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看這樣一個個衣著光鮮的年輕人,還有他們身後價值不菲的豪車,人們又開始議論紛紛,一個有些敗頂的老人,看后低聲的嘀咕:「這些人都是誰啊?為什麼我看那個黑臉小子那麼眼熟?」

「你肯定眼熟」另一個知曉根底的說:「因為他老子天天都在電視上出現,所以你會覺得眼熟。」

經過另一個提點,敗頂的老人一時間恍然,低聲的驚呼:「原來他就是書記家的公子另個戴眼圈的莫非就是……」

「你猜對了就是二號家的少爺」另個一邊說著,一邊還唏噓:「他們究竟是來接誰,怎麼這麼大的陣仗,你看看後面跟著的那個是……」

經過這一番的介紹,敗頂男連番的吸冷氣:「這幫太子爺怎麼都湊到了一塊,他們家的大人聚在一起,都夠開個常委會了。」

「你還是想想究竟誰這麼大譜,能把這些太子爺聚在一起。」那人說著還沉吟,而後挑起大拇指說:「難道來的人是這個?」

專機平穩的落在了地上,玄齊帶著雪獒往外走,已經通曉人性的雪獒,智商能趕上一個三四歲的孩子,雖然懵懂,但卻已經懂得了規矩。老老實實的跟在玄齊的身後,雪白於凈的一坨,特別像個大號玩偶。

剛出了候機大廳,玄齊就看到一群的年輕人,一個個鼻孔都快望到天上了,倨傲的臉上帶著生人勿近的冰冷,當玄齊出現在候機大廳后,他們立刻笑了起來。

「財神爺爺」這個名字剛喊出來,黑臉就意識到不對,立刻改口說:「玄總,我們大家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你給盼來了」

黑臉說著,就伸出雙手來與玄齊相握,同時自我介紹說:「我叫左貴,你可以叫我小左。我旁邊的人這位叫王朝,他是丁於……」等著一圈人都介紹一遍后,左貴對著玄齊說:「這也到中午,我們也知道你貴人事忙,不管如何一定要在我們這裡吃上一頓午飯。大下雪的路上不好走,開車路滑也不安全,王朝給你準備了一架直升機,一準不會誤了你的大事……」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左貴的姿態又擺的這麼低,再加上周圍人這般熱絡的做派。玄齊也感覺到不留下吃頓飯,的確有些說不過去,便把頭一點說:「行啊那今天中午我可就客隨主便了」

睡著跟著左貴一起往外走,王朝湊到玄齊的身邊,還不無羨慕的說:「玄總也喜歡養狗啊我看這一隻好像是雪獒吧?這個頭,這毛色,還有這份機靈勁,這隻狗不凡,價格恐怕不低吧」

「朋友送的,沒花錢買,隨便玩玩」玄齊說著沖著雪獒說:「白毛,跟大家打個招呼。」

雪獒立刻張開嘴巴汪汪叫了兩聲,而後揮了揮前爪。這一下把周圍的太子爺們嚇了一呆,而後感覺到與玄齊之間的差距。他們還在玩車的時候,玄齊已經玩上名犬了什麼瑪莎拉蒂,什麼保時捷,恐怕都頂不上雪獒的一隻狗腿差距就是差距,不服不行啊

一行人大搖大擺的往外走,立刻有引起周圍人側目,特別是神駿雪白的雪獒,誰都能看出這隻狗的不凡,再加上周圍的太子爺們隱隱以玄齊為首,一瞬間就秒殺了大部分人的眼球。

敗頂男立刻往身旁的男人:「那個年輕人是誰啊?好像比周圍的人還強上三分,你再看他喂的那隻狗,像不像一隻大獅子?」

「我還真不認識」另一個好似什麼都懂的男人,這一刻無奈的抓了抓腦袋:「不過這架飛機是從京城飛來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他們既然能夠湊在一起,看來這位也是個太子爺。」

玄齊沒在乎周圍的人怎麼說,抬腳上了領頭的賓利,白毛就趴在玄齊的腳下。坐在寬敞的賓利中,玄齊不由得誇讚說:「這輛車不錯,錢沒少花吧?」

左貴立刻對著玄齊笑笑:「還是托玄總的福,如果不是你給賞下這口飯,兄弟們也沒現在這般滋潤。早就聽聞玄總有千杯不醉的海量,今天中午我們一定要多敬玄總幾杯。」

「左兄這般說可就見外了,能夠掙下這份家業,那是大家共同努力的功力。沒有大家的精誠協作,玄雷也做不了這麼大」玄齊說著望著車窗外的車水馬龍:「可惜玄雷只有這麼大的發展潛力,估計以後賺的也沒現在這般多。」

什麼叫境界,這就叫境界當左貴他們滿足玄雷日進斗金的營業額時,玄齊開始嫌棄玄雷賺的少,每天的營業流水好幾個億這樣的營收還嫌少,這一下可是讓左貴無語,當然在無語的同時左貴的眼中又閃過貪婪,玄齊既然嫌棄玄雷賺的少,那麼在他的心中一定還有個賺得多的法子,也許這也是個機會。

不用左貴開口,玄齊就跟左貴說:「年前大家也都忙,等明年暑假的時候,大傢伙在京城聚聚,我先給你們提個醒,分到手的分紅盡量別動,到時我們有個大買賣做,做好了說不定能保半世富貴。」

功名利祿,這些永遠都是最吸引人,也是最抓人眼球的東西。聽到玄齊的許諾后,左貴和王朝相互望了一眼,神情中都浮現出一絲難耐的喜色。這般賺錢的玄雷,在玄齊的眼中都只是個小生意,那麼玄齊口中的大生意究竟是什麼?非常讓人期待啊

玄齊望著路邊的高樓大廈,既然房地產會不可避免的來臨,那麼就讓整個行業升級,錢總是要有人來賺,別人賺不如自己賺。另個行業又即將風雨再起。 清風小說網歡迎再來!

第341章暗夜王朝

吳俊傑聽到神秘女人口中的組織,眉頭不由一皺,他沒想到這個神秘女人的背後竟然還隱藏著一個神秘的組織,在這刻他立刻蹲下身體,目視著躺在地上的神秘女人,一臉認真地問道:「組織!你的組織名叫什麼?總部在那裡?」

秀梅聽到吳俊傑的詢問,臉色不由一變,剛才她光顧著威脅吳俊傑,卻忽略了透露組織秘密的嚴重性,她雖然被抓,但是她相信組織如果知道她被抓的消息,肯定會想方設法營救她,可是如果讓組織知道她透露組織的消息,就算她被救出來,恐怕也下場會極為的悲慘,在這刻她連忙否認道:「我之所以會知道你的名字,是肖建斌告訴我的,至於我說的什麼組織,完全是我憑空想象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嚇唬你而已。」

聯想到兩年內死亡的十三名富商,儘管這些死者並不是華夏巨富,但是如果把這些人的財富全部整合在一起,絕對是一股不容小視的力量。

儘管吳俊傑並不知道這個組織到底名叫什麼名字,這個組織後面到底有多少人,但是在這刻他清楚的意識到有人正在醞釀一場大陰謀,他看到地上一臉慌張的神秘女人,並沒有急著審問對方,而是笑著說道:「憑空想象出來的,既然這樣我就不再問你,不過我會把這個消息告訴門外的那些警察,相信他們對這個線索應該非常感興趣,而你身後的那個組織肯定也會很快得知這個消息。」

身為組織的一線成員,秀梅非常清楚透露組織機密的懲罰會是多麼的可怕,想到那種生死不如的情景,讓秀梅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失控地對吳俊傑喊道:「吳俊傑!那些人都是我殺的,我罪該萬死,你殺了我吧!」

看到神秘女人失控的樣子,吳俊傑馬上意識到這個組織的可怕性,否則眼前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也不至於會一心求死,之前吳俊傑在得知神秘女人的背後有個神秘組織的時候,並沒有多管閑事的打算,然而此時神秘女人的表現,反倒是提起了他對這個神秘組織的好奇之心。

「你確實罪該萬死,不過你在沒有告訴我想要知道的東西之前,我是不會讓你死去,如果你不想將來落到你的組織手上,就乖乖的把我所想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我,否則我現在就把你交給外面的警察。」

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不怕死,但是有的時候在死亡和生死不如之間,有的人還是果斷的選擇死亡,想到自己的那些同伴們因為泄露組織的秘密,被組織削成人棍任由那些新手揉虐,此時吳俊傑的威脅無疑是讓秀梅感到極度的恐懼。

秀梅一臉煞白地看著蹲在她的面前,滿臉無害的吳俊傑,對吳俊傑的話是絲毫不敢有任何的懷疑,儘管她一心想要求死,但是她卻非常清楚如果沒能給吳俊傑一個滿意的答覆,恐怕她的下場將會變成生死不如,在這刻她的心裡防線終於產生鬆動,一臉防備地對吳俊傑問道:「吳俊傑!如果我把組織的秘密告訴你,你能保證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嗎?」

看到眼前這個神秘女人的心理防線徹底的鬆動,吳俊傑的臉上的表情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一臉無所謂地回答道:「你覺得我有必要向你做任何的保證嗎?或者你覺得我的保證能夠讓你相信嗎?所以你如果不想生死不如的話,最好還是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告訴我,因為我們之間並不存在討價還價地餘地。」

如果吳俊傑一開始就信誓旦旦的給她一個保證的話,秀梅不但不會相信吳俊傑的話,反而會用假消息暫時穩重吳俊傑,然後找機會求死,然而此時吳俊傑的這番話,反倒是讓她放心了不少,她相信吳俊傑在沒有把握對方她的組織之前,肯定不會打草驚蛇,那她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只要她渡過這次的難關,到時候她就找機會脫離組織,找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徹底的隱姓埋名。

「我的組織名叫暗夜王朝,我們組織的大部分成員都是孤兒,我的名字叫做秀梅,是我的上線,也是負責訓練我的人幫我取的,我們在很小的時候就被送到組織的訓練基地,在那裡接受極為殘酷的訓練,我不知道組織的首領到底是誰,也不知道組織到底有多少人,至於組織的總部在那裡,我們同樣也不知道。」

「在沒有被派出來執行任務之前,我們都被關在地處南亞的訓練基地內,但是組織有非常嚴厲的規定,在基地的時候我們所有同伴之間是不準有任何的交流,如果被發現同伴之間暗中進行交流,將會遭受極其嚴重的懲罰,另外出來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是單線聯繫。」秀梅打定主意之後,也不再遲疑,馬上就把她所知道有關組織的信息全部告訴吳俊傑,甚至為了讓吳俊傑相信她並沒有隱瞞,就把組織內的一些規定也告訴吳俊傑。

吳俊傑看到秀梅的表情,隱約地覺得對方並沒有對他撒謊,雖然他已經知道這個組織的名稱,但是秀梅後面介紹的情況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價值,所以這時吳俊傑就把希望鎖定在秀梅的上線身上,隨即對秀梅問道:「你的上線是誰?他在那裡?如果我沒猜錯你這兩年來殺的這些富商,應該不是僅僅為了養你的蠱蟲吧?」

「我的上線名叫李廣漢,長這麼大我從來沒有見到過他的真面目,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的這個名字是否是真的,出任務后從來都是他聯繫我,甚至連任務目標都是他選定的,我只負責執行而已,至於殺那些富商的目的,據說是因為組織想要通過控制這些富商的財富,為組織提供運轉的資金。」

對於秀梅而言,在她提到組織這兩個字的時候,她就已經等於出賣了組織,現在的她一心想著怎麼逃過眼前的劫難,對她而言,已經沒有什麼可以保守的秘密,在這時她對吳俊傑的詢問,自然是不敢做任何的陰謀,只要吳俊傑問什麼,她就把她所知道的情況如實告訴吳俊傑。

原本吳俊傑是想從秀梅的身上獲得更多有關這個神秘組織的情報,結果秀梅的回答不但讓他感到非常的失望,同時讓他意識到這個暗黑王朝的等級極為深嚴,除非抓住組織的主要成員,否則別想獲得跟這個組織有關的任何情報。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意識到已經無法從秀梅身上獲得任何有價值情報的吳俊傑,在這時果斷的放棄對秀梅的審問,扭頭看了一眼正在到處亂爬的那些毒物,對秀梅問道:「這些毒物應該都是你養的吧!既然這樣我相信你身上一定有控制這些毒物的東西。」

「東西在我房間的床頭櫃里,裡面有一個黃色的瓶子,只要把瓶子里的東西倒一點到院子里,這些東西全部會陷入冬眠。」秀梅聽到吳俊傑的詢問,知道想要隱瞞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加上她並不希望讓人知道她跟吳俊傑獨處的事情,所以在這時她很乾脆的把方法告訴吳俊傑。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就在吳俊傑用秀梅說的方法處理院子前後的毒物時,張煥春是心急如焚,之前院子里傳來的打鬥聲,讓張煥春意識到裡面那個神秘的女人並不是那麼容易收拾,不過想到吳俊傑的身份,他卻非常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及時阻止吳俊傑,直到最後院子里的打鬥聲截然而止的時候,他心裡的擔憂更重了幾分,幾次想要派人進入院子里看看,可是想到之前那六名下屬的遭遇,讓他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只能在心裡祈禱吳俊傑平安無事。

按照秀梅說的辦法處理完這些毒物之後,吳俊傑走到院子的門口,看到張煥春正一臉焦急的來回徘徊,正準備讓張煥春派人進入房子的時候,一臉焦急的張煥春看到吳俊傑從院子里出來,不等吳俊傑開口說話,就出聲對吳俊傑埋怨道:「吳主任!您可嚇死我了,以後這樣的事情您可千萬不能在親力親為,否則我非得生出個心臟病不可。」

吳俊傑聽到張煥春的埋怨,想到剛才制伏秀梅之前的驚險過程,笑著對張煥春回答道:「張局長!我這不是好好的嗎?那個女人我已經抓住了,裡面的毒物我也已經清理了,你現在可以派人進入院子了,不過院子里的那些東西你們碰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那些東西很可能有毒,一旦沾上毒液就等於判了死刑,今天還好你及時給我打電話,否則以那個女人的手段,恐怕你們這外面的這些人都不夠她收拾。」

張煥春聽到吳俊傑的話,臉色不由一變,對於吳俊傑的話他絕對是深信不疑,所以在這時他無疑是非常慶幸自己及時通知了吳俊傑,在這刻他再也不做任何的遲疑,馬上帶人進入院子。

當張煥春走進院子后,首先看到的是癱在地上的那名黑衣女人,在這刻他立刻對身邊的兩名下屬命令道:「個我把這個女人帶走,嚴加看管,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單獨見這個女人。」

!d@t 豪華車隊停在天香樓門口,酒店經理掛著燦爛的笑容,自古以來就是貧不跟富斗,富不和官爭。再有錢,即使富可敵國的紅頂商人,也頂不住官家上下的兩張口,雖然來得這些年輕都不掌權,但他們的老子掌權啊

「左少,王少,丁少……」說著又挨個行禮:「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們給盼來了,頂樓八十八層,房號八八八至尊廳已經給你們預備下,用的是虎骨湯底,保准你們滿意。」

王朝為玄齊介紹說:「咱們山城的火鍋那可是一絕,天香樓的大廚也是個妙人,用虎骨做的湯底不光滋陰壯陽,而且還強身壯體。」

酒色財氣本就是人間享受,無所謂墮落與否,抓住了機會是可以爽一爽,平日里這幫太子爺玩瘋之後,多少都會透支些體力,而後就想法子滋補,一二來去發現天香樓的虎骨湯底還真是非常不錯。

神駿的白毛剛一亮相就驚到大堂經理,好在他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見到這般神駿的獒犬后,立刻壓住臉上的驚詫,笑呵呵的說:「好神駿的藏獒……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裡面走,乘坐觀光電梯上了八十八樓。至尊廳內早就擺好的座椅,可坐三十人的大包桌被改造成大湯鍋,乳白色的湯水咕咕嘟嘟的冒著熱氣,整個屋子內熱氣騰騰的,再大冬天吃上這麼一頓的火鍋,真的很愜

虎骨飄揚裡面又加諸了數十種中草藥,玄齊望向湯汁,居然看到了淡淡的靈氣波動,老祖宗把各種各樣的好東西傳下來,這些傳承下來的秘方,正在各行各業發揮著效用。

「坐坐坐」左貴與王朝把玄齊讓上了首座,因為桌子比較大座位與座位之間不挨著,倒有些像再吃自助餐。

每個座位旁站著一個穿著黑絲女僕服的服務員,臉上都畫著淡妝,嘴角含笑,雖不是什麼天香國色,也算有些姿色。

各種各樣的食材擺在左側,各種各樣的酒水擺在右側。望著白氣升騰的大號湯鍋,玄齊腦袋中只剩下一個辭彙,那就是奢侈

王朝滿上一杯路易十三,左貴喜歡法國拉菲酒庄八三年產的拉菲,玄齊也沒藏量,交朋友就要拿得出豪情,斟上一杯白蘭地,大家滿飲一杯后,便開始吃飯,雖然桌子很大,卻不驚擾大家的談性,三言兩語,一時間屋子內顯得熱熱鬧鬧。

玄齊從鍋子里撈出兩塊虎骨,又讓服務員給白毛切了十斤生牛肉,原本滿臉哀怨的白毛,立刻搖晃著尾巴,活脫脫是一隻賤狗。

就在至尊廳高談闊論的時候,樓下又走上來一群公子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派系,在山城如果左貴、王朝、丁於屬於一個派系的話,那麼李四乾和他的兄弟們就屬於另一個派系,看著左貴他們日進斗金,說不羨慕嫉妒恨,那是騙人的。

這幾日他們湊在了一起,也打算開個連鎖網吧,不說和玄雷一樣日進斗金,能每日進半斗也行啊

李四乾走進天香樓,對著大堂經理說:「把至尊廳打開,虎骨湯給我們熬上一鍋。」李四乾的父親是副書記,在山城屬於第三號人物,因為一號人物年齡快到杠了,很有可能會退下來,老李接班好似順理成章,所以也有一幫人跟在李四乾的後面。

大堂經理笑的於澀,在山城李四乾也是橫著走的主,一言不合他可是會大吵大鬧的。所以大堂經理陪著笑臉說:「李少啊至尊廳已經被左少訂出去了」說著他還怕李四乾犯楞,連忙說:「王少和丁少他們也陪著,今早上開著十二輛豪車去接這位大神,聽說這位還來自京城。」

「京城來的?還有那三人做陪?來的難道是魯卓群?」李四乾也收起臉上的狂傲:「既然至尊廳沒有,那就開八**。」

一行人往樓上走,一面走還有個人問李四乾:「李少,你說小左他們擺出這麼大的陣仗,究竟是招待誰?大過年的魯少也不會來山城啊?」

「管他招待誰,他吃他們的,我們吃我們的。」李四乾嘴上雖然這樣說,心思卻有放在斜對門的八八八上,如果不是和那幫人不對付,李四乾真想拎著酒瓶子去敬一圈酒,只要能夠結實魯卓群,丟點面子不算什麼。

在八八八至尊廳內,大家吃的歡暢,喝的歡暢。越說越開心,也越說關係越近。從中午吃到了下午,一直酣睡在玄齊腿邊的白毛焦躁起來,圍著玄齊小聲的叫了叫。

靈動的白毛已經有了一些智慧,知道不能隨地大小便,一定要去衛生間。吃下虎骨與牛肉的白毛,這是要去衛生間。

玄齊便帶著白毛走進衛生間,白毛熟練的找了個坑把需要放走的東西都堆進了坑裡,而後還不忘拉水沖刷。

玄齊在一旁洗了把臉,正用烘於機烘烤手掌時,耳畔就聽到一個聲音:「好大的一條狗難道是雪獒?」

李四乾也在洗手間里,正好看到雪獒上廁所,如此靈巧的狗他還真沒見過,心中不由得升騰出一絲的歡喜,對著玄齊問:「這狗是你的?」問罷不待玄奇回答,便自顧的往下說:「我也是愛狗之人,不如你把這隻狗讓給我,我出一百萬。」

玄齊搖了搖頭:「不賣。」說著轉身:「白毛走」雪獒轉身用不屑的眼神看了李四乾一眼,而後跟在玄齊的後面往外走。

「我靠居然被狗鄙視了」李四乾想不到白毛居然通靈氣,心中對它更是喜愛,抬腳追了出去,對著玄齊說:「朋友,一百萬嫌少,咱們可以再商量,我給你一千萬。」

玄齊見李四乾一直糾纏,不由得轉過身來:「別說是一千萬,哪怕你給一個億,我也不賣,因為它不是一條狗,而是我的朋友。」白毛聽到玄齊這樣說,立刻暢快的發出低唔,而後對李四乾露了露尖銳的獒牙。

「我靠這狗真通靈了」李四乾在山城還未被人拒絕過,見玄齊幾次三番的說不,李四乾火紅的臉色,逐漸的變黑:「朋友,在山城這一畝三分地,還沒有人敢不給我面子。」說著還怕玄齊拎不清,又開始亮字型大小:「你出門打聽打聽,我李四乾是個怎樣的人物」說著把手往前一指:「這條狗我買了,今天你不賣還真就不行。」

玄齊上下打量李四乾,想不到吃頓飯,帶條狗還能遇到這樣的人物,撒潑耍橫和地痞無賴沒分別啊

李四乾見玄齊發楞,還以為對方怕了自己,從皮夾里拿出一百塊,對著玄齊甩了甩:「把錢拿走,把狗留下。要不然……哼哼」

玄齊的眼睛微微一眯,兩步走到李四乾的身前,伸手抓著李四乾的衣領隨意就把他給提了起來。

李四乾見玄齊過來,還以為對方服軟了,要拿錢走人,嘴角上不由得帶著一絲冷笑,正待繼續出言侮辱玄齊的時候,卻沒有想到玄齊抓著自己的衣領,把自己拎了起來。這一下驚得李四乾顫抖,色厲內茬吼:「你想於什麼?告訴你,今天老子少了一根頭髮,都要誅你九族」

玄齊無語的聳了聳肩膀,和聲細語的說:「我不打你,只是想問問你,你在外面這麼屙,你爹媽知道嗎?」

李四乾被問的雙眼疑惑。玄齊把手伸出來,拽向了李四乾的頭髮,狠狠的拉來一把,一下拽掉了百十根,疼的李四乾哇哇大叫。

玄齊沖著李四乾搖晃著手中的頭髮,帶著滿臉的不屑,領著白毛推開了八八八的門。

氣怒攻心的李四乾,看到玄齊走進了八八八眼睛中閃過了詫異,不顧腦袋上的疼痛,拉過一個服務員問:「剛才進屋的那個人是誰?」

服務員怯生生的說:「我不知道他是誰,就聽左少他們稱呼他為玄總」

「玄總?」李四乾伸手擦掉腦門上的鮮血,咬牙切齒:「哪裡冒出來野孩子……」話剛說一半,李四乾的手腳都顫抖了起來,玄雷玄總財神爺爺難道會是他?這一刻李四乾一點兒也不屙,心臟嚇得嗵嗵亂跳,自己怎麼就得罪了他

八八八的房門再開,李四乾看到丁於,便打個招呼試探著問:「玄總的雪獒可真機靈,好像個小孩子。」

丁於不知道兩個人剛發生過衝突,還以為李四乾認識玄齊,也笑著說:「全華夏也就玄總能把雪獒調教成這樣……」

李四乾勉強的笑了笑,身軀在走廊中顫抖,腳下猛然一軟,眼前接著一黑,李四乾軟在地上,懊惱著說:「我怎麼就這麼不開眼,得罪了他是啊全華夏也只有他才能把呆蠢的藏獒養的這般激靈,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李四乾得罪玄齊的消息,很快就傳遞而開,原本還在八**吃飯的人,全都走了。李四乾和玄齊那是一個檔次的人物嗎?螻蟻敢去挑釁巨龍,這已經不是智商問題,而是道德問題,還是人品問題。

一時之間玄齊都沒有做什麼,李四乾就被孤立。原本他爸該接的班,也變成鏡花水月,而這一切的一切,就是因為李四乾得罪了玄齊。 看著秀梅被下屬帶走,張煥春把目光轉向房子的方向,第’看到一件被腐蝕的不成樣子的西服,而在西服周圍散落著足足有大拇指那麼大的黑色巨蜂,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散落在衣服周圍的巨蜂被腐蝕之後,散發出陣陣惡臭。(lingdiankanshu.com)

看著那件西服,張煥春馬上就想起吳俊傑剛才來的時候身上穿著一件西服,但是從院子里出來的時候,卻僅僅穿著一件襯衫,雖然張煥春並不知道吳俊傑在院子里的時候,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結合院子里的打鬥聲,張煥春能夠想象的到這個過程絕對是非常的兇險。

想到這個兇險的過程,張煥春倒吸了口涼氣,此時的他無疑是非常慶幸吳俊傑成功制伏這個女人,否則就憑這些毒物,就足夠讓他們全軍覆沒,更別說這個莫測高深的女人了。

吳俊傑看著那個女人被警察押入警車,重新走回院子里,對站在院子里的張煥春低聲說道:「張局長!你過來下,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張煥春聽到吳俊傑的話,馬上走到吳俊傑的面前,心有餘悸地對吳俊傑說道:「吳主任!今天真的是謝謝您了,要不是您及時阻止我們進入這座院子,恐怕我們這些人都得成為這些毒物的點心。」

吳俊傑聽到張煥春的感謝,想到剛才制伏那個女人時的驚險情節,同樣也是暗暗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要不是他消滅蠱毒讓那個女人受傷,現在被制伏的恐怕就是他了。非常

「張局長!情況是這樣的,剛才我在制伏這個女人的時候,她無意中透露出自己的背後有個神秘組織,不過她在意識到自己說漏嘴的時候,馬上止住後面的話題,並且還露出極為恐懼的表情,顯然是極為畏懼這個組織所以我就針對這個女人的弱點進行威脅,結果也僅僅知道這個組織名叫暗黑王朝,至於這個組織的誰,到底有多少人組織的總部又是在那裡,就算是連這個女人也不知道。」

張煥春聽到吳俊傑介紹的情況,臉色不由一變,在案件發生了數起之後,根據燕京方面的分析,這起案件很可能是有人暗中養蠱,然而這個養蠱之人的身後還隱藏著一個神秘組織那麼這起案件的性質就變了,之前的那十三起案件顯然就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利用人體養蠱行

在這刻張煥春的表情馬上變得的格外凝重,極為認真地對吳俊傑詢問道:「吳主任!您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吳俊傑看到張煥春一臉凝重的表情,非常肯定地點了點頭,回答道:「從那個女人的表情,我能肯定她並沒有在說謊,否則她也不至於會流露出那種恐懼的表情,甚至一心求死要不是我對她進行威脅,並對她做出保證,保證不會向如何人透露是她把暗黑王朝的秘密泄露給我的前提下,她才告訴我這些情報。」

「張局長!儘管我們目前對暗黑王朝的情報少的可憐,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沒有突破口,根據那個女人交待的情況顯示,她一直都跟一個名叫李廣漢的人單線聯繫,她這一身煉蠱的技術就是李廣漢教她的,所以我初步斷定這個李廣漢很可能是一位蠱毒師,同時也是這個暗黑王朝的中層以上的人員,如果能夠抓到這個人,那麼我們就能夠從他的嘴裡獲得更多有關暗黑王朝的情報。」

一個女人玩弄毒物的武力值就已經這樣可怕那麼那個教會這個女人養蠱的李廣漢恐怕要比這個女人更加的可怕,想到以目前滬海警察局的警力去抓捕這個李廣漢,張煥春是一點底都沒有。

想到這一點,張煥春極為擔心地對吳俊傑說道:「吳主任!不是我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眼前的這個女人就已經讓我們束手無策,想要抓住那個李廣漢恐怕需要國家的特殊部門來負責否則以我們滬海警方的力量,想要抓住這個李廣漢的可能性幾乎都於零。」

對於這點通過之前跟秀梅的交手,吳俊傑其實早就意識到了,不過那個李廣漢是了解暗黑王朝的唯一機會,儘管李廣漢的危險係數極高,甚至在抓捕他的時候,滬海警方很可能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但是暗黑王朝絕對是個更恐怕的存在,如果不想辦法瓦解這個神秘組織,恐怕將來付出的代價會更加的慘重。

「張局長!我知道你擔心的是什麼,確實以之前那個女人的武力值,如果不是她因為蠱毒被殺而受傷,恐怕我要制伏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想要抓住那個李廣漢的難度要遠遠比抓住那個秀梅來的困難,但是以這個暗黑王朝秘密控制這些小型財團的行為可以看出,黑暗王朝所圖並不小,如果不爭取在這個神秘組織完全成氣候之前將其剷除,恐怕會後患無窮。」

「現在我有個想法,根據那個女人之前說的話,我敢肯定暗黑王朝在得知這個女人被抓的消息之後,肯定會想辦法對其進行營救,我們可以借著對方營救她的機會,順藤摸瓜,想辦法找出這個李廣漢。」

「當然了,通過之前跟那個女人的交手,你們滬海警方想要抓住這個李廣漢恐怕要付出慘重的代價,而且根據這個組織的手段,目前已經完全超出你們滬海警方的能力範圍,我建議你馬上把這一情況向上級部門彙報,請你們的上級部門給與支援。」

聽到吳俊傑的剖析,張煥春覺得吳俊傑的分析非常有道理,儘管今天的這場抓捕行動已經遠遠超出滬海警方的能力範圍,但是他們是警察,警察的職責就是保一方平安,即使罪犯再怎麼窮凶極惡,即使名知道抓捕這個嫌疑犯會付出慘痛的代價,他們也必須毫無畏懼的頂上

「吳主任!我現在就馬上向部里彙報這一情況,同時請求部里派人支援。」說話間張煥春馬上拿出手機向上級部門彙報案件偵破的最新進展。

吳俊傑看著張煥春向上級部門彙報這起案件,隨即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鐘,就對正在打電話的張煥春用手勢示意一番,隨後走出院子。 不管到了什麼時候,兩點間最近的只有直線。即使人類在地面上修建高速公路,卻無法保證整條路是直的。再除去堵車道路結冰等等因素,開車進藏是沒有在天上飛速度快。

肆虐的暴風雪早就已經停下,天空湛藍無風,很適合直升機飛行,巨大的槳葉不斷的旋轉,玄齊帶著頭盔懷中抱著很不安的白毛。

隨意望向地面一片皚皚,整潔而肅穆。白雪把整個世界籠罩,望過去好像特別的於凈,在連降的暴雪下,高速公路已經被封閉,等著落雪被清掃后再開啟。

玄齊隨意的望著地面上,直升機已經平穩飛了半天,算算時間也該快到藏區,不知道往香格里拉怎麼走。

白色的雪地上,忽然有幾個小黑點,黑點看到天空上的直升機,立刻揮舞手中的紅布條。玄齊感覺布條揮舞的頻率有些急躁,不像是歡快的樣子,不由得眼中閃過了詫異,凝神往下一瞧,就看到潔白的雪地上,挖出一個的空曠區域。

「這是?」玄齊的眼睛很銳利,看到了下面有一頂小帳篷,這裡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這肯定又是一幫尋求刺激的驢友,看樣子應該是被困在山上了。

玄齊對著駕駛員說:「降下去,他們應該是遇到麻煩了」轟鳴的直升機轉動飛行的方向,緩緩降下去。在那幫人的歡呼聲中,直升機落在地上。

兩個男人,三個女人,其中一個還面紅如火,看樣子是發燒了不對玄齊用出了鑒氣術,發現這個女孩子已經從發燒轉變成肺炎。

領頭的男人滿臉的稚嫩,但卻又故作成熟的說:「先生你好,我叫謝峰是山城地質大學的學生,在這邊進行勘探,卻沒想到遭遇大雪封山,我的同學病了」

玄齊耳畔響起老黿的聲音:「在他們的包袱里有靈石」玄齊的雙眼閃過華光,撒開了白毛后,推開身前的男孩,走到那個面紅如火的女學生身前,玄齊把手貼在她的額頭上,一身真氣狂涌,很快就把她頭上的病災之氣截走。

原本女同學還火紅的臉,顏色又淡三分,滾燙的體溫落下來,原本有些於裂的嘴唇也變得潮濕,女同學詫異的問玄齊:「難道你是醫生?」

玄齊默默的點頭:「你得了肺炎,需要去大城市治療」說著望向駕駛員:「離這裡最近的城市是哪裡?」

駕駛員打開定位儀:「離這裡最近的是三十裡外的村落,醫療條件恐怕不行,倒是三百裡外有座城市。」駕駛員說完爍爍的望著玄齊。

「那就把他們都送到三百裡外的城市。」玄齊說著還幫忙拎東西,拎起裝有靈石的布袋時,故意裝作失手把布袋打翻。裡面各種各樣的石材滾了一地,玄齊從雪地上抓起那個靈石問:「這是什麼東西?」

謝峰指著石頭上貼著的標籤說:「我們在這周圍尋找礦藏,這是在旁邊村落發現的石頭,還未檢測出成分,也許在這個石頭下面有個儲量豐富的鐵礦。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