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發狂,失控……

從前融合吞賊的時候,就已經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了。

只是沒想到的是,她本以為已經解決了這個,卻是讓它躲在了自己不易察覺的意識海里,等著自己意志一弱,便取而代之。

感應到那吞賊的殘志叫囂個不停,蒔泱眸子一冷,攥緊了拳頭,一縷白霧悄無聲息地從額頭鑽了進去。

意識海中,蒔泱跟那吞賊即刻打起了架來,在這血月的影響下,原本已經制服了的吞賊這會明顯是躁動了起來,竟跟蒔泱那縷白霧打得不相上下,甚至還有壓過一頭的趨勢。

見此,蒔泱深吸了口氣,從意識海中退了出來,望著那輪讓鶴稹和鳳琰都陷入了苦戰的血月,小姑娘鼓起了腮幫子。

再度攝入多幾縷白霧暫且將吞賊先壓制,蒔泱手執羽扇,往下沖了過去。

一落地,那原本因為朱焓飛起來沒有辦法的眾人立刻往蒔泱撲了過去,除了為首的落七和蘇亦澄表情痛苦外,其他人都是一臉兇狠,一雙雙眼睛中透出的光芒,若是沒有血月的影響,都感覺是要置蒔泱於死地的。

恨意,在他們身上席捲了起來。

可笑的是,從頭到尾,無論是跟隨巧逸還是顧亦瑤,還是到這秘境來,都是他們的選擇,眼下變成現在這樣,除了無可奈何,就都認為是蒔泱的錯了。

異瞳透過他們的內心,蒔泱臉上的表情僵了一下,本來想著就這麼解決這些人的打算也暫且擱置了下來,收回羽扇,小姑娘召出一大片濃霧將他們裹去。

既是限制住了他們的行動,也是為了蒔泱動手提供了機會。

鬼魅般的速度在他們當中化為一個個殘影,一聲輕盈的腳步聲落地時,他們已是被蒔泱一個個打暈倒在了地上。

做完這一切,蒔泱喘息了片刻,小小的個兒拖著落七和蘇亦澄到樹下倚靠著,她看向了空中不知何時加入戰鬥了的朱焓。

再是望及那輪圓月,血色仍在不斷蔓延、增濃,明明知道這會不該是黑夜,但是卻彷彿聽到了鴞啼鬼嘯,禁不住的寒顫。

那在背後操縱之人,甚至比她早知道,她的吞賊還沒有完全被自己化解融合,以至於等到現在的血月,想要讓她失控。

想著,蒔泱眉頭皺起,濃霧席捲著周身,她往血月那處沖了過去。 言景祗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頭,接話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盛夏聽出他這話中帶有嘲諷的味道,她也懶得跟他鬥嘴了。「如果你留下我只是為了說這件事情的話,那我覺得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時間也不早了,我要走了。」

「這是你家,我是你丈夫,和我一起吃個飯就這麼為難你嗎?」在盛夏的步子還沒邁出去之前,言景祗忽然說道。

盛夏回頭看著他,覺得他這話挺可笑的。「不是吃飯為難我,而是這段感情為難我。你比誰都清楚,你對我早就沒有了感覺,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們又何必要如此苦苦糾纏下去呢?」

「你覺得和我在一起是糾纏?」言景祗沉默了半晌,最後蹦出了一句話。

他的嗓音裡帶著幾分沉悶,聽起來像是有些不高興。

盛夏也沒心情去管,微微抿唇,隨後搭話道:「難道不是這樣嗎?我們結婚三年了,你從來都沒有碰過我。我以為你是在等我,沒想到是我高估了自己,原來你從一開始就沒有喜歡我。」

「你能對外面那些女人下得去嘴,那是你的事情,但是我沒法接受。我沒法接受一個男人在和其他女人翻雲覆雨之後,還能言笑晏晏的和我說話。這樣的你讓我覺得噁心,讓我覺得我們的婚姻是在將就。」

「你要是不喜歡我的話,我們可以趁早離婚。反正你言景祗是鑽石王老五,不知道多少女人擠破了頭想要嫁給你呢!」盛夏嗤笑了一聲,無視言景祗那越來越難看的臉色。

「正好你們家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也不喜歡我,離了婚我也落得一個清凈,倒也不用每次和你回言家時受欺負。」

「你這意思,是覺得我委屈你了?」言景祗輕聲反問道,他目光灼灼的盯著盛夏,像是要在她身上戳出一個洞來。

盛夏不可置否的哼了一聲,「這可不是我的意思。」

「你這意思,是覺得我沒碰你,你覺得不滿了?」言景祗又繼續問。

盛夏被他說的臉一紅,擰眉看著他,眼中帶著幾分不屑。

言景祗卻忽然笑了起來,笑容有幾分明朗:「好哇,既然你是這麼想,那我就滿足你,省得你天天在外面說三道四的。」

他的嗓音低沉醇厚,倒是挺好聽的,帶著幾分蠱惑的味道。

盛夏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這時候的言景祗挺危險的,自己可不能被言景祗給帶到溝里去了。

言景祗才不管這麼多,他從床上起來想要拉住盛夏。盛夏看這架勢就知道他要做什麼,慌忙往外跑。

只是她還沒來得及開門跑出去,手腕就被人給握住了,隨後她整個人就被言景祗壓在了門上。

盛夏的心在劇烈的跳動著,兩個人此刻靠得很近。言景祗握住了她的手腕,將她兩隻手都給抵在了頭頂的門上,他的腿死死地壓制住自己,讓她根本沒法動彈。

這種姿勢很是羞恥,盛夏臉紅得發燙。

。 李初晨做夢也沒想到,這姜天,居然是這個態度!

他一出來,就開始罵人,還要打斷唐辰的狗腿子?

這是把唐辰當成狗了!

李初晨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他聲音冰冷地說道:「姜天,你要不是姜妍的父親,就憑你這麼和我兄弟說話,我就能滅了你姜家。」

「哈哈哈哈!」

姜天聞言,仰頭大笑道,「你小子又是個什麼東西?假冒獄神大人,還敢這麼囂張,你就等著掉腦袋吧。」

「呵呵,還在我面前裝,你以為我沒有見過獄神大人嗎?」

「就你這屁樣,還想冒充獄神大人,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長什麼樣子?」

「哦,你見過獄神,那你給我描述一下,獄神應該是什麼樣子?」

李初晨不怒反笑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見過的獄神,長的是什麼樣子?」

以前,李初晨一直隱藏身份,不想讓人知道他是獄神。

但現在,他主動暴露身份,卻被姜天懷疑。

這個姜天也是搞笑。

他說他見過獄神,卻又說李初晨是假冒獄神大人,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其實,姜天根本沒有見過獄神,更不知道獄神長什麼樣子。

他從網路上看到的獄神,穿著黑色戰袍,戴著骷髏面具。

根本看不到獄神的真實模樣。

但他卻能斷定,李初晨絕對不是獄神。

只因為,李初晨是唐辰叫來的人,唐辰有什麼本事認識獄神大人?

「小子,你算什麼東西?你讓我描述獄神大人的樣子,我就要描述獄神大人的樣子,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姜天語氣冰冷地說道,「你們最好現在就滾蛋,別來招惹我,否則,別怪我動怒了。」

「爸,他,他們沒說謊,他,他真的是獄神殿的殿主,是獄神大人啊!」

姜妍被姜天軟禁在姜家大院二樓的一個房間里。

剛才,無聊透頂的姜妍,一直戴著耳機聽音樂,沒有聽到樓下的吵鬧聲。

等她一曲聽完,才知道姜家來了客人,而且,還跟她老爸姜天爭吵起來。

姜妍下意識想到是唐辰,就急忙跑到窗戶旁邊,伸頭望過去。

看見李初晨和唐辰站在姜家大門口,她老爸還在罵李初晨。

姜妍都驚呆了!

要知道,那可是獄神殿的殿主,是威名赫赫的獄神大人啊!

「姜妍你給我住嘴,我養你這麼大,你胳膊肘怎麼盡往外拐?」

姜天聽見姜妍在為唐辰他們說話,他頓時就怒了。

養女十八載,女兒卻在幫外人,姜天那能不生氣?

這時,姜天的友人秦百川,在屋裡也聽到姜天的怒喝聲。

秦百川擔心姜天會和獄神大人發生衝突,怕要壞事。

他急忙站起身,和李天秀一起,往門口走去。

兩人走到門口,秦百川的目光就往唐辰身上掃,發現他不是獄神,又急忙轉移視線,看向一旁的李初晨。

這一看,秦百川頓時渾身一震。

剛才聽到姜天一直在罵李初晨,說他是個冒牌貨,秦百川還以為真有人冒充獄神大人了。

誰知道,姜天破口大罵的人,他根本不是別人,就是獄神殿的殿主,是威名赫赫的獄神大人。

姜天這混蛋,居然在大罵獄神,還說他要打斷獄神大人的腿。

「我草……」

秦百川都驚呆了,他急忙衝過去,拉住姜天,聲音顫抖著說道,「姜天,你他媽喝多了,還不快點向獄神大人道歉?」 第二百三十一章各方反應

巴黎高等師範學院

研究員哈洛德·賀歐夫這麼正在進行一場關於弱哥德巴赫猜想的講座。

“。。。。。圓法的盡頭在弱哥德巴赫猜想,我們的研究工作,已經讓我們可以看到,任何一個大於7的奇數都能被表示成三個奇素數的和,我們有信心去證明弱哥德巴赫猜想!”

“當然,我們的工作還很難將它推廣到偶數!”洛德·賀歐夫心情顯得很不錯,因爲他已經完成了弱哥德巴赫猜想的證明,晚上整理一下論文,明天就投稿給期刊。

到時候他將憑藉着這一研究成果,名滿全世界,成爲一名頂級數學家,甚至有望2014年的菲爾茲獎,而哪怕沒能獲取菲爾茲獎,其他的數學獎也絕對是少不了。

雖然說,搞研究的都比較單純,但是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夠得到認可,得到名利,又有誰不樂意呢。

“oh,my god!”忽然,有人發出了驚呼聲。

整個禮堂都一下子安靜下來,紛紛向着驚呼聲的發源地望去,每個人都臉上帶着不善之色。

洛德·賀歐夫也微微皺起眉頭,要知道在講座發出這樣的驚呼聲,是很不禮貌的,他說道:“這位同學,你的不禮貌行爲,已經影響了講座的正常進行,請你離開,別打擾各位同學!”

那個金髮碧眼的男生舉了一下手,然後站起來,對着大家鞠躬,然後說道:“很抱歉,我的行爲打擾大家!只是消息實在太震撼了,在Arxiv網,來自華夏的秦教授宣傳自己證明了哥德巴赫猜想!我被震驚到了!”

譁~~

整個禮堂都響起了驚呼聲,他們今天聽着哈洛德·賀歐夫關於弱哥德巴赫猜想的一些研究成果,他們就已經覺得不可思議。

結果現在,秦元清竟然都證明了哥德巴赫猜想了!?

能來這裡聽哈洛德·賀歐夫的講座,要麼本身是數學領域的,要麼就是對數學感興趣的,不然的話根本聽都聽不懂,他們自然知道,證明哥德巴赫猜想,與證明弱哥德巴赫猜想兩者之間的區別。

而且他們可都是秦元清,知道這一位是世界著名數學家,隱隱約約被很多人認爲是數論領域第一人!

這可不是什麼民科人士或者高中生、大學生宣稱自己證明了哥德巴赫猜想。

頓時一個個拿起手機,登錄Arxiv網,然後就看到了置頂的《任一大於2的偶數,可以表示成兩個素數之和》這一篇論文,大家一看,論文竟然足足一百四十三頁。

而臺上的哈洛德·賀歐夫臉色一變,用筆記本打開了Arxiv網,《任一大於2的偶數,可以表示成兩個素數之和》這一篇論文被置頂,一眼就看到,哈洛德·賀歐夫點擊開來,瀏覽了下來。

噗~

沒多久,哈洛德·賀歐夫噴出了一大口血,整個人暈倒了過去,直接摔倒在地上,連椅子都倒了。

。。。。。。

大不列顛,懷爾斯在接到《數學紀事》總編的電話,知道了秦元清證明哥德巴赫猜想,心中好奇之下,懷爾斯答應作爲審稿人,然後第一時間從郵箱下載論文,打印論文然後開始進行審稿。

“秦的論文,看起來真是讓人賞心悅目,一如既往的漂亮!”懷爾斯一行一行的看下來,手中的鋼筆則是時不時地在草稿紙上,寫下一行一行公式。

“真是不可思議,他竟然拋開了現有的研究成果,另闢蹊徑,我在上面能看到篩法的影子,也能看到閉軌積分這些明顯屬於圓法的痕跡。。。。。”懷爾斯越看越是驚歎,到目前爲止,他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論文非常的嚴謹。

懷爾斯當年,可是用了7年時間才證明了費馬猜想,將費馬猜想變成了費馬大定理。

而現在,秦元清證明哥德巴赫猜想才用多久。而且他的論文,可是很多數學家都看不懂,證明方法極其複雜,論證起來非常的困難。

懷爾斯估計,正是秦元清這種獨特的論文,才讓《數學紀事》沒有遵守雙向避嫌的原則,因爲實在沒用,論文一看就知道是秦元清的論文。

其他數學家,都是傳統數學家,很多論文都鹹澀難懂,有時候就是各種引用,需要查閱相關的引用的論文,但是秦元清的論文,引用文獻卻非常的少,雖然論文頁數會比較多,但是論文從頭到尾瀏覽起來卻不吃力。

懷爾斯用了三天時間,沒有提出意見,同意論文可以通過發表。

與此同時,懷爾斯在自己的推特上更新了一條動態:“我想哥德巴赫猜想真的被證明了!”

而懷爾斯,也成爲第一個發出肯定的數學大佬。

。。。。。。

美利堅,一別墅中。

陶喆軒戴着一副眼鏡,正在認真的審稿,這一次他也是任一大於2的偶數,可以表示成兩個素數之和》論文的審稿人。

《數學紀事》也不怕陶喆軒會因爲與秦元清同樣膚色而徇私,到了這個層次,每一個人都代表權威,都有道德素養,而且秦元清的論文獨樹一幟,一目瞭然,想瞞着論文作者都做不到。

既然這樣,還不如大大方方!

“真是不可思議,竟然以此創造更完善的理論根據,從而破解哥德巴赫猜想,還真是巧妙!”陶喆軒的興趣很廣,橫跨多個數學領域,而且都是屬於頂級存在,所以《數學紀事》纔會邀請他作爲審稿人之一。

“難以想象,華夏的學術環境,竟然能誕生這樣的天才!我是不是也申請華夏國籍,回到華夏去?”陶喆軒將論文放下,微微閉上眼睛。

他從小就是在澳洲,也就到了2009年第一次到達華夏,他不會說漢語,只會說粵語,但是他不喜歡華夏的學術環境,因爲各種學術亂象簡直是太辣眼睛。

而且相比起美利堅,華夏對於人才的待遇,相差一大截,像他這樣的研究人員,在美利堅是住着大別墅,一個人的工資輕輕鬆鬆住着大別墅、開着豪車還可以請保姆,但是華夏的科學家一個個苦哈哈的,生活條件艱苦。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