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白巖?哈哈哈,好!對了,恕我冒昧的問一句,你們白家的暗語究竟是什麼?就是你曾經與我說過的那話語!”白毅笑了笑,再次問道。

“好!今日破例,告訴你!你且聽好了!我可以划船不用槳,我可以揚帆沒有風向,因爲我這一生,全靠浪!”白巖在白毅耳邊說道,一臉的得意之情。

“什麼?全靠浪?哈哈哈哈哈···”白毅聽到這話也是不由一愣,隨即連連大笑,白巖也是大笑起來,這暗語與白家簡直是絕配! 「在我的領域當中,什麼都由我控制。殺你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黑衣老者看到楊恆被自己的領域困住,馬上就變得得意起來。

楊恆正在想該怎麼辦的時候,感覺到周圍的空間一陣晃動,他的身體馬上就恢復了自由。

他還沒有搞清楚什麼情況,一個帶著面具的修士攔在了他身前。

雖然看不清這個修士的面目,但是楊恆從對方身上的氣勢看出對方是至尊境後期修為。

「還好你們州府的人來的及時,要不然我就危險了!」楊恆小聲嘀咕了一句,然後轉過頭,看到他們這邊幾個被陣法所傷的幾個修士已經岌岌可危,他立即沖了過去。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管我們明玉宗和雲衛谷的事?」黑衣老者對著這個實力不在他之下的面具修士問道。

面具修士一聲不吭,手中的一根細絲朝著黑衣老者纏了過去。

「大家加把勁將這些王八蛋都給殺了!」黑衣老者嘶吼一聲,迅速和面具修士交上了手。

「沒想到他居然連州府的人都能請動,還真是小看他了。我們也出手吧,不然就要錯過最佳時機!」宏神尊者直接從拍賣行飛了出去,跟在他後面又有好幾個修士飛了出去。

「這幾個修士是?他們是拍賣行的!難道是來幫那兩個宗門的?」

「拍賣行從來都是中立的,這次怎麼出動了,難道是明玉宗和雲衛谷花了大價錢請動的?」

街上圍觀的修士看到宏神尊者等人,都開始猜測起來。

宏神尊者加入戰鬥后,二話不說,一招就將雲衛谷一個無妄境修士給殺掉。

黑衣老者看到拍賣行的幾個修士居然來幫楊氏丹藥,心中一顫,腦子裡也開始有些眩暈起來。

他剛剛動手的時候發現了面具修士是州府的人,還以為楊氏丹藥是州府的勢力。

現在連拍賣會的人都出來了,他知道楊氏丹藥已經不是州府的勢力這麼簡單,很有可能是來自中州。要不然不可能請到拍賣行的修士幫忙。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他肯定不會帶人來報仇。為了一個已經死去的少宗主,他們明玉宗一小半的實力都很有可能要交代在這裡了。

即使他能逃走,剩下的那些明玉宗弟子肯定一個也走不了。

他心裡突然好恨,為什麼一個這麼妖孽的破虛境修士就讓他們明玉宗給遇上了。

問酒尊者看到雲衛谷的弟子被屠殺了好幾個,呲牙欲裂地喝問道:「你們拍賣行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幫他們對付我們?」

「我們拍賣行做事需要你來管嗎?」宏神尊者一聲冷哼,他的領域釋放出去,又有一個碎空境修士死在他手裡。

眼看著兩個宗門的三十多個修士死了一大半,那些圍觀的修士久久沒有回過神來,都在揣測楊氏丹藥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可以人州府和拍賣行全部出來幫忙。

楊恆看到那三十多個修士都解決地差不多了,開始去把那些屍體上的空間戒指全部取了下來,然後在周圍布置了一個縛空陣法。

他並沒有想到拍賣行的修士會主動出來幫忙,但也不覺得很意外。對方這麼做,無非就是為了「天元丹」的丹方。

不過他並沒跟對方承諾過什麼,給不給對方丹方都還是他自己決定。

問酒尊者看到場上的情況,心裡已經在滴血。僅僅因為一個名不經傳的破虛境小子,就讓他們雲衛谷損失了這麼多至尊境界的修士。

不僅如此,他發現他現在想逃都很困難。

只要他稍微一分神去破掉周圍的縛空陣,很可能就會被實力比他高的對手重創,到時候他也只能死在這裡。

怔忡間,他手上出現了一直丈余大的白色冰環。

隨著這個冰環的出現,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到處都蒙著一層薄薄的冰霜。

問酒尊者將冰環一抖,一根根細小的冰針從冰環中發出,像是一道白色光束,朝著鳳冶尊者的爺爺激射而去。

楊恆一眼就看出這是一件聖器,而且等級要比他和冥崆的那兩件聖級還要高。

他一轉頭,看到鳳冶尊者的爺爺猶豫了一下之後,祭出一根威勢驚人的金色長棍。

一道金色的祥和之光將鳳冶尊者爺爺的身體全部籠罩,他手中的長棍緩緩往前一擲,朝著那道白光飛了出去。

樸實無華的金色長棍瞬間衝到了白色光芒中,然後逆流而上,激起幾道萬丈白光,四射而出。

金戈交鳴聲不絕於耳,白色光芒開始不斷的縮短。金色長棍如入無人之境,直接從冰環中間穿過,擊在了問酒尊者胸口。

「咔嚓!」

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之後,問酒尊者嘴裡的鮮血如水柱一樣噴出,身體也被擊飛了數十里之遠。

鳳冶尊者的爺爺將問酒尊者斬殺之後,又和面具修士聯手斬殺了明玉宗的黑衣老者,然後身體直接在空中消失。

等到兩個宗門的修士全部被斬殺掉,圍觀的修士才意猶未盡地轉身離開。

「沒想到你們還有九級陣法宗師,看來你們楊氏丹藥要一戰成名了,以後南州應該沒什麼勢力可以撼動你們了吧!」宏神尊者走到楊恆前面笑道。

「前輩說笑了。明玉宗和雲衛谷雖然死了一些弟子。但是根基還在,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過來找我們報仇了。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店鋪而已,還不足以和他們抗衡。」

楊恆隨即抱拳說道:「不過這些還是要謝謝前輩出手相助!」

「這都是一些小事,不足掛齒。」宏神尊者淡淡一笑,「你們跟州府聯手的話,將明玉宗和雲衛谷逐個擊破也不是什麼難事。」

他說完拿出一個空間戒指,「這裡有你想要的東西,你把丹藥練成之後就給我送過來吧!」

楊恆把空間戒指接過來目送對方離開之後,轉身去尋找那個面具修士,發現對方早就離開了。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有人呼喊起來,“快看快看。”

只見大海里突然向像山丘一樣突起了一塊,緊接着海水被掀開,一條巨大的黑色魚尾露出了水面,在大海上掀起一陣巨浪。

星雲也目瞪口呆起來,僅僅是一條尾巴就已經寬達七八米了,這海獸要有多大啊。這時星雲就見海面上映出一個巨大的黑影,這黑影在水底下潛行着,發出一陣低沉厚重的鳴叫,像是在不耐煩的牢騷自己對手不夠守時。

“一會兒火麒鳥會在東邊的方向飛過來。”一旁站着的村長爲大家解說道,據他說這兩隻怪物已經鬥了百年,每一年都難分勝負,“兩個怪獸都還很年輕。”村長樂呵呵地笑着說。

於是大家的目光都鎖定在東邊的天空,儘管寒風習習,卻擋不住大家的熱情期待。

終於隨着一聲尖銳的叫聲,東方的天空上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光點,彷彿有一團火在燃燒。

“那就是火麒鳥嘛。”星雲凝望着紅點,被這神祕的兩個怪獸深深迷住。

只見藍天之下,一隻巨大的大鳥閃動着翅膀朝着她們這邊飛了過來,大鳥全身都燃燒着火焰,從他們頭頂上一衝而過,刺耳的鳴叫在空中盤旋,像是在呼喚對手,告訴他“我來了”。

“好厲害。”星雲着迷的看着火麒鳥,整個天空都被它映紅,暖暖的熱流驅散了寒冷,那火麒鳥的尾巴拖着三根長羽,在天空中劃出三道火痕,甚是壯觀。

看到自己的對手來了,海獸終於從水裏涌出了腦袋,只見他的頭和背上都鋪着厚厚的冰甲,彷彿穿着重鎧的武士。厚甲下藍溜溜的眼睛看到果然是自己的老對手,他的整個身軀就在水裏猛然一躍,那巨大的身軀在觀衆眼前一覽無遺,龐大的如同一個小島。

“真是驚歎自然的造物。”夜幽讚歎道。

不僅如此,星雲還在兩個海獸周圍感覺到強大的魔法力量,那海獸周圍圍繞着衆多的冰魔法元素,而火麒鳥的周圍則是火魔法元素,也許真的應了那一句話,不是冤家不聚頭。

這時就見海面突然向空中涌出一道道水柱,看來是海獸先發制人率先發動了突襲,只見一道道水柱參天而起,只衝先空中的火麒鳥。火麒鳥在空中左突右閃,它長鳴一聲,似是在怒罵海獸不厚道,竟然不聲不響就發起了進攻。

這時大海里傳來了海獸低沉渾厚的叫聲,在迴應着火麒鳥,像是在得意。

海面上仍是不停向空中噴涌着水柱,水柱在升到極致後,一股寒氣從底部又順着冰柱爬了上來,將整個水柱凍結成冰立在大海之上。

星雲他們和周圍圍觀的觀衆就看到眼前立起了一根根擎天的巨柱,像是要把天空捅破一般。大家紛紛站立起來,站在邊上觀看着一觸即發的戰鬥。

“這個海獸是想限制火麒鳥的活動嘛。”風嵐看着天空一根根高高林立的冰柱。

“嗯,很有可能,很聰明的決定。”夜幽看看眼前這個小海灣,限制住了空中的一定領域,無疑對海獸是大大有利。

火麒鳥在冰柱只見穿行,不停閃躲着立着的冰柱,它的眼睛尖銳而犀利,似是在嘲笑海獸的雕蟲小技。

海獸見火麒鳥沒有發動攻擊,於是從深水底下游了上來,它把頭露出水面,長大嘴巴對着天空嚎叫,像是在戲謔火麒鳥。

“現在這火麒鳥要如何應對?”星雲看着天空上那團流火。

受了海獸的戲謔,火麒鳥有些惱怒,它在空中盤旋着,朝着海獸劇烈的拍打翅膀,數枚火彈從它羽翼中飛了出來,直衝向海獸。

海獸一個翻身又一次躲進海底,只見火球撞進大海並沒有直接熄滅,而是繼續向海底衝去,看着一個個大火球拖拽着尾巴在海里遊弋,那景象甚是壯觀。

“這海獸好狡猾,他躲進海底,火麒鳥根本拿它沒辦法。”清新張望着水裏。

“你們快看。”妮悠突然指着海灣裏,只見水底被一個個大火球映紅,一個黑影正在搖擺着身體在水底遊弋。

“原來是這樣。”衆人驚歎起來,有了火光的映照,火麒鳥就可以明確找到海獸的位置。看來這兩隻怪獸在數次的交戰中,已經深知對方的戰鬥方式,因而一上來就都想牽制住對手。

這時火麒鳥張開嘴巴,兩喙只見凝聚起一團巨大的火元素,熊熊的大火球還在不停旋轉着。只見火麒鳥頭猛然向下一甩,大火球被甩了出去,直衝向海底下的黑影,而此時那隻海獸卻全然不知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

隨着一聲巨響,整個海灣中間被炸開一個大洞,海浪四散着向兩邊襲去。火球的高速旋轉在海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渦流,只聽一聲轟隆,星雲他們的腳下就傳來劇烈的顫抖,真是場世紀之戰。

“海獸躲開了嗎?”衆人都搜尋着海面,只見漩渦旋轉了一會兒,便有一股黑黑的淤泥從海底涌了上來,把一片海灣攪渾了,漩渦也漸漸填了起來。

火麒鳥在空中鳴叫一聲,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此刻它正在得意的向對手炫耀。

這時就見海獸終於浮出了水面,看來剛纔那一擊是被他躲開了,若是真中了那一擊,這場戰鬥再接下來它可是要吃大虧了。

看着天空上的火麒鳥海獸湛藍的眼睛裏是一股怒意,它張開大嘴對着天空的火麒鳥,冰元素快速在口中凝聚。在冰元素凝聚到極致的時候,冰元素瞬間破裂變成一道光線向着火麒鳥射了過去。

天上的火麒鳥也立頭一揚,在口中噴出火焰,看來兩個怪獸想要力拼一絕勝負。

火元素和冰元素在空中撞接上發出耀眼的光芒,而且不停有火焰和冰凌散落下來。

“好美啊。”觀衆們不禁讚歎起來,這簡直就是冰火的協奏。

不過紅白兩道光芒卻各不相讓,彼此你推我進,勢要將對方壓倒。 得知魔域兵團的副首領晚些才離開這孤島,白毅這才與白巖在一起天天相聊!畢竟這一路下來白毅對這白家修士也是有這極爲濃厚的興趣。

無論是玄天九命之術,還是那結界的神通,這一些都是白毅想要修行的術法,但是與白巖的交流之中,知曉這九天玄命之術乃是這白家祖傳的神通,但凡是修行者,首要條件便是要擁有白家的血統!

因爲白毅無法修行,白毅心中也是清楚,這就好比自己的家族,只有自己的一脈才能修行這寒冰決是一個道理,但是那結界的神通卻不一樣,這神通任何修士都可以修行,這天下之大, 各種結界都是存在的,因此還是要看修行的類別與自身的天賦!

這白巖知曉自己儲物袋之中曾經收下了這白家一修士的儲物袋,但是這白巖只是提了一下,也並未向白毅尋要,看來這白巖是有意而爲之,白毅心中明白是自己救下了這白巖,因此這白巖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這事情對於白毅而言確是好事,這因爲着自己可以得到這修士儲物袋之中的一切法寶,無論是靈石、兵器、還是神通卷軸,皆是自己的東西了。

“對了,白兄這魔域兵團的首領爲何與你們白家有這麼深的關係?”白毅看向白巖疑惑的問道,這個疑問一直縈繞在心頭,若是這首領與白家沒有關係,那麼這白家也斷然不會如此大費周章的去營救這首領。

“哈哈哈,你這個問題問得到!這魔域兵團的首領與我白家確是有着極爲極深的關係!想當年這魔域兵團的首領在整個二重天獨霸一方之時,勢力極大!任何家族的修士都不敢得罪這魔域兵團的修士!

一旦得罪便會遭到滅門之災,然而這滅門之災換句話說就是抄家啊!任憑整個仙界所有的家族而言,那有一個家族在尋寶之中能與我白家相提並論?

因此每次抄家都是我白家的修士前去,我們白家更是通過這魔域兵團的手得到了不少奇珍異寶,因此這我白家與侯首領的關係這才如此甚好!”白巖說道這也是一臉的欣喜與激動之情,不難看出這白巖當年也定是參加過抄家一事。

話都說到了這份上,白毅要是在不懂也是愚笨之極了!相對的也是唯能大聲一笑,在這數天之中,那盜雲之修的三兄弟一直緊跟在白毅的身後,白毅若是與白巖交談,這三兄弟便站在屋外守候,看來這三兄弟也是認了白毅這個身份,白毅看到這一幕也是極爲滿意。

數日後,這侯首領便與白毅四人一同離開了這荒島,白毅也與白巖道了別,希望還能有下次再見之時吧!

“你們做好準備!我們下面便要前去二重天!二重天才是我等魔域兵團的紮根之地!這二重天才能讓我重振旗鼓,我魔域兵團能否在三重天東山再起,也要看這二重天的修士給不給力了!哈哈哈哈······”

侯首領說道這則是一臉的狂喜與顫抖,白毅雖然不知曉這首領在想些什麼,但是心中已然知曉這首領必定是想到了一些是非之事!

就如這般,白毅四人便於侯首領一同前往了二重天!一切都如電光一閃般,整個人便來到了這二重天的地界!在這仙界高層天的修士可隨意進出這修真界,但是底層界的修士則是不行,有着重重限制。

這也是爲什麼當年白毅得到了晉升之位之時,不但沒喜反倒是引來了衆多麻煩的原因!

“轟!!!”

當空傳來一身轟響,一道黑色霧氣瀰漫在整個二重天的天空之中,這遠處一看,這霧氣已然散佈在了整個二重天的半邊天!

無數修士,無數家族長輩與族人看見這一幕也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定是知曉這二重天有事情發生了,但是卻又不知曉究竟是何事,緊隨其後便是一個個家族紛紛開啓家族陣法,閉門不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