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看到這一幕,二長老臉色劇變:「這是……」

震驚的不止是二長老,正在操控破陣羅盤的葉峰也很震驚,谷悠然居然連陰陽境武者的攻擊都能吸收,實在驚人。

「道種的氣息,剛才谷悠然用的是道種!」葉峰心中一動。

「小丫頭,老夫不信你還能擋住第二次!」

忽然,二長老冷哼一聲,再次出手,雨水漫天,化作一條條水柱,衝擊向雨洛天和谷悠然而去。

雨洛天祭出彎刀,劈向水柱!

谷悠然這一次並沒有使用「瞳術」,只見她的玉手拂動,猶如美人拈花,天地元氣朝著她的手指席捲而來,凝聚成無數花瓣。隨著谷悠然玉手一甩,花瓣猶如暴雨梨花一般飛射而出。

「碰碰碰……」

爆射向雨洛天和谷悠然的水柱頓時崩潰,水滴漫天。

二長老並沒有繼續攻擊雨洛天兩人,他趁機沖向小魚兒和葉峰而去。

忽然,一個肥胖的人影擋在了二長老身前,還沒等二長老反應過來,胖子已經出拳轟向二長老。

「哼!」二長老冷哼,一拳轟出,碰的一聲,胖子悶哼一聲,踉蹌退後十幾丈,噴出一口血來。

看到自己一拳沒把胖子打死,二長老非常詫異:「這些年輕人怎麼都這麼厲害?」

跟他交手的人,無論是雨洛天和谷悠然,又或者是胖子,都非常厲害,遠遠超越普通混元境武者,雨族的天才根本比不上雨洛天等人,所以他才非常詫異。

他並不知道,谷悠然等人即便在外界,也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

短暫的詫異之後,二長老再次出手,打算擊殺葉峰和小魚兒兩人。

葉峰和小魚兒同時催動破陣羅盤,猛的撞擊向二長老!

二長老張口一噴,雨水奔涌而出,衝擊在破陣羅盤之上。碰的一聲,破陣羅盤撞開雨水,碾壓向而二長老,二長老冷笑一聲,單手結印,四面八方的水霧席捲而來,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水球,撞擊向破陣羅盤。

「碰!」

水球崩潰,破陣羅盤被震得退後退後了數十丈。

「好厲害的寶器!」二長老臉色一變。

「哼!沒用的東西!」

遠處,那個黑袍人冷哼一聲,眉心釋放出無數靈魂念頭,演化成「血蝙蝠陣」,陣法吸收天地元氣后,化作巨大的蝙蝠,振翅撲殺向葉峰和小魚兒而去。

葉峰和小魚兒連忙催動破陣羅盤,殺向蝙蝠。

黑袍人念頭一動,蝙蝠避開羅盤,接著撲向葉峰和小魚兒。

葉峰和小魚兒急忙催動羅盤,羅盤嗖一聲飛回兩人身前,碰的一聲,蝙蝠撞擊在羅盤之上,天地皆震!

小魚兒和葉峰悶哼一聲,踉蹌後退了幾步!

黑袍人的實力比二長老還要強,即使有破陣羅盤,葉峰和小魚兒也不可能戰勝黑袍人。別說是黑袍人,就算是二長老,葉峰和小魚兒也戰勝不了,畢竟,二長老和黑袍人可都是陰陽境強者。

陰陽境和混元境之間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琅嬛靜齋的破陣羅盤雖然是上品寶器,可是你們的修為太低了,根本掌控不了它!想要破陣羅盤來對付我們,簡直是痴人說夢!」黑袍人冷笑道:「如果你們把破陣羅盤交出來的話,我說不定會放了你們!」

「嘿嘿,如果我們把破陣羅盤交給你的話,琅嬛靜齋那老傢伙肯定會氣死!而且,那老傢伙也肯定不會放過我們,所以,如果你想要破陣羅盤,就自己來拿吧!」小魚兒嘻嘻笑道,完全沒有懼色。 「敬酒不吃吃罰酒!」黑袍人冷笑,他看著二長老,冷冷道:「把其他幾個小鬼殺了,這兩個人交給我!」

話音未落,黑袍人已經率先出手,凌空抓向葉峰和小魚兒,天地元氣凝聚成黑色大手,破空而出。

這是九幽邪教的地階武技之一,遮天魔手,據說修鍊至極致后可隻手遮天,翻手間天崩地裂。

葉峰和小魚兒急忙後退,同時,兩人催動破陣羅盤,羅盤急轉著沖向遮天魔手而去。

「轟!」遮天魔手拍在羅盤之上,羅盤嗡一聲巨震,飛到了很遠之外。與此同時,遮天魔手橫跨虛空,朝著葉峰和小魚兒擒拿而去!

葉峰和小魚兒橫移,並且再次催動破陣羅盤,羅盤滴溜溜一個旋轉,劈向遮天魔手。轟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過後,羅盤再次被遮天魔手拍飛,不過遮天魔手也隨之崩壞,化作漫天的黑霧。

「嘿嘿,縱然有上品寶器,你們也不可能是本座的對手!」黑袍人怪笑,再次出手,遮天魔手破空而出,抓向葉峰和小魚兒。

葉峰和小魚兒用破陣羅盤擋住了遮天魔手,嗡一聲巨響,羅盤被遮天魔手拍飛,幾乎同時,葉峰和小魚兒受到了反噬,兩人同時悶哼一聲,踉蹌後退了幾步。

遮天魔手再次抓向葉峰兩人,葉峰一咬牙,他本想請聖皇圖中的鬼母幫忙,可是就在這時,一道笑聲從遠處傳來:「哈哈,小魚兒,沒想到你有被別人欺負的一天!」

小魚兒抬頭看著不遠處,只見不遠處憑空出現無數符文,符文中,四個青年一閃而出。看到這四個人,小魚兒笑罵道:「你們四人再來晚一些,我小魚兒就要變成魚乾了!」

「敘舊的事待會再說吧,我們先殺了九幽邪教的人!」為首那個青年眉心一閃,釋放出無數靈魂念頭,鑽入破陣羅盤,與此同時,其餘三個青年也把靈魂念頭注入了破陣羅盤!

「嗡!」

破陣羅盤再次變大,足足變大了三、四倍,羅盤表面的符文飛速流動,龍、虎、豹等等猛獸的虛影漂浮在羅盤四周,無數道霞光綻放開來,耀眼之極。

恐怖的氣息從羅盤從散發出來,令人心悸!

「這才是上品寶器的真正威力嗎?」葉峰心中一震。

就在葉峰吃驚的時候,破陣羅盤一轉,嗖一聲飛向遮天魔手而去,如利刃一般,把遮天魔手劈成了兩半。

「葉大哥,動手!」小魚兒的聲音忽然傳入葉峰耳中。

聞言,葉峰使出全力,與小魚兒等人聯手催動破陣羅盤,羅盤光芒大作,如同金色是太陽,照耀整個雨族族地,龍、虎、豹等等妖獸的虛影在金光中閃爍,不斷吞吃黑袍人布下的大陣。

電光火石之間,黑袍人布置的大陣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過,布置大陣的八個骷髏頭還在,這八個骷髏頭乃是大陣的陣眼,也不知是用什麼妖獸的骨頭煉製成的,居然產生了靈性,大陣剛剛被毀,八個骷髏頭就朝著遠處遁走。

葉峰眉心金光乍閃,八個黃金人一閃而出,朝著那八個巨大的骷髏頭奔去,不一會兒抓住了骷髏頭。這八個機關獸的實力不下於混元境初期武者,抓住骷髏頭對他們來說輕而易舉。

幾乎就在機關獸抓住骷髏頭的時候,葉峰和小魚兒等人聯手催動破陣羅盤,對黑袍人發動了攻擊。在葉峰等人的操控下,羅盤極速旋轉著沖向黑袍人而去,每轉動一次就會帶起一圈金色光圈。

看到金色光圈席捲而來,黑袍人念頭一動,身邊的符文頓時演化成「血蝙蝠陣」,陣法吸納天地元氣后,幻化成一隻巨大的蝙蝠,振翅撲了出去。

「轟!」

金色光圈和蝙蝠碰撞,轟鳴聲震耳欲聾。

還沒等黑袍人反應過來,羅盤已經飛來,撞擊在他的胸膛之上,碰的一聲,黑袍人當場爆裂,化作漫天的木屑。

不遠處,看到黑袍人被殺了,二長老臉色劇變。忽然,幾道轟鳴聲大祭司等人所在方向傳來,二長老凝目看去,與大祭司交手的黑袍人居然只剩下了兩個,另外三個居然已經被大祭司斬殺。

看到這一幕,二長老臉色劇變,他不再繼續攻擊雨洛天和谷悠然等人,忽然轉身飛走,轉瞬之間就消失在雨族族地之外。

剩下那幾個黑袍人看到大勢已去,一臉不甘的遁走了。

「大祭司,老二走不遠,我和老三去把他抓回來!」大長老冷笑一聲,朝著二長老遁走方向飛去,三長老緊隨其後。

大祭司看著漸漸遠去的大長老兩人,輕輕一嘆。

「沒想到混元福地居然還有這種高手!」不遠處,那與葉峰聯手催動破陣羅盤的四個青年看著大祭司,眼中均露出詫異之色。

「嘿嘿,要是雨族的大祭司能離開這裡的話,用不了多久就能封王。」小魚兒嘻嘻笑道。

四個青年都點了點,其中一個青年看著葉峰,笑道:「小魚兒,這位朋友是誰?」

小魚兒尚未開口,葉峰已經笑道:「在下葉峰!」

「不知葉兄的師傅是誰?」 全能少女是大佬 青年笑著問道。

「在下沒有師傅。」葉峰一笑。

聞言,四個青年同時色變,顯然有些不敢相信葉峰的話,一個靈魂念師,怎麼可能沒有師傅?

「既然朋友不肯說的話,那就算了。」青年一笑,不再多問。

葉峰沒有解釋什麼,因為,他確實沒有師傅,他之所以覺醒靈魂道種,是因為裴東來,但裴東來並不是他的師傅。

「小魚兒,除了這裡之外,你還知道什麼地方有九幽邪教布下的陣法嗎?」青年看著小魚兒。

「嘿嘿,這就要問大祭司了。」小魚人一笑,朝著大祭司看去。

「大祭司,其他幾個陣法的位置在哪裡?」葉峰笑道。

「第二個陣法就在雨族西邊八百里……」大祭司說著,已經當先朝著雨族族地之外飛走。

「小魚兒,我們走吧。」葉峰一笑,率先跟了上去。

小魚兒、朱胖子和其他四個青年也跟了上去。

「走,我們也去,如果得到這七個主陣的陣眼,我們就可以順利進入下一關了。」谷悠然對雨洛天笑道。

雨洛天點了點頭,當即,兩人也跟了上去,離開了雨族族地。

雨族族地只剩下了雨族的族人們,當然,還有一個外人,那個外人就是雪伊人!早在葉峰等人進入天命峰的時候,雪伊人就已經被大祭司送入密室療傷,陪在他身邊的人正是雨菲煙。

……

沒多久,葉峰等人來到第二個大陣所在之地,他們六人聯手,再次催動破陣羅盤,沒多久就摧毀了大陣。同樣,這次的大陣也有八個陣眼,都是巨大無比的骷髏頭,釋放出陣陣邪光。

小魚兒和那四個青年並沒有參加神衛選拔,並不需要這些骷髏頭,所以,這些骷髏頭全部落入了谷悠然、葉峰、雨洛天三人手中。

接下來,他們又找到了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陣法,六個陣法全部被他們破解。

終於,他們來到了火族族地,這是第七個陣法所在之地!

火族乃是混元福地內的兩大種族之一,整體實力絲毫不下於雨族。在火族,權利最大的人乃是火祖,火祖的實力也是整個火族最高的,據說火祖和大祭司曾經有過一戰,最後獲勝的是大祭司,所以,大祭司成為了整個混元福地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葉峰等人來到火族族地之外的時候便停了下來,再進去,就等於挑戰火族,到時候,火族必定不會善罷甘休。儘管大祭司能擋住火祖,可是火族之內還有其他高手,葉峰等人根本打不過這些高手。

「哈哈,大祭司,你來我火族這裡有何貴幹?」一道蒼勁雄渾的笑聲從火族族地深處傳來。

「九幽邪教的人已經逃出混元福地,他們已經沒辦法煉化福地。」大祭司緩緩開口。

「你想破掉他們留下的陣法……」火族族地深處那人淡淡笑道。

「沒錯。」大祭司點頭。

「你可知道,與九幽邪教合作,是走出混元福地的唯一機會,你居然把這個機會破壞了,難道……你真的不想出去嗎?」火族族地深處那人輕嘆。

「我們還有另外的機會,天命峰已經的七道關卡已經被破了。」大祭司緩緩開口。

聽到大祭司的話,火族族地深處那人久久沒有開口,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緩緩說道:「你動手吧……」

大祭司看著葉峰等人,點了點頭。

葉峰等人當即催動破陣羅盤,開始破解火族族地內的陣法。 幾個時辰后,葉峰等人終於把火族族地內的陣法破解。

當葉峰等人把七個陣法都破解掉的時候,混元福地之外,原本封印住混元福地入口出的符文隨之消散。

「陣法破了!」沈逍和宋捷等人紛紛一笑。

「黃先生,這次對虧你了,要不是你請人王城的人來支援,我們根本不可能破解掉混元福地裡面的陣法。」宋捷等人看和黃姓中年人,紛紛表達謝意。

「九幽邪教也是琅嬛靜齋的敵人,諸位不必客氣。」語氣微頓,黃姓中年人說道:「待會兒我會在混元福地的入口處布置一些陣法,只要九幽邪教的人進入混元福地,我們就能在第一時間發現他們。」

沈逍等人點了點,確實有這個必要。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