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看着弟弟每天除了辛苦上班外,還會爲弟妹下廚做飯吃,而自家丈夫連個粥都不會煮,具俊熙心中的不平衡感上升了,攀比心頓生,她老公就遭殃了。

這樣雞飛狗跳的日子卻讓姜熙秀更喜歡了,這樣溫馨卻不平淡的生活該繼續纔是。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女兒爲女婿家生了個大胖小子,而小滋爲自家生了個寶貝千金,孫子孫女兒都有了,姜熙秀很是滿足。

成日裏忙着照顧兩個孩子,也不大理兒女,別說是補湯了,她平日裏做的蛋羹啦、小粥菜之類的從來都想不起來專門爲他們準備,看的具家姐弟各種吃醋,心中暗暗唾棄自己的同時又很是哀怨,自家太后這樣明顯的嫌棄到底是爲什麼啊!

他/她纔是她的兒女呀!

尹智厚看着剛剛滿月的小嬰兒,輕撫了一下她的小臉蛋兒,實在是太嬌嫩了,讓人不敢碰。

“怎麼?羨慕本大爺吧?我家的小公主是不是很漂亮?”具俊表一副不可一世的驕傲樣讓f3隱隱地翻了個白眼,心中卻認同他的話,小公主是很漂亮,是很可愛,可是要說起羨慕麼,就算打死他們,絕對是不會承認的。

他最近剛剛答應了爺爺,要去相親了,也是什麼報社還是電力的大亨家的千金,什麼名牌高校的高材生之類的,聽着這些介紹他就提不起興趣了。不過這是他的責任,沒法子了,也只能硬着頭皮去了。

河智苑亦是千金小姐出生,不過她自己愛好藝術,常常夢想着自己成爲一名畫家,如今纔剛24歲的她在業界也算是頗有幾分名氣了,這完全是靠着她的天賦和努力得來的,是以她很驕傲,想着日後要在畫壇更進一步,而不是繼承家族的產業。

不過好在父母還算開明,商議過後,答應她,只要自己去參加這次的相親,將自己嫁出去,他們便不管她以後想幹什麼了,至於家族產業麼,找個專業管理團隊好了。

好吧,即使她不是完全猜透了自家父母的打算,也□□不離十了,不就是想讓她趕緊嫁出去,早日生孩子,他們從下一輩開始培養麼,不過爲了自己以後的自由,她便努力武裝了一番自己,去旋轉餐廳相親去了。

好吧,兩個心思完全不在同一條線上的兩人卻都很詭異的接受了對方,他們的婚事就這樣定下來了。

不過在平日裏的交往中,卻常常有種很合拍的驚豔感,也許藝術都是相通的,二人的觀點很多時候都是一致,這讓兩人常有知己的感覺,慢慢地在與對方的交往中多用了幾分心思。

大家都不是傻子,自是能明白這種變化,倆人私底下都很慶幸那場詭異的相親,這是緣分的開端呀!

尹智厚聽了自家未婚妻的說法,覺得這樣也行,便答應了岳家要過繼第二個孩子的請求,至於他們什麼時候生第二個孩子,那就看天意了。

婚後二人的感情倒也算的上琴瑟和鳴,很是融洽,而尹智厚的憂鬱也少了很多,用蘇易正的說法就是整個人鮮活起來了,多了幾分人間的煙火氣。

他最近倒是糟心了,想要娶秋佳乙吧,家裏不同意,就是秋佳乙本人,也是忐忑不安,不敢邁出那一步,她看了金絲草和尹智厚的愛情,自是知道其中的苷酸苦辣,不想自己受傷,可惜,感情要是能受控制的話,那就不能稱之爲感情了。

於是陷入糾結中的她更是痛苦了,一張小圓臉沒多久就變成了錐子臉,很有幾分憔悴美人的味道。

蘇易正之前倒是想和蘇家的宿命抗衡一下,可是在遇到愛情後,他也不敢嘗試了,只能這麼僵着,好在他還年輕,總會有法子的不是!

不過目前沒法子的法子便是牢牢看好了秋佳乙,別讓她飛了!那他就糟心了。

不過還沒等他想出辦法,就接到了具俊表的電話,告訴他,秋佳乙被具家太后接走了,也不知道太后會做什麼?難道是受了爺爺的委託,也來警告欺負她的麼?

等他氣喘吁吁地來到具家後,發現秋佳乙笑意吟吟地和姜太后聊天中,氣氛很好。

“呀,臭小子,難道怕我吃了你的小女友?”姜熙秀佯怒道。

“哪裏能呢,只是我正好有事找俊表,這纔過來的,我都不知道佳乙在這裏……”他有些訕訕道,可是看着笑意吟吟的姜太后,後面的話實在是說不出口了,那種無處遁形的窘境讓他臉色通紅起來。

“哎喲,我們的花花公子蘇易正竟然害羞了。阿媽,這可不多見吶!”具俊熙看戲也不嫌事大,開口調笑道。

“行了,看出人家害羞了,你說出來幹嘛?”姜太后也打趣道。

“……”蘇易正扛不住了,藉着上洗手間,逃離而去,找到了在嬰兒房陪自家寶貝女兒的具俊表。

看着他熟練的抱着小公主,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蘇易正已經見怪不怪了,直接無視了具俊表,逗起了正玩的高興的具家小花朵。

好吧,小公主的小名就叫小花朵!具俊表看着自家女兒的笑容很是好看燦爛,死活定下了這個名字。

“呀,太后接秋佳乙幹嘛?嚇我一跳!”他頭也不擡的問道,“難道是我爺爺那老頑童又開始折騰了?”

“不是,太后很喜歡秋佳乙,想要認到她名下,做個乾女兒,以後她就是本大爺的妹妹了。想要娶她,你可要好好地討好我這個大舅子了!”具俊表不可一世道。

“好兄弟,多謝了!”

蘇易正自然知道其中不可能這麼簡單,肯定是俊表做了什麼,否則就算姜太后再如何喜歡秋佳乙,也不會做出這樣決定。只是好兄弟,一切都不言自明罷了!

解決了秋佳乙的身份問題,而具家也爲她準備了一份厚厚的嫁妝,讓忐忑不安的秋佳乙稍稍地踏實下來了,開始了自己的豪門貴婦生活。

當然,這一切都還需要她的努力,才能融入到這個層級、這個事故體的大家庭中去。不過,這一切,因爲有愛的支撐,也許也不會那麼難熬,對不對?

不過對於秋佳乙,姜熙秀倒也是真的喜歡,一個女孩子,能保持本心很是不錯,看着她靈透的眼神,姜熙秀在聽了自家兒子的說辭後,當下便答應了。越是相處,越是喜歡這個女孩子,日後兩人處的和親母女無二了……

日升日落,潮起潮落,時間在不經意間就拋棄了我們,看着亭亭玉立的孫女兒又在苦口婆心的勸說她有些跳脫的母親了,姜熙秀搖搖頭,淡定地牽着秋佳乙的小女兒,去花園喝下午茶去了。

至於那對母女間的事兒,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模式,而兒媳一直長不大的性子她是很喜歡,孫女兒是很頭疼就是了。

和自家十三歲的女兒穿姐妹裝,一起去學校春遊這樣的事情也就河源滋這個長不大的女人才能做出的幼稚事兒!

具俊表接到女兒的電話,沒法子了,只好放下手中的文件,回家去哄已經快要爆發的母女倆了,他的命怎麼這麼苦,當然,這樣的生活確實甘之如飴……

作者有話要說:我最近在折騰着減肥,於是昨天做運動了3個小時,直接累癱了。晚上8點就睡着啦。抱歉昨天只有一更,不過今天會有3更,補上昨天的一更。好吧!我去運動啦。 金絲草出生在一個外人看來很揪心的家庭,很極品的父母,一個很是乖巧的弟弟。不過對於金絲草,大家還是覺得這個女孩子不錯,聽話、懂事、能幹,不過這樣的好印象也改變不了生活的困窘。

爲了彌補家用,金絲草很早便開始打臨工的生涯,做服務生啊、送外賣呀,洗盤子之類的,只要是能做的,能賺錢的,她都不會放過,這樣才能保證家人的生計。

即使生活很是不如意,可是一家人還算相親相愛,過的也還算是平順,直到她去了一次那個萬衆矚目,人人嚮往的神話高中。

她如今還記得清清楚楚,那天的陽光很好,天空很藍,她騎着腳踏車去了神話高中。

看着比宮殿還要雄偉,還要富麗的地方,真是讓她大開眼界。從沒有見過這麼寬闊的學校,這真的是一所學校麼?不過卻也有着同齡人的憤世嫉俗,這些人真是暴殄天物啊,不好好學習真是對不起父母!

自然,她是知道神話的,也知道它是富家子弟的聚集地。

金絲草騎着腳踏車,四處參觀兼找人,實在是大開眼界,飽了眼福,以後回去一定要去佳乙學學,告訴她,自己曾來過神話高中啦!她定是很羨慕的吧!

搖搖頭,打消了自己腦袋中這些不靠譜的想法,擡頭卻看到了那個站在天台上的衆人,以及蜂擁、喧鬧的人羣。

看着女生們身上漂亮的制服,再看着各種昂貴的鞋子,金絲草心中閃過一絲微微的羨慕,就是校服都比自己過年的衣服還要華麗的多的多呀!不過目前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她看到了客戶。

“呀!我是來送衣服的,絲草乾洗店,三萬塊,謝謝惠顧!”

看着那位滿臉青紫都是傷痕的客戶,再聽着他說這裏是地獄的時候,她覺得有些好笑,這些有錢人家的孩子果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呀,環境、教學質量這樣好的地方,全國父母學生都向往的地方竟然是地獄,可真是好笑的很,不過看着這位的處境,倒也有那麼幾分道理。

看着囂張的f4,好吧,確切地說是跋扈的具俊表,這會兒的金絲草並不認識他是誰而已。她真是氣不打一處來,活了16年,她還從沒見過這般無禮、傲慢、自大的臭小子!果然有錢人家的孩子家教都不過關,真是白白浪費了父母的錢財。

陰差陽錯下,金絲草救了那位要跳樓的學生,拿到了乾洗費,她覺得自己圓滿了,便騎着單車高高興興地回去了。

可惜她沒料到這樣一件小事竟然引起了這麼大的風波,媒體封的什麼wirl,英雄少女的稱呼不要錢似的按在了自己身上。可惜她並不覺得有什麼好值得驕傲的,因爲那並不是她的本意,不是嗎?

雖然衆人的吹捧採訪讓她稍微地滿足了下虛榮心,可是她依舊還算鎮定吧,不過後來事情的發展去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她也想不到這樣的一件事,竟然鬧到了國民皆知的地步,而且還上升到了教育公平性的問題。

不過金絲草覺得行得正、坐得端的自己沒什麼過錯,當然她也沒有媒體說的那般偉大就是了。再者自己又沒做錯什麼不是嗎?

看着一對採訪自己的媒體,她在極力淡定,不過微微發抖的腿還是暴露了她的緊張,畢竟只是一個16歲的小姑娘罷了。

一整天的打工結束後,她騎着自己那倆已經很破了的單車回家了。從包裏掏出鑰匙開了門,敏銳地發現了家中的氣氛有一點兒的不對!

自家那對十分歡樂的父母興沖沖地衝了出來,拿着神話的校服在自己身上各種比劃,且告訴自己,以後她也能去神話上學了,金絲草的第一反應是開玩笑,接着便是愚人節!

看着那位西裝革履的先生,她這才認真起來了,難道這並不是玩笑?竟是來真的麼?不過瞬間,金絲草又明白了些,這是神話集團給的hush money而已。

“不去,我不要去!”雖然還是有些高興的,可是她一點兒也不想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去,朋友什麼的都沒一個,而且那裏都是有錢人,自家這樣窮,學費都付不起,去哪裏做什麼。

送走了那位很是威嚴的先生,她長舒了一口氣,這樣的人與自家真是格格不入呀,而且好有壓力。

聽了自家父母的勸說,在聽到有游泳館的那一刻,她確實心動啦。游泳是她唯一擅長和喜歡的項目,如果有游泳館的話,那麼豈不是說以後她就能自由自在、無所顧忌地去游泳啦?

進入了神話高中的金絲草就像是一個乞丐闖入了富人的酒會一般,顯得格格不入!而且心中的自卑更甚了,這裏的人看到自己,要麼是當成空氣忽視了,其實這種還是好的,更多的人將她當成了髒東西似的,鄙夷的眼神都快藏不住啦。

金絲草是個倔強的人,頗有幾分愈挫愈勇的樣子,死扛着在這個學校,繼續下去。

不過很快她的處境更糟心啦。她被f4貼了紅紙條,二貨樣的具俊表如何能忍受別人看不起他,罵他!儘管她說的不錯,看起來都是事實一樣。

金絲草覺得自己可沒說錯,這是事實!他們幾人本來就是蛀蟲,不知好歹、養尊處優、只知道吃喝玩樂、依附父母的蛀蟲而已!

這樣她的處境更悽慘了,不過倒是認識了一位王子,那位溫柔的、略顯憂鬱的王子。

即使他也是f4中的一員,可與具俊表那個大魔王完全不同,他是溫柔、善良、像是拯救公主的王子般,爲自己拭去了臉上的麪粉,爲自己披上了浴巾,那一刻,她只覺得自己是遇到了王子,這個世界也更美好了。

自那以後,金絲草便常常關注起尹智厚起來,而且他們很是有緣分,常常能在校園中遇到,無人的小徑,天台的樓梯,都是他們相遇的地方。

對於尹智厚她很難不動心,那樣憂鬱溫柔的人,有又一顆金子般善良的心,金絲草很快便淪陷了。

時常的關注,偶然間的眼神交流,都讓金絲草心中甜蜜滿足!

在街頭,得知了他的女神是閔瑞賢,再看着他眷戀的眼神,不知爲何,她心中有一陣不爽,不過很快就被自己與他的合拍而取代了,兩人都喜歡閔瑞賢,這是多有緣分的事情。

自己的偶像也是閔瑞賢,那樣漂亮、努力而且還有善心的人果真是很難得呀!而且智厚前輩能喜歡她,更能表明他的品味與自己的默契不是!

聽說她也是神話的學生,比起來,那些真善美之流的可以去死啦,都是混吃等死,成日裏只知道攀比的蛀蟲而已。哪有半點兒閔瑞賢的風姿。

金絲草在神話的日子慢慢地好起來了,也不知爲何,f4竟然取消了紅紙條,也許原因麼,她還是稍微瞭解一些的,神話的那位會長生病了不是嗎?具俊表哪裏會有時間關注自己這個小人物。可惜,自己可是丁點兒也不感激他。

在這裏,她交到了一個很好的朋友,吳敏智,雖然同是富家千金,可是敏智她也是很善良的,雖然性格有時候比較奇怪,有些暴躁。

這些都是可以包容的,誰讓她們是朋友呢?朋友間不就要相互包容,相互體諒的麼?

結果還是出了自己被陷害的事情,金絲草覺得這很可笑,一定是具俊表誣陷敏智的,可是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證據和她那張扭曲的臉,金絲草也不知道到底該說什麼了。

失去了唯一的朋友的金絲草更加孤單了,在學校中被各種排擠,不受重視,人人都能欺負她,眼中的鄙夷除非是瞎子都能看的出來。似乎她就是一坨髒東西一樣,誰都會躲着,或者誰都能欺負一下。

這樣的不如意不能說給父母聽,也不能訴苦給秋佳乙,這事關自己的自尊,誰也不希望將自己不如意,丟臉的一面暴露在親密的人面前。心中苦悶的金絲草更是將尹智厚當成了自己在這個學校的唯一一束陽光,唯一的救贖了。她每天最開心的便是見到尹智厚。

不論是拉小提琴的,還是默默在角落睡覺的、亦或是漫不經心走神的尹智厚都滿滿地藏在了她的心中,怎樣都擦拭不去。

不過很快金絲草就笑不起來了,尹智厚的愛着的人竟然是閔瑞賢麼?而且他們還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所以說,他與自己並沒有自己以爲的那樣有默契,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是不是?

與閔瑞賢相比,自己就是醜小鴨!又算的了什麼呢?

雖然沒有深的接觸,可是那位小姐確實如傳言般善良,有愛心,對於她這個學妹都是很愛護。

接到了閔瑞賢的請柬,邀請她去參加生日party,金絲草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自家父母搞笑地拿着乾洗店顧客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比來比去的,她更自卑了。

這樣的自己,與萬丈光芒的閔學姐,任是誰都知道會選誰吧?智厚前輩哪裏有可能看的見自己,更遑論喜歡上自己了。雖然這樣想有些可笑,可是她心中還是稍微地有些奢望,希望自己在前輩心中有那麼丁點兒的地位。

穿着閔學姐送來的禮服,不知爲何,也許是自己的自尊心在作祟,竟然曲解了他的好意,覺得她很是虛僞,有種高高在上的炫耀的感覺!

這樣的自己好壞!怎麼能如此惡意地揣測閔學姐呢?尤其還是在接受了人家這樣高貴漂亮的禮服後。

在生日宴會上,看着王子公主般相攜而來的尹智厚與閔瑞賢,金絲草恨不得離他們遠遠的,這樣才能抑制住自己內心的嫉妒與羨慕。

那日的生日會,果然是震撼的,對於閔瑞賢放棄家族繼承權,去發展自己的事業,她很敬佩,而且心中還隱隱地有些高興,她走了,是不是自己就有機會了?

送走了閔瑞賢、送走了尹前輩,她想,也許夢也該清醒了。王子註定是要與公主在一起的,怎麼會選擇醜小鴨呢?

過了些時日,回到了韓國的尹智厚成日裏喝酒作樂,讓金絲草着急心疼的同時也開始埋怨起閔瑞賢來,這樣優秀癡情的人都要傷害,那位學姐真的有眼光麼?

她想,要麼,去試一次,就這一次,被拒絕了自己也就死心了,再不會做夢奢望了,對不對?

金絲草,你可是新時代的新女性呀!加油!就放縱自己這一回。

被摟在懷裏的金絲草眼睛依舊瞪的很大,她是在做夢吧?對吧?智厚前輩怎麼可能答應和自己交往呢?

這一定是在做夢!金絲草暈暈乎乎地想,如同踩在雲裏霧裏般,腳底輕飄飄的……

一度的興奮過後,甜蜜過後,金絲草又開始了患得患失的日子,男友很寵她,很護着他,也很優秀。可惜,他不愛她!

雖然這是早就知道的事實,可是她每每想起來,心裏都堵得難受,她也知道自己是得寸進尺了,可是人麼,都是這般!總是希望得到的與付出的成正比,或者的是付出的少些,得到的多些!

即使他也一如既往地溫柔,甚至比以前更細心了幾分,將她照顧的無微不至,可是越是相處,她越是能明白,自己與她的差距!

那樣優秀的人,竟然是自己的男友麼?就算她爲了智厚前輩變的更努力了,想要優秀起來,證明她是配得上智厚前輩的,而不是那些人嘴裏亂七八糟的酸話。

可惜,不論如何努力,金絲草對於神話的精英教育還是很吃力,成績依舊沒多大起色,爲了養家,她還時不時地要去打工,爲了減免學費,她還要代表學校參加游泳比賽,自然,練習也是少不了的。

尹智厚自然發現了金絲草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少,一天比一天沉默,他以爲是自己做的不好,對她更溫柔了。結果,金絲草更沉默,更憂傷了。

聰明如他,自然是知道她的心結,可是一向很睿智的尹智厚在感情上就是個白癡,只想着給她空間,總會想明白,總會走出來的。這樣的做法更讓金絲草覺得兩人之間的差距了。

兩人漸行漸遠卻不知!一直到閔瑞賢的再次出現,看着相擁在一起的兩人,金絲草只覺得十分刺眼,早沒了往日那種欣賞的心態。

回到家中,看着那些凶神惡煞、喊打喊殺的人,金絲草只覺得全身無力的慌,這一切到底是爲了什麼?

看着懦弱的父親又是一副受氣小媳婦模樣,忍耐了許久的金絲草終於爆發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再是數落了一番,即使他如今也知錯了,心中也不無後悔,哪又能如何?

事情既然出了,那麼悔恨也好,哭泣也罷,都幫不了半點忙。協助母親乾脆利落的將房子和乾洗店賣了出去,還完了高利貸,看着剩下那點兒不夠吃飯的錢,再看看眼巴巴地瞅着自己的父親,她也只能長嘆一聲,又能怎樣呢?那始終是自己的爸爸!

看着橫七豎八的行李,大家睏倦的表情,一家無處可歸的四口人只好用最後的那點錢買了幾張去鄉下小島的船票。

她實在是沒勇氣與尹智厚道別,想着,也許他們是有緣無分吧!就這樣算了吧!在首爾連片瓦遮身的地方都沒了,這樣落魄的自己更配不上他了。再說,如今他的公主回來了,騎士也好,公主也好,都該回到她的身邊了,不是嗎?

在海島上的生活自然是清苦忙碌的,可是,金絲草卻前所未有地體會到了安心的感覺。

在這裏,她一點兒也不用擔心被人家嘲笑她的品味、她的衣着、她的用餐禮儀,就算吃的再大口也不會有人嫌棄你,就算穿的再破爛也沒人嘲笑你。

靠着自己的雙手,他們一家人雖然艱辛,倒也過的下去。

再次看到尹智厚,她的心中雖然依舊有些波瀾,可是卻沒了當初的那份心悸,那樣激動的心緒不再有了。

微笑着送走了他們,依舊過着自己貧困卻踏實的生活,她想,日後的自己也一定會幸福的,對吧?

相親結婚後,金絲草過着相對貧困的生活,只是一直將尹智厚送來的賀禮死死地壓在箱子的最底層,再沒拿出來過,再也沒想念過他。

只是偶爾的午夜夢迴間,會懷念,懷念那個溫潤少年,會懷念自己輕狂過的歲月。

看着自己的丈夫,憨厚老實,雖偶有小毛病,可是對自己,對這個家很是盡心盡力,這樣就夠了吧!

摸着自己肚子裏的孩子,她想,很快,他們家又有新的成員了!這樣也很好,對吧?

一直都她死的時候,才讓圍在身邊的小女兒將那件依舊漂亮、已經有些發黃的禮服拿了出來,手抖抖索索地摸索了半天,眼前似乎又出現了那個帥氣溫柔的男子,嘴角含笑而逝……

強烈推薦: 作爲世家子弟的尹智厚小時候越是幸福,襯得日後的他越是不幸。幼年時,有威嚴而慈和的父親,漂亮溫柔的母親,以及很是嚴肅卻滿是寵溺的爺爺,這樣的家庭組合在上層社會簡直就是不可多得的存在,幸福滿溢讓f3充滿了羨慕。

不過很快,這一切都被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打破了!因爲很高興父母可以一起陪着他去玩,而興奮地用手遮住了正在開車的爸爸的眼睛,這個時候悲劇發生,一場慘烈的交通事故將他的幸福全都擊碎。再也沒有半點可以彌補的可能。

父母爲了救自己,被撞的面目全非,當場死亡。依舊渾渾噩噩的尹智厚只覺得天塌下來了。雖然不知道死亡是什麼意思,可是再也不會見到爸爸媽媽這樣的懲罰讓他惶恐不安。

更何況,5歲的孩子也已經知曉很多了,看着父母的黑白照片、爺爺的一臉沉痛,尹智厚更加害怕恐懼了。晚上只要一閉上眼睛,都是噩夢,常常一頭冷汗地被驚醒!看着灰灰暗暗的房間,尹智厚也只能將頭埋在枕頭下,痛哭一場。

即便如此,也喚不回父母了!他們的孩子正遭遇着痛苦,也不能讓他們回到這個世界,哪怕是一秒!

而尹總統也因此痛失愛子,他對於兒子兒媳拼勁全力護住的這個孩子觀感很是複雜。半點兒沒有受到傷害,柔弱的兒媳是有如何巨大的決心才護住他的,不言而喻!

一時間更本就沒法子面對他,一方面他是自己的唯一的親孫子,可是另一方面,他是害死自己兒子的兇手,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兇手!

痛苦不堪的尹總統也因着忙碌而忽略了智厚,也許心中也是有逃避的心思,可是無論如何,尹家散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