑什麼?」

「這下子,沫語總算有合適的功法了,她有功法了,我就不用擔心我的時間不夠沒法化形了,好看的小哥哥們,你們等著我,等著我化形出來好好的寵幸你們吧,哇哈哈哈,哇哈哈」沒有注意到身後一道寒光的青苔自顧自嗨的說到

噗!噗噗!噗呲!

青苔娘半跪著一手扶著角落裡的牆角一手扶著后腰_(:_」∠)_,而背後腰子上被捅出了幾個布靈布靈的窟窿還在流血。(真的是布靈布靈的哦)

「語醬你好狠毒的心腸〒_〒」

你好你的咬手絹嚶嚶怪以上線。

「喂,這可是爹爹給我專門打造的靈藥匕,只能救人殺不了人的,所以你放心哦,你看布靈布靈的是不是很好看(☆_☆)」

O_o?好看?好看是吧┻━┻︵╰(‵□′)╯︵┻━┻來我也讓你好看好看╰_╯

寒光一閃

。。。。。。。。。。。。。。。。。。

「語醬啊,真的比剛才好看多了呢≧﹏≦」〒_〒青苔娘的心在流血。

「哼」╭(╯^╰)╮再次收起靈藥匕的秦沫語道。

「說吧,剛剛你瘋了似的是怎麼回事。」

「剛才?O_o什麼事不記得了」我才不說你捅了我幾刀,寶寶很不開心的表情寫在臉上青苔說道。

「哦?不開心啊」

「那是當然,你要是不哄開心我。我就。。呃」_(:=」∠)_

這回好了我再也不用一手扶牆一手扶著腰子了,這回我只能趴在地上了。

「我說,我什麼都說〒_〒我真的什麼都說」

「早要是有這樣的覺悟何必呢?」

青苔被秦沫語瞪了一眼渾身冷顫且乖巧的跪坐在了秦沫語的面前,至於肉體上的傷痛〒_〒青苔表示全都是淚

「你還記得今天剛開始時我和你說過的話嗎?」

「當然啊,你說你是青苔石碑上的青苔,還認識我的老祖秦力」

「其實我根本不認識什麼秦力,那石碑上的青苔確實是我的本體,不過卻要依靠每十年立春聚集一次的春之熒匯聚在石碑上的時候偷去一點點來維持我的生命然後繼續沉睡來維持我的消耗,可是最近幾十年來的春之熒越來越少了,也許還能再維持個七八十年,可是對我來說也就是在睡醒個七次八次,根本就沒有什麼希望」說到這裡青苔眼裡本來隨著敘說一點一點暗淡的眼神里卻閃爍出了一種光彩

「可是你突然出現了,當你與我的本體接觸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你的身體,不你的體質對著我有著莫大的吸引,我的本能告訴我,你就是能夠讓我離開石碑繼續存活,本來我從出生以來就依靠著石碑的奇藝誕生了靈智,可是偏偏是創造了我的他,將我囚禁在了那裡一個又一個的千年,我再也不想過以前的生活,你就是我活下去的希望。」青苔彷彿失去了理智,眼神里也出現了狂熱的神情

原來她之前過得生活是這個樣子的,秦沫語暗自想到,她也是這麼孤獨的嗎

說到這裡青苔的神情也慢慢的平復了下來。

「可是當我得知你沒有合適的功法的時候,突然覺得世界是公平的,我已經活了那麼久很在你身邊看看這個世界也沒什麼不好的。」

秦沫語也感覺到了嘴角的一絲苦澀

看到秦沫語的表情,青苔嘴角卻有了一絲得意。

「明心石是我們最後的辦法,只要將我的本體徹底枯萎,那麼這無數年來我所積攢的春之熒和石碑本身的通靈就會變成明心石,他可以幫你找到合適你的功法。」 「青苔,你對我真好。」秦沫語看著青苔說到。

「可是我不需要什麼明心石,不需要你為了我付出這麼多」

看著眼角漸漸濕潤的秦沫語的青苔有些害羞道

「其,,,其實,,,其實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好啦。」你這樣誇我我會驕傲過頭的表情浮現在臉上

「,唔哇〒_〒怎麼會不好,你連命都不要了,怎麼會不好」九歲的小女孩感覺鼻子一酸一下子就哭了

「我不要修鍊了,就你陪著我好不好,明明才剛剛見面,你就要拋下我走了,娘親是這樣,族裡的小孩是這樣,現在就連你也要這樣,你們都是壞人,都是壞人。」秦沫語抽泣到,眼淚連成了線像不要錢似的從粉嫩的小臉蛋上往下掉怎麼也止不住。

-_-b「啥?我啥時候說過我要死了?你YY的不要太嚴重好喂?」

「好啦好啦,我不會死的」青苔很是無語的說道。

「我現在已經把精神綁定在你的腦海里了,所以說只要你不作死,我不作死,咱倆的壽命是一樣長的。」

「真。。真的嗎?」秦沫語抽泣到。

「當然是真的」

「那你之前為什麼不早說?」

O_o啥?

「你要是早說了我也不至於到爹爹的書房裡翻箱倒櫃的啊?」

小姑涼你這麼說話真的對得起你的良心嗎?你的良心真的不會隱隱作痛嗎?

「不會」

-_-b「作者這是我的內心獨白,秦沫語她是怎麼聽見的?」

(☆_☆)「因為青苔娘你握著我的手啊」

寒光一閃而過

「噗呲」

青苔_(:=」∠)_「〒_〒這件事情也沒人和我說過啊」

「走吧青苔娘,一會人多了就不好了」

「不會的,之前每次醒過來雖然就一小會,但是每次我都會看看星空,所以不會有人過去的,喂,你放手,有話好好說,我起來,起來好不好。」

如果有人能夠看見青苔的話,他一定會看見這樣詭異的一幕,一個9歲的小女孩,抓住另一個看起來稍稍更小的小女孩的腳脖子,一路拖地急行,剛開始還有些掙扎,到了後來青苔鹹魚到,除了有石子擱到腦袋然後彈起來,根本就不會有多餘的動作,完美的青·鹹魚·苔閃亮登場。

「好了青苔娘,接下來該怎麼做?青苔娘?青苔?」秦沫語嘴角微微抽搐的看著嘴角里的白色泡沫越來越多青苔心裡想到是不是玩的有點過了

青苔┻━┻︵╰(‵□′)╯︵┻━┻差是有點過分嗎!

。。。。。。

。。。。。。

「好吧,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不過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看著我」青苔娘看著眼前的石碑然後又看著秦沫語說到

「可是。。。。。。」

「好啦,我知道了,明心石嗎!又不會死。」說完就看見青苔在石碑上東摸摸西看看,是不是還並起彎曲食指和中指這裡敲敲那裡敲敲。

作者:-_-b「你確定你這不是在學我買西瓜的樣子?」

青苔-_-b

。。。。。。

「來來來,你來,┻━┻︵╰(‵□′)╯︵┻━┻你有沒有告訴我什麼厲害的手段你來┻━┻︵╰(‵□′)╯︵┻━┻」

秦沫語一把抱住要炸的青苔娘,凝視著作者「起點爸爸,跟著這樣的作者真的會有出息嗎?我現在換作者還來得及嗎?」

→_→作者:「兩位大佬息怒馬上就好!」

只見到「探尋了一會的青苔隨手一掰一塊還帶著青苔的石塊就從石碑上摳了下來。」

秦沫語。。。。。。。。

「再見我要換作者,這樣肯定沒有出息。」

沫語大佬棒棒糖獻上orz你不要走。

石塊上閃爍著的藍光不斷。

「沫語,可以借我用一下你的匕首嗎?」

接過匕首后,一下捅進了石塊里,就好像熱刀捅進黃油里一樣,只見石塊一下子就開始流出綠色的液體。

「把手伸出來」青苔面色嚴肅的說。

「給你,啊,你幹嘛?好疼。」

匕首劃過秦沫語呢手心,然後青苔把剛才石塊上的划痕對準按了下去。

轟,秦沫語只覺得隨著石塊的按下眼前的世界瞬間變得白茫茫的一片。

而青苔這邊看著秦沫語倒下以後眼裡也閃過了一絲欣慰。

看著面前的石碑,青苔的手撫摸了上去。

「老朋友啊,多少年了要不是你,也許當初我就死了」語調溫柔至極。

而石碑上的青苔也隨著青苔的手凝聚在了一起,只見石碑彷彿呼應,泛起了點點青光附著在了青苔手中的青苔球里。

「接下來是不是該說再見了,再次見到你也許又是千百年以後。所以讓我在陪陪你吧」一邊說著,一邊靠在石碑上望著星空,兩隻手也沒有歇著,開始捏了起來,只見隨著動作手裡的青苔緩緩變成了戒指的形狀,不見大反而變小。

。。。。。。我是嚴肅的分割線。。。。。。

而另一邊的秦沫語面對的是一望無際的白色,並不刺眼的光芒充斥著整個空間。

而隨著光芒的越來越刺眼,秦沫語感覺到所有的光芒都在朝著面前大概一尺的距離彙集,剩下的只是無盡的黑暗,黑暗之中的這一點光芒開始出現了畫面。

她三歲的時候族裡的大人在父親的背後議論她剋死了自己的母親對自己敬而遠之,她氣不過便找父親哭訴,父親沉默不語的摸了摸她的頭

四歲那年被所有同族疏離,自己一個人坐在屋子裡面傷心,淺素阿姨看見了后,直接拽著父親來到了我的面前,父親看著我緩緩的從懷裡掏出了一隻蝴蝶,跟我說這是母親生前最喜歡的蝴蝶,她叫靈光。

一個月後靈光生了好多小寶寶,我高興壞了,可是又過了七天,它離開了我,我感覺我真的就是大人們口中克人的禍星。可是隨著小靈光的誕生,我恍惚明白了很久以前父親的用意,是啊,生命終有盡頭,我就像小靈光們一樣,秉承著母親的一切繼續努力的活下去。

隨著我的一生,快速的從我面前晃過,我的眼角就下了淚水,母親我一定會的,好好的活下去。

所有的光芒都已經褪去,而我面前的那團光也已經變成了一篇經文。

《靈光蝶羽經》 「嚶!」秦沫語在明心石空間里得到了《靈光蝶羽經》后悠悠轉醒。

「沫語你醒過來了啊!」不見青苔蹤跡但是青苔的話語卻響起在腦海中。

「青苔,你怎麼回去了?」秦沫語環視四周問道

這一看不要緊,著實讓秦沫語的心揪了起來。

「你也看見啦,在你的精神剛剛進到明心石給你創造的空間里去之後沒多久,你腳下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啟動了傳送陣法,把咱倆給送到了這山洞裡來」青苔很是無奈的說到,「要不是我剛剛把石碑上的青苔煉化成了可以儲物的靈光戒指,沒有力氣,怎麼說也能帶你離開傳送陣的範圍。」

「那,我爹爹和淺素阿姨豈不是得急壞了,不行,我現在就要回去。」 來吧,狼性總裁 秦沫語滿臉急色的說道

「你先冷靜下來,我已經失去了對石碑的感應,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嘛?這證明我們至少離秦家有十五萬里的距離,我和石碑之前在這個範圍內能相互感應到彼此的位置,所以當務之急是你要完成修鍊的第一步完成練氣一層的修為,這樣子你才能打開靈光戒指把裡面我從秦力那裡偷偷留下來的東西取出來。」

「。。。。。,你不是不認識老祖嗎?」秦沫語看著眼前十分著急的青苔覺得很是安心。

「好吧,那我就開始修鍊了,可是,我的功法除了一開始的氣感是我能夠靠自己的其他的時候都需要有靈獸才能修鍊。」秦沫語盤坐在一塊比較乾淨的石頭上說到

「(☆_☆)竟然是馭獸訣那一類的功法,這樣好啊,日後人家一個欺負你,你就靠靈獸砸死丫的(☆_☆)」青苔興奮的說到。

「可能性不太高,我只能與蝶類靈蟲靈獸簽訂契約,你想靠蝴蝶抓死別人嗎?」秦沫語懊惱道。

「沫語,這你就想錯了,我之前看秦家沒有人修鍊過這一類的功法,其實當靈獸與主人簽訂完了契約之後就可以,根據主人的培養進化修鍊,甚至可以化形成人,而且蝶類的靈獸靈蟲,經常是術法精通,遠程攻擊別人,所以這功法並不是你想的那麼無力。」青苔在秦沫語的腦海中安撫道。

「只不過現在最麻煩的是你沒有契約靈獸靈蟲就無法修鍊,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詭異的功法,別人的功法都是幫助靈寵修鍊進化,你倒好,只能靠靈獸幫助你修鍊,這依賴性太高了。」

作者:。。。。。。青苔啊,是我的錯你要是不會安慰人咱就別安慰了,你沒看小沫語神情都不對了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