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眼裏放着狼光惡狠狠盯了她的睡顏好一會兒,賀行雲又狠狠地吸了她的嘴脣幾下,纔不舍地將人放上牀,擰了帕子擦拭了她的手腳,自己又衝了澡才摟着她睡去。

第二天,高維幸災樂禍地看着自家波ss隱忍的模樣,十分諂媚地跟賀兮打招呼:

“昨晚睡的好嗎?”

賀兮回憶了一下,沒多大感覺,又看高維揶揄的神色,瞬間臉爆紅,“我昨晚沒鬧吧……?”

“沒鬧沒鬧!”高維忙幫她寬心,反正鬧也沒鬧着他。

賀兮狠狠白了他一眼,心想幸災樂禍也用不着那麼明顯吧,末了又懊悔地看了臉色不大好的賀行雲一眼,發誓以後絕對不再喝醉。

賀行雲抖動了一下報紙,眼也不擡地說道:“兮兮,以後要遵守賀家家規。”

賀兮懵了一下,脫口就問:“什麼家規?”

“你,從今以後不準喝酒。”賀行雲面無表情地說道。

“我?”賀兮指着自己的鼻子,莫名其妙地道:“就是我?”

賀行雲放下報紙,睨着她道:“怎麼,有異議?”

賀兮訕訕一笑,擲地有聲道:“沒有,絕對沒有!”主要是她不知道自己昨晚闖了什麼禍,在最高人民法院跟前,她基本沒有上訴的可能。

賀行雲滿意地點點頭,起身走到餐桌前,道:“吃早點。”

賀兮慢吞吞坐到餐桌前,眼瞅着賀行雲陰陽怪氣,高維莫名其妙,一衆打雜的人晦澀難辯,心裏就跟放鞭炮一樣,炸個沒完沒了。

“行雲……我昨晚幹什麼了?”終於還是問了。

“沒什麼大事,”賀行雲淡淡道,賀兮鬆了口氣之餘剛含進一口果汁又聽他說道:“僅僅是你向我求婚不成試圖霸王硬上弓企圖達到米已成炊的目的但慘遭滑鐵盧之後惱羞成怒搶了所有的被子併發誓堅持到底,而已。”

能聽懂中文的就三個人,賀兮含着一口果汁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就這麼傻愣愣地看着他白晃晃的牙齒,只想:他真的沒喘氣!而高維雙手握拳竭力保持冷靜按捺住無關抽搐的衝動。

然後,某人微微一笑,輕飄飄道:“剛纔講了個笑話。”

賀兮終於吞了果汁,無比鬱悶地想:好冷的笑話……

高維在心中發誓,他永遠也不會忘記着歷史性的一刻! 073 意外來客

爲了那個冷笑話,賀兮消沉了半天,她一向覺得自己口才不錯,卻沒想到賀行雲纔是深藏不露,高維讓她節哀,可悲的是她發現,除了節哀別無他法,因爲賀行雲說:

“輸給自己的男人,不虧。

其實賀兮並沒有誇他的意思,她只是遭到慘絕人寰的詆譭後的一點小小的心理抗爭,但賀行雲那句“自己的男人”明顯取悅了她,她理所當然地高興了。

傍晚的時候,賀兮興沖沖地換上了衣服跟賀行雲進了葡萄園,她已經計劃了怎麼分配葡萄了,賀行雲難得抽時間陪她,所以一定要滿載而歸!

這是二人世界。賀兮一邊摘葡萄一邊甜甜的想。轉頭看着賀行雲,忍不住拿出手機偷.拍,果然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他都是完美的,沒有一點瑕疵。

賀兮正沉醉在自己的小世界裏,傭人走過來跟賀行雲說了句什麼,賀行雲便動手取下手套。

賀兮聽不懂法語,只好問道:“行雲,怎麼了?”

賀行雲稍微頓了一下,道:“來了個客人。”

賀兮微微詫異,在法國,他們有客人嗎?

“你繼續,我過會兒就回來。”賀行雲道。

察覺到賀行雲並不想讓她去見這個所謂的“客人”,賀兮只好應了一聲,留在葡萄園裏。

賀兮開始有些心不在焉,難得的二人世界被人破壞了,換了誰都不會高興。

“小姐有沒有做過葡萄沙拉?”剛纔遞話的女傭人笑着問道。

“原來你會說中文!”賀兮微詫。

“一點點。”女傭人一臉淳樸,鼻上幾粒雀斑讓她看起來更加敦厚,她道:“先生讓學的。”

賀兮笑了笑,道:“你教我做吧!”

女傭人有些高興,忙不迭地說道:“櫻桃有現成的,只需要選些好的葡萄。”

等賀兮提着葡萄回去的時候,正碰上出來的人,不由詫異道:“是你!”

殷翡一副儒雅紳士打扮,藍眸中笑意粲然,道:“兮兮,法國的葡萄酒世界第一,你應該多嚐嚐。”

重生之戰神呂布 那次在無罪撒酒瘋,殷翡是在場的,並且明顯是個看笑話的,後來的種種無賴舉動都讓賀兮深深地排斥這個男人,更不用說他今天還蹦出來“棒打鴛鴦”,賀兮自然沒有好臉色,象徵性地掀了掀嘴角,道:“我一定會的。”

殷翡不再糾纏,轉身看向賀行雲,道:“賀總,我先告辭了。”

“不送。”賀行雲伸手提過賀兮手上的籃子,一副送客的面孔,殷翡的車就停在不遠處,兩人也沒有以目相送的意思,低聲說笑着什麼。

兩人相攜走進屋內的背影讓殷翡神色陰鬱,彷彿天造地設的一雙,任何人也難以插足,賀兮的不假辭色讓他更是嫉恨,世界上沒有插不進針的縫,他倒要看看,這兩人是不是真的情比金堅!

PS:昨天竟然冷場了,重傷! “殷翡雖然與法國上流人士來往密切,但沒人知道他的底細。”高維道:“除了L·Y公司外,他也碰一點兒地下生意,很少。”

“要碰地下生意,多少也有背景,”賀行雲冷漠道:“繼續查,我不相信他能把什麼都藏乾淨。”

高維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門口突然傳來輕微的細響,賀行雲冷聲喝道:“誰?”

賀兮從門外塞進個腦袋來,道:“行雲,晚上的宴會能不能不去啊?”

賀行雲看着她神色一鬆,揮手示意高維出去。賀兮走到他跟前,皺着鼻子道:“好不容易出來玩兒,又要去參加什麼宴會,沒意思。”她不想和別的人分享他的時間。

賀行雲牽住她的手,笑着道:“你乖乖待在這裏,最多兩個小時我就回來。”

賀兮一聽願望落空,耷拉着嘴角,道:“還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呢!”

賀行雲摟了摟她纖細的腰身,下巴抵着她的頭頂道:“不用勉強自己。”

“沒有,”賀兮捉住他的手循着他掌心的紋絡遊移,道:“不算勉強。”

“以後我會多抽時間陪你。”賀行雲低聲安慰道。

賀兮有些悵然,帝行很忙,以後他回到部隊,見面的時間肯定會更少,難得的假期卻不能盡興,這麼一想着,她就更加怨恨殷翡,時間挑的真好!

夜晚如期而至,豪華轎車駛入奢華的中世紀莊園,璀璨的燈光在黑夜中托起一片輝煌,整座古堡閃閃發光,樂聲起伏,寒暄應對,金色的大廳中上演着司空見慣的一幕,這樣出色的建築也淪爲了利益往來的襯托,賀兮覺得有些可惜。

抿着果汁躲到角落,確定周圍沒有殷翡的身影,她才放下心來品嚐糕點,再時不時關注一下賀行雲的動向,就這麼懶洋洋的直到宴會結束也挺不錯。

等到吞下第三塊蛋糕,賀兮滿意地舔了舔嘴角,又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

突然一碟精緻的巧克力草莓蛋糕出現在她眼前,只聽有人說道:“嚐嚐這個。”

賀兮不回頭也知道來的人是殷翡,漫不經心地打量着桌上的蛋糕,並不打算接過來。

“我不喜歡巧克力。”她淡淡然說道。

殷翡毫不介意地笑笑,拾起另外一碟,道:“這個也不錯。”

賀兮無奈地擡頭看他,道:“你聽不出來我在拒絕你嗎?”

殷翡挑起脣角,“我知道。”

“但是中國有句話叫伸手不打笑臉人,我相信兮兮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賀兮禁不住又是一身雞皮疙瘩,道:“你什麼時候能剝了你花言巧語的外衣跟人說話,不是每個人都吃你那套外交辭令。”

殷翡眸中激起深深的笑意,“兮兮想深入瞭解我嗎?”

賀兮確信,溝通障礙確實無處不在,她端着果汁繞開他,“失陪了。” 賀兮擡腳就要離開,卻被殷翡大手一攔,她下意識側身,冷不防卻被人猛地拉開,仰頭一看,竟是賀行雲。

“行雲。”

賀行雲將賀兮攬在懷裏,極具佔有意味地看着殷翡,冷道:“殷先生,我想兮兮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殷翡那雙一向含笑的狐狸眼頃刻間迸射出兩道利光,快如閃電,就在賀兮眨眼間已經收斂下去,恍如幻覺。

“那作爲合作伙伴,我邀請賀小姐共舞一曲,不算過分吧。”殷翡微笑着伸出手。

賀兮下意識望向賀行雲,後者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輕輕放開她,道:“只跳一支舞。”

賀兮將果汁交給賀行雲,任由殷翡牽着滑入舞池。

從沒有一個男人像賀行雲那樣接近自己,賀兮盡力拉開兩人的距離,但腰被殷翡控制着,她也無法掙脫。

“兮兮,爲什麼要那麼排斥我?”殷翡輕佻的笑似乎完全退卻,隱約還有些受傷。

賀兮噎了一下,又擡頭看他,道:“我只是不太習慣你這樣的人。”

殷翡幾乎要爲她的直白捶胸頓足了,他這樣的人,他是什麼人,周遊在名媛貴婦之間從未吃癟的他,竟然被她這樣看輕。

看了從旁“監視”的賀行雲一眼,殷翡故意靠近她,低聲說道:“難道你就習慣賀行雲一直控制着你?”

賀兮往後退了退身子,殷翡卻又如影隨形,她蹙眉道:“你嘴邊總離不了行雲,你該不是在打他的主意吧?”

看她說的煞有介事,殷翡忍不住笑起來,道:“要從你手上搶人,我還沒有那份自信。”

賀兮也彎脣一笑,道:“那就好。”

“法國有很多名勝,要是想出去玩兒,可以隨時找我。”殷翡溫文笑道。

“你在法國長大?”賀兮揚眉問道。

殷翡帶出一個舞步,接着道:“這裏的一切我都很熟悉。”

“嗯。”賀兮應了聲,舞曲也接近尾聲。

殷翡明顯看出她的心不在焉,貼着她腰的手收了收,兩人的距離瞬時拉近,他低頭在她耳邊說道:“兮兮,跳舞時不看着你的舞伴是很不禮貌的舉動。”

賀兮稍微釋然,嫣然一笑,“你會原諒的哦!”

殷翡心不由一軟,弄不清這丫頭哪兒來的魔力,隨便一個笑容就能讓人繳械投降,她身上,到底有什麼與衆不同?

一曲終了,他略微不捨地鬆開她的手,道:“兮兮,不能開空頭支票。”

賀兮揚了揚手,就往賀行雲的方向走去,兩人熟稔地靠在一起,彷彿幾十年培養出來的默契一般,自然閒適,殷翡控制不住心中的妒忌,爲什麼他可以輕而易舉地擁有一切?!

賀行雲擡眸迎上他的眼神,黑眸中全無情緒,淡淡地看着他,殷翡勾脣笑了笑,眸色中也是暗藏的鋒利。

棋逢對手,纔有爭奪的欲.望!

PS:啊,同學們,上架在即,下月的月票墨提前預定了哦! 076 豪門宴會 三

又在舞池裏走了幾圈,賀兮已經有了回去的衝動,剛要開頭,大廳裏的燈火卻陡然全滅,片刻的沉寂後,一束聚光燈打在舞池中央,主持人拿着話筒走過去,頗爲激情地宣佈着接下來的節目。

“什麼叫雙蝶?”賀兮低聲問道。

“主持人抽牌,同色同案的爲雙蝶。”賀行雲不易察覺地冷笑了一聲,並不解釋抽中的雙蝶接下來的戲碼,因爲這是毫無疑問的別有用心。

賀兮恍然,終於明白請帖上的撲克牌圖案是什麼緣由,不過她卻不太感興趣,她現在最想的是回到軟軟的牀上,美美睡一覺。

昏暗中,賀行雲指了指落地窗外,道:“外面是個花園,從走廊過去就能到,去那兒等我一會兒。”

賀兮點點頭,提起裙襬往外走。

走廊並不長,她輕易就到了花園,是充盈着西式古堡風格的小型花園,花開的繁盛,花叢中還支着供人休息的小小吊牀。

走到深處才發現這裏不止她一個人,一個金髮女人背影冷清地站在繁簇的白玫瑰前,一動也不動,似乎在看着什麼。

“你好。”賀兮話剛出口頓生懊悔,她不會法語,別人又怎麼聽得懂她在說什麼。

女人卻轉過身來,微笑着道:“沒關係,我會漢語。”發音標準的普通話令賀兮一下就聯想到了殷翡,眼前這個女人,金髮藍眼,看起來很年輕,但眼神卻暴露滄桑,不過給人的感覺確實溫柔與善意。

“來杯紅茶?”女人指了指藤椅那邊。

賀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謝謝。”

女人的溫順中有着細微的喜悅,她笑道:“你是參加宴會的客人?”

賀兮點頭,道:“很不錯的宴會。”

女人笑着搖頭,不置可否,卻透着瞭然,默了一個會兒,她又道:“中國是個很美的地方……”她目光深邃,似懷念,又似嚮往。

“謝謝。”賀兮詞窮,這個時候,她確實不知道怎麼迴應她。

女人伸手理了理她耳邊的碎髮,輕聲嘆道:“我第一次去大概也是你這個年紀。”

“您在中國生活過?”賀兮試探着問道。

女人又是一笑,道:“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中國很漂亮,那段時間我幾乎走遍了中國的每一個地方,與法國截然不同的地方。”

“洛丹娜。”突然有人打斷她的話,賀兮回頭,只見殷翡從黑暗中走出,面色微沉。

女人這時起身,衝賀兮笑笑,道:“我先失陪了,你多留一會兒。”

賀兮也連忙起身,有點兒想挽留的意思,但張口卻不知道說什麼,只能看着她隱匿在花叢中。

好好的氣氛被打斷,賀兮不覺有些遷怒,瞪了殷翡一眼,轉身就要走。這一舉動惹得殷翡苦笑不得,連忙拉住她的手,道:“兮兮,我沒惹着你吧?”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077 豪門宴會 四

“你突然冒出來幹嘛?”賀兮不悅道。

殷翡碰了一鼻子灰,無奈地攤攤手,道:“這裏是我的宅邸,我去哪兒應該是我的自由吧。”

“這裏是你家?”賀兮微微詫異,想起剛纔的女人,又道:“剛纔那位……”

“怎麼一個人到這裏來了?”殷翡切斷她的話道,“牌抽出來了,我卻少了舞伴,差點就下不來臺了。”

賀兮頓時明白賀行雲支走自己的目的,嘆了口氣道:“舞會裏那麼多人,你爲什麼非逮着我不放。

殷翡高大的身軀無形中靠近,低聲道:“兮兮,你真不明白還是裝不明白?”

賀兮退後一步,盯着他的眼睛,心中無半點漣漪,平靜道:“這句話我也想問你,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

殷翡面上的笑意完全斂去,凝視着她問道:“什麼意思?”

賀兮微微偏頭,道:“這麼說吧,也許你是一個好的獵手,但是我卻不屬於你所謂的獵物當中,我相信我的拒絕表現的很明顯。”

殷翡沉默了,一雙藍瞳卻沒有離開她美麗的面頰,只是晦暗難測,不住地變換着,彷彿山雨欲來前的雲,艱澀難懂。

好一會兒,他才深沉笑道:“我看上去就那麼像一個花花公子?”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