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白小晨親了白顏一口,笑容天真燦爛:「娘親真好,晨兒最喜歡娘親了。」 當此話落下之後,白小晨已經離開了白顏的懷抱,他腦袋一轉,就看到了一旁的瘋老頭,眼睛頓時一亮,興奮的跑了過去。

「老爺爺,你怎麼也在這裡?你當時去了什麼地方?那個壞女人有沒有欺負你?」

白顏一怔,詫異的看向白小晨:「晨兒,你和爺爺認識?」

白小晨認真的點了點頭:「娘親,你還記得你來救我和龍兒的那一次嗎?這老爺爺也和那壞女人有仇,壞女人還用計謀將他綁了起來,當時我還一直擔心他落入了那壞女人的手中。」

農家福女有空間 瘋老頭或許也記得白小晨,他撓了撓後腦勺,呵呵一笑:「我記得你,我還記得你身邊有個小丫頭,你和我的乖孫女什麼關係?」

乖孫女?

白小晨粉嫩的小臉上出現一抹驚訝,他轉過了小腦袋,疑惑的目光落在了白小晨的身上。

獨佳閃婚 「晨兒,喊曾爺爺。」

白顏摸了摸白小晨的腦袋,說道。

白小晨驚得目瞪口呆:「娘親,你說他是曾爺爺?晨兒怎麼又多出了一個曾爺爺?」

他的聲音,讓白顏的嘴角抽了抽。

如此算來,白小晨的曾外公與曾爺爺……確實有些多。

不過,白小晨還是乖乖的回頭,喊了一句:「曾爺爺。」

「哎,哎。」

瘋老頭興奮的老臉通紅,他將全身摸了個遍,卻依然沒有找到好東西,老臉上露出一抹尷尬:「我……我好像沒帶禮物,要不你們等我下,我回去拿下。」

眼見瘋老頭轉身將要離開,白顏急忙一把抓住瘋老頭的手臂:「爺爺,你先別回去了,稍後神宮的那些人要回來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此處。」

「對,對,」瘋老頭這才反應過來,猛地一拍腦袋,「我孫女說的都對,不能讓那些才小兔崽子見到你,他們一定會欺負你,我們先走,快離開這裡。」

對於瘋老頭來說,讓那些人看白顏一眼,都是對白顏的侮辱。

「娘親,小咪呢?」白小晨撇了撇小嘴,問道。

「我讓他們辦完事就先去妖宮,我們再妖宮會合,他們如果來這裡的話估計太遠了些,很容易就被回返的那些神宮之人看到。」

白顏蹙眉,還好這次神宮的人只留下一個玄神,否則的話,她估計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置。

白小晨眼睛一亮:「那我們現在就可以回去了?娘親,我們快回家吧,晨兒好想念妹妹。」

「走,回家。」

白顏牽著白小晨的手,嘴角不禁自的揚起。

陽光落在她的側顏之上,美得傾城絕世,驚艷眾生。

……

等神宮那些前去葯山的尊者回來之時,已經是黃昏后。

他們看著倒在地上的神宮門匾,心中就咯噔了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湧入了心中,讓他們的心臟都狂烈的跳動了起來。

「快進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其中一名尊者臉色大變,急忙邁步走入了神宮之內。

剎那間,滿是鮮血的前院映入了所有人的眼中,同樣令他們的心都狠狠的揪了起來,無窮的怒意染上了雙眸,以至於雙眼變得一片赤紅。 「紅尊!」

突然,天尊臉色大變,飛快的向著那堆屍體沖了過去,將其中一人翻了過來,當看到那站滿了鮮血的容顏之後,他的身子都顫了一下,嚇得他差點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是紅尊,紅尊居然被殺了!」

黃袍尊者與無尊腳步也踉蹌了幾下,他們的臉色皆是一片慘白,難以接受眼前所看到的一幕。

在如今的大陸之上,已經很少有人能突破到玄神,所以,一旦成為玄神,就可以被稱之為尊者,言喻尊上之位。

如果說,當望見神宮被人血洗的時候,他們的心中是憤怒過多,而如今,卻充斥著滿滿的恐慌。

若是紅尊都能被人輕而易舉的殺了,那是不是證明如若他們單獨行動的話,同樣也會有著這般危險? 惡魔霸少的逃寵 更甚至……整個神宮,都在一種岌岌可危的地步!

「是誰,到底是誰殺了我神宮這麼多人?又是誰害死了紅尊?」無尊的眼瞳一片血紅,面色鐵青,他緊緊的握著拳頭,手指都被捏的咯咯作響。

眾人沉默不語,整個前院都處於一片寧靜當中,靜的連風吹落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

「對了,若惜呢?」

突然,黃袍尊者像是想起了什麼,問了一句。

其他兩個尊者同時反應過來,面色再次一變。

「沒錯,還有若惜,快,看看若惜是不是也出事了!她是我們神界所有的希望!」

如果若惜真的出了什麼事,那神宮必將成為神界的罪人。

所以,她絕不能出事!

當這話落下之後,立即有人前去屍體當中翻找,然而他們找了一圈,都沒有在這群屍體中看到雲若惜的身影。

「在此處沒有找到若惜的話,也許她會在其他地方,我們分散著去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黃袍尊者沉吟了半響,揚起頭,目光中以後片堅定。

他的話,也讓剛剛那些放下心的人再次將心提了起來。

三人相視一眼,皆是向著三個方向同時而去,而他們身後所帶著的那些神宮之人也急忙開始搜索了起來。

……

此刻,神宮後山之上,雲若惜緊緊的攥著拳頭,美眸中蘊含著怒意與不甘。

最終,她還是聽從了侍女的話,離開了那場戰鬥,以免受到波及。

但想到紅尊倒在血泊當中的情景,雲若惜的眼中就染上了一抹嫉恨。

憑什麼?

憑什麼那個女人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就連擊殺玄神也是手到擒來,而她付出了如此的努力,依然不如她!

「小姐!」

就在這時,一道氣喘吁吁的呼喚聲從前方傳來。

雲若惜抬頭看去之際,便見貼身侍女快步的向她跑了過來。

侍女的臉蛋通紅,微微喘著粗氣,額上冒著汗水,她顧不上擦拭汗水,就已經快速的跑到了雲若惜的面前。

雲若惜的臉色難看,她冷冷的問道:「那些人已經離開了?瘋老頭也走了?」

侍女點了點頭:「他們都已經走了,而且……剛才天尊與無尊他們也回來了!」 什麼?

雲若惜柔美的容顏一瞬間就變了色。

如果他們早些時候回來,也許還能阻擋住白顏的離開,可偏偏他們在這時候回來了。

不但白顏走了,若是又看到她毫髮無傷,那她豈不是有了膽小怕事的名聲?那些年辛辛苦苦維護的顏面,也必將會無存!

眼見一道氣勢已經快速的向她而來,雲若惜的眸光閃過一道狠厲之色,她的手掌重重揚起,砰的一聲拍在了胸膛之上。

噗嗤!

雲若惜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臉色一片蒼白,她的身子亦是軟綿綿的倒向了地面,猛地摔倒在地。

「小姐!」侍女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急忙走到雲若惜的身旁,將她的身體攙扶了起來,咬唇道,「小姐,你這是……」

雲若惜狠狠的瞪了眼侍女一眼,厲聲道:「稍後你什麼話都不用說,給我閉嘴!若是多說一個字,我的手段你也清楚!」

侍女嚇得渾身一抖,低下了頭,不敢再多言。

就在雲若惜這話落下的瞬間,一道淺黃色的身影已經由遠及近,很快就到了眼前……

天空中的黃袍尊者看到了雲若惜之後,蒼老的容顏閃現出一抹欣喜,只是望見雲若惜那虛弱的身體之後,原先染上欣喜的老臉頓時沉了下來。

「若惜丫頭,這是怎麼回事?是誰把你傷的如此?」

他在外面沒有看到雲若惜的屍體,心中不覺慶幸她不曾出現,可他在慶幸的同時,也帶有著失望。

這種情緒很負責,即希望她找了個地方躲起來,又不願她是個膽小怕事之人……

如今看到雲若惜那受傷的模樣之後,黃袍尊者的心倒是逐漸放了下來。

還好,若惜還是他印象中堅強勇敢,又重情重義的姑娘,她也絕不會讓他們失望!

「咳咳!」雲若惜的雙眸滑下了兩行淚水,她緊緊的抓著黃袍尊者的衣袖,面容煞白的問道,「黃尊者,紅尊她怎麼樣了?」

身旁的侍女愣了一下,詫異的目光看向雲若惜。

小姐不是知道紅尊已經死了嗎?為何還要問出這句話?

但源於雲若惜剛才的警告,侍女有再多的疑惑也不敢問出口,只能低著頭站在她的身邊。

黃新臉色一變,他看著雲若惜那虛弱不堪的容顏,縱然心中不忍,依然還是說出了那一句話。

「紅尊她……死了。」

這一瞬,黃新猛地感受到雲若惜那柔若無骨的小手一僵,隨後緩緩的滑了下來。

她無聲的笑了起來,笑著笑著,淚水覆蓋著整張容顏。

「都是我不好……我只是氣不過瘋老頭帶著白顏來神宮算賬,並且還詆毀了神宮,這才出來為神宮出頭,可沒想到瘋老頭居然對我動手……」

「是紅尊,是她拚死護著我逃走!我都跪下來求白顏放過紅尊,但白顏還是不肯留她的命!本來我不想丟下紅尊離開,但……你們說我是神界的希望啊,我怎能因為一己之私,就讓日後的神界面臨危險!」 她的手捂著臉,任由淚水從指縫中劃過,浸濕了面前的地。

轟!

一股怒火從黃新的心中涌了出來,他緊緊的握著拳頭,無窮無盡的憤怒侵蝕著他的心臟。

「瘋老頭居然……居然敢幫著那個女人對紅尊出手!確實,在這大陸上,除了神君與妖帝之外,就只有他能做到誅殺玄神!神君絕不可能對神宮動手,妖帝如今正在妖城!也不可能前來此處!」

原來,殺了紅尊的居然是那個該死的老頭!

他真的為了一個收養的孫女,就背叛了神宮!

「若惜,你沒有做錯什麼,你能在那些人詆毀神宮的時候出來維護,就證明你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丫頭!何況,你負傷離開,並不是為了自己,你這麼做都是為了神宮!哪怕將我們換成紅尊,我們也絕對會庇護你逃走!」

黃新如今已經被憤怒充斥著胸腔,所以,對於雲若惜的話,他根本就沒有去細想。

若是白顏與瘋老頭真的想要殺了雲若惜,又怎會放她逃入後山?為何不在殺了紅尊之後繼續追殺雲若惜?

而且……

瘋老頭在沒有恢復實力之前沒有擊殺紅尊的能力,若是他恢復了實力,就能傲視神界!

他又為何要殺了紅尊便離開?

正因為心中的怒火與對雲若惜的信任,讓他並沒有考慮到這些事情。

他的一雙眸子早被紅光所侵染,殺機從周身擴散開來,整片天空都因此變得陰雲密布。

「黃尊者……」雲若惜放開了手,抬起淚眸,她的神色楚楚可憐,我見猶憐,「你不用再安慰我了,這都是我的錯,當年我沒有救了白顏的話,就不會有如今的她,也沒有這麼多的事情……」

「我知道幼狐的血可以救我,所以我今天想要用恩情來祈求她,畢竟當年若非是她,我也不會無法修鍊,可誰想到,會因此讓她這般暴怒。」

在說完這話之後,雲若惜再次低下了頭,小聲的抽泣了兩下,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柔美,卻讓黃新的心都酸痛了一下。

「這個女人當真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你救了她,她還想要恩將仇報!」

黃新惡狠狠的咬牙切齒,他活了如此多年,都沒有見過像白顏一樣無恥之人!

如若當初收養白顏的是他,那他必然將這恩將仇報的丫頭狠狠掐死,也好過給他臉上抹黑。

雲若惜見黃新已經完全相信她的話,心中一喜。

「黃尊者,我想要恢復實力,並不是為了我自己,我是為了大陸蒼生,可畢竟這個世上自私之人還是有很多,也並非所有人都如我一樣願為大局考慮,不如,此事就算了,我也不願意勉強別人。」

她用這護身符冒充白顏,不過是為了在神宮得到至高無上的地位,從來沒有想過要當什麼救世主!所以,她自然希望黃新應許她。

這樣一來,她也就不用為神界去賣命!

雲若惜沒有將內心的希冀表現出來,柔美的臉龐卻依舊揚著一抹苦笑,表情很是無奈。 黃新眼眸一沉,眸光中閃過一道堅定,他輕聲寬慰道:「若惜丫頭,你放心,無論如何,我們都會讓你繼續修鍊,就算是綁,我也要將帝蒼與白顏綁來,直到他們生下女兒為止。」

雲若惜心中一晃,嘴裡泛著苦澀的味道,卻有苦難言,她的嘴唇動了幾下,終究是什麼話都沒有說,蒼白柔美的臉龐揚起一抹笑容。

「若是如此,神界就有救了。」

黃新的心頭一軟。

這是多好的姑娘?當得知他們會拼了命也要讓她得以繼續修鍊,她的第一反應並不是她從此後能增強實力,而是……神界有救了!

神君之前真是瞎了眼,錯把珍珠當魚目,反將魚目似珍珠,更因此錯過了若惜這般優秀善良的姑娘。

他日後,必然會為最初的決定,悔恨終生!

「若惜,你現在受了不輕的傷,先回去休息,其他的事情都交給我們去辦,你放心吧。」

他的聲音溫和,目光中透著慈愛。

雲若惜咬了咬嘴唇,從地上緩慢的爬了起來,她的一隻手搭在丫鬟的手上,語氣淺柔如風:「黃尊者,這一次,你們不用再管我,就算我念著舊情對她於心不忍,可她卻絲毫不管我們當年的情誼,更是殺害了紅尊!」

她在說完這話之後,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表情堅毅不拔,眼中煥發著光彩。

「既然她殺了紅尊,那我雲若惜受了紅尊這麼多年的照顧,勢必要為她報仇!如果不是為了神界蒼生,我當時……就會選擇和她同歸於盡。」

望著雲若惜那視死如歸的表情,黃新心頭很是慶幸,幸好這丫頭沒有意氣用事與白顏同歸於盡了,不然,日後的大劫降臨,神界定是難逃一死!

不過,當丟下這些話后,雲若惜就不再多言,她最後看了眼黃新,在侍女的攙扶之下,腳步輕飄的朝著後院的方向而去。

她身如輕風,像是隨時都會在風中而摔倒,那虛弱的模樣,亦是讓黃新本來忍下來的怒意如燎原之火,再次熊熊而起,雙眸中燃燒著怒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