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瘋魔少帶著千人支隊,轉向南行,繼而從南邊繞到東南郊區,進入洛離和飛妹所在的山區。

在山區住了一個晚上。

瘋魔少將洛離和飛妹弄當床上,賣力的寵幸了她倆一晚,徹底的收了她倆的身、心。

算在來算算。

九階分身境靈穎兒,六階分身境飛妹,五階分身境洛離,七階分身境厲焽,五階分身境劉霖,四階分身境劉詡,帝級戰力六人。

劉瑩等金丹境加起來,皇級戰力千人。

劉家軍十五萬,外加洛離和飛妹旗下的雇傭軍五萬,靈嬰境級別戰力總數二十萬人。

瘋魔少有種翅膀硬了的感覺。

於是佔山為王,在洛離和飛妹的地盤,挖出龐大的地宮洞府,成立「飛龍宗」。

因為飛龍宗的飛字,飛妹特別高興,洛離姐妹情深,也跟著高興。

因為飛龍兩個字,靈穎兒暗自竊喜。因為只有她知道瘋瘋的秘密,瘋瘋藏著五千零九條銀色飛龍。

因為劉瑩當上了飛龍宗宗主,劉家欣喜萬分。因為實力堪比頂級勢力的飛龍宗,是劉家的。

瘋魔少自己領了個副宗主的名頭,表示除了戰鬥,瑣事勿擾。

搞完這些事之後。

瘋魔少向劉瑩提出,想帶著靈穎兒、洛離、飛妹,去南部遊歷,順便看一看那個星月皇國,到底是個什麼名堂,如果尚可,那就談談合作。

劉瑩同意了,但要求帶上她和劉濕一起去。

瘋魔少表示,自己心裡原本就是這麼想的,只是考慮到兩位姐姐,一個新任宗主、一個新任總執事,怕兩位姐姐忙的脫不開身,所以才沒任性嚷著要帶兩位姐姐一起去。

然後瘋魔少還親昵的說,一天也不想沒有瑩姐姐在身邊。

聽著這小情話,劉瑩整個人從裡到外美滋滋的。

出發的時候。

因為劉濕目前才靈嬰境修為,所以進入劉瑩的空間靈珠,跟其他三十名侍妾待在一起,加緊修鍊,以求儘快破境成就金丹。

瘋魔少召喚出摩天炎獸,自己騎在中間,身前兩女洛離和飛妹,身後兩女劉瑩和靈穎兒。

摩天炎獸展開四個翅膀,一飛衝天,飛上雲霄。

於高空雲海翱翔,心曠神怡,無比舒爽。

女子們笑得可開心了。

瘋魔少回眸看著靈穎兒,微笑說道:「穎兒的男人瘋瘋,說過帶著穎兒翱翔高空,現在是不是做到了?」

「嗯嗯。」靈穎兒一個勁的點頭,漸漸地,眼眶濕潤,臉龐滾落淚珠。

……

皇級一階飛行獸摩天炎獸,日飛行三萬里,十天後,抵達流雲城一號兵堡上空。

瘋魔少對靈穎兒說,「請穎兒神識查探,下方十里範圍,有沒有分身境存在。」

靈穎兒乖巧的點頭,隨即外放神識,覆蓋下方。

稍後靈穎兒微微皺眉,說道:「玉氏家族的老祖玉塬,怎會隱藏在下方兵堡附近?他想幹什麼?」

「果然如此。」

瘋魔少目露鋒芒,「玉氏跟御氏,密不可分,玉塬肯定是御蒼穹派來監視星月軍團的。」

隨後摩天炎獸極速移動,移動到玉塬藏身之處的上空,接著急速下降。

當下降到一定的高度,靈穎兒、洛離、飛妹,三位分身境迅速散開,落地包圍玉塬。

突感幾名強者靠近,玉塬猛地一驚,然後眼中開始流露絕望。

因為已經晚了,走不掉了。

趁著玉塬心緒動蕩之際,瘋魔少凝目望向他的腰間,目光鎖定腰間的那塊黑玉。

接著瘋魔少意念一動,施展魂力挪移秘術,奪取傳訊玉,杜絕玉塬做出最後的傳訊。

玉塬之所以意識到自己必死無疑,因為殺意。

三名包圍他的分身境,修為級別都在他之上,三人身上散發出濃烈殺意,殺伐果斷無情,毫無商量的餘地。

加之腰間的傳訊玉突然被奪走,無疑對方設計周密,方方面都考慮到了,志在必得,出手必做的乾乾淨淨。

一切正如玉塬所判斷。

靈穎兒、洛離、飛妹沒說一句話,也不容玉塬說出一句話,從三個方向同時傾力一擊,瞬間將玉塬轟了個粉碎。

洛離伸手,將漂浮出來的兩顆空間靈珠,牽引過來。

然後摩天炎獸下降,三女騰空躍到獸背上。

接著摩天炎獸升空,沒入雲海,等天黑。

深夜。

一號兵堡頂層小廳中,銀甲少年和黑袍少年相對而坐。

黑袍少年說,「我有了個新名號,叫瘋魔少,還有了四妻三十一妾,之中的靈穎兒,乃九階分身境,之前稱靈御女帝,我給御蒼穹戴了頂綠帽子,從他身邊奪走了穎兒,穎兒叫我瘋瘋。然後之中還有洛離、飛妹兩名分身境,劉瑩目前為九級金丹境。之中的劉濕、洛離、飛妹,為中年女子,不過,也挺好,我沒覺得自己不喜歡。」

銀甲少年說,「瘋瘋,不錯,那你就叫馭瘋瘋吧。」

銀甲少年接著說,「馭瘋瘋,你真的有些瘋魔了,感覺,你變得壞壞的,都不像馭山了。」

黑袍少年笑一笑,「馭星月,等久了之後,你也會變的,將來,你我雖然都是馭山,但馭山不會是你我,馭山永遠都只會是那個馭山,最壞的馭山,就讓我馭瘋瘋來做吧!」

銀甲少年也笑一笑,「也好,發展天上凡間星月皇國的馭山,就讓我馭星月來做。」

黑袍少年從空間靈珠中取出兩塊極品靈髓,遞給銀甲少年。

銀甲少年接過來,笑道:「謝了。」

黑袍少年說道:「靈兮女帝的這門魂力挪移秘術,端的是好用,那天我於眾目睽睽之下,挪走譚家老祖屍體中的空間靈珠,無一人看破。原本我只想著順手牽羊發點小財,結果沒想到裡面藏著譚家的那塊極品靈髓,小財變大財,加上御蒼穹客氣,賞賜一塊,也就有了兩塊極品靈髓。」

銀甲少年說道:「要不,你自己留一塊?」

黑袍少年搖搖頭,「劉家有一塊,暫時夠用,用不了多久,我還會去弄幾塊的。」

銀甲少年豎起大拇指,「你厲害。」

黑袍少年笑了笑,「靈穎兒和洛離、飛妹,暫時留在你這裡?」

銀甲少年擺手道:「還是你自己留著吧!你的女人,留在我這裡,算什麼?」

「你和我,不都是馭山嗎?說來說去,還不是一個人,有什麼不可以?」黑袍少年笑著說。

銀甲少年繼續擺手,「不了,有區別的,再說,如果她們不在你身邊,以你現在的性情,估摸著用不了多久,身邊又會增加一批新的女人。」

……

瘋魔少走後。

馭星月將兩塊極品靈髓,藏在一號兵堡的密室中。

然後對兩塊極品靈髓分別布置出陣法,讓它們源源不斷的凝結出極品靈晶——小靈錢、中靈錢、大靈錢。

有了這兩個搖錢樹,星月軍團乃至星月皇國,將進入快速發展的軌道。

一號兵堡主建築共六層,樓層多,每層不高。

所以整棟建築物看起來,也並不顯得很高。

馭星月住在頂層六樓,馭土住在五樓,霸風坐在四樓,遒叴住在三樓,隗隈住在二樓,一樓為大堂。

隗隈身為後勤軍團總務,雜事最多,住二樓更方面,免得一天當晚上樓下樓無數遍。

主建築周邊,環繞著一圈小院,分別住在慕容長風、蒙沖、朱梅、端木元和沐清、羅堅和羅敏、青陽、青邛、沐天影、端木雷等人。

主建築的樓層雖然不高,不過挺寬敞。

其實六樓住著的,並不止馭星月一個人。

妹妹軍團空間靈珠中的妹妹們,和元圓師姐,小師妹端木欣兒、沐菲兒,常出來陪伴。

所以雖不像馭土、霸風、遒叴、隗隈有妻子在身邊陪著,但馭星月並不寂寞。

自從馭星月在六樓定居下來,元圓師姐就出來陪在了馭星月身邊。

元圓師姐容顏挺好看,體型微胖,年紀不小了,一直沒找男伴。

一直以來,元圓師姐最疼愛草蘆峰小師弟馭山。

在她眼裡,馭星月就是馭山,因為她並不知道,也無法想象到,以馭山目前的修為,就能分身,馭星月實際上只是馭山的一個分身。

若說到感情方面,無疑,元圓是喜歡馭山的。

不過作為馭山敬愛的師姐,元圓只是默默的喜歡,從未想過要嫁給馭山。

因為馭山已有了妖兒、漪兒、璃兒、柔兒、嬋兒、紫然、紫媚——七位妻子,這些元圓都是知道的。

元圓不想讓馭山為難。

與其表露出來令人尷尬,還不如一直保持著純潔親密的師姐弟關係。

但其實,馭山心裡是知道的,因為元圓師姐眼裡除了她的小師弟馭山,從來不曾多看其他男子一眼。

如果換作是馭山本尊,在這段時間跟元圓相處,那麼什麼都不會發生變化。

而馭山的分身馭星月,就有些不一樣了。

隨著周邊環境的影響,馭星月漸漸開始,在情感方面,跟馭山本尊出現偏差。

馭星月對元圓,越來越親近。

師姐弟倆坐在一張床上聊天,聊著聊著睡著了,也是常有的事。 元圓對小師弟的感情,十分單純,從而就算在一張床上睡著,也不覺得有什麼。

可是某一個晚上,馭星月卻迷迷糊糊的把元圓給抱在懷裡。

元圓驚醒,隨即湧起一臉羞澀。

卻也沒有推開,後來一直忐忑不安,再也沒有睡著。

此後元圓變得很注意,到了比較晚的時候,就會主動離開,回去她自己的卧室。

然而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元圓更是徹夜無法入眠,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著,那個被擁抱的夜晚,回味著那種被自己喜歡的人所擁抱的感覺。

作為女人,元圓何嘗不想,能被自己喜歡的人擁抱著。

馭星月察覺到元圓的變化,於是在某個晚上,如實告訴元圓,他是馭山的分身,馭山本尊早已北上,去找靈兮女帝和鳳凌天。

元圓驚訝的不敢相信。

不過潛意識中卻很想這是真的。

而事實上,這當然是真的。

這個晚上,元圓沒有離開,跟從前一樣,聊著聊著睡著了。

馭星月也跟從前的某個晚上一樣,迷迷糊糊的將元圓師姐抱在懷裡。

然後,迷迷糊糊的親吻了元圓。

第二天,趁著天還沒亮,元圓早早起床離開。

其實整個晚上,除了迷迷糊糊的親吻了元圓,再沒發生什麼。

但這種被親吻的感覺,已然深深烙在元圓的心裡。

接下來的日子,元圓每天都盼著夜幕降臨,盼著被擁抱,被親吻。

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

這裡得說說,關於馭山的分身。

馭山的分身,跟那些分身境修為的人所分出的分身,大不相同。

分身境修為的人,所分出的分身,都只會用於輔助戰鬥,都不會讓其遠離本尊。因為遠離本尊風險極大,一旦分身被打碎,將傷及本尊神魂,一旦分身遭到虜獲,那麼本尊將再無秘密可言,且會連累本尊受到牽制。同時,各個分身修鍊,等於本尊在修鍊,修鍊效果會加持給本尊,並同步給其他分身。從而分身與本尊之間,仍是一個整體,分身絕不會滋生出自我意識,總的來說,分身相當於本尊多出些手和腳。

而馭山的分身。

首先,是在馭山尚未達到分身境修為的階段,就例外的擁有了分身能力,所分出的分身。

其次,馭山的分身擁有自我意識,更像是克隆出來的另一個馭山,他會隨著環境的變化,修鍊方面的影響,而發生區別於馭山本尊的變化。

再者,馭山的分身獨立性極強。比如,分身之一的瘋魔少,在戰場上難免不受傷,卻不會影響到馭山本尊和其他分身。再比如,分身之一的瘋魔少如今已是六階金丹境修為,卻不會同步給馭山本尊和其他分身。

還有,馭山的分身與分身之間、與本尊之間,不會在相互一靠近的情況下,就自動同步神魂記憶信息,必須彼此之間主動發起信息傳輸。

比如,瘋魔少和馭星月面對面坐在一起,卻跟不同的兩個人似的,彼此不知道對方想什麼,所以才有話說,有交談的必要。

如果換作某個分身境的兩分身之間或分身與本尊之間,彼此根本無需作任何交流,心裡的想法時刻同步。

其實馭山剛分出分身那會,短時間之內,也是彼此之間心意相通的。

但只要分開久了,就會變成獨立存在的個體,跟馭山本尊不相同的人。

元圓和馭星月同床共枕有一段時間了,不過暫時還沒偷嘗禁果。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