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看到男生反應這麼大,不少人都很好奇。

「《武道無涯》?這在網上很火?」蕭媛問。

「不是很火,是太火了!」男生有點激動。

「這有三四十萬人看,而且這還只是一個網站,你們說有多火?」

一聽到三四十萬這個數字,在場的人都被震住了。

不看網路的人,分不清收藏和訂閱的區別。

不知道光是收藏多,沒有人訂閱也白搭,只覺得有這麼多人看,肯定能賺不少錢。

「那這能賺多少錢?」有人問了出來。

「這我哪知道?你們得問子木大神啊!」

男生說完,把目光看向李哲,「不過我覺得年入百萬應該是有的,是吧子木大神?」

李哲又看了男生一眼,他一聽對方的話就知道這是個假粉絲,根本就沒訂閱過他的書。

「僅憑電子版訂閱的話,收入肯定達不到,再加上實體書版稅還差不多。」

聽李哲親口承認可以年入百萬后,在場的男生女生們又被震住了。

就算他們中的很多人,家庭條件都不錯,但年入百萬也是一個很震撼的數字了。

畢竟現在很多大學,畢業后的目標也只是月入過萬。

而且,要不是重點高校畢業的,這個目標極難達到。

過了幾秒,蕭媛笑著說:「李哲,你跟小魚,真是男才女貌啊!」

這句話她之前也對周子瑜說過,不過只是客氣,但現在卻是真心實意了。

之前那個男生又問:「子木大神,你怎麼不在起點寫書,去別的網站了?」

「我聽說那個網站為了挖你過去,簽約買斷你的書就花了幾百萬是真的嗎?」

一聽到幾百萬?在場人所有人的注意力又被吸引住了。

「假的。」李哲輕搖了搖頭。

「沒這麼多?」

「不是,我沒拿錢。」

男生一聽,一臉的不信,「我知道了,合同保密不能說是吧?」

李哲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這時,周子瑜輕聲開口說:「他真沒拿錢,那站就他的公司。」

聽了她的話,在場的人又都愣住了。

接下來的時間,李哲和周子瑜徹底成了在場所有人關注的焦點,被大家追問著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而何磊、蕭媛他們越問越是驚訝,越是震驚。

程琳坐在一旁看著這一幕,臉色越來越難看。

原本她和周逸陽來參加同學會,就是為了告訴大家,兩人在一一起了。

那個周子瑜最終沒爭過她,她才是勝利者。

現在倒好,風頭全被那個周子瑜搶去了。

更讓程琳心裡極度不平衡的是,憑什麼周子瑜那個失敗者,可以找到那麼好的男朋友?

白手起家,有錢有能力,長得還不賴。

對方不應該一臉失落的樣子,羨慕的看著她和周逸陽在一起嗎?

突然,程琳注意到周逸陽在盯著那個周子瑜看,更是惱火,氣不打一處來。

那個周子瑜就那麼讓他念念不忘?

可人家有男朋友了!

程琳以前覺得周逸陽,陽光帥氣,溫柔體貼,好的不能再好了,但現在卻覺得他有點沒用。

她伸手在他的大腿上狠掐了一下。

周逸陽被掐的一激靈,回過神來,皺了皺眉,不明所以的看了她一眼。

吃完了飯,何磊和蕭媛又提議大,大家一起去k歌。

大家紛紛響應,周逸陽也同意了,但程琳卻冷著臉說:「不了,你們去吧,我和逸陽就不去了。」

她這句話無疑是掃了周逸陽的臉。

周逸陽也沒想到她會這麼說,愣了一說:「小琳,大家都在興頭上呢,要不就再玩會兒吧!」

「我說不去,就不去。」程琳一點沒給男朋友面子。

玩什麼玩?繼續看那個周子瑜出風頭?看你對人家念念不忘?

她轉身就往外走。

「小琳!」

周逸陽跟大家說了一聲抱歉,下意識又看了周子瑜一眼,然後就快步去追女朋友去了。

7017k 陳玄有些詫異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這份戰帖,感受到字體中蘊含的可怕刀意,雖然還沒有見到這字體的主人,他就已經知道對方是一個用刀高手,而且在刀法的造詣上絕非尋常頂尖刀客可比!

「獨孤鳳凰……」

陳玄的目光看向落款處這個名字,複姓獨孤,那麼給他下這戰帖的人自然就是獨孤家了。

想到這裡陳玄撇撇嘴,看來這些傢伙還真沒打算放棄啊,難道真的不怕死?

不過陳玄對這獨孤鳳凰給自己下戰帖沒什麼興趣,他來到泰佛國的主要目的是群仙墓葬,其他的任何事情對他都沒有吸引力。

來到樓下,韓沖和沈秋鳳兩人已經在這裡等著他了,不過兩人周圍三米之內都沒有人敢落座,其他用餐的人全部和他們隔得遠遠的,不停的對著兩人指指點點。

昨晚獨孤城和獨孤家一名高手被人廢掉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酒店,而且當時還有人把視頻拍攝了下來,現在居住在酒店的客人都知道了陳玄他們。

「這些傢伙膽子也太大了,在泰佛國連獨孤家也敢招惹,難道這些人也來歷不凡?」

「應該有些來歷,不過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泰佛國可是獨孤家的地盤,雖然這些傢伙接連廢掉了獨孤家兩人,不過獨孤家真正厲害的人物還沒出面。」

「不錯,我聽說這一代獨孤家的家主可是號稱泰佛國第二高手,僅次於陰陽術士的喇依上人,這樣的人物若是出面,這些傢伙的好日子就該到頭了。」

「是啊,而且我還聽說獨孤家的女霸王更是泰佛國第一天才,一身實力在獨孤家能排進前五之列,絕對是泰佛國未來的第一人,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獨孤家向來護短的女霸王這次居然還沒有出面?」

「那是因為今日便是三大家族比試的日子,三大家族的人都在籌備這件事情,暫時自然沒功夫來搭理他們,一旦三大家族比試落幕,這些傢伙就該倒霉了。」

「…………」

周圍的這些話,陳玄聽到了,不過他並沒有在意,直接來到了韓沖和沈秋鳳那一桌,瞧著無精打采,頂著一對熊貓眼的韓沖,陳玄一看就知道這傢伙昨晚肯定被狠狠的摧殘了一頓,魂兒都快沒了。

反倒是沈秋鳳看上去神清氣爽,神采奕奕,正在優雅的吃著早餐。

見到陳玄來了,沈秋鳳斜了他一眼,問道;「小子,昨晚沒出去亂搞吧?」

「我覺得你應該叫姐夫更合適。」陳玄白了這女人一眼,然後他踢了韓沖一腳,調笑道;「胖子,看你這屌樣兒昨晚的損失估計不止上億啊,被榨乾了沒?」

「滾你娘的。」聽到陳玄提起昨晚的事兒,這傢伙的身體都在打顫,然後他壓低聲音說道;「玄子,這次回去記得把加強版的葯給我準備好,再這麼玩下去,爺們遲早得死在這娘們肚皮上。」

「死胖子,你說什麼?」沈秋鳳的聽力很好,她橫了韓沖一眼;「自己不中用還怪老娘是吧?有本事你讓老娘懷上了老娘就放過你,不然你就乖乖的給老娘加班吧。」

陳玄有些同情的看了眼韓沖,不過他也有些奇怪的問道;「胖子,你兩天天這麼胡來難道還沒懷上?」

不應該啊!

這兩個傢伙在神都就開始造人計劃了,時間已經很久了,按理說早該有動靜了。

韓沖看了沈秋鳳一眼,滿臉鬱悶;「這娘們肚皮不爭氣,我有啥辦法!」

「死胖子,這事兒你還想賴老娘?」沈秋鳳不幹了,砰的一聲就把刀叉放在桌子上;「明明就是你自己那玩意兒不中用,居然還想把屎盆子往老娘頭上扣,信不信老娘現在立馬重新換一個,趕明兒就懷上給你看看?」

見狀,陳玄急忙說道;「行了行了,等這次回去我給你兩都好好檢查下,不就是想要孩子嘛,小事情。」

這事情對他這個大神醫來講的確不難。

沈秋鳳橫了他一眼,說道;「咋滴,你小子難道還想給自己小姨妹檢查一下身體?好啊,走吧,現在就去酒店房間,老娘從上到下讓你檢查個夠,氣死這死胖子。」

陳玄嘴角一抽,這娘們的彪悍,簡直比皇甫天嬋和李薇兒還略強一籌。

韓沖更是無比鬱悶,攤上這麼個虎娘們,他這輩子怕是沒有翻身之日了。

「不用不用,號脈就成了……」陳玄連忙擺手,然後趕緊埋頭狂吃了起來,生怕沈秋鳳說出些什麼更加雷人的話來。

不過就在這時,只見一群人正緩緩朝這邊走來,為首的是一名老人,其行走之間,自有一股強大的氣場。

他們的出現,也是第一時間引起了餐廳裡面眾人的注意。

「咦,這領頭是……慕容家家主慕容天擎!」

「什麼,慕容家的家主……」聽見這話的人紛紛一驚,慕容家可是泰佛國三大家族之一,慕容天擎更是名動泰佛國的強者,此刻居然出現在了這裡。

「玄子,這些傢伙好像是沖著咱們來的?」韓沖這時也發現了慕容天擎等人。

聞言,正在狂吃的陳玄轉頭望去,瞧著是慕容天擎這老傢伙,他有些意外。

緊接著,在周圍眾人震驚的注視下,只見慕容天擎走到陳玄身後,恭恭敬敬的說道;「陳先生,歡迎你來到泰佛國!」

這一幕,震驚的所有人都啞口無言,不過韓沖這傢伙沒有意外,在堂堂江州王面前,這些泰佛國的小家族即便是龍,也得乖乖盤著。

在江州王面前放肆,他們真沒這資格!

「我滴天,這些傢伙究竟是什麼人?竟然值得慕容家主如此恭敬!」周圍的人瞪大了眼睛。

陳玄擦了擦嘴,笑道;「老傢伙,你歡迎有個毛用啊,咱剛來你們泰佛國就差點讓人給幹了。」

慕容天擎笑道;「陳先生,那是他們有眼無珠,如果陳先生實在氣不過,我慕容家可以對獨孤家宣戰。」

不過說這話的時候慕容天擎也有些緊張,因為他慕容家完全就干不過獨孤家,他主要是想表明自己的態度。

不過慕容天擎這話直接把周圍的人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陳玄揮揮手說道;「不必了,對了,你來找我有啥事兒?先說我,如果還想讓我收徒就免了。」

一個慕容若男就夠他頭疼了,他可不想在招惹一個。

「當然不是,陳先生,不知道你現在有時間嗎?今日是我們泰佛國三大家族比試的日子,我想邀請你一同前去觀看,若男那丫頭屆時也會上場,地點就在皇嶺山脈外圍。」慕容天擎鬆了口氣,他還真怕陳玄讓他慕容家去和獨孤家干架,同時他也一臉期待的看著陳玄。

慕容若男那娘們返回泰佛國了?

而且這比試地點還在皇嶺山脈外圍!

陳玄有些詫異,他想了想說道;「好吧,我跟你過去看看。」

。 聖城,天宇上。

諸天星力流溢,如水月華,向著神秘的聖城垂下,像一道光暈在保護着什麼。

這是久遠歲月前的無上存在,為這座古老的城池加持自身的道,在此刻被激發而出。

古老斑駁的城牆上,迸射出無盡的輝曦。

有無上存在的虛象在其中流轉,神秘非凡,這就是這座古老城牆被稱為聖城的原因。

無盡的歲月中,有太多的無上存在為其加持了自身的道。

可能是憐惜它的生存不易,也可能是惋惜久遠歲月前的輝煌,借它憶往古今…..

在某種程度上,聖城是萬族諸多族群的共同信仰,是一處神聖不可侵犯之地,亦是眾多試煉生靈在此地的庇護所。

「殿下,那位也是殿下嗎?」

聖城中,一座擎天古樓上,一名身負戰甲,面容肅穆的少女疑惑道。

人王有九裔,四女五男,這是無量之海人盡皆知的事。

但此刻少女也有些迷糊了,那傳言中的商,強悍的不像人,並且能動用烽火……

這讓她懷疑,那人可能真是人王殿下的隱藏的後裔,或者說…….

在她的前方,一名唇紅齒白,眼神清亮,無比漂亮的少女立於古樓上。

她遙遠遠方天際,莫名的輕嘆了一聲,沒有任何言語。

「聖城的人都在傳言,說我們人族有無上存在現世,讓古路監督者也不敢拭鋒,生生將那葬土王裔捏碎,可惜我們被困在聖城了,不然….」

戰甲少女一臉振奮,還在孜孜不倦的述說着聽來的傳言,極為驕傲。

彷彿那人是她一般,身上的戰甲亦是流彩四溢,榮辱有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