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白澤注意到群臣傳來的怪異目光,不禁苦笑,「唉,微臣的一世英名啊!」

「哈哈哈……」群臣見此一陣大笑。

想白澤玉樹臨風,身材挺拔,也是洪荒有名的大帥哥,如今算是毀了人設。

不過白澤還是很高興的,皇上和他開玩笑,這代表自己被接納了啊。

這個小插曲過後,大殿內的氣氛漸漸變得輕鬆。

突然,一道擲地有聲地響亮之音傳來!

「啟稟祖皇!吾戰族,願入劫一戰!以戰而爭!奪得無上造化!」

「戰無雙?戰族……」

看着這位戰族族長堅定的雙眼,神逆沉吟。

戰族,奉神逆為祖,全是體修!

戰族族人單體戰力強悍,可論起數量,比之其他大族,並不多。

在神逆的謀划中,龍鳳玄武族正好是三大族。

現在再加上一個戰族……

就又多了很多不可琢磨的變數!

關於大族入劫一事,神逆早有計較。

目前為止,洪荒有十大族,這是神逆作為主皇承認的。

獸靈二族自不用說,龍鳳玄武三族是已經定下的入劫三族,神逆以為其餘的五大族也不會入劫。

虎族連族長都沒有重選,可見不會入劫。

清族原是洪荒萬勢,魂族是新降之族,這兩族都忙着穩固根基,自然不會入劫。

闌族一向唯獸族馬首是瞻,獸族不入,闌族不入。

唯有這戰族,居然提出要入劫!

「朕准了!」

思考再三,神逆還是答應了戰族的請求。

若是不入大劫,那就不是戰族了!

若是因為變數的出現害怕破壞佈局,那就不是神逆了!

「好好表現!體修的強大也是時候向洪荒展現了!」

初劫中,由於獸族太過強大,導致體修根本就沒有出場的機會!

這次大劫,神逆可以盡情欣賞體修的表演了。

「吾戰族必不負祖皇厚望!」

饒是戰無雙這般的老實漢子,在聽到神逆的鼓勵后,也不禁心潮澎湃。

戰無雙之後,再沒有大臣前來請示入劫。

神逆見此便道:「關於大劫一事,便暫時商議到這裏,退朝後,各處九霄使將入劫者與不入劫者區分開來。」

頒佈完七大詔令,剛從外面回來的陸壓一聽,頭一垂,臉一苦。

——得!又有事忙了!這得忙到何時啊!

要知道,洪荒生靈乃是無窮無盡,無數無極,就連陸壓都不知有多少,幸好九霄府的數量也不少,依靠九霄府對眾修的致命吸引力,九霄使可以輕鬆的找到眾修。

這也看出,神逆對洪荒眾生的掌控,已經達到了一個細緻入微的地步。

「啟稟皇上,獸城三場前三者如下……」

「啟稟皇上,近來數十紀元內,有無數太乙,大羅之修挑戰五大戰場遺跡……」

「啟稟皇上,經過無盡歲月,眾生經過生育繁衍,所出的新一代生靈全部成長起來……其主修大道正如皇上所言,是遺傳父母的融合大道!」

大劫一事討論完畢,群臣自然的彙報起了近來洪荒的變化。

經過神逆大治,洪荒眾修的變化極大。

細數神逆大治,從最開始的不周講道,擴寬求道之路,開創多道同修!

多道同修是為了多道融合,融合是為了無限道。

而在多道融合的過程中,又促進了生育繁衍大業!

生育繁衍大業則是繁衍變強之法的開局。

群臣「道」,「戰」兩頭齊抓。

廣開教化,允許至強傳道,呈現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之態。

遣散萬勢,改勢為族,促進洪荒萬族大融合!

聽着群臣一一彙報出由自己一手主導的洪荒大治后的無上成果,卓越功績,神逆滿是欣慰,不知不覺中,神逆笑容滿面。

這一切,都能令神逆清晰感覺到,自己從來都不是孤單求道,求道之路上有無數人的陪伴,正如很久以前的洪荒棋賽上發生的那一幕——皇道不稱孤!

在諸多彙報中,神逆對生育繁衍格外關注。

生育繁衍能夠與之前神逆猜想的多元神之法,完美結合在一起。

多元神促進多道同修,多道融合後生育繁衍,再到父母遺傳,才是一道完整的繁衍變強之法!

多元神的出現,說不定會是證道混元的關鍵!

——嗯,證道混元,混元,嘖。是時候給他們講講混元之道了!

神逆笑眯眯地看過群臣,開口道:「朕證道混元時說過,會給你們講朕講混元之道!」

群臣聞言,呼吸急促了起來,雙眼中是掩飾不住的驚喜與渴望。

「朕講過了世界,大劫,混沌,洪荒,也講過了求道變強之法,如今,在混元之道前,朕先給你們講證道混元之法!」

「轟!」

石破天驚,平地一聲雷!

皇上要講證道混元之法! 他答應了。

隨後,他就把一串密碼發了過去,順便,還有一張軍部分區的地要結構圖。

匿名人看到了,終於滿意了。

匿名人:「好了,神中校,多謝了。」

神霄:「你答應過我的,不許傷他性命。」

他似乎還在掙扎,在最後的時候,還不忘叮囑這個人一句。

這個人,卻忽然回了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來。

匿名人:「神中校放心,既然你現在還不想讓他死,我們是一定會滿足你的,我辦事,不會比你以前找得那些人差。」

「……」

就像是一記炸雷猛地扔下!

這坐在電腦前的中年男人,幾乎是瞬間,只看到他像被人踩了痛腳一樣,臉部劇烈一扭曲后,「啪」的一下,他就把電腦給關了。

那是一直生長在他心底最深處的蛆!

——

溫栩栩最後還是在裴慶雲的解釋下,明白了神宗御的意思。

頓時,她又是好一陣驚世駭俗!

這老頭子,他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怎麼突然做出這麼不經過腦子的決定來?

溫栩栩有點扛不下這樣的「大任」,她決定明天去找一下霍司爵再說,反正,他後天回來,觀海台這邊明天要去給他送衣服。

溫栩栩做了這個決定,便帶着孩子們去休息了。

一夜好眠。

翌日。

因為孩子們還要上學的緣故,溫栩栩早早地就起來了,照顧着他們起床洗漱。

「媽咪,我跟你說噢,老師跟我們說,這個星期五要開家長會。」

剛從被窩裏爬起來的小糰子,被媽咪穿好衣服后,窩在媽咪懷中帶着一絲睡眼惺忪忽的奶聲奶氣告訴了她一件事。

家長會?

溫栩栩頓時眼睛亮了亮:「真的?是關於什麼呀?」

她還沒參加過這種活動,這幾個孩子自從上了小學后,家裏一直都在動蕩中,她連親自送他們上學,都是近段時間才有的機會。

「哎呀媽咪,沒有別的啦,就是學校例行的家長會啊,談談學生的成績和表現什麼的。」

墨寶一聽妹妹提起這個,生怕媽咪又知道這次的家長會,就是針對他們兩個小二世祖把學校搞得雞飛狗跳的事。

學校肯定不知道那些學生大面積轉學,是因為擔心白神兩家的戰火燒到自己身上。

他們還以為,是學校的制度和教學質量出了問題,所以想要緊急召喚了一下家長,穩一穩他們的心。

順便,再展示一下學校的質量。

溫栩栩聽到,沒有懷疑:「原來是這樣,那可以呀,後天是周五,剛好你們爹地也回來了,那到時候我跟你們爹地一起過去好不好?」

「真的嗎?」

這話一說出來,三個寶貝全都激動了。

他們小臉開心的笑着,全都撲到了溫栩栩的身邊,就連一向不喜於色的霍胤,也是兩眼亮晶晶的抱住了媽咪胳膊。

溫栩栩將他們的反應看着眼裏,伸手便揉了揉他們的小腦袋。

「當然是真的啦,你們是三個小寶貝,理當父母一起過去的,到時候,如果你們爹地不去,我拖也要拖過去。」

溫栩栩最後還給他們保證了一句。

三個小萌寶徹底放下心來了,洗完臉刷完牙,他們第一次主動背着小書包快快樂樂的跑下了樓,然後讓沈副官送他們上學去了。

溫栩栩看到他們走了,也換了一條連衣裙,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后,從樓下下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